邪党不解体 传九评不停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很荣幸今天由我代表纽约法拉盛“九评点”的全体同修在这庄严神圣的法会上,向慈悲伟大的师父汇报我们在传《九评》救众生过程中的正法修炼历程,并与同修们分享我们的收获与不足。

法拉盛“九评点”自二零零五年建立以来,走过了近四年的风风雨雨,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协作坚持下,“九评点”已成了法拉盛乃至全纽约的一道别具特色的风景。这期间许多学员参与其中,虽然后来一些学员因忙于其他项目等原因陆续离开了“九评点”,但“九评点”就象铁打的营盘,始终坚守在这块正邪大战的阵地上,洪扬着大法,解体着邪恶,救度着众生。

几年来,每天坚守在这里的同修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老阿姨、老阿叔,平均年龄在六十五岁以上。大家协调配合,克服困难,排除干扰,在平淡无奇中向世人讲述着真相,在救度众生中修炼升华着自己。

下面我们就从五个方面总结一下我们的收获和不足。我们汇报的题目是:“邪党不解体,传《九评》不停”。

一、正邪交战,抢救众生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大家觉的应该出来主动向世人传《九评》救度他们,于是我们一些学员相约来到法拉盛图书馆的三角地带向路人发放《九评》等资料,后来大家觉的应该有个固定的摊位,大家拿来了桌子,摆上电视和资料,每天排班向行人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再后来又摆上真相展板,大大增强了讲真相的效果。

一对学员夫妇将自己的一部车子拿出来供“九评点”使用,几年来他们克服了方方面面的困难,坚持每天将资料、展板、电视机等物品拉到“九评点”,下午收摊后再拉回到自己家里。这中间有辛苦,有矛盾,有过关,也有经济上的困扰,但他们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凭着救度众生的愿望走过来了。他们讲:“我们就是要救人!我们是师父的弟子,什么困难、什么干扰也挡不住!”

师父要我们救人,但邪恶就千方百计阻止破坏我们。这些干扰破坏有些直接反映到这个空间。冬天,在“九评点”方圆不足一百米的这个区域风特别大,甚至很邪,能把用沙袋压着的展板从底下兜起来刮到马路对面去;而且穿透力极强,穿着厚厚的羽绒服都能被吹透了。但只要一离开这个区域马上就变,登上图书馆的台阶风就变小,甚至没风了。夏天这里则热的不行,炽热的阳光烤的皮肤火辣辣的疼,许多学员都被晒的皮肤红肿、脱皮。大家都说,纽约有两个地方邪恶干扰最严重,一个是中领馆,一个就是“九评点”,它们拼命阻碍众生得救。在这里的学员都有这个体会,不管年纪大小,大家在身体上都有过不同成度承受。腰酸腿痛是普遍的现象。但大家没有因为这些而退缩,学员们以苦为乐,一边发资料,一边发正念,解体了大量邪恶因素。

去年夏天,在“九评点”发现一个可笑的现象:许多常人高高兴兴的从远处过来,一進入“九评点”就立即被邪恶控制着拉下了脸,如果左边有学员在发资料,他们就将脸冲向右边,如果右边有学员在发资料,他们就把脸冲向左边。如果我们两边都站上学员发资料,他们就目光直视的走过去。于是大家就加大发正念的力度,同时善意的和他们打招呼,这种情况很快就转变了。现在许多居民路过这里都会微笑着点头,告诉我们他们已有资料了。还有人特意来到“九评点”说,感谢大纪元,感谢法轮功

二、年龄大文化低,不是讲真相的障碍

以前,“九评点”的一些学员在用口讲真相方面有些障碍,认为自己年岁大了,跟年轻人不好沟通,或者自己文化不高,说不好,不会说。后来大家通过学法向内找,逐渐认识到这些全是假相,一、它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二、它是我们学法不深的表现,没有完全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大家在集体学法讨论的时候就说,如果让我们告诉人家米饭怎么吃,存在不会说或说不好的问题吗?根本不可能。但为什么讲真相时就出现这个问题呢?其主要原因就是我们自己对有些真相还没有完全了解。于是大家就再看《九评》和《解体党文化》,同时加强学法和发正念。现在这种问题就不存在了,而且讲真相的效果越来越好。下面给大家举两个例子:

去年夏天,俩个在纽约读书的中国大学生在图书馆的台阶上休息,一位老同修走过去向这俩个年轻人讲真相。开始,他们还不认同,认为法轮功搞政治,是迷信,甚至怀疑退党人数的真实性。这位同修就和他们讲,最伟大的科学家牛顿、爱因斯坦都信神。她还以亲身经历讲述了修炼大法给自己身心带来的巨大变化。她告诉他们邪党头子是因为妒忌而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天灭中共正实实在在的发生着,只有退出中共才能保平安。接着又给他们讲了退党和抹除兽记的关系。

听着学员充满慈悲的有理有据的话语,俩个年轻人的表情从不屑一顾变的认真严肃,又从认真严肃变的肃然起敬。不知不觉中他们聊了近一个小时。最后俩个小伙子当场填表退队、退团。当他们庄严的签上自己的名字时,内心的感激溢于言表。俩个人非常激动的和在场的每个学员握手表示感谢,他们拉着这位同修的手依依不舍,不住的说“谢谢奶奶”。临走时他们还拿了各种资料,表示回去后要好好看看,多多了解法轮功,同时还要告诉周围的人法轮大法好,共产党邪恶,让他们都退出中共。俩个大学生的变化使在场的学员充满喜悦,大家由衷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另一件事就发生在前不久。我们一位近八十岁的老学员,身体较胖,走路也比较迟缓,但她每天都坚持来“九评点”发资料。用她的话讲,每天出门前都要发正念,否则就走不动道。她不善言语,很少讲话。但最近发生的事却让学员们都对她刮目相看。事情是这样的:

经常在中领馆附近监视在那里发正念讲真相的学员的特务有时也会光顾我们“九评点”。前段时间他们又来了。这位学员就想,特务也得给机会呀,于是就走过去将手中的《九评特刊》递给其中一个人。那人不接,并且说你们都是花钱雇来的,你们抵制奥运不爱国,你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愚昧是傻子。我们这位同修就郑重的告诉他:造假说谎的是中共,我们不反对奥运,也没把中共当敌人,它也不配。如果你说修“真善忍”的是傻子,那我们就心甘情愿的做这种傻子。几十年来,只有法轮功把共产党的邪恶本质说清了。你说中共这些年干了多少坏事?那人无言以对。然后他说,我倒要好好看看《九评》如何反动,我就不信法轮功能干过共产党。这位同修说,不管你怎么想你都好好看看吧。你记住,中共不会亡于法轮功,但必亡于迫害法轮功!我劝你还是退了吧。那人尴尬的说,我不是我不是,你这老太太真厉害。另一个人在旁边听着,脸一阵青一阵白的,赶紧示意那个人走掉了。事后这位学员说,是师父给我智慧和力量,否则我肯定讲不好。

三、顺着常人的执著讲,大法给予的智慧无穷

师父说要顺着常人的执著讲真相。这点我们在几年来的讲真相中深有体会。在向不相识的人讲真相时一定要想办法把彼此的距离拉近,站在理解他们的角度讲。

一次一个佛教居士看过展板后说,我不相信有活摘器官这种事,共产党再坏也干不出这种事。在场的学员就说,那是因为你太善良了,所以不敢相信。本来那个人说话时带有一定的敌意,但一听这话立即露出一种满足感,自豪的说她是信佛的。这位同修就進一步说,是呀,信佛的人都善良。我也一样,最初我也不敢相信,但大量事实证明惨剧确实在发生着。共产党就是邪,邪的超出我们的想象。这个居士认真的想了想说,是啊,太坏了,就拿了份资料走了。

去年夏天的一个中午,来了一个看上去很有学问的人。他说,共产党是不好,但你们不应该搞政治。同修就告诉他其实政治本身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是中共利用它在整人,等等,那人听了直点头,有道理有道理。于是他又说,可是西方国家攻击中国的人权也不对呀,中国人口那么多,能让大多数人吃上饭真的不容易了。同修笑笑说,你看,这就是中共的一贯伎俩,它说什么“生存权是最大的人权”。其实是偷换概念。“人权”是社会学概念,不是生理学概念。人生下来就有吃饭穿衣的权利,是天赐的。作为一个政府,让其国民吃饱穿暖是其天职,怎么还能以此给自己脸上贴金呢?其实“人权”是指一个人作为“社会人”拥有信仰、集会、游行、结社等权利,而绝非所谓的生存权。那个人高兴的说,有道理,有道理,今天真长学问。其实我已经“三退”了。只是有些问题不明白,今天特意过来聊聊,真没白来。说完高高兴兴的走了。

除华人外,法拉盛的主要居民有韩国人、墨西哥人、印度人和中东人,所以信什么的都有。以前,这些人,特别是印度人,都拒绝接资料,对我们的展板视而不见。但自从去年二月二十八日师父发表《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的经文后,形势很快发生了变化,特别是印度人和中东人的变化较大。

过去,和这些人打招呼,他们根本就置之不理。但到去年八、九月份他们就有了本质的变化,我们在递给他们资料的同时告诉他们这是关于发生在中国的迫害,许多人就会接资料,甚至都走过去了,又回来接资料。

四、展现大法美好,有缘人得法

“九评点”除了发《九评》劝三退外,同时还起着洪扬大法的作用,一些有缘人,就是通过“九评点”了解法轮功,甚至走入大法的。

去年夏天是“九评点”大力讲真相劝三退的一个高潮。每到周末许多学员,包括长岛的一些学员和西人学员都来到“九评点”发资料讲真相。大家分成两组,一组在图书馆这里,另一组到马路对面。大家手举展板一边发资料一边讲真相。

一天,一个西人女孩路过这里,她很好奇的问大家在做什么。当她了解了真相并得知大法是怎么回事时,激动的抱住给她讲真相的女学员,泪流满面的说这正是她在寻找的。当即她就和其他学员一起发起了资料,并现场让学员教她功。交谈中得知她在拉斯维加斯读大学,来纽约旅游正好碰上。她非常高兴,说来之前还在想有没有必要来法拉盛,看来真是天意。

还有这么一个故事。一次一位男士带着一双儿女来到九评点看资料,看完后当即表示要用真名退党。可是就在他签完名之后,发现站在他身后的儿子不见了,他非常焦急。在场的学员当时也没注意到那个男孩,大家马上意识到是邪恶的干扰,于是一边发正念一边安慰他。大家告诉他你马上念“法轮大法好”,不会有事的,同时其他学员又帮助报了警。半小时后接到警察电话说他儿子在北方大道那里找到了。过了一会他领着儿子来到我们面前,不住的说“谢谢、谢谢”。这时大家才知道他儿子有自闭症。学员们让他回去后多给孩子听大法的音乐。他非常激动的走了。过了大概二个星期后他再次来到“九评点”替他太太退团。他说上次的事让他太太也很感动,她太太本想亲自来三退,但因为要加班就让丈夫替她来真名退团。

以上是我们在传《九评》救人过程中的点滴收获。从这点滴收获中大家深切体会到法的力量。大家都说,当我们心性到位、救人的愿望出来时,师父就会给我们智慧。许多时候事后回忆起来自己都觉的神奇,当时我怎么说的那么恰到好处?怎么会讲出超出自己知识范围的事?说白了,当我们精進实修全力做三件事时,法就在我们身上展现,常人就会从我们身上看到法的慈悲与威严。没有师父和大法,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当然我们也存在着明显的不足,虽然从表面上看有各种客观因素的干扰,但实质上还是我们整体没达到师父对我们的要求,没有完全跟上正法進程,许多时候还是用心不够,时常会被表面形式或结果所干扰。比如,从圣诞推票开始,因有些学员忙于推票暂时离开了“九评点”,使得“九评点”出现人员紧张,一段时间“三退”效果也大大下降。为此大家感到焦急、困惑,个别学员甚至出现想放弃的想法。但是一想到我们的使命,再难也要坚持。通过学法大家认识到,除了邪恶在另外空间的干扰外,还是我们法没学好,该提高而没有提高上去。于是我们就互相鼓励,加强学法发正念,同时向内找。我们意识到,坚持本身就是在解体邪恶,大家几年来能克服各种困难坚持下来就是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伟大展现。有时回答不好常人提出的问题正是说明我们那方面的法理不清楚,邪恶的各种攻击谩骂也都是对我们心性的考验。

我们坚信,只要我们修好自己,就一定能让“九评点”发挥最大的作用,一切困难也都能克服。面对正法進程的飞速变化,面对还有许多众生没被救度的严酷事实,我们没有理由不做好!唯有再精進,才不愧师恩!

最后我们向法会献诗一首,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并与同修共勉:

慈悲苦度十几春 造就新宇佛道神
大法弟子再精進 广救众生夺秒分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