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哥伦比亚大学讲真相(译文)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大法弟子,博士生。有关如何平衡学业、科研、修炼和讲真相,我有很多修炼体会,但这次我主要和大家分享在哥伦比亚大学讲真相的经历,尤其要和大家分享面对中共特务企图干扰破坏我们讲真相的工作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我于二零零五年一月份来到哥伦比亚大学。一位老弟子几年如一日每星期在校园里举行法轮功介绍会。同时每星期我们至少有一次校园讲真相的活动。每当报纸发行的当天,我们在校园里往各个楼层发放大概二百-三百份报纸。

二零零五年早些时候,校园杂志“哥伦比亚政治回顾”(Columbia Political Review)登了一片文章,揭露雅虎向中共叩头,助纣为虐,在这篇文章里,有两个长长的篇幅谈到了九评和其对中国的影响。很明显这位学生记者读过有关九评的文章,自己还做了解研究。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

同一学期,一个关于中国经济发展的国际会议在校园里举行。来自大陆的几个生意人来参加会议。这段时间,我们举行了大规模的反酷刑展。许多学生知道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校园报在头版头条刊登了我们真相活动的大幅图片。

我们经常有中国和西方社会的领袖人物来校园参加各类活动,我们就和他们面对面讲真相。例如,二零零六年初,举行了一个关于中国新闻自由的座谈会。在座的就有香港凤凰电视的主编、主播、北京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在问题与解答期间,我们向他们提出有关中国言论自由的真实情况、九评、大纪元的问题。会议结束后,我还有机会和他们当面谈了,送给了他们九评。其中一个人说已经看过这本书。但最后他还是同意接受了这本书,准备再读一读。

在二零零六年后期,我们开始接触几个学生团体和组织,告诉他们新年晚会。在和一个大的学生俱乐部见面期间,我们被一个中国学生打断了。那时,我们想她不知道法轮功真相,现在我们才明白中共和中国学生组织有紧密联系,他们企图干扰我们在校园里的真相活动。

二零零七年初,我们在校园里举行了一个中共活摘器官论坛,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参加了会议。我们花了很多心思计划这个活动,和所有的学生团体都接触了。几个学生团体领袖回应我们要支持我们,并祝我们的活动成功。

中国海外学生学者联合会(CUCSSA)的干扰

但在活动的当天,意外的事情发生了。CUCSSA主要人物给他们俱乐部成员发送邮件,散发中共的欺骗宣传,威胁必要的话,要用武力停止我们的论坛。我们及时得到了这个消息,并通知了公共安全官员,安全官员没收了CUCSSA学生带来的旗子,并告诉他们要平和。CUCSSA学生会主席带领学生开始干扰论坛,安全官员把他们遣送出去。第二天,校报刊登了头版文章,介绍活摘器官论坛以及CUCSSA学生的干扰。

这个事件后,我们在每周学法会上讨论了如何处理这个问题。我们拜访了几乎所有学校的主管,并对CUCSSA负责人提出了一些投诉。我们的目地不是为了惩罚他们;我们主要想跟学校主管澄清事实真相。这个事件让我们有机会接触所有学校的主要官员,当面和他们讲述法轮功真相。

随后不久,CUCSSA开始在公共网站上张贴反法轮功的中共宣传。这些仇恨宣传大部份是中文。我们继续同学校主管联系,澄清真相,解释CUCSSA的行为为什么无法忍受,是在败坏学校的声誉。

但我们太依靠学校主管了,我们陷在事务当中,依赖他们采取行动,拿下这些仇恨宣传,没有采取很多行动讲述真相。

正如师父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说的:“这种想法在常人社会中是没有错的,可是作为一个修炼人来讲就不对了。这么一部大法,这么多大法修炼出来的伟大的未来的神,伟大的大法弟子,怎么能把希望寄托于常人的什么人呢?”

表面上看,这些主管们开始支持我们,后来他们不支持我们了。他们说CUCSSA的这些材料在外部网站上,他们掌握不了。我们当时的理解是,那是因为中共直接和间接的把很多钱投资到了哥伦比亚大学,并给学校主管施压,他们才拒绝帮助我们。另外,那时,在哥伦比亚大学仅仅有少数大法弟子参与这些事情。

在二零零七年三月,NTDTV的国际舞蹈大赛在纽约大学(NYU)举行。NYU的CSSA试图干类似哥伦比亚大学的破坏事件,他们在网站上诽谤法轮功和NTDTV,并征签停止舞蹈大赛的人名。

这时,我们大法弟子才开始明白,这两个学校的CSSA事实上成为中共和中国领事馆延续其海外迫害法轮功的前锋组织。

明白这一点后,大纽约地区的大法弟子迅速行动起来。我们迅速制作和散发了了有关CSSA成为中共前锋迫害法轮功组织的传单,许多NYU的学生知道了CSSA的真相。一位同修有机会和校长说话,这位校长专注的倾听。经过深入讲真相,NTDTV最终能够在NYU举行舞蹈大赛。几个大学的官员开始没兴趣来看比赛,最后他们祝贺NTDTV举行了这样好的一个文化活动。

同时,在哥伦比亚大学,CUCSSA继续在他们的网站上诽谤法轮功。哥伦比亚大学的同修和纽约市的同修配合起来向CSSA讲真相。

正如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的师父评语所说:“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

为了回应我们第一轮的讲真相,CUCSSA主席在他们的网站上登出了另一份通知,这次诽谤法轮功的技巧稍稍更有防御性,但诽谤法轮功的言辞非常强烈。我们有些担心,因为我们向学校主管最初的投诉没有成功,我们不知道如何進行下去。

这时,一些做过电影报导的同修给我打来电话,问他们能否直接采访CUCSSA主席。我带领他们一起去了CSSA主席的实验室,想和他直接说清真相,问他为什么要张贴关于法轮功的不道德的信息。

CUCSSA主席对我们的到来和直接的询问感到非常惊讶。他与我们争论,向我们喊叫足足有10分钟,然后他找来公共安全。但是在澄清问题以后,公共安全官员允许电影工作人员带着他们的会见录象离开。

这时,我对整个的事件不太理解,害怕,担心CUCSSA是否会反过来反击我们。那个晚上,我的漏洞被旧势力利用。CUCSSA主席张贴一份公告,并发邮件给所有会员说我们私闯他的办公室,毁坏了一些设备。他也向学校投诉我们。

我很疑惑。我寻找同修的支持,一些同修帮我支持我,还有些同修认为是我的漏洞导致了这个魔难。我感到更糟糕了,我不能向内找,也没有做到忍。我对一个同修叫着说:我可以承受CUCSSA的迫害,但是我不能承受来自同修的迫害!接下来几月,我的状态都很糟糕,我无法学好法,我的负面的思想和怨恨变的更糟。有几月,除了与学校主管会面解决事件以外,我不再和同修合作做任何直接的讲真相。

但这个事件确实让我们有机会和学校若干较高层次官员会面,但是因为我正念不足,效果并不象期望的那么好。结果学校证实没有设备被破坏,解除了对我的投诉,但是学校还是给予了我一个警告,不要再度和CSSA主席冲突。

在这个时候,大纽约地区同修甚至世界其他地区的同修都积极行动起来,揭露CSSA问题。同修写信,发传真给学校主管,本地要人,CSSA负责人以及其他人讲清真相。此外,纽约市地区其他同修在秋季开学时的一个半月里几乎每天,都不知疲倦地来到学校发放有关中共特别代理组织的传单。这里,我感谢所有参与这次讲清真相活动的同修所做的努力。

秋季开学之后不久的一个周末,CUCSSA为新来的学生组织一个BBQ聚会。几个西方弟子参加了聚会,直接分发真相材料给中国学生和CUCSSA负责人们,同一个星期,学校的校长告知我们他已经和CUCSSA董事会成员会面,并严厉的警告了他们针对法轮大法俱乐部的行动在美国不是受欢迎的,如果他们继续这样做,他们将受到严厉的处罚。

面对大量的事实真相,CUCSSA负责人开始败下。他们撤下了网站上诽谤法轮功的材料。

在NYU和哥伦比亚大学,很少学生,老师和主管对法轮功有多大兴趣,但是CSSA事件之后,几乎学校里每个人都了解了法轮功的真相,以及中共和领事馆利用学生会特别代理在海外输出其迫害的邪恶本质。

简而言之,那几个月期间发生的事情正如发生老师在美国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说的:

“不管怎么样,大法弟子最后做的都很好,绝大部份都走过来了,而且配合正法洪势扭转了整个形势,致使最后完全被邪党控制的喉舌不敢在国际社会再抹黑我们,它不敢再造谣,因为它知道面对的大法弟子是有能力揭穿它的,邪党一旦再造什么谣言、做了什么坏事情的时候,大法弟子马上就会在全世界揭露和澄清,使全世界都认清邪恶,同时会叫更多人知道。所以它的抹黑也好,它干的坏事也好,就等于叫全世界看到其邪恶,同时又替我们在宣传法轮功,扩大法轮功在世界人民心目中的影响。它做的什么事情都是在替我们宣传。”

接下来,我们继续在校园里用其他方式讲真相,助师正法。例如,今年推广中国新年晚会,我们用自己的钱在校报上做广告,或者用晚会票做交换。效果非常好,许多哥伦比亚大学学生和老师来看晚会,并接受我们媒体的采访,并对我们的晚会给予肯定和支持的评论。

以上是我们面对CSSA和中国领事馆的压力,所做的一些讲真相的努力,我们还有很多缺点,我们希望今后能够做的更好。

感谢师尊!
谢谢同修!

(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