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学法 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八日】我今年六十八岁了,九七年得法。最近看到了《明慧周刊》上有同修出现了病业状态,在我周围的同修也有的出现了病业现象。在这个问题上,想和同修切磋一下,把我自己怎样靠正念闯病业关的,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我在被迫害之前,学法不能静下来,没有按照师尊的“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不能坚持向内修自己,就是找也找不好。

在九九年七二零被迫害以后,不断的学习师尊的讲法,对向内找的法理有了深刻的理解,并能察觉自己执著心的根源,发现自己人心太重,如;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妒嫉心等等,对情和私的根本执著都没挖出来。所以自己平时的一思一念有时就不在法上,被邪恶钻了空子。如一次,一个同修说,现在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有一百多种酷刑,对年岁大的也不放过,有的同修很坚定,被绑架三、四天就把别的同修供出来了,可能是用了一种药。当时,我听到后说,要是我,打死也不说别的同修,这一念就不在法上了,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被其钻了空子。

在一次送资料时,我已经走出了楼道,被一名不明真相的警察看见了,说;老太太,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当时产生了怕心,马上在脑子里反映出迫害大法弟子一百多种酷刑,和活体摘取器官,竟然否定自己说,不是炼法轮功的。恶警没由分说就将我按住,翻身上没有资料。我说你要钱吗?他说不要,我是警察,他叫来了警车,在楼道里发现了大法资料,就把我绑架到公安局。问我资料是哪里来的,我说不知道,他们说,给你上刑,看你说不说。

听了这话我才想起发正念,一心想闯出魔窟,求师父加持弟子。我决不能出卖同修,我发正念叫警察睡觉,也真神奇,那些警察都出去了,就剩两名警察在房里,一名睡着了,一名想出去办事。这时我就上了窗台,被警察发现,也没有扯住我,就从三楼跳了下去。当明白一点时,就求师父救我。我马上睁开了眼睛,看到有很多警察围着我,有的说,这老太太真不想活了。他们把我托起来逼口供,我有气无力的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不要抓炼法轮功的人,他们都是好人,不要跟江泽民一起犯罪。

这时我家里人也来了,我儿子把我背上自家的车,后面跟着好多辆警车,去了医院。经检查发现脚、腿部位多处骨折,内脏都伤了,呼吸困难。医生马上打上氧气,腿脚用石膏打上连子,放在硬板床上。儿女们都在面前问我,你能不能背书?能想起来吗?我什么也不知道了,只能说“法轮大法好”。

警察每天都去医院要口供,我就是一句话,什么都不知道。同病房的其他病人说,这老太太真有挺头,一声不叫,伤的那么重。我说是我师父保佑我呢。他们说;法轮功这么好,国家不让炼,为什么呢?我就向他们讲真相,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

就这样警察看也要不到什么口供,在医院住了十一天,就用警车把我送回家去了,是抬到楼上去的。回家后,家人逼我吃药,我就不吃。后来一同修去我家,说,她不吃就不吃吧,炼法轮功一定会好的。就这样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十七天就把脚腿的石膏拿下来了。我每天坚持学法,想到自己由于法学的不好,正念不强,被邪恶钻了空子,走了这么一段弯路,我泪流满面,惭愧的无地自容。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做了那么多,我真对不起师父,我一定要坚持炼功不承认这些假相,把心放到象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去留由师父安排。

于是我开始炼静功,坐起来内脏里有东西往下掉,我忍着剧痛,背着法,请师尊加持我,双盘十几分钟,痛的我汗流满面。就这样我每天加长时间,直到坐一个小时,家里人都觉的很神奇。我又开始炼动功,站不住,我就发正念,必须站起来,反复背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也真神奇,只有四天时间,我就能正常的炼功了。走路,腿抬不起来,我悟到,修炼人要有正念,正念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住,因为我们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过不去的病业关。

我现在身体已经恢复了正常,正在做师尊要求做的三件事。由于自己只念了三年书,也写不太好,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