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师尊的呵护使我跌倒了又爬起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日】我是一名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在修炼之前患有多种疾病,有心脏病,嘴唇发紫,还经常尿血,总是怕风怕冷,一年四季都戴着帽子,夏天也穿着厚厚的衣服,真是苦不堪言。自从修炼大法以后,我的身体逐渐变的健康,再也没吃过一片药,人也显的年轻,跟同龄人相比我的白头发特别少,今年我七十四岁了,由于修大法的关系,我已经来了好几次例假。

我虽然是一名老弟子,却没有真正的理解好法,更没有实修自己的心性,在修炼的这条路上东一跤西一跤的走到今天。因为根本执著没有去掉,去年夏天我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反应,差点失去人身,幸有师父呵护才使我又一次获得了新生,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弟子惭愧没有做好,现在我牢记师父的教诲:“摔倒了你就爬起来”(《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我又投入正法的洪流中,坚定的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今天我把自己摔跟头的经过写出来,希望同修引以为戒,吸取教训,彻底放下人的东西,走正路,让旧势力无机可乘,救度更多的众生。

去年五月份我从河北来到山东的小女儿家住,夏天的一个晚上,女婿喝多了酒半夜才回家,我听到他们吵架,女婿污言秽语还乱捶椅子,我听了非常不平衡,心里动了气。第二天中午我就开始数落女婿,埋怨他喝多了酒那么晚回来还闹人,我觉的女儿在医院上班挺累的,你晚上不让她休息,她第二天上班能受的了吗?我越说越气,最后把女婿骂的一无是处,不仅如此,自己主意识不强不守心性,魔性就更大了,不但骂了他,还把七年谷子八年糠都翻出来了,我自己都感觉我的话特别难听刺耳,严重的伤了女婿的自尊心。骂女婿不过瘾又数落女儿,埋怨她不该和这种人结婚。因为女婿家庭条件不好,又没有正式工作,当初我就不同意这门婚事。我骂女儿没出息,非得和他结婚,那时候我完全混同于常人已经理智不清了。女婿听了我的话受了很大的刺激,当时就坐车回公司了。这件事过后,我也没冷静的向内找,只知道自己发脾气不对。

这事过去不久我就出现了病业反应,开始上吐下泻,肚子疼的厉害,一关没过去下一关还得来。我仍然没悟到自己的问题,用人的观念想这可能是中暑了。因我是南方人,年轻时一到夏天就爱中暑。紧接着几天都吃不下饭,每天还吐六七次,一吐就是大半脸盆黑绿色的臭水,我的观念又冒出来认为胃出了毛病,是消化不好,平时学法不用心,关键时刻根本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一天天肚子疼痛加重,什么东西也吃不進去,嘴里又干又苦,吃什么吐什么,喝水都难,一个星期下来,人瘦的不成样,肚子还鼓大包,坐也坐不住,躺也躺不下,法也不学了,功也不炼了,正念也发不了。虽然我人没去医院,但心性早降到常人的层次了。一个星期不吃不喝,女儿害怕了,给我输液维持,十天过去了仍不见好转,家里人也害怕了。我脑子里出来一些念头:如果我死了,我周围的世人和亲朋好友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多年了,突然失去生命了,他们因此就会不相信大法了,我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世人能得救吗?于是我接受了女儿的建议去医院做检查。做CT说是肠梗阻,每天输大量的液体,还灌肠。这时我仍不悟,彻底把自己当成了病人,一丝的正念也没有。又过了好多天仍不见好转,我将近二十天不吃不喝,已经有生命危险了,然后从新找医生看诊断是嵌顿疝(之前没告诉大夫自己肚子有包,他也没摸),肠子已经坏死,需要马上做手术,嵌顿疝不能超过四十八小时,否则有生命危险,而我已经超过十五天了,足可以见证大法的超常。这期间师父给了我很多机会,我都错过了。

手术过后肚子不疼了,能吃点饭,人有了点精神。从表面上看是康复了,人胖了还能干点活,但是总觉的自己不精進,病业是去医院治好的,不是自己用正念闯过来的。我做的不好走了弯路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怀疑自己层次掉下来了,师父还能不能管我呀?每天胡思乱想,法也学不進去,发正念静不下来。就这样出院一个月后又再次出现病业,跟上次一模一样,肚子疼,又拉又吐,不能吃不能喝,发正念也不好使,求师父也不管用。我心里的压力很大。

同修帮助我和我一起学法、发正念,并且鼓励我让我向内找,虽然修炼这么多年了是不是根本执著还没去。是呀,我摔了这么一个大跟头,应该好好向内找。为什么女婿喝多了折腾女儿让我听到了?我找到了自己对孩子的情太重,怕她受气吃亏,心疼她,怕她休息不好。虽然他们结婚十多年了,我还没从心里接受这个女婿,认为他条件不好,配不上我女儿,在我内心深处,希望我的孩子都过好日子,有钱有势,光宗耀祖,多重的名利心呀。婚姻岂是人说了算的,一切都是姻缘注定,作为一个修炼人我还埋怨女儿不应该嫁给我没看上的人。这是多大的漏呀!后天观念让我追求人间的幸福,求在人世间过舒适安心的日子,在身体不适时我没听师父的话向内找自己的执著,而是向外求,把自己当成常人、老年人,怕冷怕热,怕吃凉的,怕消化不好,怕自己得这个病,得那个病,怕这怕那,更怕死,这么多观念、执著不放,这不是在有条件的学法吗?抱着有求之心在修炼吗?这不是脚踩两只船吗?师父历尽艰辛慈悲救度我们,我还一手抓着人不放,愧对师尊呀!

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把根儿挖出来了,我要彻底清除它们。通过学法,正念强了,也能以法为师了。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学员出现病业严重,它无非是为了两个目地。一个是让他出现这个状态,看周围的人怎么看。看你的心怎么动,看你动不动心,不就这问题吗?”“再有一个目地就是他本人。出现病业的本人修的怎么样?他能不能够在这样状态下正念那么强的走过来?真正把自己当神一样,根本就什么都不在意?”学了师父的法我静下心来思考,这次病业出现我一定闯过去,前一次是自己心不正造成的,自己要的,所以师父也帮不了我。现在明白了非得自己消,必须提高心性,医院是治不了大法弟子病业的。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以前出现病业因为没有以法为师,被观念阻碍着不信师不信法,现在心中有法正念也强了,)我是师尊的弟子,我就听师父的安排,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我的身体自己说了算,我得的不是病,不能把自己当成病人老躺在床上。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还说:“在你身上发生的这个病业的反应是过关,表现上一定是病业的状态,绝不会是神得病的反应。那你要用正念去对待,因为你是修炼人,所以那绝对不是真病,可是表现出来又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我悟到这是师父安排让我提高的,我不能再让师父失望了,也不能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了,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我不喜欢你们自责,一点用都没有。我还是那句话,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

不管摔的多重,我都要爬起来,不提高心性就是不听师父的话,就是在走旧势力的路,大法弟子应该证实大法。我放下了生死,肚子疼也不管它,吐我也不怕,嘴里又干又苦,咽不下饭,我咬着牙强迫自己咽,吃的少吐的多,又过了十多天,这次我心中有法没有动摇,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白天学法,整点发正念清除迫害我身体的一切邪恶,晚上慢慢走出去发资料救人,早上三点半起床炼功,站不住坐一会再炼,就这样我身体一天天好转,最后完全恢复正常。我走了很大的弯路,如果不是师父的呵护、同修的帮助,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我牢记师父的教诲,投入正法洪流中,抓紧时间救人,在四川发生大地震之前我回到四川老家,在师父的帮助下救度了众生,又在师父的呵护下于五月一日安全的回到儿子家。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只要我们走的正,师父就会为我们做主。我详细的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希望同修引以为戒,抓紧实修,放下根本执著,别拖正法的后腿,修炼是严肃的,在这最后的时间里,别忘了自己的使命与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