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自从我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我真的体会到大法的神奇,同时也体会到修炼是严肃的,是殊胜的。大法真的能使修炼者圆满,大法真的能使善良人得福报,大法也真能使恶人胆寒。大法的法光将永远普照着整个大穹,我将在大法中不断的精進,一定按照师父给安排的路坚定的走到底,做好师父交给我的“三件”事,圆满的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一、加强正念 不断的修掉怕心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一时间对整个宇宙大法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铺天盖地,邪恶至极。凭着我对大法和对师父的坚信,我的心没有动。我看电视里上演的那些全都是假的,是手段,根本没有实质的东西,全都是捏造和谎言。从此以后我开始了发真相传单。刚开始的时候只知道这样做是对的,心里正念并不强,法理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在发真相时,心总是跳个不停,有时甚至全身出汗。形式是发真相,实际上已经不自觉的当作任务来完成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颗怕心也越来越减弱了,这时我的正念还不是很强,总好把这个旧势力对大法的迫害当成人对人的迫害。举例说明:如家里有许多大法的书和很多《明慧周刊》,心里就害怕,这颗心已经就不对了,已经就不在法上了。我为什么总这样怕呢?为什么就不能堂堂正正呢?

我静下心来深挖一下怕心的根源:

(一)我发现我对师父的法理悟到却没有完全做到,说严重一点,从根本上没有百分之百的心信法。为了去掉怕心,平时我总爱反问自己:按照真、善、忍做有错吗?发真相资料有错吗?叫人三退有错吗?在思想上一思一念都在法上,你的怕还存在吗?旧势力还敢干扰你吗?邪恶早吓跑了,哪里还有怕。你家里的真相资料、《明慧周刊》每个字在你心里也变的有能量,都是闪闪发光的了。心性上来了,思想境界也随着往上上。怕心没有了,执着去掉了,身体轻松了,整个空间场变的祥和慈悲了。

(二)根源是共产邪党的迫害。几十年中我在邪党的恐吓和党文化的灌输下,思想变的越来越狭隘,只知道听邪党的话,只知道跟邪党走才有前途。在历来的运动中它让你看的见摸的着的就是有多少人家破人亡,苦不堪言。在思想中什么也不敢想,让你只想它的话,让你只做它让你做的事。作为修炼的人,作为走在神路上的人,师父让我们“纠正一切不正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在思想上必须肃清党文化的流毒,不跟邪党走,不做邪党的驯服工具。平时要多学法,多看九评和解体党文化的碟……只有这样邪党的影子才会越来越少,怕心也就自然不存在了。

二、在矛盾中升华

我们全家人都是修炼人,按理说家庭就应该和睦、互相体贴,做事先考虑对方才对。但我们没有做到这一点,更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都是以自我为中心。平时孩子们不在家,过年都回来了,开始的时候我能做到给孩子们做饭、收拾屋子,可时间一长,觉的孩子们不关心大人,光顾自己。当时我也没有用善心慈悲的教育孩子,而是心里不平衡。在心里憋气,更没做到忍,自己觉的委屈。当时在矛盾中没有向内找,还觉的自己做的对。慈悲的师父点化我们,有一次我给师父上香,连香炉的炉灰都着了,点化我们火气大。

这一次我到大女儿家来串门,到家的头一天,我没顾上坐车的劳累,進家就给她收拾屋子,没想到她晚上下班回家,看我们老俩口在大屋休息她就不愿意了,因为她安排我们在小屋住。当时我没有动心,我马上向内找自己,我想我肯定有执著心,如果没有执著心,不认识我的人,见到我都乐呵呵的。她不高兴这是冲着我哪颗心来的呢?因她平时很孝顺、很善良。原来是我以老人自居,很计较孩子对自己的言行,其中还有妒嫉心在心里隐藏很深,还有不够善良。我下决心在大法中去掉这些执着的心。现在我干什么活都不觉的累、委屈,能慈悲的对待一切。

我对大女儿的情比较重,因为我对名看的很重,无论她读书还是工作,她都能符合我这颗求名的执著心,尤其修炼以后,变的更好,也更精進。这次到她这来为什么这么冷淡?平时很少和我们谈话,更谈不上在法上切磋,生活也不关心我们,更严重的是很少在家吃饭,就象局外人一样,真触及我这颗心。我静下心来开始在法上向内找,我意识到我该从情中跳出来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讲“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的,不是人类的,数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我一下子全明白了。我不能再固守我个人的一切执著的心,我不再以我为中心,我要慈悲的对待我周围的一切众生,对谁都应该好。

现在我觉的我更善良了,性格也开朗了,大法太神奇了,他能净化人的思想,去任何各种不好的心。今后在法中我要更好的修炼我这颗心,直至全部去掉。

三、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一)在修炼过程中,我对整体的认识可以说有三个不同层次的认识。刚开始修炼时,我认为修炼是个人的事,个人怎样在法中提高心性,往更高层次上升华。大家在一起只是炼炼功,集体学法是为了个人尽快的提高层次,把名、利、情尽快的看淡,更深的内涵我还体悟不到,好象修炼与整体没有太大的关系。

(二)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旧势力不顾一切的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和大法。许多大法弟子在这种情况下,走到天安门广场以各种形式讲清真相证实大法。很多大法弟子当即被殴打、被抓、被判刑,我被关在怀柔拘留所里,大法弟子从山南海北来的都有。我们之间虽然各不认识,但是我们觉的都很亲,互相帮助,互相体贴,互相照顾。大家虽然不说话,但大家的心紧紧的贴在一起。那时正是冬天,晚上睡觉我们没有被子,只好以身取暖。大家紧紧的挤在一起,我搂着你的脚,你搂着我的脚。我们之间没有隔阂,因为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们是一个整体。早晨起来我们集体炼功,有哪个大法弟子被邪恶迫害了,别的大法弟子都会很关心,大家在一起切磋,给他加强正念。在拘留所里,我亲身体会到整体的力量,这个整体是慈悲、祥和的,不允许任何邪恶存在的整体。

(三)越到最后邪恶越少越猖獗,在各地出现了有一些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被邪恶绑架了,这时在整体中体现出了一部份大法弟子认为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肯定有漏、有执著心,让邪恶钻了空子。我认为这一念就不是正念,对师父的法悟的有些偏执,大法弟子再有漏,邪恶的旧势力也不配迫害大法弟子。因为大法弟子在人中是最好的人,是在助师正法。在宇宙中大法弟子是一个最正的粒子,在大法中修炼救度众生。修炼人谁能没有错呢?只有法才能破一切执著。

当大法弟子被绑架迫害时,我们的第一念应该是绝不允许邪恶迫害。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必须发挥整体的作用,加强正念,设定整体某一时间发正念,或近距离发正念,配合家属向有关部门要人,揭露邪恶,及时上网。然后对照自己向内找,看自己哪里有漏。大法弟子的事,就是我们自己的事。平时大法弟子在不同的岗位,各自做着证实大法的事情。当大法弟子被绑架时,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应该充份发挥一个整粒子的作用,产生强大的正念,铲除邪恶,立即终止对大法的迫害,救度更多的众生。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越到最后越要加强正念,自己不能懈怠、放松自己,更不能麻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