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神韵管弦乐团小提琴手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可能有些人已经知道,我是在二零零四年四月得法的,距今四年多一点。得法后不久,我曾在纽约法会上作为新学员,与大家分享过我的体会。那时候,我知道我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我就象一个完全脱胎换骨的人。

回顾过去,时光飞逝。有些事情我做的还不错,但也有些事情处理的不够好。令我欣慰的是我仍然每天在学法;在法中修炼;在这历史最珍贵的时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

今天我将与大家分享我作为神韵乐团小提琴手的修炼体会。自从加入乐团后,我有很多使我修炼成熟、提高的体会,在此,我尽量将这些体会为大家進行归类总结。

I. 从人到神 —— 在音乐中升华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中说:“可是人要画神,大家想想,神是光明的、伟大的、散发着慈善的能量,对人是有益的,而作画与塑像者都会在完成作品过程中受益,同时作者在创作神的艺术作品中也会产生善念,从而神还可能会帮助其加强正念、除去其作者身上的业力与思想业力。这样的作品人看了之后会受益、心胸会开阔、思想中会有善念,会使人格更高尚。”

当我最初听说正在组建一个由学员组成的乐团时,我非常兴奋,因为这是我此生的夙愿。我从六岁起开始学小提琴,并接受过私人授课。从小学到高中,我一直都在乐队拉琴。因为我很小就开始学琴,所以经常受到大人和老师的表扬和鼓励,我也觉的我比同学们高一个水平。

随着我慢慢长大,我明白了学习古典音乐是很有价值的一个过程,她培养了我良好的修养、风度和理性。但我也感到古典音乐是一个非常完善的系统,我还没有能力或知识去真正理解她;我甚至在很小的时候,就经常感到非常悲哀和空虚。我被人的业力和情困扰,特别是感到我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好的音乐家。

当我疏懒的时候,其他努力勤奋练习的学生开始超过我了。因为小提琴是很流行的一种乐器,经常在管弦乐队和小合奏中担纲,所以竞争相当激烈。置身于强者之中,我时常感到我的怨恨、妒嫉心和争斗心在膨胀着。尽管我内心里知道,我有很好的音乐表现力,但我似乎怎么也不能把它发挥出来,不能真正表达我所要表达的东西。我的演奏技巧没有什么长進,恐惧和胆怯使我踯躅不前。我觉的我永远不能改变这一切了。回想起来,我现在明白了这可能是因为我被常人社会污染的越来越重,我的道德水平在下滑造成的。

我得法的时候,我已经停止拉小提琴好几年了。引导我得法的学员正巧也是一位音乐家,他鼓励我重拾小提琴。然而,我觉的作为新学员,我没有什么时间来浪费!虽然也曾想从新回到音乐艺术中来,但我还没有给自己找到一个足够的理由,来投入自己的时间。我那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会在后来得到这样一个机会。

当我加入乐团的时候,当然,作为一个修炼者,因为我的生活已经彻底的改变了,我演奏音乐的目地已经和作为常人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我知道我们是在用音乐和舞蹈这种形式助师正法。对我来讲,没有什么比这更珍贵的了,我愿放弃一切做好这件事。后来,我放弃了我的全职工作和许多社会活动,但最难的实际上是在这个过程中,放弃所有常人的观念和执著。

在常人中拉琴,我已经形成了许多习惯,正如我在此前提到的,我已形成了许多负面的心理和执著。在内心深处,我仍有些显示心及自卑感。因为我对其它乐器不甚了解,认为不如小提琴重要,所以我总是说长道短、气度狭小。我也对自己缺乏演奏技巧感到沮丧。作为修炼者,我只有用真、善、忍的标准来使自己平心静气,并去除这些不好的观念。虽然有时很难,但我发现当我提高心性以后,我的演奏就会达到从未有过的优美和纯净。

还有,当我继续努力的提高心性之后,我意识到这个大法项目与其它大法项目不一样,因为我们是在直接帮助师父用这种形式救度众生,所以我们的演出质量就必须在各个方面都要达到最好。我们必须在很有限的时间内达到一个非常高的专业水平,所以我必须在演奏技巧上有大幅度的实质性的進步,改正自己的坏习惯,努力练习,提高自己的演奏水平。这个目标比我修炼前的任何目标都难,但我知道对修炼者来说是可能的。靠正念和师父的加持,我能够突破自己的旧观念,能够在古典音乐上为将来走出一条正的路,我的小提琴可以成为散发正的能量,救度众生的法器。

II. 干扰和考验

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中说:“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

过去两年半以来,神韵乐团基本上每个周末——周六和周日两天,每天都要排练八到十二小时。虽然时间排的很紧,但周末结束后我总是感到精力充沛,身体被净化了,心底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悔。

我在乐队的排练中提高心性,加强正念和魔炼意志力的同时,有时也在其它方面经历许多考验,特别是在“情”的方面,对家庭和浪漫情爱的执著。我的理解是,因为这是师父在直接引领这个项目,我在任何方面修炼的不好都会造成严重的干扰。旧势力想要往下拉我们,干扰师父的安排,所以我在这方面遇到了许多考验。由于我对情的执著和向往,我与一位男中国同修之间的关系使我经历了历时几个月的很大的关,但最终我还是将这件事妥善处理的很好,度过了这个关。

由于我自己过去的缺点和欢喜心,我的家人还没有从心底里完全支持大法,所以当他们知道我放弃每个周末去乐队排练时,他们很震惊。从他们的角度看,我作为一个年轻单身女子,失去了纽约城市生活的所有乐趣。虽然这些常人所谓的乐趣对我来说什么也不是,但我知道从深一层看,我的家人所表现出来的这些情绪正反映了他们还不真正明白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功,和我为什么愿意为此放弃这么多。

我总是试图让我的家人慢慢的了解法轮功,但一旦我投入神韵乐团,他们所有的误解现在都被用来干扰我了,尽快的理顺这些事和尽可能的圆容我的家庭成了我当务之急的事情了。可我没有那么多时间与他们在一起,怎么才能做到这一切呢?首先,我没能做到更定期的主动给他们打电话,向他们表达我是真的关心他们,在他们的这个层次与他们交流。在我心里,我想让他们支持我,但他们却觉的他们正越来越失去我。我的家人非常担心和忧虑我走错了路,他们甚至做了一些对我考验很大的事情。为了圆容我的家庭,我与我的家人在缅因州的消夏别墅呆了一周。在事先没有告诉我的情况下,他们还带了两位所谓的“思想转化”专家。最后每个人都讯问我的修炼和乐团的事情,他们说他们的目地是试图帮助我们彼此增進了解,所以我起初的态度还很积极。我的家人说,他们都极度担心我只是盲目按照我的心愿走而不知后果,并没有清醒的作出决定。

我没有被他们的极端行为所左右, 而是试图将此看作是一个大好机会,反过来帮助每个人更深的了解大法。最后,他们雇佣的那两个男人询问了我全部的修炼情况,然后坚持我所有的家人应该试一试法轮功的功法,并听完第一讲讲法,让我的家人能够更好的了解我。然而他们也想让我看一些过去几十年来出现的一些不好的宗教的录象,让我也能够理解我的家人在担心什么。

我不想看那些奇怪功法的录象,但我想如果我完全拒绝配合,不管我再怎么说大法好,我的家人可能还会继续认为我不理智和偏执。所以我持续的发正念,决定如果这可以救他们,那么我就消除我的恐惧,看这些录象。那时,我真的感到我的心和那些在中国被强迫進洗脑转化班的学员溶在了一起。这使我又疑惑我是否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但我所知道的唯一否定旧势力安排的方法就是持续发正念,向内找,神圣庄严的、真正的修自己。无论如何,我必须保持这样一念,那就是我一定要将救度这些人放在我自己的私利和舒适之上。

我最终还是带领我的家人和那两个男人做了五套功法,每个人都深深的感到祥和美妙。然后我们都听了第一讲的录音。在听讲法过程中,我能感受到每个人明白的一面是觉醒的。那真是珍贵的两个小时。但讲法一结束,七个人的执著就一齐向我扑来。他们的问题一个接一个,有时是善意的,但有时我感到是带有恶意的,我感到巨大的压力,但我很坚定,尽我最大可能做好。这可能是我所经历的最艰难的事情。四、五天之后,我感到筋疲力尽,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我感到好象我以往修炼大法的内在理由被从我身体里抽走,而我仅剩下一丝气息和一个问题,那就是,我还相信师父吗?我过去是真正的在修炼吗?为什么我的家人那么呼嚎,好象我正在毁了他们的生活似的?虽然我的内心被旧势力的干扰撕碎了,但我过去的修炼体会和在乐团的磨炼已经在我身上打上了深深的烙印。他们想用常人的手段来摧毁我的意志是完全徒劳的,即使是旧势力在不遗余力的控制他们,结果也是一样。虽然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考验,那时也曾感到绝望,但我一直在试图向内找。当我真的平静下来之后,认真思考他们所说的一切,向内心深处找时,所找到的让我吓的无法承受。我发现我好长时间没有真正的向内找了,他们对我的许多批评是真的。作为一个修炼者,当我受到批评时,我想我必须全身心的、尽可能的去接受。很多时候,我只是表面接受,保持平静,而在深处,我从心里排斥,拒绝接受令我不快的言辞。

自那以后,通过与乐团成员交流,以及尽我最大努力全身心的倾听我的家人对我的批评,并逐渐的澄清他们的误解,事情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平静下来了,但在向我的家人讲清真相方面还有很多要改進的地方。事实上,在我与神韵乐团冬季巡回演出几个月回来之后,我发现我在关心家人,以及在人的这层如何圆容方面增长了更多的智慧。如果我们真正的按照“真、善、忍”去做,我们就会把这些事情处理好。我要努力做的更好。

III. 向往光明之路

神韵现在正越来越壮大,越来越多的学员也在整体配合,推动演出,因为我们都知道师父一直在引领这个项目,通过这种形式直接在正法。

我愿我们都珍惜这个机会,协助师父做好这件事。如果我们在遇到任何压力、困难或冲突时都能向内找,尽可能相互配合,形成一个整体,我认为我们将会真正的成功消除邪恶,铺就庄严神圣之路而真正在法中升华。

我也想督促自己持续努力更好的掌握乐器,在修炼上更加精進。最近那位引导我得法的同修给了我一把新的提琴,比我用了十年多的旧提琴好很多。这使我非常感动并激励我更加努力。我觉得这是我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我也觉得这是师父的安排鼓励我更加精進。

目前我正在扎实我的基本功训练,弥补我作为常人时不可能弥补的缺陷,我已感到在技术上取得了很大的進步,但我必须要记住,拉小提琴的主要目地不是为我自己成为小提琴大师,而是帮助师父救度众生。

我知道通过写这篇心得体会,师父给了我一个回顾我所走过的道路的机会,并鼓励我做的更好。我在神韵乐团的经历使我深深难忘,难以言词来表达内心的感动。我也知道我还有很多地方没有达到标准,应该激励自己更多的同化大法。我希望你们看到我的缺点,能够善意的给我指出来。

同修们,让我们继续互相配合,不要在我们修炼的路上留下遗憾。尽管有时我觉的真的很难做好,师父已经给了我们所需的一切,我们不应该对此心安理得。我希望我们都能够尽我们最大的努力。

合十。

(二零零八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