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体中修炼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

一、参与大纪元给了我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机会

我在二零零四年开始帮忙大纪元的发行工作,但真正全身心投入大纪元的工作是在二零零五年四月,缘于一个偶然的机会。

我刚被公司裁员在家的第一个星期,多伦多新唐人电视台的办公室收到了内装不明化学物品的恐吓信。员工在警察督促下紧急撤离,摄像器材都没来得及拿。我接到电话,带着自己的摄像机到了现场。

我看到大纪元的社长在现场,她同时也是报社的记者。我得知报社急需记者,当时我没有仔细考虑,便一口答应当了记者。

后来我才发现,我照相只会按按钮,二十多年没有动笔写过文章,对新闻基本不关心,学的专业是机械工程,对新闻工作好象帮助不大。

1. 救度众生需要,用心就能学会

说是学做新闻,其实我当时只有编辑给我电邮来的、做记者工作的同修的一些交流文章,我当时不知道新闻是个什么样的行业,也不知道记者应该有什么样的素质。

我试着按同修在交流中所建议的,在三小时内完成一个七百字的一般性报道。大纪元的同修给了我很多帮助,在短时间内,我的中文打字速度,从每小时三百字上升到七百字左右,但对于在三小时内完成一个七百字的有采访的报道,还是没把握。

记得有一次要赶报道给第二天出报纸,对着那些采访听打稿,我突然感到头脑中没有了任何杂念。主题好象自然就在大脑中形成,报道按时完成,编辑也觉得不错。

我在完全没有经验的情况下,四十出头才开始做媒体,如果在一种像常人一样的状态下,可能就要较长的时间培训、实习,才能上手。

其实我们做媒体,是要让常人喜欢看,接受好的、正的东西,同时也传递大法的真相。是修炼人在做媒体。

当我明白自己是在一种修炼状态下才把报导做好了,我更加注意学法和心性修炼。当然,同修提供的采访报道方面的培训材料,我也基本都认真读了。

我开始在出门前先准备好一些可能的报导主题,更重要的是,在采访或新闻事件发展的过程中,保持一种修炼人的正念状态,通常在采访或新闻事件结束之前,就能在心里形成报导的主题,至少在回家的路上,报导的主题与题目都基本想好了。有了主题,在现场拍照也会得心应手,报导的速度和质量,都有了很大進步。

我相信对正法事件的及时报导很重要,所起的作用也非常大。有很多次,我们都在是在看似无法做成的情况下,按时完成了对正法事件的报导。对我自己来说,每次思想中都达到了无杂念的状态。通常完成报导后,还会感到能量场很强,不觉的累。

后来我读了更多有关新闻报导的文章,发现自己在没有杂念的状态中,对新闻主题感觉灵敏,对新闻事件的发展有预感,更重要的是,有一种要对众生负责的感觉。常人也说,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用心才能做好。我们修炼人在正念状态下,用心去做救度众生的事,奇迹就会出现。

我越来越认识到专业技能对做好新闻工作的重要,在实践中我体会到修炼人的正念,可以使那些技能发挥更大的作用。这反过来也加强了我精進修炼的信心。

我理解,救度众生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用心去救度众生,需要的技能,自然就学会了。

记的我第一次去参加主流社会的新闻发布会,就象社长给我出的主意那样,拍个照片,再把他们的新闻稿带回家,我的英文水平也就是做文字翻译而已。我知道这不行,就自己多练习使用英文。

多伦多有很多主流媒体的新闻事件,那时报社其实也没有第二个选择,只能叫我去。当然,我们社长英文很好,不过我不好意思叫她去。开始我感觉到是硬着头皮去,后来慢慢就习惯了。

现在报社有更多的记者了,遇到是英文的新闻事件时,他们都说应该我去报导。有一天媒体组学法交流时谈到这个问题,我突然想起来,我当时的英文水平可能还没有他们现在好,我说出来后,大家好象都有醒悟的感觉。

我亲身体会到,救度众生需要,用心就能学会。

2. 社区很多人期望了解大纪元

我第一次去报导一个华人社团的活动时,社团领袖见到大纪元记者时那个高兴样子令我惊讶。很多社团都对大纪元感兴趣。

有不少华人团体是历来不与中共为伍的,他们的活动一般的中文媒体不太会到场,看到大纪元来了当然高兴,他们很希望有媒体报导他们的声音;有些团体虽然小心翼翼保持中立,但对于一个在迅速成长中的大纪元,他们非常感兴趣。

很多人想接近和了解大纪元,可能还有冥冥中的缘份在起作用。在很多华人眼里,大纪元是法轮功的代名词,给大纪元建立一个好形象,我觉的就是一种讲真相的很好方式。有些对法轮功有误解的华人,通过媒体的方式与他们接触,会使他们有机会了解大法。

比如最近有个华人社团办户外大型食品节活动,我们去申请摊位被他们做市场推广的职员找理由拒绝了。但大纪元记者却很受社团领袖的欢迎,我们也报导了他们的活动。后来同修再去找他们,他们表示开始的时候不了解我们要做什么,并说下次会给我们一个免费的摊位。

二、在大纪元中修炼提高

我自小是个内向、低调的人。开始修炼后,觉的自己对名、利的执著小,感觉不错。但在同修赞扬我某个报导写的好、写的快时,我注意到心里有得意的满足感。从此,当我自己觉的某个报导作的很好时,就有期待同修赞扬的想法。这个赞扬等不到时,就会有一种淡淡的失落感。

因为这种感觉不是很强烈,加上自己精進之心不够,我对它不在意。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我个人性格的原因,使很多执著反映到表面时,看起来很弱。其实在我生命的深处,它肯定是一个很强的执著。

随着大纪元的发展,有更多的同修加入了大纪元的报导队伍。我开始带新记者上岗。我一直对于自己教人的能耐很有信心,也特别的下功夫带新记者。我对自己解释说,能培训出多些记者,对大纪元的发展是个贡献,自己也会有时间做更重要的事情。

现在想起来,我当时明显有证实自己的心。当新记者赞我教的好时,那种对自己满意的感觉,还胜过有人赞我某篇报道写的好。

我每次带新记者去采访报导,都让新记者自己做,我做协助。开始新人写报导有困难,我就帮着写啦;后来新人能自己写了,我就帮修改。

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带新记者做采访报导时,有一种莫名的、淡淡的满足感。“看哪,我在带徒弟呢”,就是那种感觉。我甚至在新人能自立了,也没有意识到,就快要把一名新记者,带成像我一样的模式了。

这个矛盾的张力在堆积,而我没有意识到。有一次我们一起采访完一个大法学员办的活动后。这位记者问我:今天的报导是你写还是我写。我不经意的就说:你先写吧。

对方突然变了脸说:我写就我写,你写就你写!我看着对方的眼里,溢出了委屈的泪水,然后打开车门,自己走了。

我当时的那种吃惊和紧张,现在已经没法准确想起来。当时有个想法闪过:你走就走吧,我们各走各路。

但一个更强的念头使我镇静下来:我们都是大法弟子,为了做同一件事情走到一起来,我今天决不能看着这位同修就这样走啦。我开车追了上去,有点结巴的对这位同修说:我们属于一个整体,都是为了救度众生,有什么问题上车再说吧。

这位同修就上了车。我没有想象过,这位同修要是当时不上车,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上了车后,事情居然就变的很容易了。我们互相检讨自己的不对,气氛很快就变的融洽啦。

说到这里,我要感谢这次法会给了我一个回顾自己修炼历程的机会。三年前发生那件事情的时候,我没有这么清晰的认识和体会,当时自己的名利心还很强,可又意识不到。现在想起来,当时就好象是凭运气过了关。

现在,这位同修也已经是大纪元的一名出色记者了。感谢师父的慈悲加持和帮助。

这次回顾自己的修炼过程,还使我认识到自己的很强的执著和人心,反映出来都很淡,很容易被忽略。我知道这个认识对于一个修炼人来说很重要。再次感谢这次法会,以及鼓励我写修炼交流的同修。

(二零零八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