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处处显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七日】我是1998年得法的,在10多年中,自己的身心变化很大,亲朋好友在大法中也受益良多。在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方面,严格要求自己,尽管在风风雨雨中,但时时处处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与大法的神奇。同修一直鼓励我写出来,但由于我文化水平较低,自认为没有写作能力,一直没写,这次在同修的鼓励下,我把这10年来的修炼点滴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一、幸得大法,身心受益

说起来我是一个不精進的弟子,就是对师对法有一颗坚定的心,才让我走到今天。刚得法不久,连《转法轮》这本书还没读一遍,有个同修告诉我在什么地方开法会谈体会,你不去参加?我想我还不会念大法书,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去呢?到那以后看到他们学法谈体会,我在后面坐小凳子不敢抬头,因我不会说、怕叫我。当时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圆满,最后说了一句,我非修圆满不可。第二次参加交流会,我对法理有点明白了,这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下子就听進去了,有个同修谈到:师父讲:“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常人有的,我们也不稀罕;而我们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转法轮》)这两段法理深深的印在脑子里。

修炼之前,我患坐骨神经痛、贫血、妇科病,修炼了一年多后这些病全没了,2000年,又出现了肝不好,肾不好,还尿糖3个+号,这个时候我知道师父把我的病全推出来了、为了净化我身体。省大学医院有个主任是我们的朋友,丈夫非要我去检查,检查完后,这个主任就带上药找到我丈夫说,她的病很厉害,别的不说,就说这个肝病,要是不治转为肝硬化、肝瘤就完了,你别上班了,在家看着她吃药,接着拿出他带来的肝病药,一手端着水杯说:嫂子吃药吧。他说我们医院的仪器最先進了,那可是科学呀。可我学的大法是超常的科学,不信2个月以后到你们医院去检查,这是2000年12月21号说的话。过了元旦,我有个亲人来看病,我领着到医院,主任见我就笑了,我说不用笑,我也检查一下,教你口服心服,结果一查,糖尿病好了,再去查肝功,三天以后出结果,第三天他拿着肝功片子到办公室给我丈夫看,说大哥她吃药了没有?我丈夫说她没有吃药,没打针。更神奇的是,我回到家一翻病历,正好是两个月后的那一天。

当时我非常的惊奇,师父的大法真是太神了。从那天起这个主任心服口服,每遇到我认识的人上医院,他就说:你去找某某,她有个秘方。

我这人从小就脾气倔强,不服输。修炼前在家中也是很强硬,和丈夫之间不断的有冲突。修炼以后,首先在自己心性上提高自己,改变自己要强的个性,试着向内找,凡事先为别人考虑。逐渐的,家庭关系溶洽了。工作中,在日常人情交往中,也时时记着自己是大法弟子,不和常人一样争争抢抢,表面上吃了亏心里却很高兴。

二、证实大法,处处显神奇

1999年,江氏邪恶集团编造谣言,污蔑大法,欺骗世人。那时,大法弟子纷纷赶往北京,维护大法。我也想到,这么好的法,这么好的师父,竟被诬陷,作为师父的弟子,我一定也要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去前和同修约好了时间,但丈夫怎么也不让我去,就在门口守着不让去,我非常着急,那时还不懂发正念,就想着一定要去,让丈夫睡觉。结果丈夫真的一会儿就睡着了,我赶快到了车站,同修已经在等着了。到了北京,在天安门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后被当地驻京办带回,在师父的保护下回了家。

2004年以前那时只是讲清真相,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想既然走上了修炼这条路,就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走到哪就要说到哪,师父都在看护加持着我们。一次,儿子从国外回来,在上海下飞机,老伴决定我们自己开车去上海接儿子,我想既然有这样的机会,我走到哪里就一定要把大法的真相带到哪里,让有缘的人得救。我带上了两大箱真相资料,沿途住宿在哪个城市,我就出去发放。走时也把真相资料留在住宿的宾馆里。由于救人心切,我没有注意到宾馆里都有监控录像,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接了儿子刚回到家,当地的警察就找上了门,说外地的警方到本地来找了,因为住宿的宾馆都是登记的老伴的名字和身份证。老伴非常生气,但最后我也不知道他用什么方式把这事应付过去了。过了几天,他把我兄弟姐妹和他家的兄弟姐妹叫到一起,他把事情的经过说了,让我当着大家的面表态,保证再也不做这样的事,并威胁我说如果不改变就再也过不下去了(意思是要离婚),我的弟弟妹妹也纷纷指责我,我没有动心,心想我又没做错事,救度世人有什么错?一切师父说了算。我就说大家也不要说了,我给你们说个理,假如我们的父母是善良的好人,可是有一个坏人造谣污蔑他们,我们应该不应该站出来为我们的父母说句公道话?我师父教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给我们把病都拿走了,现在遭受到这么大冤枉,该不应该说句公道话?大家都不说话了。回到家后,老伴也没再说什么。我找了找自己的心,知道是自己做事偏激了,没有注意安全,也没有为家人着想,他们毕竟是常人啊。从那以后,我注意在讲真相时纯净自己,修好自己。

不管是朋友聚会还是亲朋喜事,都高高兴兴的让他们的头脑中装上法轮大法好。尤其过年后正月串门,每到一处我讲大法的美好和我身体的变化,都是大法给的师父给的,基本上都能接受,得了福报。我弟媳的母亲85岁了,我给她讲完真相后,她当着她家10几个人的面说:都听着,你大姐学了大法这么好,你们都要知道法轮大法好。自那后,在她身上出现了很多奇迹,85岁的老太太,原来是颈椎病,一直瘫在床上,后来身体好了。我的小叔得了脑瘤,到省大学大医院做手术,医生切开一看不敢动,因为瘤子长在脑神经三叉线上,动了有生命危险,又缝起来了。人无精打采,自己说脑子装着炸弹,不知什么时候就炸了。我给他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接受了,到现在四年多过去了,人红光满面,每次回家,他妻子都表示感谢,说都是托了你的福,我说都是我师父做的,我只是和你们说了说,你们感谢我师父吧。

我丈夫的弟弟得了脉管炎,第一条腿得病的时候,因为他身体不能用麻药,遭了很大的罪,这次第二条腿又得病了,到医院拿了药吃着,还是下不了床,我回家弟媳告诉说愁死了,您兄弟又瘫在床上了,我告诉他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保护你。接着把我带的护身符给了他,天天念,结果第二天下午就能下地走动了,家人高兴的不得了。

有次回老家找我们队的姐妹玩,有一个姐妹没来,有一个人说她不能来了,她得了一种很难治的病。我想不能落下她,过几天我就去看她。我回家住了几天,提前打电话告诉她我要去看她。因为她住的地方比较偏僻,开车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到她家。已经30多年没有见面了,见了面根本就认不出来是她。她说她得了尿毒症,家里没有那么多钱治,就这样靠着等死。她白天黑夜躺不下,排不出尿,浑身浮肿得很厉害,眼睛只有一条缝,生不如死,真是痛苦极了。她说不知怎的,今天一早也没吃药,上厕所一下尿了很多,从来没有的现象,浑身好受了。我马上悟到:师父在管她了。我告诉她大法真相,我修炼以后身体的变化。她马上说,我就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回老家,听说她身体已经好了,就这样,一个生命得救了,我真为她高兴。

有一次,我们一家7口人到新疆亲戚家去,也可以说是旅游吧,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走到哪里就把大法弘扬到哪里,不管在飞机上还是车上,每到一处都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留在哪里,带着笔走到哪写到哪贴到哪,在新疆的最高景点留下了法轮大法好,救度一切众生。回来的晚上二弟给我们接风,摆了两桌酒席,因为吃了海螺,到半夜11点都肚子痛发烧说是中毒了,结果他们都上医院了,我是痛的最厉害的,丈夫孩子看我病的太重,让上医院让吃药打针,我都拒绝了,他们一看也没有办法,结果一星期好了,一身轻,家人都非常的佩服:大法太神奇了,6-7天不吃不喝却身体好好的,在我身上他们又看到了大法的超常。

以上仅举几例,在这几年中,这样神奇的事例太多了,举不胜举。因为眼见到大法的神奇,亲人中有很多人走進了大法。

三、救度众生,坚定随师还

自从《九评》发表、劝三退以来,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开始劝世人三退保平安。开始的时候,怕讲不好,怕讲低了救不了人,讲高了害了人。所以有一段时间心里感到别扭,怕讲错了。慢慢随着学法和与同修交流,不断的看和听《九评》,认识到了师父让做三件事的重要性,去掉了怕这怕那的心,先从自己的家人、亲戚、朋友开始讲起,然后再扩大到朋友的朋友、亲戚的亲戚,再到陌生人。在这个过程中,师父总会安排有缘人让我遇到。

有一次亲戚家孩子结婚,我去作客,我就和参加婚礼的亲友讲三退,一下就退了70多人,有的人就说,共产党就是太坏了,光搞腐败,弄得现在的人只认钱不认人;还有的说,我就相信法轮大法好,不相信共产党那一套,自从我退出邪党团队后,做什么事都顺,看来相信大法好就是有福报。

去朋友家坐出租车,一上车我就问司机,师傅你看过《九评》吗?他说没有,我就问他三退了没有,他说不知道。我说这么大的事,全世界都知道,天要灭中共了,赶快退出党团队吧,保平安、保命,他说好,快给我退了吧,今天多亏碰上你,要不死到临头了都不知道呢,谢谢你。

还有一次,出去讲三退,一出门,心想往哪里走呢。想起师父说过顺其自然,不管到哪里都有师父的法身跟着,碰到有缘人就讲。走着走着,在师父的安排下,我走到了一个建筑工地,旁边有个小卖部,我進去和老板娘聊天,讲到三退的事,那人看起来很善良,一下就接受了,她说我相信你说的,共产党太坏了,应该完蛋了;我和她讲了大法的美好,她说我相信善恶有报。她说这个工地上有许多民工,来自全国各地,我说可得救救这些人哪,我把真相材料拿出来,她就说,大姐,你放心把材料给我,我一定让他们都看到,得救。然后她把我送出来很远,不断的说谢谢。我在心里谢着师父,又让这些生命得救了。

每次回老家或出门办事,我都想着求师父给我安排有缘人得救,一边走一边发出强大的正念,走到哪里就把有缘人救到哪里,把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灭到哪里,这样一般都能遇到有缘人,也都能三退得救。以前讲三退是单独一个人时好讲,要是两个人在场就不好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结果谁都不敢退了,还是邪党迫害的中国人都害怕。现在随着退党大潮的推進,邪党的因素少了,人们明白真相的越来越多了,讲真相时不用费很多时间、讲很多话了,讲两三句切入正题就行,有时候一群人都能立即退了,一家一家的退,有时二、三十人,多则五、六十人。

除了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外,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我也把真相资料、光盘、《九评》等送到有缘人家中。每次出去发真相资料时,都感觉到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边看护,帮助,比如走到有保险门的楼道时,或者门开着或者总会有人恰巧出来开门,自己就進去了,让每家每户都得到真相资料。有时也会遇到不听真相劝不退的人,这时也不灰心,调整状态多学法、和同修切磋交流,找到自己的人心,放下,下次做好。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能救度更多有缘的人,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十年了,一路走下来,跌跌撞撞,跟头把式的,有做的好的时候,有做的不好的时候,是师父慈悲,不嫌弃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修了这些年让师父操了很多心。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