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与正行的力量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八日】我从小就体弱多病,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带我四处求医、看病,钱没少花药没少吃,就是病没治好。在1994年我母亲通过亲属介绍参加了师父在长春讲法传功班,母亲回家教我学法炼功,我于1995年春走入修炼。十几年来我既不需要药,也不需要打针了,更不必再去医院看病。我身体的变化使很多亲朋好友都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修炼后我遇到过几次车祸,竟然都没受到过任何伤害,若没有师父的保护,那怎么可能。

得法一年半后我就参加工作了。在单位里,领导告诉我:“咱们开工资没有钱,你要想花钱就弄些票据,我给你报销了。”我想师父在讲法中讲过:“我们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这和常人不一样,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转法轮》)。我认识到应该把名利看淡。由于我没有为了钱而弄些假票据报销,所以几年来也没有正常开过工资。二零零一年,一次在单位开工资时,和我在一起的一位女同事知道我非常老实,就公开要占我的便宜,要多占属于我的部份工资。为此她把领导和出纳员都弄烦了,出纳员对我说:“一会开工资,我把钱放到你手里,我看她敢不敢抢你的钱。”领导也说这位女同事这样做也太过份了,这就等于明显占别人的便宜。这时,一位男同事问我怎么办?我说:“我不要钱了,她愿意要都给她。我这样做,也是让领导和单位同事看一看学法轮大法的人都是怎么做的,是否象中央电台播放的那样?”结果我真没要,也没有与她争斗。

迫害后不长时间,部门领导就找我谈话,想让我写所谓的“转化” 书,我把师父讲的一些法与我在工作中的所作所为和领导一说,这位领导就转变了认识,从那时开始对大法有了很好的看法。还有一位领导在二零零四年夏天出车祸了,我和单位几个同事去医院看他,他当时就说:“在别处当领导时也逼过法轮功学员‘转化’,这次车祸就是遭报了。”我一看他悟性很好,先和他简单的讲一讲真相,他对大法有了更好的认识。后来,我向他传《九评》与讲三退,他非常感激的对我说:“行啊,你能真心对我好,我同意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在单位办公室的同事虽然没有完全三退,但是对大法也没有反对的。

得法后,我用空余时间多次背法,使我在几次被邪恶迫害时能正念对待,否定了旧势力的邪恶迫害,闯出了邪恶黑窝。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夜晚十二点多了,全家正在睡梦中,突然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把全家都惊醒。我父亲赶紧起床开门,才发现是长春市绿园区公安局的警察闯到我家来了。他们進屋就把我母亲与我从被窝中拽出来,让我们把衣服穿上,同时在屋内一阵乱翻,后将母亲和我拉到长春市绿园区公安局。当时警察问了我几句话就睡着了,我想:师父讲过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作为弟子更不能承认旧势力的所有迫害。于是,我心里背法的同时就大步的往出走,走出楼门口進入院内,拐了个弯儿就闯出了这个邪恶黑窝。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上午,我正在单位办公室上班,当地公安局的警察到单位就把我强行带到公安局。过了一会儿,就雇车把另一名同修和我送到了省洗脑班。在洗脑班看守我的是一位退休老工人。我向老人讲真相,他说他也知道共产邪党不讲理。通过我和他讲清真相,使他明白了更多事实。

第二天晚上要吃晚饭了,我一边背法一边随着被抓的同修去吃晚饭。看守我的那位老人没有随着我下楼,到楼梯口时,有人对我说:“你别跟着我们,你等着那个老人。”说完他们几个人就走進了食堂。我看他们离开了,我就很快走出楼门,很快跑过去跳出了铁栏杆,又大步的走了几分钟,走出了这个洗脑班。出了门口,对面是山坡,我也不知道怎么走,就在对面的山坡中发了一会儿正念,过了十几分钟,就听见后面车声与人声都上来了。我继续背法、发正念,请师父帮助弟子闯出去。结果,邪恶之徒拿手电四处照也没有看到我。过了大约二个小时,我起身开始爬山坡,爬完山坡又走出一个果园,走入一个市内。当时我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和他一说去哪里,他说可以去,就是得多付钱。这样我又一次正念闯出了邪恶黑窝。

回来后的第五天,我给单位领导打电话问让不让我上班?领导告诉我等一段时间。过了二零零六年新年,单位通知我上班。我上班之后,单位同事都知道了这次对我的邪恶迫害,许多领导与同事也更加认清了邪党的邪恶本质,气的骂公安局。以后,公安局多次还要找我,都被领导挡住了。领导问公安局:“你们还有完没完?讲不讲理了?这么做也太过份了。”从此公安局再也没有直接找过我。

虽然自己能够几次正念闯关,但我知道并不是我自己有多能,都是师父暗中保护我才成功的。我在修炼中有很多不足,有许多执著没有放下。我要更加精進,做到真正的向内找,去掉自己所有的常人心,紧跟正法進程,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