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证实法路上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三十一日】修炼十多年来,我从没真正的写过修炼体会,今天写下我的修炼历程,作为我修炼以来的总结。我一九九三年就修炼大法了,还参加过师尊的三次讲法班,但基本上是停留在感性上认识大法,用自己的观念理解法,没有在法上去认识法,没有真正以法指导自己实修。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势力破坏大法时,由于带着侥幸心、证实自我的心及根本执著心没去,我没能证实得了法,反而被非法判刑二年,在邪恶的欺骗及残酷迫害下,被可笑的所谓“转化”,又陷入深深的自责痛悔中,想弥补过错,但因思想中干扰很大,不能很好的学法,加之对夫妻色欲心不去,出来一年多后做讲真相时被邪恶钻空子,被迫流离失所。

由于人心执著,害怕再被迫害,躲在外地达四个多月。其中有两个多月的时间连大法书也没有,心中很痛苦。后来悟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应该堂堂正正的找工作,溶入到常人社会中,证实法。这样我下决心回到自己的娘家城市,开始找了一份兼职工作,那是二零零三年七月。我是某名牌高校毕业,学的专业又是很热门的,按理说找个好工作并不难,但刚开始却很不顺,工资也被压的比正常的低,这里有自己迁就滋养的因素,但我意识到是旧势力在干扰,所以过了一年后,我再找工作单位时,心里决定,就这家了,旧势力不许干扰,结果很痛快就被该单位录用了。

当时住父母家,在我被非法判刑迫害其间,他们老俩口承受了很多痛苦,而我又一次处于动荡之中,他们更为我担心和害怕。他们不让我在家里看大法书,有时正看着,突然从背后厉声训斥一句,把我吓一跳。我想不能让他们被旧势力操控,发正念铲除他们身后的邪恶因素,后来他们也不管了。那时自己束缚自己,不敢也不懂的去网吧上网,当地同修一个都不认识,只能靠外地同修两三个月来一回,看到新经文或知道一些消息。由于怕心,正念不足,讲真相也仅限于工作认识的少数几人而已,而且讲的也不透,但我也很渴望讲真相。后来我以工作为由买了个电脑,再后来尝试着去网吧上网订阅明慧新闻。

感谢师父及同修,那时看到明慧网时很激动,明慧网的交流文章增强了我的正念,我也要做资料!可是当时没有设备,怎么办?我根据网上的资料,写了一封“致朋友”的信,文中主要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及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信输入电脑写好了,怎么打出来?我想起以前有同修讲过她去复印社发正念打印资料的故事,我也要去。到街上找了一家复印社,女主人看着面善,我发正念让她不去看我U盘里信的内容,打印出来后,请她复印了数份。后来又去了几次,一直发正念,她也一直没看。但有一次,我進去后忽视了发正念,结果她看到了内容,马上跟我说,她不敢印了,她指给我看屋里贴着的通知,我试图劝她让我印,她不同意。我只好回家了。

我决定自己买一个小型打印机,拿回家去时,发正念不让父母看到,果然他们开完门就忙别的去了,我把它拿屋里藏好,趁他们外出时拿出来打印。后来我也想刻光盘,可没有母盘,结果不几天,父亲拿着真相盘,说是贴在家门口上的,我真是明白师父看到了我想救人的心,在帮我啊。我买了刻录机,开始刻光盘。

当时经常面对面给资料,一次来到附近的一个早市大院,人来人往,我心里充满了慈悲,没有一点怕心,就是想告诉人真相。我先围绕菜市场走了一圈,发正念,然后随机给一些小贩发真相信,说了解一下真相吧,他们就接过来了;有时我也不说话,拍拍某个正在闲呆着的卖主,笑着递给他一个传单。转了一圈后,发了十多份吧,等我回来看到有的人端正的站着认真看资料时,心里很感动。

一次晚上下雨,我正好给旁边居民楼发资料,因这是老楼,只有两边有楼梯,没有门洞,每个楼层各家都是门挨门,是大通廊,在外面看人干什么一目了然,平时不方便发。我带上各种各样的资料,每家都放了资料,整个楼都发了。第二天正好是周末,早上我看到,该楼某一层一四十来岁的男子手捧着资料,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看了很长时间,当时我眼泪就出来了,感激师父的救度众生,感动于众生对真相的渴求、生命的得救。这是我印象较深的事,终于有机会把它们记录下来。

在街上碰到中小学生,有时也给他们资料。一次去一广场,那里是活动中心,一些大学生在组织捐款。我捐钱之后跟他们说我也送给你们点东西,你们看看,他们拿起看。因当时有个人安全的顾虑,我没多说什么就走了。买东西时,或路上碰到有缘人时,能讲的都跟他们讲,有的送上资料,有的劝退了。

这期间有几次讲真相被跟踪的事情,但因为我运用师父传授的发正念口诀,并在师尊的保护加持下,都有惊无险。回顾走过的路,深切体会到,没有师父的保护,我们一天都无法修炼!

在家里,亲人的态度也在发生转变。我藏好的打印机终于有一天被发现了,我想也正好是公开做的时候了,父母又气又害怕。母亲哭说你就不能等一等,等政策变了,你再做,再進去怎么办?看我没松口,她哭说我给你跪下了,说着跪了下来。我心里非常明白这是邪恶利用母亲的情干扰我,我扶住母亲说,我们不做谁来做,怎么会有改变?她突然不哭了,站了起来,说下跪也不管用,我不管你了,以后再出事也不管你了。然后就象没事了一样。后来我做资料他们也默认了,其间还有矛盾及冲突。我认识到这当然有邪恶的操控,但我也有强烈的争斗心、对邪党的怨恨心等人心,而且没有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

从那以后,我按师父的要求,努力找到自己的争斗心、证实自己的心,去掉它。我从生活上关心他们,父母也很感动,家庭气氛越来越融洽。现在我做什么他们不拦了,只是提醒注意安全。我的弟弟和姐姐家也都由不明白真相到现在已经全部退出邪党团队,也很接受一些真相了,还需要我在家里讲真相这方面深入细致的去做。

在工作上,我尽量做好该做的,我的服务对象也能感到我对他们非常负责,这样我利用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时,他们也容易听進去。我注意搜集他们的电话、电子邮箱、QQ号,发给同修讲真相用。对同事讲真相目前还是较肤浅,有的还没讲,但他们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也认为我人好,打下明真相的基础。以后还要根据他们的接受能力,更深入的讲真相。

在证实大法整体配合上,我意识到了要努力实践。我只认识周围几个同修,我们成立学法小组,共三四个人。可是因为我的心不宽容、要求别人高,眼睛盯着别人,导致矛盾出现,虽然表现不激烈,但学法小组停了下来,一停就是小一年。那时一开始很痛苦,觉的是自己造成的,但心里放不下别人的执著,也不愿坦诚和同修交流,一直拖着,慢慢变的麻木、懈怠,整个人精進不起来。经过学法,非常苦的去认识自己执著心并努力修去,再加上同修也认识到一些问题,后来学法小组又从新建立起来。我和丈夫同修之间也是这方面的问题。丈夫是很宽容的人,遇事能为别人着想,为我付出很多,这一点我感到很满足,但我却不宽容他,眼睛盯着他,希望他事事完美,用常人心衡量他的言行,最后他也承受不住,导致矛盾激化。在矛盾中,我反思自己,发现很多不好的心,我诚心的给他写了封信,向他道歉,剖析了自己的问题,并且下决心对于我不好的地方今后一定改正。他的心结解开了,我们之间的隔阂也消除了,这能够使我们在证实法修炼的路上一同配合,共同精進。

经过痛苦的修心过程,我深刻认识到自己应该做的是圆容大法,就是按大法修自己的心,讲真相救众生,同化真、善、忍大法,这时自然就知道怎样做是对的,就是象师尊教导的慈悲的对待任何人,当然包括同修。看到同修的问题,应该是同情他,设身处地的为他想,善意的提醒他,帮助他,而不是瞧不起他,指责他。其实现在更明白了,我看到的同修的问题,反过来看看我,发现都以不同的表现形式在我身上存在,正是自己去这些执著的好机会,同时善意帮助同修,共同提高,起到整体的作用,这是多好的证实法的机会啊!想想自己,就是以前在同修面前以常人心把他们当成了象家人或亲人,很随便,不注意以法修自己,放纵自己的执著造成的。现在我看到同修的问题时,能想起师父的话,努力做到宽容别人,为别人着想,自己认为做的也越来越好。

现在我仍然有很多人心执著,这些都是救众生的障碍,但是我相信在师尊的教导下,我一定会越做越好,和身边的同修配合好,发挥整体的作用,更好的证实法,救度众生,兑现我们的来世间的大愿。谢谢伟大慈悲的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