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人间正道,归正人类伦理道德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一日】我和老伴今年五十多岁了,九六年三月走入大法修炼,回顾十几年风风雨雨的正法修炼,无论去北京证实法、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做好三件事,还是多次被邪恶非法抄家绑架、关押,以至被劳教等,尽管走的有些磕磕碰碰,但面对邪恶的残酷迫害,我们都能坚定的走了过来;可是在面对家庭亲人间的矛盾,心性中的磨擦当中走的却那么的艰难,不是那么的坦荡,每当关过不好时我们都会站在师父法像前,眼含着痛苦的泪水诉说心中的痛苦,师尊,修炼咋这么难啊!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

我与老伴都是退了休的,儿子在我们被非法劳教期间结了婚。我们回来后,儿媳生小孩,有了一个可爱的孙女。我们开始时,总带有一颗愧疚疼爱的心情去对待他们,简单地用吃苦、忍耐,默默承受去化解家庭中的矛盾,曲解了情与善的内涵。把“情”当作“善”,把“纵容私欲”当作“大忍之心”、把对晚辈提出的要求总是百依百顺当作“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没有利用好家庭这个修炼环境来修炼,一次次的失去了提高的机会,被“情魔”搅扰的不可自拔,以至越陷越深。收拾家务、洗衣做饭等一切家务全部包揽。为儿子和儿媳买手机、电动车;甚至借钱买房子。再后来,老伴索性把自己的退休工资存折都交给了儿媳,以满足他们自私的欲望。错误的认为,我们不执著钱财,人把它看的很重,我们给了他们既帮了他们又会减少矛盾。

然而,这样做他们本应知足,可他们仍意见满腹,还说我们做的不好,以至最后矛盾激化。这才引起我们的重视,开始向内找,认真反思我们这几年来对晚辈们的所作所为。

师父在《精進要旨》〈道法〉中讲:“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

经过反思我们发现,事态发展到今天是因为我们没有利用好师父安排的家庭这个修炼环境进行修炼,把自己的修炼境界摆放的太低,太窄,被情魔钻了空子,加大了魔难,还自认为这就是我们的修炼环境,以至长期在魔难中不能自拔。情是三界内的产物,作为一个人从出生那一天起,都浸泡在情之中,情是人本性的一种体现,人为了它可以不惜付出生命,假如我们修炼人说话办事掺杂了情,用情去解决常人中的事情,那只会适得其反,因为人与人之间都存在着一种因缘关系;慈悲是高于三界的,是一个修炼人经过长期艰苦的修炼,达到一种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思想境界,是一个伟大的神才能具备的,慈悲能化解一切不正的东西。我们大法弟子用慈悲善念去对待我们身边的人,他们一切不正的东西瞬间就会被解体。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礼、义、仁、智、信已被中共邪党扭曲变异,现在社会上老少倒置、乱伦等已超出人的道德最低底线。儿子不孝顺父母、长辈给晚辈过生日,说话办事看晚辈脸色行事已成为当今社会的普遍现象,引用我身边一位老者的话:“我添了孙子,我成了孙子。”这位老者的话,一字之差却反映出社会的不良现象,其实在这种下滑的伦理道德中,人人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我们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回归人间正道,归正人类的伦理道德是我们正法修炼的一部份,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将会给新人类留下来。师尊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讲过:“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只有放下对情的执着,就不会被情所累、所缠、所魔,其实我们在放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的过程,只要我们在修炼过程中逐步放下对情的执著,升华后的状态就是慈悲了。作为一个常人,自私贪欲是没有止境的。发生在大法弟子身边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我们的家庭矛盾发展到今天这一步,都是我们自己做的不好造成的,放纵了人的贪欲之心,人为的加大了自己的魔难,使我们的思维符合了旧势力的观念,被其钻了空子,这只是邪恶迫害我们变了一个手法而已,这就是阻挡我们提高的最大障碍。

通过学法交流,认识提高后,我们首先从自身做起,放淡对儿女晚辈们的情,归正家庭中一切不正的观念和做法,在家庭中确立长者为上,尊老爱幼的意识,提倡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家务事不再大包大揽,不随着晚辈们的感情走,不被他们的喜怒哀乐所带动。我们要走的是一条最正的路,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以上是我们目前对如何过好家庭关的肤浅认识,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