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悟,开创家庭修炼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在修炼的路上风风雨雨克服了很多困难,在师父慈悲呵护下走到了今天。在家庭这个环境中,如何开创修炼环境,我理解关键是怎样摆放家人与自己的关系。

丈夫脾气不好,稍不顺心就拿我出气。我走入了大法,丈夫好象成了“专职”帮我修炼的对象。我经历了很艰难的“磨”心阶段。

他听说炼功,就对我大发脾气:修什么?和尚不是和尚,姑子不是姑子。你修成上天了,我怎么办?咱们就练练……。因刚得法,只知道“真、善、忍”。他这样干扰我学法,可不行,于是我到同修家去学法。刚走出家门,他气势汹汹拿着刀追了上来。我急忙躲到邻居家。他砸人家大门,一把抓住我的头发不撒手。邻居和他理论,他撒开手,我跑到第二家厕所里。他还在高声叫骂,我想不能影响大法声誉,我得回去。

修炼后,学法逐渐明法理,今生欠债要还。我下定决心好好修,你拿刀子,你只要不杀死我,我就一修到底。我回到家盘腿打坐,一下子双盘上了。我第一次双盘了二十分钟。

一次,我和弟妹主动去给公公家剥苞米,让老人感受大法的美好。不一会儿,来了通知,叫我们去学法。临走时,我们嘱咐公公不要着急,我们回来再帮您剥。公公说:“你们走吧,我会安排好。”

等我们回来的时候,我丈夫正在公公家剥苞米。看我们回来,他就拿苞米棒子一个接一个的往我头上打。可公公婆婆受不了,骂他说,是你媳妇要帮干的,晚点能怎的?公公被他行为气的昏了过去,听邻居说是得了脑血栓。

这下我害怕了,怎么办?我回家把师父的法像藏起来,邻居担心说:他野劲还没过, 快把你藏起来吧,于是把我藏在她家土豆窖里。我背经文,邻居二娘送下来馒头、咸菜,她的善举感动的我眼泪流了下来。我上来,怕心也没了。

这时,丈夫来到邻居家,杀气没了,说:“老人不嘟嘟,我也不能发那么大火。我都成了不是和尚的和尚,电视成了我的伴。”听到这里,我明白了,为了使常人能理解,我就说:“别歪曲事实,我晚上出去学法,起早炼功做饭,这时你正在睡觉,绝不是和你没感情。”现实逼的我必须时时修自己。师父安排的很多,方方面面,我就从点点滴滴小事中修自己,一颗心一颗心的去。

另一方面,无论丈夫表现的多么“恶”,我都不被假相所迷惑,相信他一定能被大法救度,并善待他,一定让他在我身上见证到大法的美好。

我比以前更关心他,体贴他。从那以后,他不再阻拦我学大法,每到周六、周日学法洪法时,他都提醒我说:“老伴儿,你还不走?你还是李洪志弟子,这么不精進,人家都走了,别耽误了。”还开玩笑说,他供了一个大学生。我还和他一起学法,随着我的升华,他的性格也逐渐好多了。每当他想骂我时,他能抑制自己说:“我不骂了,不然,我该给你德了。”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去长春、北京上访被劳教,家被抄。邪党从粮库抢走我们的卖粮款四千多元,又扣抵押金九百元,伙食费二百元,家庭经济受到很大损失,孩子因此失学。

由于遭受迫害,我丈夫生出怕心。我从劳教所回来后,他不让我做真相。一次我做真相回来,他气的一步踢我一脚,把我按在苞米秆子堆上打。当时虽然忍住了,但心里不善,我说:“你管不了我洪法救人的心,你这样做会遭报的。”我去给母亲过生日,他在家象昏迷一样,两、三天不吃不喝。婆母着急了,我回来时对我说:“大媳妇,你快帮帮他。”

我在他耳边小声说:“神慈悲于你,才有今天,你自己想想做错了什么?”不一会儿他精神起来了。婆婆高兴地说:“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从那天开始,他和本村的大法弟子说:“你们做好人没错,别人害怕我不怕,你们上我家学法炼功吧。”他真正体会到了大法的美好。

家庭的环境开创出来了,我去外地打工。我想让孩子上学,兑现我对她的承诺。我和弟妹在一地打工,这时师父的经文《快讲》发表,我和弟妹体会到师父让我们救人的紧迫。于是我发了一个愿: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一定要全身心的去救人。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转法轮》)不几天,家乡的同修来信让我回去参加证实法(建资料点),从此我全身心的投入到证实法中去。

可我心里还有一个矛盾:我对家人说在外地打工,可我一分钱不挣,将来怎么和家人交代?不几天,婆婆来电话说:“大媳妇,你干活的地址暴露了。你快离开那里,越快越好。”我心里明白了,不用为挣不到钱没法和家人交代而发愁,谢谢师父安排的一切。

我在外边做证实法的事,家里的一切都要我丈夫承担。时间一长,他满腹牢骚。小姑子结婚,我回去了。我丈夫说:“你别走了,这什么时候是个头?你要圆满,我要圆满的家。你看谁象我这样过没老婆的日子?”我什么也没说。

一天,他喝了很多酒,借着酒劲他大发雷霆,使劲的打我,谁也劝不了。我当时想:不能让他犯罪,我一脚把他踹地下去。他更怒了,拿起菜刀奔我来了。我从后窗户跳出,心想这辈子不回来了,因为不向内找,觉的他太过份,动不动就拿刀。我回到同修家,和同修一起学法切磋。

我觉得我应该回去,丈夫毕竟不是修炼人,不能让他们对大法有误解。当我回去后,亲戚们不理解,说天底下就他一个男人吗?村里人也很吃惊,不理解我为什么要回来。我告诉他们,师父说了修炼人不爱自己的敌人都不能圆满,何况我丈夫不是敌人。他们听了都说大法太慈悲了。我丈夫做梦也没想到我还能回来。基督教徒说:“我们没有一个能做到象你们大法弟子这样,如果有运动一个都剩不下。”

我每年都是春种、秋收的时候才能回家,时间一长,村里也说什么的都有,有的和我丈夫半开玩笑:“你爱人在外边干啥呢?你在家苦熬苦守可别鸡飞蛋打呀!”又到了秋收的时候,我回家了。一天婆婆问我:“媳妇,你什么时候是头?一年二年我们能等,长此下去,我儿子怎么做我们也管不了,为了这个家,你和他离了吧。”

到吃饭的时候,他们都给我夹菜,那情形好象这是最后一顿饭。我想到是我没讲好真相,他们才这样,我为他们着急,我哭了。他们找来了村长,我丈夫拿来纸笔说:“写吧,为什么不写?写!”我开口讲真相,不知哪来的勇气,从大法给我们带来的美好讲到神给我们规定一夫一妻制;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讲到大法弟子为了救人而不顾生死;从我们家庭成员受益讲到大法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我讲了一个多小时,村长把本子一夹说:“这婚不能离。”

这时婆婆说话了:“大儿子,我这是考验你们,大媳妇是说没有,这婚不能离。”我丈夫到柴垛边上去哭,婆婆说:“好了,你们的感情啥说没有,谁要说大媳妇有事,我一万个不相信。”

女儿结婚后,我丈夫去亲家所在地打工,那段时间,邪党又疯狂迫害。亲家母让我到她那去,既能挣钱又安全。我告诉她:“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人常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不能放弃修炼,更不能放弃救人的使命。”

几年来,家人在我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纯正、美好和超常,所以很支持我做三件事。我觉的家庭并不单纯是有着血缘关系这样简单,它是整个人类社会所覆盖的一个个小单元,亲人们就是众生中的一份子,同样需要我们救度。一个修炼者如果用大法对照自己的一言一行,在矛盾中找自己、修自己,善待家人、理解亲人,在祥和宽松的环境中讲明了真相、证实了大法,也提高了自己的层次。

回首这段修炼之路,深深的体会到师父所讲:“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