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不断提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1998年1月在北京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8年3月来美国。11年多的修炼历程,1年半的海外修炼经历,磕磕绊绊走到今天,借此美中法会的珍贵机会,我向大家汇报一下自己的一点心得。

1、体会国内和海外修炼环境的差异

1999年7月,邪恶开始了对大法的疯狂迫害。我因上访、会见外国记者、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到同修家串门、参加户外集体炼功等而多次被恶警、国安绑架。2000年底又因为参与自由网络媒体的建设而被恶警非法抓捕,并一直非法拘禁长达5年之久,期间遭受了种种酷刑的折磨。

2005年底,我被监狱恶警从广东押回北京清华大学。就在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我的一位亲戚由于受邪恶的控制,当着很多恶警和“610”人员的面对我大发雷霆,指着鼻子骂我:“你以为坐5年牢很光荣啊?!”他还用拳头打碎了门上的玻璃,如果当时没有师父法身保护,我的脸就可能被玻璃碎片刺伤。但他的那句话也确实点醒了我。我当时确实有要放松一下的念头,暗暗的在想:5年总算到头了,这下可以放松一下,可以调整调整自己。但亲戚的责骂使我不能放松片刻,必须马上就要面对严峻的现实。

我那时真是一无所有,连身份证也没有。一切都要从头来,困难可想而知。早在非法关押期间我就萌生了要出国揭露迫害的念头,于是就向这个方向努力。在师父的帮助下,我很快联系到了以前的同修,又开始了新的修炼旅程。那时,我在北京参加了小型集体学法。大陆学员必须时时注意安全。我们去参加集体学法,离目地地一、二十里远就要关掉手机电源、卸出电池,以免被跟踪监听。集体学法的场非常祥和,我感到对我的帮助很大,似乎又回到99年迫害之前集体学法的环境。

最后我终于拿到了赴美签证。临来美国之前的某天晚上,我边骑自行车,边想:到美国后一定给美国学员讲讲中国大陆学员是怎么样在如此严厉的环境下证实法的。突然,我的自行车前胎爆裂,整个人差点摔下来。我马上意识到是自己的显示心太强了。

2008年3月,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终于来到美国。想想整个出国的过程,真是感慨万千。在这个过程中的每一个环节,哪个环节出问题了,都不可能最终成功出国。我唯有感谢师尊。

芝加哥学员到机场接机,我感到真是太幸福了。在随后的时间里,我参加了很多大法的活动,认识了很多可敬可爱的美国学员。我体会到海外学员修炼的艰辛。即使年纪很大的同修都要开车到处走,去不同的城市参加各种证实法的活动。比如到纽约或华盛顿DC参加游行或法会,美中的学员要连夜开8、9个小时的车,往往早晨赶到那里只能在快餐店里换衣服和洗漱。如果晚上住宿,为了省钱,也往往是几个学员挤在一个房间,不少人要睡在地上。尤其是去年“法拉盛事件”期间,几乎每个周末都要跑纽约。这种辛苦是我在国内没有想到过的。

记的我刚到美国的时候,一个美国同修问我:“如果你被怀疑成特务怎么办?”我脱口而出:“那不正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吗?”那位同修说:“如果你真能这样认识,便不会有此关。”后来我确实没在这方面过关,但在与美国学员的交往中,暴露出我身上很多党文化的东西。

有一次我与同修一起在一家餐馆吃饭,我看到牌子上写着“9岁以下儿童半价”。我就说:“那餐馆怎么知道小孩的年龄?”我意思是说家长谎报小孩的年龄怎么办。旁边一个来美国时间长的同修马上笑了:“一听这就是刚从大陆出来的人问的问题。美国是一个讲诚信的社会,家长是不会谎报小孩年龄的。”我一听,马上意识到自己还是有在大陆养成的观念,人和人之间相互不信任、相互欺骗,而在正常社会,没有人会为一点小利而撒谎。

去年,“神韵艺术团”要到我们俄亥俄州某城市演出,我去那个城市发推广神韵的传单。刚到那里,当地同修就给我指出来:“你怎么穿这个就来了?”我当时穿着一件颜色灰暗的夹克。同修告诉我,美国是一个讲表面文明的社会,尤其是推广神韵,我们自身必须保持良好形像。我感到很惭愧,一方面是党文化中不讲表面文明的因素在起作用,另一方面是心里对推广神韵的重视成度不够。

2、在证实法项目中的修炼

2008年“4.25”期间,我给明慧网发了一篇纪念“4.25”九周年的文章,但未署名。编辑部回信给我,说既然已来到海外,请署真实姓名以增加文章可信度。于是我打消种种顾虑,开始以真名发表揭露迫害的文章。有时我的文章被多个网站转载,不断听到有人说我文章写的好。我心里美滋滋的,有时就想特意追求文采。直到有一天,我偶然看到一篇常人女作家写的文章,她能够用几百字的篇幅描写她如何掉泪的过程,文字极富文采。我突然领悟到,常人所说的文采往往是“无病呻吟”,而大法弟子写文章决不能刻意追求表面的所谓“文采”,而应做到“文以载道”,要言之有物,更为重要的是要能够救人,要写出师尊所要求的“实在、准确、干净、不带有人情的文章”(《成熟》)。

有一件事非常令我感动。我的一篇揭露迫害的文章在网站上收到来自中国大陆的5个回帖,其中一位是当时同在广东四会监狱被迫害的同修写给我的,他还把在看守所里写的诗转给我:“正气浩然:正念在心行向前,些许苦难怎落眼。无私无我无顾盼,直把浩气冲青天。”另一个回帖的是我不知名的高中校友,他鼓励我写出更多的文章。我体会到在大法中做的一件小事都有很大的意义,正法期间学员办的网站确确实实起到了巨大的救人的作用。

今年5月我参加美中的退党集会,要用英文讲述自己在国内受迫害的经历。项目协调人强调发言时不能照稿子念,一定要脱稿说,这样才能打动人心,才更有利于救人。我对我的英文口语不是很自信,照现成的稿子念还没有问题,脱稿说能不能行啊?我在犹豫。但我也觉的协调人说的很有道理,就开始试着不照稿子念,而是脱稿来说。结果是基本都能说下来,而且一次比一次好。我体会到大法弟子要有自信,尤其在证实法项目上一定会做好的。

还有一件事是,一次神韵演出,我本来计划是做演出之后的观众采访,并提前做了一定的准备工作。但临演出前不久,协调人说媒体采访的记者够了,就安排我去做后台。我心里有一丝不悦,但表面上也很快答应了。在后台我是和另外几位同修抬钢琴。看似简单,其实也不容易。钢琴很重,進出的通道又很窄,钢琴必须在两个节目之间闭幕的时候准确推到位,钢琴盖要打开,椅子、麦克要放好。我们几个同修练习了多次,直到确保无误为止。从这么一件小事上也体现出学员间相互配合的重要。

在后台我还看到了动人的一幕,在神韵第一个节目开始之前,所有演员都要在幕后齐背《论语》,然后击掌发誓:助师正法,救度众生。那一幕不就是众大法弟子在天上时立下誓约的那一幕吗?在后台帮忙我真是体会到不少东西,表面上是协调人安排我去的,其实也许就是师父安排的,当时好象并不符合自己的最佳意愿,但后来才知道这样的安排就是最好的。

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心得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九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