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正念正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两年前从中国大陆来美国的。我今天能有机会在这个庄严的法会上和各位同修交流我的修炼体会,回顾总结自己十几年的修炼历程,向慈悲伟大的师父汇报,倍感荣幸。千言万语凝聚成一句话,谢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我是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的。得法前我体弱多病,再加上幼年时就失去了母亲,患上了严重的眼病,后来落下视力很弱并且很难得到矫正。生活上也曾是举步维艰。正象师父所讲的那样,“生在苦难中”(《志坚》)。

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从一位亲戚那里听说了法轮大法,看了书后就觉的这个功法好,就开始炼了起来。炼功后,师父就为我清理了身体,体弱多病的我完全成了一个健康的人。五十多年来真正是第一次有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

可是,好景不长。一年多后,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来临。开始我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怎么办。我这个年纪的人经历很多运动,都知道共产党杀人不见血,当时也有怕心,但是不甘心放弃大法。因为学法不深,加上有许多人心的执着未修去,我就东一头西一头的,那段时间内,我曾经哭过数次,感觉真是生不如死。

迫害后与炼功点的同修也完全失去了联系。起初每天就自己躲在家中炼功,学法。一次我在炼静功时,炼着炼着心里很难受,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好的功法会被迫害呢,我又哭了起来。而且我的丈夫那时对我又打又骂,也不让我炼。正哭的厉害时,有个声音突然在我耳边说:“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因果〉)。我当时就停止了哭泣。因为那时我对这首诗还不太明白,也只读过一次这首诗。师父的点悟又从新坚定了我修炼的心。

学好法是走好修炼路的唯一保证。信师信法是正念正行的唯一源泉。这些年来我就是靠信师信法的力量走到今天的。九九年《洪吟》来临时,实际上我在修炼上还属于刚刚入门阶段,只知道法好,师父好,而且改变了我的命运,活着很有意义,身体也很健康了。那时候炼功也不敢在外边,我就偷偷的在家里学法炼功。

师父在《精進要旨》〈何为修炼〉中指出:“我为什么叫你们学、念、记《转法轮》呢?目地是指导你们修炼哪!至于那些只练动作不学法的,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只有学法修心,加上圆满的手段──炼功,确实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心性在提高,层次在提高,这才是真正的修炼。”

那段时间我就天天学法,每天两到四讲,多数平均每天三讲法。通过学法我真的明白了该怎么做了,从此也敢走出来证实大法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们做这件事情也不允许走偏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

师父的法使我心中豁然开朗。我对自己说:“这是修炼,我就听师父的话,跟师父修到最后。”从此以后,我开始发正念,讲真相,做一个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我就白天在家做横幅,写信,写传单,学法,发正念;晚上出去贴,就连出去买菜也顺便发真相资料。

我出去也多次遇到危险,可是在师父保护下都是逢凶化吉。我刚刚开始出去心里也很紧张。有一次,在楼道边靠道边正在粘横幅,突然有一个人说:你胆子不小啊,我要举报你。我当时听后自己都感觉奇怪,一点没有紧张。我就说:小伙子,你把我告了,我死在他们手里你心安理得吗?你没有母亲姐妹吗?他马上就说,对不起我和你说笑话呢。但过后我悟到这是师父用他的嘴点化我,要我注意安全。

有一天我在路边看前后没有人,刚把一个大横幅摆放好,没走几步,一个警察似的人骑着自行车对我大声喊:“谁是法轮功?”当时我听了一点都没有怕,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我的话很多,我说:老弟你好,我俩缘份真大,看你象个当官的,但我想你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我有法轮功真相资料与光盘,你看了会给你带来福份的,你家人也会跟着你受益。我说的都是真心话,为你好,你知道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都是天理……他脸上的表情马上就变的缓和了,高兴的和我要了小册子和光盘,并谢谢我,骑车走了。我悟到这是师父给我的力量和智慧。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被我的小叔子举报。我小叔子骑摩托车带人挣钱,有一天警察对他说,你这一天能挣几个钱,动动脑子多挣几个,小叔子说我干不了别的。警察说,我告诉你一个好办法,举报一个法轮功三千元,你认识的人有没有炼的?小叔子当时就说我二嫂过去炼,把我地址也告诉了警察。说完他可能有点感觉对不起良心,加之做了这样的坏事,担心他家也受牵连等,他就让他女儿到我家告诉我快躲躲。

我把他女儿说走了,我小叔子又不放心,他又来我家告诉我,二嫂,警察说了,你就说不炼就没事了,也不抓你。我说,那你钱就赚到手了,我不能说那话,我们炼功人不能说假话的。他说你怎么那么死心眼。我说对,那是对师父不敬。

当时我丈夫对我也很凶,我就想到同修家去暂时躲一二天。我在一位同修家呆了一天。第二天,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很异样的感觉,我就想我不应离开家中,我有师父保护,邪恶不敢对我怎么样,就回家了。

家人告诉我,昨天一夜公安来了多次电话问我在不在家?我回家的当天,那位同修家,从晚八点到十点多钟一直有警察,盘问他家有外人来过没有?警察说:“有人来你家,你马上报告,不然连你一起抓,送监狱里把你打死。”我回家以后,一直也没有警察再来我家骚扰。我悟到这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二零零三年,我看到明慧网几个同修的几篇有关去北京发正念的文章。我就想到北京近距离发正念。我想这一次我一定要去成,可是我去困难很多,我和同修也失去了联系,眼神也不好,我就想,我丈夫能不能同意呢?他能不能跟我去呢?后来他竟然同意跟我去了,可是给我立了条件,要十月一号以后去。因为当时我正抄写《转法轮》第四讲,他让我写完后再去,我没多想也同意了。

可第二天我家房顶电源着火了,一尺多高的火苗三尺长,我马上就悟到,火都上房了,还等什么,走吧。第二天我就去了北京,写了一百多个小白条“全球公审江泽民”,在北京发正念,发小白条。来北京的第四天,我听说江下台了。我想,我来北京正是时候,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下面谈一谈在美国三年来的修炼体会。

我以为来美国就好了,可以大大方方的修炼了,所以到美国我第一个就找学法点。可事与愿违,前半年,我在异国他乡困难重重,就认识ABC,语言不通。眼神又不好,六十多岁的人了,怎么办呢?我心灰意冷,同时家人又不让我去中领馆,我也找不到中领馆。心想半年后我还是回大陆吧,有几次都想回国,我想我在美国根本就行不通,只是在家学法炼功,和到学法点去学法,心里越来越痛苦,做不了三件事怎么是修炼的人呢?我怎么能这样,能对得起慈悲救度我的师父吗?

当时我進退两难,执着心太多了,我是个修炼的人不能倒退,应正念正行。我决心上中领馆前去讲真相发传单,跟同修们在一起。我和同修们一起去过中领馆几次,后来我决心自己走,可多次走丢。有一次转车时,我坐来坐去找不到车站,警察发现我有问题就跟踪我,最后向我打招呼,我不懂他的话,就把我儿子的手机号给他,警察和我儿子通上了话,明白了怎么回事,警察就告诉汽车司机在哪站让我下车。

还有一次我一下车就丢了,怎么也找不到领馆,最后我给同修打电话,他让我把电话给路边的人,我把手机给一个美国年轻人,说明后,此人把我送到中领馆门口,年轻人对我说了什么我也听不懂,但我明白他告诉我这里就是你要找的地方了。我只会连声说刚刚学会的Thank you(谢谢你)。

这类事还有几次,有时我在中领馆附近,一转就是二、三个小时才能找到。我克服了种种困难,终于能在美国的大道上发传单,讲真相,各项活动我都能参加了,而且这二年多来,我三次在法会上见过慈悲的师父,亲自聆听师尊的讲法。这是我在大陆想都不敢想的事。同时在这里我也向芝加哥和香槟的同修们致以感谢,感谢你们对我的帮助,使我能稳步的走在修炼的路上,参与劝三退讲真相的各项大法活动。

再谈一下我现在打电话劝三退的一点过程,刚开始打电话对我来说很难,我也想打,因我不善于和陌生人说话,又怕做不好,所以起初打上电话心就跳,心里还想对方别接,关机,停机,我这也算打了。后来跟同修交流,他说我不应该这样,打电话是要救人,念要正才能打好,这也是修炼。

打来打去什么样的人都有,最后我想什么呢?快接,只要你接就好办,你骂我也不会动心的,你只要接了电话我就能救你了。就这样我开始打起电话来,过程中有人听有人不听,有人询问了很多有关法轮功的问题,当然也有人还开口大骂我,我想这可能是我心性不好的原因吧。

我就通过学法找到自己的执着心,我看到了自己有怕心、做事的心、怕干扰的心。再打电话心就平静多了,打一段时间后悟到不光是劝三退,而且还讲了真相,我们现在助师正法目地主要是在救人。

我打的电话百分之八十都是农村的,有不少人对自焚真相还不了解,有的说我什么也不是,就是个老百姓。我说老百姓不更好吗!所以后来我不过份注重三退的数量,而注重讲真相,告诉他们真相,这也是救了他们。

但是有几天没有打电话,再打也有些困难。有一次我只有二十分钟打电话的时间,心里就想打五个人就结束,这一想法不要紧,五个电话有四个停机,一个人接了后就对我说,我不听,就关机了。我跟同修提起此事,同修笑着对我说,你的念头不对,邪恶就钻了你的空子,让你救不了人。总之我后来再打电话心里想你快接吧,我救你呢。我就想方设法讲清真相,明白了真相的众生都从心里感谢大法弟子。

经过这次写稿参与,我也确实体会到神圣,庄严,殊胜。而写稿的过程是纯净自己,提高的过程,这也是我的修炼过程。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零九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