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真幸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日】师父好,大家好。

我来自密苏里州奥法伦市。我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一直对精神上的东西很感兴趣,也一直想知道生命的意义和我们来在这里的目地。之前我学练过许多宗教以及玄学的东西。记的在十一月的一天,我坐在床沿,眼望着窗外,思忖道:要是我知道自然的原理该多好啊,那样我就会按照自然的原理来做事而不是违背它,这该多好啊。那样我就不必要为许多事感到心痛了。就在那段时间,我有了一种渴望,想要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这一愿望来自哪里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那种想成为一个好人的愿望是真真切切的。

一天感到无所事事,我和妻子开车出去转转。我们看到一个我们不了解的公园,于是决定开车進去看看。当我们开过去时,看到一位女士站在那里,两只胳膊抬起在头顶形成一个圆形。我停下车,观察了她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我累了,然后边看着她边慢慢的把车开走了。

我想,一个人竟然能以那种姿势站立这么长时间,真太了不起了。我想知道她是在敬拜自然还是在冥想。如果那是冥想,那就是我不熟悉的一种陌生的冥想方式,对此我想了解更多。当时我想问她做的是什么,但觉的还是不打扰她为好。

从那天开始,我就一直想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冥想。我记的很早前,大概是九八年到零二年间,看一个功夫片,有一个词叫气功。所以我到图书馆,从电脑键盘上敲進气功这个词。电脑给出了一个单子让我从中选取。我逐一读下来,最后看到了法轮大法。我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

尽管由于过去看过一些有关气功的负面报导,我有点犹豫,但这次想了解气功的愿望,要比我过去读到的负面的东西强烈的多。我重读了一遍简介及其它内容。通过法轮大法网站上圣路易斯联系人的信息,我给一位女士发了个电子邮件,告诉她我想学法轮功。她把我带到炼功点去学功。她正是我那天在公园看到的炼功的女士。

法轮大法真好,我对法轮大法没有任何负面想法。我觉的非常幸运我认识了法轮大法。我记得第一次到炼功点的情景。那位炼功人在教我动作时极其耐心。那天晚上,我又到炼功点去读《转法轮》。我们轮流读 ,我读一段,其他同修一起读两段。

在读《转法轮》的过程中,我很清晰的认识到:要做一个好的修炼人的要求是,要按照“真、善、忍”去做。我想:啊,没问题,那很容易,任何人都会做。我无法相信要求是如此简单。

随着我不断通读《转法轮》和炼功,有一点越来越明显:我当初认为修炼很简单很容易的想法错了。修炼并不容易。

在我修炼的头一年,似乎天开了个口子,向我浇来各种麻烦,各种考验和魔难。我感到自己象个在麻烦的汪洋里上下沉浮的瓶子。也许我有点夸张,但我想你们可以想象到我的难度。

如果不是因为我修炼了,这许多麻烦我是不可能处理好的,结果一定是灾难性的,我一定会给自己造更多的业。

在开始,我认识不到我有什么执著。随着我不断的读书,我渐渐开始意识到我在不同情况不同环境中的执著。有时它非常隐蔽。我认识到我必须重视向内找。有些执著非常顽固,很不容易放弃它,比如说发火。

我有个十六岁的儿子,在这个问题上他帮了我不少。星期五的晚上放学后,他决定不回家,所以他在外面呆到星期六或星期天的早上才回家,具体哪一天回来的我记不清了。这种事发生了许多次。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是否安全,是否还活着。对我来说,这真的是一个大难。有很多次我都没有处理好这件事,我总是忍不住对他发火。因为我每次都没做好,所以我不得不反复面对这个考验,每次都没有先兆。

一个星期五的晚上,他又没回家,到了星期六或星期天的早上才回来。我到车库时,发现他睡在卡车里。我叫醒他,问他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他说吃,我弄了点东西给他吃,跟他谈话。尽管以前我跟他谈话时,我一直尽量克制自己,但这一次完全不同,我一点也没生气。直到我们谈话结束后,我才意识到这一点。我当时很高兴,我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化,是我,我变了,这感觉真好。那天我知道我成了一个好一点的人。我终于及格了。这都是靠读《转法轮》才做到的。要不然,我根本不可能过了这个大关,因为这就象要搬走一座山一样难。

我还想分享一下通过读《转法轮》我在健康方面的受益。当初我通过电子邮件与法轮功学员联系时,我只是想学炼功动作。在网络上读到的有关法轮功的介绍很好,但是我的认识很肤浅。随着我一直坚持去炼功点,回来后自己读《转法轮》,我的理解加深了。我对我是否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進行了严肃的思考。我想我要失去了象这样的机会,那我就太傻了。在《转法轮》里不但有我以前一直在找的东西,还有更多的东西在里面。

在过去,我有严重的反胃酸情况,也就是食物消化不良从而出现胃灼痛。在我修炼后很短时间内,就好了百分之五十,然后百分之七十五,现在已经百分之百没有了。

从八十年代早期,我就患了过敏症,我对周围环境中的一切都严重过敏,因为太痛苦了,我不得不靠打针来控制。在学《转法轮》的过程中,我依然每星期去见医生打针。一天,我注意到药一直往外哧。

开始我没想太多。为了使药不外流,护士好象把针头扎的深一些了。尽管如此我还是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随着针扎的越来越深,逐渐的我的记忆被唤醒了。我马上想起了师父讲过的一个修炼人去打针,结果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的故事。因为药不断的往外哧,他认识到了修炼的人没有病。我也认识到了我没有病。现在同样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我自语:对,修炼的人没有病。于是我不再去打针了,一切症状一下子好了百分之八十,然后好了百分之九十,现在已经百分之百没有了。

我最后想提一点,我刚开始炼功时,并没有有求之心,我只想学法轮功。我只是读书、炼功,结果我的过敏症和胃灼痛都好了。

谢谢大家。

(二零零九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