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路越走越宽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回想自己十三年的修炼历程感慨万千,其中有艰辛,有收获,有幸福。在十三年的回归路上最大的感受是: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伟大的宇宙正法造就了伟大的时代和伟大的大法弟子!

得法

我是一个多愁善感、胆小怕事而内心追求完美的人,小时候母亲经常跟我讲一些别人看不到而她看的到的人和事,讲我的外公如何会算命,算的非常准确。讲她有一次看到天门开了,有群仙女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很好看,使我非常向往美好的神仙世界。但是理想和现实格格不入,由于家境贫寒,父亲脾气很暴躁,父母经常吵架,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很大的创伤。结婚后,丈夫的脾气也很暴躁,而且爱骂人、打人,有很多不良习性使我无法忍受,我觉的当人真是太苦了。冥冥中我苦苦的寻找着人生的真谛,我看了很多气功书和有关修炼的书。但是我一无所获,烦恼依旧,痛苦依然。直到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我最好的同事说:“有一种功法你肯定喜欢,因为你喜欢佛、道、神,那个功法里就有。”我说:“什么功法?”她说:“法轮功!”我迫不及待的就找到了另一位同事,把《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借回来看。我一口气把三本书都看完了,我豁然明白了,人为什么有苦、有难,人又是为什么而活着。因为当人不是目地,返本归真才是当人的真正目地!我终于找到了宇宙的真理和至高无上的师父!我得法了!漂浮的心从此变的踏实、安宁,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和真正的快乐!我明白了自己真正的家在哪里,我一定要回家!

走过魔难

我所在的单位在当时的县城算是最好的白领阶层,很多人都羡慕我有一个好工作。因为丈夫下岗失业,我很珍惜这份工作。得法后,我就按照师父说的修炼的人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的标准去做,因此我总是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愉快的生活、修炼着。修炼前的很多毛病,如乳腺增生、美尼尔综合症、胃病、关节炎、红眼病等在炼功不到一个月全部不翼而飞,修炼前的很多恩怨情仇因为修炼了也都化解和放下了不少,因为我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矛盾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欠了债就要还。当我对法理有了比较深的理性认识,修炼的心也很坚定时,一个巨大的魔难向我袭来。由于我们单位内部管理不规范,财经制度不严密,被人钻了空子,帐上资金被别人骗了二十多万元,因为我是责任人之一,因此被单位开除了。当时确定钱被骗了时,我真切的感受到天塌了!这突如其来的魔难把我懵住了,但我心里明白这是过大关。从出事到最后被开除中间经历了将近一年的调查时间,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等我提高心性,否则的话,我会承受不住这个打击的。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外,就是学法、背法,在这段苦修的过程中我放下了很多名、利、情和执着心。师父在《法轮功》里说:“但是作为炼功人,别人看的很大的东西,你看的就很小、很小,太小了。因为你那目标太长远了,太远大了,你将要和宇宙同龄。你再想想那东西,可有可无的,你往大了想想,那些东西都能过的去。”是啊,我将要和宇宙同龄,这个魔难又算得了什么呢?也许是生生世世中欠下的命债通过这种形式还了!就这样我很坦然的面对被开除这个事实。当时师父海外讲法一个接一个,师父的讲法著作一本接一本的出版。我就每天和当地同修集体看师父海外讲法录像,不停的看书、背法,为今后证实法、救度众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回想那段珍贵的日日夜夜,那是我生命长河中最幸福最美好的时光。因为每天都能看到师父在海外讲法时的音容笑貌,就如同在师父的身边,每天沐浴在师父洪大的慈悲中。现在才知道是因为师父担心大法弟子承受不住即将到来的宇宙巨难,所以接连不断的在世界各地讲法。多么伟大慈悲的师父啊!为了宇宙的安危,为了大法弟子走过巨难,真是“操尽人间事 劳心天上苦”(《洪吟》〈高处不胜寒〉)。

進京上访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铺天盖地攻击大法,谣言、谎言漫天飞,报纸、电台、电视台全方位打压法轮功。在这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我们大法弟子承受着来自社会、家庭方方面面的压力,我每天都要苦口婆心的向周围的人讲述着大法的美好,我们师父的伟大,政府打压法轮功是错误的。十月份听说邪恶想進一步构陷我们师父,我听到消息的那一瞬间,心灵的最深处痛苦的喊了一声:师--父--

第二天我就和当地几位大法弟子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我要用生命维护师父的清白,维护大法的神圣!

这里讲个有趣的小插曲,我决定去北京的当天,因为丈夫寸步不离,我就想怎么走呢?因为我们要坐下午的火车,当我下午要离开时,突然乡下的一个电话将我的丈夫召去了。我顺利的到了车站,我们几个会心的笑了,都明白,只要做事符合法的要求,师父就会帮忙。

到了北京,我们才知道信访部门根本就不让上访,谁上访就抓谁,我们就找了一个地方住下来了。在北京的那段时间里,我的心性得到了飞速的提高,明显感受到怕心在一点一点的消掉,正念在一天一天的强大。我在天安门广场目睹了一批又一批来自全国各地進京护法的大法弟子被抓的情景,他们前赴后继,神情是那样的坦荡和无畏。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涌向北京,涌向天安门广场。我感受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在大法遭到魔难时能够站出来维护大法是何等的荣耀,生命因为能够助师正法是何等的伟大和有意义!

十月二十六日早上我到达广场时,看见望不到头的警车到处都是,恐怖笼罩着天安门广场。当时不知道喊口号和打横幅,只知道站出来就是证实法,当我和另外两个同修刚一到广场中央就被便衣追问是不是法轮功,我们坚定的回答道:“是的。”就被推上警车。在天安门派出所我们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齐声背《论语》、背《洪吟》,那声音响彻寰宇,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后来被当地接回非法关押半年。

讲真相救众生

从看守所出来后,我就苦苦的思索:邪恶对大法这样铺天盖地的污蔑,造谣,这得毒害多少众生呀?怎么办?上访是不可能的,我们又没有报纸、电台,靠一张嘴怎么讲的清讲的完呢?这时师父的《走向圆满》等一系列经文象指路明灯陆续发表了,我明白了救度众生任重而道远。我们在修炼自己的同时还要普度众生,在法理上明白了,我就走出去和同修们一个个交流、切磋,让大家明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二零零零年底我们当地很快创建了一个资料点,由于当时邪恶迫害严重,环境很险恶。我们当地同修一个个走出来,冒着生命危险向世人广泛的传播着法轮功真相,一次次面临邪恶绑架、非法抄家、关押、劳教、判刑,我们当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脚步始终没有停止过。一次次与我联系密切的大法弟子被抓,被关押,对于我说是一次次心灵痛苦的抉择,一次次生与死的考验。现在回想起来很轻松,当时确实感觉到每天都处在风口浪尖、刀山火海上,每一次听到有人敲门就会联想到是否是警察、“六一零”人员,每一次出门发传单都要想一想今天是否还能回家,但是为了世人能早日明真相,为了众生能得救,为了兑现自己的神圣誓言,每一次都义无反顾的突破自己的怕心,否定不正的思想念头,战胜自我,一次次闯过来了。

教训

二零零三年,我们当地资料点被严重破坏,做资料的几个同修被抓被判,很多同修都起了怕心,讲真相的人越来越少。在这种情况下,我主动承担起接资料、分资料、发资料的工作,由于有十几个大法弟子被关、被送劳教,多数同修一时不敢出来发资料,讲真相的事一度慢了下来。由于给我送资料的同修从外地拼命的拿资料给我,而我们当地的同修多数又不要资料,我夹在中间压力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大,学法明显跟不上,工作又繁重,资料又集中。邪恶抓住了我未修去的人心、执着钻空子,我被绑架,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在这之前,慈悲的师父多次点化我有危险,但是由于我做了一些证实法的事,耳边听了很多赞扬的话,心就飘飘然起来了,执着心越来越膨胀,把师父的点化当耳旁风,非常执着自我,证实自我。表面是别人把我说出来了,实际上是强烈的显示心、欢喜心让邪恶钻了空子,抓住把柄進行迫害。教训是深刻的,由于这一跤跌的重,我消沉了快一年才从新回到正法洪流中来。过后我们当地总结经验教训,决定按明慧的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不搞大型资料点,不能让邪恶再钻空子。现在我们当地资料点遍地开花,始终稳定的运行着,在救度众生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去执着,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二零零六年七月的一天,国保大队三个人到我家到处乱翻,我稳下心来发正念,让他们看不到我装大法书和资料的包,心里坚定的对自己说:无论什么原因,这件事情到我这里为止,决不能出卖任何一个大法弟子。他们什么也没有翻到,叫我跟他们走一趟,我坚决不配合他们,我将房门关上坐到床上发正念。我发了半个小时正念听见他们走了,我就出门买菜,买完菜回到家里,丈夫说:“商店里打电话说国保恶警在店子里翻出了一堆资料。”我一听,吓的赶快把菜一丢,跑出了家门。我跑到一个同修大姐家里,心情非常沮丧,心想这下完了,我要流离失所了。

同修大姐修的非常扎实,她和我坐下来一起发正念、学法,讲她修炼中的体会。我感受到她是那样的慈悲祥和,她的生活非常简单,她一个人常常是一根苦瓜在饭里一蒸,就可以当一个星期的菜,而讲真相时,为了别人得法,她经常买MP3和影碟机送给别人,讲真相劝三退常常是早上七点多钟出门,到天黑才回家,有时到家里已是第二天凌晨了。多么伟大的同修啊,我从同修的身上看到了自身的不足和执着心,与同修比起来我觉的自己修的太差劲了,这些年把做事当成了修炼,认为轰轰烈烈就是修的好,根本没有实修自己。慈悲的师父把我安排在这位大姐家里,使我受益匪浅,让我终生难忘。我从同修身上看到了同修对师父的坚定正信,对正法修炼机缘的无比珍惜。我学会了遇事向内找和真正的悟道,通过几天的学法、发正念和师父的点化,我开始冷静下来向内找,我终于找到了遭受迫害的原因,由于我的丈夫没有正式的收入,脾气又不好,这么多年来不出去找工作,特别是对我娘家人态度不好,我对他有怨恨心,心里妒嫉的愤愤不平,对他打过我几次一直耿耿于怀,总觉的自己的婚姻不美满,在梦中经常跟别人谈恋爱,其中有强烈的色欲心没有去掉,这些根本执着没有去才招的鬼上门。我找到了这些执着心后就加大发正念的力度,直指这些执着,彻底清除。同修大姐鼓励我回去上班,我想是该离开大姐的家了。

当我从同修大姐家一出来时,一种莫名的怕和恐怖向我袭来,我走在街上总觉的有人跟踪,回到家里听到敲门声心里非常害怕,特别是想到如果一上班会不会又被绑架,因为上一次就是上班被绑架的。到底去不去上班呢?真是生与死的选择。这时有个同修帮我在外地联系了一个打工的地方,要我出去打工。她说你回去上班肯定有危险,邪恶会追问资料的来源,她还说这是到了你舍尽一切的时候了。我把这些话讲给丈夫听,丈夫坚决反对我出去打工。我体悟到修炼真的就象学生读书一样,学一段时间就会考试。题目有选择题,正确的答案错误的答案都在那里摆着,就看你平时学的扎不扎实,学扎实了就会选择正确的答案。我想流离失所决不是师父安排的道路,我心里无数次的念师父的诗句:“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发正念时,我感受到慈悲伟大的师父帮我拿掉了很多不好的物质因素,一直发到泪流满面,痛哭失声。

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食堂开饭了,别人都拿着饭碗去吃饭,而我却怎么也找不到饭碗。醒来后知道,这是师父点化我不能流离失所,不能丢掉饭碗,于是我堂堂正正的上了班,全盘否定了旧势力对我的变异安排和非法迫害。

营救同修

二零零七年我地一位同修被国保大队绑架,邪恶公然在大白天到同修单位、宿舍非法抓人、打人、抄家。我得知情况后,一方面写稿子发往明慧,呼吁海内外同修打电话讲真相,一方面联系其他同修制作真相资料和不干胶。这次营救同修跟以往一样,每次有同修被绑架后,在外面的同修被旧势力干扰的很大,特别是有条件做真相资料的同修不是这个干扰就是那个干扰,显的很麻木和被动。我找了几个同修交流时,他们都不是很积极主动。但是我的心很坚定,丝毫不受其他同修的带动,我心里想起师父曾说过的一句话:“只有一个人修成了,我叫这个人成就宇宙”(《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这里面有很深的内涵,我的理解是,哪怕是有一个人修成了这个宇宙就是有希望的。同样,在这件事情上,即使别人都没有悟到整体配合的重要,我悟到了我就应该积极的去做到。有一个人悟到了就有希望,就足够了。当我心性到位了,师父就安排和我交流过的同修来找我,她说被我的精神感动了,于是我们连夜制作专题小册子和不干胶,第二天下午,我们约了五个同修在一起学法、发正念,连续五个钟头学法、发正念,发完六点的正念我和一个同修回到我家,我们准备吃了饭就到被抓同修单位宿舍发资料,争取营救时间,因为第二天就是星期五,单位人员明真相后就会去国保要人,否则的话又要等到下个星期,情况会变的复杂,越早越是最佳营救时间。

刚到家,丈夫就劈头盖脸的发脾气、骂我,要把我送到我娘家去,要和我离婚。我知道是另外空间正邪大战,邪恶操控他干扰我们营救同修,我就静静的发正念,解体丈夫背后的邪恶。一会儿他就出去了(晚上回来跟没发生什么一样)。

我和同修很快就将小册子、不干胶铺遍了同修单位宿舍楼。第二天被抓同修单位热闹非凡,人们议论纷纷。单位领导迫于压力就到国保大队要人,下午同修就被营救回来了。这其中要感谢国内外大法弟子打电话讲真相的大力支持和强有力的声援!

否定经济迫害

我被单位开除后,就在一个商店里打工,每月工资只有三百元,丈夫一直没有工作,孩子还要读初中,我的生活一下子变的艰难困苦起来了,而且我的工作时间从早上六七点到晚上六七点,一个星期只休息一天,一干就是十年。在前五年的最艰苦的岁月里,我心中始终牢记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再苦再累我都没有怨言,吃苦还业且接触的人又多,我还觉的很好,白天在店子里遇到有缘人我就讲真相(其中有几个人现在成了坚定的大法弟子,在各自的地区独当一面担负着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晚上回家就学法,到外面发资料,生活安排的很有条理。当别人知道我的情况后都惊奇的说:“这点钱一家人怎么过日子呀!”但是在慈悲的师父呵护下我走过来了,这其中有同修在我为难时的慷慨相助,有亲戚朋友的接济,帮我度过了最艰难的日日夜夜,在此我衷心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无私的关怀!我记的有一次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第二天就要断炊,我也没有时间多想什么。这时一个同修匆匆跑来给我二百元钱(后来我都还了),她说你是不是没钱了?我知道是师父叫她送钱来了,我流下了感激的泪水。师父啊!您为弟子操碎了心,弟子却无以回报,唯有精進再精進!

有一次我的高中同学聚会,大家轮流请客,轮到我时却没有钱请客。后来他们就不要我参加了,我失去了很多讲真相的机会。这件事使我内心很震惊,我必须静下心来反思一下自己修炼的路是否走正了。我做到了证实法了吗?我一直是在证实自己是多么的能吃苦!我感到羞愧,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切都要围绕证实法、救度众生而转,方方面面都要有利于证实法,这不是以往的个人修炼时期越苦越有威德。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就是从身体、经济、名誉这几个方面下手。我目前的境遇这不是迫害又是什么呢?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在反迫害中树立威德,而不是一味的承受迫害。在法理上清晰后,我就开始在反迫害方面发正念。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我的神圣使命,一切干扰我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安排我都不要,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修炼道路、修炼环境、经济环境、证实法环境的一切变异安排和非法迫害。就这样坚持了一段时间后,我的环境逐渐改善。从二零零五年开始,工资从三百元涨到五百元,从五百元涨到九百元,从九百元涨到一千二百元,年终奖金从一千元逐步涨到去年的三千元。我的孩子顺利的读完了高中,现在在读大学,还有一年就毕业了。店子里的条件也逐步改善,从二零零五年就安装了电脑,我在闲暇时就上网。经常看明慧文章,也有时写文章投稿,帮同修上网三退。同时承担着几个证实法的项目,起着协调作用。在慈悲的师父呵护下心性在提高,境界在升华,证实法的路越走越宽敞!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