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救度众生

在信师信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得法的,至今已有十年了。这十年正是共产邪党对大法疯狂迫害的十年,也是自己闯过风风雨雨不断修炼精進的十年。感谢明慧网举办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大会。下面我借此机会向师尊和同修们汇报自己十年来的修炼体会。

一、走進大法 放下自我

一九九八年末,我在本单位一位老同修的介绍下,开始学习《转法轮》。在刚开始看大法书的时候,觉的书里面好象有东西在动,而且是五颜六色的,吓的我从此不敢再看了,因为当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一九九九年初,我和几位同修到外地参加一个法会。在这个法会上,大法弟子从不同角度来谈他们的修炼体会。不论是他们的神奇经历,还是他们修炼后提高心性的过程,都使我深深受触动。当时会场的气氛非常祥和,会场的秩序非常好,而且有的人捡到钱包、项链都主动送到台上去。在往返途中都是大法弟子主动掏钱为我买好了车票。当时我意识到这部大法确实是提高道德,教人修心向善的大法。回到家以后,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翻开《转法轮》,从新读起来。

有一天下班以后,我躺在床上朦朦胧胧好象睡着了。在梦中就觉得有人在推醒我,让我去参加大法学习小组的学法。我以为丈夫在推我,醒了以后一看身边根本没有人。我意识到这是师父在点悟我,让我得法。我只知道附近有一个大法学习小组,但是不知道具体在哪。天黑以后,我抱着一颗求法的心从家里出来。从家里出来后,就觉得前面有一个红色小亮光领着我,我跟着这个小亮光往前走。走着走着碰到一个小伙子(小伙子也是大法弟子),我问他,小伙子,你知道学法小组在哪吗?他说,你跟我走吧。他把我领到了学习点,从此以后我就开始了十年的大法修炼历程。

我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女人,做什么总是不服输,满脑子想的是常人中的名利情。我二十几岁参加工作,到这时候已经累的浑身是病,身患低血压,心脏病,间质性肺炎,脚后跟骨质增生等好多种病,每天不是打针就是吃药,每时每刻都被病痛折磨着,非常苦恼。在学法炼功之后不久,我身上的各种疾病不翼而飞了,身体逐渐好起来了。

我的一身病业,完全是执着常人中的名利情造成的。经过学习大法,自己逐渐把这一切都看淡了。九九年这一年发生了两件事情,对我的心性進行了考验。

一件是自己和亲属合办了一个企业,后来当地一位县领导以他的亲属的名义要入股。由于企业效益很好,所以这位领导就想独霸这个企业。当时我心里七上八下,吃不好,睡不好,就想和他争,和他斗。是师父在关键时候点悟了我。师父说:“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们今天在学功的人,这些心更得放下。”(《转法轮》)我决定退股。我和这位县领导谈了两个半小时,最后我说我要不是修炼法轮大法,绝对不能让你,我看重的不是权势和地位,如今我已经把这些看淡了。这位领导默默的点头,他服气了,而且在邪恶对我進行迫害时,说了对大法的公道话。

第二件是在公务员竞聘时,我主动把岗位让出去。九九年的秋季,我们县里开展了公务员竞聘上岗工作,经过竞聘,我几乎是满票上岗。可是我们单位有一个年轻人落聘了,他心里想不通,要死要活的。虽然自己竞聘的岗位很有特权,可我是修炼人,我把它看淡了,经过反复考虑,我决定在内部提前退休(内退)。我毅然决然的写了内退申请,主动把岗位让给了他。这位年轻人感动的泪流满面,当着全体机关干部的面给我跪下了。电视台记者来采访我,我婉言谢绝了。我说我不是什么模范人物,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你们知道修炼法轮大法的都是好人就行了。当我走出自己工作多年的工作单位时,心里没有失落,有一种欣慰和坦然,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解脱感。

二、在信师信法中升华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共产邪党对大法开始了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对大法弟子進行大肆抓捕打压。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邪恶,亲朋好友们都害怕了。我经过修炼已经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而且身心受益了。在这个时候我如果离开大法,良心会受到谴责,更对不起师父。当时我心里只有一念:信师信法。于是我怀着对师父感恩戴德的一颗心,毅然决然的走出来,讲真相,证实大法,利用一切机会向世人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邪党党校讲课的课堂上,我给参加听课的学员讲什么是法轮大法,法轮大法如何好,先后有一千五百多人了解了真相。由于我长期以来一直在机关工作,接触的人比较多,我利用这个优势,对所有能接触上的人都采取面对面方式跟他们讲真相,对县政法委副书记,司法局长,科长,“六一零”人员等人我都面对面的给他们讲过真相。除此之外,我还不辞辛苦的把真相资料送到居民楼,农家小院,把不干胶贴到大街小巷各个角落,使更多的人了解了真相。

有一个夜晚,我去一个村里送真相资料,途中要经过一条大沟。在去的时候就心事重重,怕丈夫知道不愿意,又怕自己商店的买卖受影响,因此着急忙慌的走,结果走迷路了。在十多米深的大沟里,从晚上八点走到十点还没走出去。心想做这么神圣的事情怎么能迷路呢?这时忽然想起师父在讲法中说的:“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精進要旨》<再认识>)于是我开始发正念清除干扰,清除自己的怕心,清除自己的利益心,几分钟以后,我抬头一看,前面有一条通往沟沿上的台阶,上面有一个象手电筒一样的红黄色小灯照着路,我顺着台阶走出了大沟,连夜送完了资料。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这件事让我悟到:只有放弃人心,才能得到。

二零零二年五月份,我们当地的邪恶开始大批抓捕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办洗脑班,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在承受不住的情况下,把我的名字说出去了,当地认为我是重点人。在这种情况下,亲人和丈夫劝我到外地躲一躲。我带着怕心跑到好几千里外的姐姐家避风。到姐姐家当天晚上学法时,看到师父讲到:“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维护大法的作用是无法圆满的”(《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心里豁然明白了,我不应该出来,我错了。我一夜没睡好,心想,我要回去。姐姐怕我上火,领我看古城,赏喷泉。我什么都看不下去,我说什么也呆不下去了,第四天我不顾姐姐的劝阻,登上了回家的列车又回到了当地。

回来后不久的一天上午,公安局、当地派出所、我的工作单位、“六一零”办等好几个单位开着好几台警车闯入我家,要绑架我去洗脑班,当时我家楼上楼下里里外外能有六、七十人。当时我没有一点怕心。心想,不用找你们了,你们来了我正好跟你们讲真相。公安恶警威胁我,让我说出同修,让我揭批师父,要求我写不修炼的保证书,不然就送洗脑班转化。当时我心里想:决不能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不能离开大法。我求师父加持,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一切旧势力黑手烂鬼和共产邪党的干扰,去除自己东跑西颠的怕心,一切由师父安排,我要跟他们讲清真相,我要救度更多的众生。我说,我一生救了七条人命,我把公务员岗位都让出去了,你们让我往哪转化?我不贪不占,难道你们要我转化成坏人吗?这时师父给我演化身体,顿时我的血压升高,满脸通红,不省人事,但是我心里明白。恶警们一看这种情形,生怕出什么事。领头的说,咱们走吧,跟上级汇报,抓这样的好人干啥。这些人就这样灰溜溜的走了。

从那以后,我一心投入到讲真相中。有一次上边某邪恶部门要派四十多人对我县大法弟子办洗脑班。听说这个消息之后,我连夜给各乡镇的老同事打电话,和他们讲真相,通过他们转告当地司法助理,请他们不要上报大法弟子名单。结果全县只上报一名大法弟子,致使这次洗脑班彻底黄了。

自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一直到《九评》传出之前,我利用各种机会,各种形式对世人讲真相,有时下去撒真相资料通宵达旦。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从而更加信师信法。讲真相的路也是自己所走的一条修炼的路,我的心性不断得到升华,开始对师父感恩戴德,走進大法,现在我已经成为师父的大法弟子,成为大法的一粒子。

三、用慈悲心救度众生

我把亲人当众生

修去儿女情。我在女儿身上的情是很执着的。几年来,邪党对大法的迫害,使女儿心理压力很大。虽然我修炼后一身病都好了,可是女儿却不同意我炼功学法,和她讲真相,她也听不進去,怕对她产生影响,和我的抵触情绪很大。一次我到她家去看她,她有意找茬,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我从她家撵出来。我含着泪水走出女儿家,在她家楼下台阶上坐了一个多小时,默默的流泪,当时真是剜心透骨啊。零八年七月份,同修发现我的脖子上长了一个手指肚大小的包。当时我心想没事,几天就会没有的,于是我每天发正念清除它。可是过了二十多天,没起作用,而且长到鸡蛋那么大了。我和丈夫切磋,丈夫说,在你身上什么都不是,很快就会下去。我想,一定是在三件事中没做好,有什么执着心被旧势力黑手烂鬼钻了空子,我不能上当,我只听师父的。转身来到师父像前跪下,给师父磕了三个头。我说,我的生死来去由师父安排,我要助师正法,要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第二天在学法小组上,同修也和我一起发正念,帮我查找执着心。当学到师父说的“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转法轮》)时,感觉象有一根针扎在肉瘤子上,丝丝冒凉气。我终于找出了由于女儿结婚后经常吵架,自己长期以来放不下儿女情的执着。找准执着心后,没有几天这个瘤子就消失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拿掉的,真是“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洪吟二》<师徒恩>)呀!放下对女儿亲情的执着后,我经常引导她看一些大法资料,这时和她讲真相她也渐渐能听進去了。一次我和她学师父《境界》这篇经文,她猛然间明白了,应该如何做一个好人,要心地善良。从此以后她的心态变了,现在走上了信师信法的路了。

修去夫妻情

我和丈夫感情很好,虽然我学大法他不反对,大法的书他也看,但是他就是不按大法的要求去做。由于夫妻情没有放下,我常常对他产生怨恨心和争斗心,所以我们之间的矛盾就出现了。有一次,丈夫认为我在家光看大法书,不干活,家里的卫生没打扫干净,一气之下,把三百多元钱的字典摔坏了。还有一次,丈夫外出开会,找衣服没有及时找到,气的把衣服扔的满地都是。丈夫还经常去外面喝酒,喝多了住浴池不回家。每当这时我都看不下去大法书,总是一遍又一遍的打电话找她,找烦了,他干脆把电话关了。怎么说他他也不听,我心里总是放不下。没过几天,突然间我的两条腿疼得了不得,不能翻身,两个胯骨象石头硌的那么疼,整整两天两夜,干脆不能打坐炼功。同修帮我发正念也不见好。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我心里纳闷。心想师父多次讲法说过,哪有偶然的事啊。这时我翻开《转法轮》,一眼就看到师父在书中说的,修炼人应该放下名利情的法理。我心里明白了:近来我总是嫌丈夫不好好修炼,对他产生了怨恨心,总想让他穿的好一点,有一种名利心,归根结底是夫妻情的执着心。找到执着心之后,我就开始清除,当天夜里腿就不痛了,凌晨五点我起来打坐,当打到五十七八分钟的时候,我睁开眼看表,一看师父法身侧着身在我旁边坐着,陪我一起打坐呢。当我仔细看时,师父法身不见了,我的双眼止不住流下了眼泪。是师父让我向内找,执着心去掉了,我对丈夫转变了心态,丈夫也开始和我一起学法炼功了,并且按大法弟子的要求去做,有时还和我一起去讲真相。我体会到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

修去妒嫉心

自己学大法后,多次跟婆婆讲大法的好处,她总是半信半疑的。我和丈夫结婚后,表面上对婆婆很孝顺,对老人不差事,但是由于老人儿女多,处事不那么公道,所以多年来心里总有一种恩恩怨怨的妒嫉心。零八年四月,婆婆因为患白内障要做手术,她担心手术后没有人伺候她。我主动的承担起了护理工作,婆婆没想到,感动的哭了。婆婆手术后,我每天给她喂饭,洗衣服,帮助大小便,处处用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不仅如此,我还承担了大部份医疗费用。婆婆从内心里感动。老人家有一只眼睛眼底浑浊,手术后看不清东西,我就让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给她请一本大法书。现在婆婆的一双眼睛全好了,而且多年的腿疼病也好了,不用拄拐棍了。在大法的感召下,我和婆婆之间三十多年的妒嫉心消除了,心里象一块冰融化了一样。

修自己找回昔日同修

师父在几次讲法中都讲到,帮助昔日同修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大法三件事。“七·二零”以后,邪党疯狂迫害大法,有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有的家里的大法书籍被查抄。面对邪党的迫害,有一些同修和家属产生了怕心,于是把大法书烧了,有的藏起来了,还有的写了“三书”不修了。这些同修长期不学法炼功受到各种常人观念的干扰,被旧势力钻空子拖下去了,离开了大法,还有的被病魔严重的干扰,信其它教去了。我和同修多次学习师父的讲法,切磋找回昔日同修的办法。首先帮他们请回大法和炼功音像资料。刚开始碰到这些同修,他们有的不吱声,有的绕着走;有的听说我们去了,躲起来了。也有的家属带着怨气根本不理解,说什么,再挨抓怎么办,孩子谁管,你们能替吗?认为我们和邪党做对。有一次我去一位昔日同修家,竟然被其家属骂出来了。面对这种情况,自己修心的问题出现了,自己究竟该用什么心态去对待昔日同修,才能把他们救上来。于是我开始和同修查找自己的执着心,经查找,找到了在自己身上存在的怕别人说,不爱看别人脸子的妒嫉心;怕同修再出事让自己承担责任的顾虑心;把同修救出来的名利心。找到这些执着心之后,我就和同修一起学法,去掉它。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明白了法理,自己帮昔日同修的心态稳定了。我就和这些同修一起学法,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请师父加持,帮同修找到执着的障碍,解开心结。一些昔日同修渐渐的明白了法理,我还和他们的家属讲真相。经过长期耐心,细心,慈悲的对待他们,现在已经有十二名昔日同修又从新走進大法,认真做好三件事,走出来讲真相,做三退。有一位六十多岁的同修,零五年回来后,积极走出去讲真相,现在已经使一千多人做了三退。她成了我的一面镜子。为了帮助那些生活有困难的同修,我主动借钱给她,帮她开小卖店。也有的同修从新走入大法后,解脱了病魔缠身的痛苦。

一心救度众生

我的一位大学同学是当地邪党政法委副书记,专门负责抓法轮功的。在零五年,我第一次和她讲真相,讲我学法炼功之后身体康复情况,她听不進去。她说,法轮功好,你就在家炼呗,社会上反对你们炼。零七年她在邪党打压法轮功会议上点我的名。我当时带着争斗心,第二次和她讲真相,她更听不進去了。她说,放着好工作不干,把岗位让出来,去炼法轮功,国家(政府)对你们不会好的。我俩吵起来了,结果不欢而散。零八年她患了乳腺癌。手术后,我和她见面了,这次我心态非常平和,首先对她患病表示同情,并且坦诚的说,我以前对你的态度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是我不对,同时我再一次和她讲炼大法的好处,讲大法受迫害的真相。这次她很痛快的接受了,并且主动的说,我也三退,表示再也不抓法轮功了。零九年七月份,我第四次见到她,她满面红光,非常感激的对我说:“大姐,谢谢你!”她切实感受到大法好了。

在五年前,我就对当地的司法局长讲了真相,给他做了三退。零九年我见到他,同他打招呼,问一下身体情况。他说,刚刚从医院检查完回来,现在什么病都没有了,我每天都念你告诉我的那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有抓法轮功,别人找我汇报这项工作我都想法回避。他单位的另一位科长,也在我讲真相后,做了三退,并且为大法做善事,营救出了四名被劳教的大法弟子。

零七年冬季,一场大雪过后,城市的街道变得非常滑,交通事故时有发生。一天我在回家的路上,后面开来了一辆出租车,因刹车失灵,车子撞在了我的腰部,把我撞出去二十多米远,重重的摔在地上,我好长时间都没起来,只觉得头有点晕,我当时心想:没事,求师父加持。大约十多分钟之后,我听到喊声:“来人呐,帮我把这位大姨抬到车上,送医院去。”这时我心里猛然明白了。睁眼一看,司机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他说:“大姨,上医院吧,今天是我的责任,路滑,刹车不好使。”他把我扶起来,我动动身子、脑袋,哪也不疼。我说:“没事,不用上医院,小伙子你挣钱也不容易,到医院不得花钱吗?”我想这时正是洪法讲真相的好机会,我说:“大姨是炼法轮功的,不会有事的,我不能讹你。”小伙子感动的哭了。当时围观的有六七十人,我大声的告诉大家,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接着我给小伙子起了个化名,三退了。

零八年秋季,我的工作单位要为我订阅邪党刊物,为此,我找到了单位原党委副书记(现老干部办主任),并正式递交了退党申请书。他问我为什么退党?我和他讲了法轮大法如何好,讲了我修炼大法后身心的变化。他对天安门自焚,付玉斌杀人,我们为什么送小册子等问题提出了疑问。我告诉他,天安门自焚是伪案,付玉斌杀人是栽赃,修炼人是不杀生的,我们送小册子是为了救人,是告诉世人法轮功是受迫害的,是让世人明白真相。他听后默默地点头。接着我劝他三退,他没有表态。几天以后,在我家楼下又遇到了这位领导,我立即想到应该再次劝他三退,但是又有怕心,心想人家是单位领导,上次都没说通,再不退怎么办?刚这样一想,立刻意识到这一念不对。心里马上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要救他。心里马上象一块石头落了地。我迎上去,主动和他搭话,我叫他一声:“大哥,把你入的党团队退了吧。我不是让你反党,共产党是由天来灭。我今天冒着风险跟你讲真相,只是为了救你,退了才能保你平安。”听到这里,他默默的点头,眼里含着泪水,对我说:“给我退了吧!”我也激动的落泪了。

零九年七月的一天,我准备回家乡讲真相。这天清晨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当我回家路过一个广场时,广场上有许多人。他们有的向我招手,有的跪在地上向我求救。我走近一看,有三个人好象如来佛一样的侧着身子坐着……醒来后,我想是不是家乡人等着我去救度?临行前,我走到师父像前,跟师父说:“师父,我要回家乡去救度有缘人,什么魔,什么道都不能动了我。”在离家十多里路的车站下车后,出租车司机争相要拉脚,车费要多少钱的都有。其中有一个小伙子对我说:“大姨,你给五元钱就行,我只收个油钱。”上车后,我说:“小伙子你心眼挺好使,我多给你一元。”小伙子非常感谢。我抓住这个机会和他讲真相。小伙子高兴的说:“大姨,你太好了,给我也退了吧,你把那九个字给我写下来,我就按这个做。”進村后,在大约二百米外有一个人奔我走来,当他走到跟前叫出我的名字时,我并不认识这个人,感到非常惊讶。我说:“大哥,你怎么认识我呀?”他说:“当年你带领民工修水利时,那个泼辣劲,给我的印象太深了。所以今天你一下车我就看出是你了。”屈指一算已经三十多年了,难得他还认识我。他见到我身体这么好,我告诉他我在修法轮功,同时和他讲了真相。他一听就说:“这个好,别人让我信神,信教,我不信,我就信这个了,你把我入的那个团队退了吧。再来时给我带来一本大法书,把那九个字给我写下来,我现在身上就发热,可舒服了。”在婆婆家门口又遇到了一位也是三十多年没见面的表姐。她说:“我平时很少来,今天好象知道你要来似的。在屋里什么活也干不下去,这不,还真遇到你了,真是有缘哪!”姐姐老了,而且身体多病。我告诉她我原来也是一身病,自从修炼法轮功后都好了。她说,国家不是不让炼吗?我趁机给她讲了真相。明白了真相后,她说,你给我把那个团队退了吧,我也信你们那个大法。我来到一位八十多岁的表叔家,老人对我非常热情。当我讲到法轮功真相,讲到《九评》时,老人表情严肃的说:“你出息了,培养你这些年,你怎么还干这个事呀?《九评》我看过,那都是攻击共产党的。你这些话在这说行,到别处去说,那不是犯政治错误吗?”我一看老人被邪党洗脑迷得太深了。我就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然后继续同他讲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讲到刘少奇的死亡。这时他说:“那我知道,是让毛泽东整死的。共产党从毛泽东那时就开始互相整,现在更坏,当个村支部书记都得花钱买选票。”我看时机已到,就顺势说:“既然那样,你为什么还不快三退呀?”他想了一会说:“你说的对,给我退了吧。”在老人的带动下,他全家四人都三退了。这次劝退工作整整進行了两个半小时。这一次家乡之行,我一共向三十多人讲了真相,为他们做了三退。回头一想,整个过程都是师父在做,我在修。

整体协调学法小组遍地开花

学法小组是师父给大法弟子留下的整体学法整体升华的一条修炼的路。零五年之前,我们当地的资料点被查抄,同修被迫害,整体协调的力量很弱。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自己存在怕心,认为做协调人涉及的面太大,有风险,不敢在当地建资料点,学法资料全部由外地传送,给救度众生带来损失。《九评》问世后,师父的《向世间转轮》发表后,对自己是一次棒喝。我心里明白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靠别人去做,我还配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吗?我的史前大愿能兑现吗?法理认清了,当时我在心里对师父说:我错了。于是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配合下,我承担起了协调人的工作,完善了当地的资料点,大法资料能及时传送到每个同修的手中,给整体配合带来了方便条件。同修们比学比修,学法小组很快就在当地遍地开花了。各学法小组在讲真相、传《九评》、送神韵光盘的过程中,做到了整体协调,互相配合。这种学法形式一直坚持到现在。

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当地一位大法弟子被恶警绑架。听到消息后,各学法小组整体协调,互相配合。大家共同在一起切磋,发正念向内找,查找被邪恶钻空子的漏洞。全体同修分成三部份:一部份在家长时间持续发正念;一部份整理揭露迫害的真相资料;另一部份分成六个组到被迫害同修的当地派出所、政府机关及当地的各村去讲真相,营救被迫害的同修。我和另一位同修连夜到被迫害同修的所在村去送真相资料(离我家二十多里路)。当我们走到那里时,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我们对村里的路又不熟,资料怎么送出去呀?我们俩急的都要哭了。我们俩切磋,经过向内找后,认为一定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在对我们進行迫害。于是我们俩共同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干扰,同时请师父加持,让雨停住。大约三、五分钟之后,大雨神奇般的停下来了,天空出现了一块白色的云彩,特别亮,照着我们送资料的路,送完资料,我们俩浑身都湿透了,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我们俩都激动的哭了。当我们走到家时,已经是半夜了。经过同修们的共同营救,这位被绑架的同修在半个月后回到了家中。

我和丈夫在同一个学法小组,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我们俩互相配合,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我和丈夫曾经在他单位召开的招待会上把在场的全体人员劝做三退,还曾经在我大学同学的聚会中对到场的同学劝三退。零七年夏季,我的一位亲属从内蒙古来我家做客,他是内蒙古一个劳改支队的政委,负责三个监狱的管教工作,这正是一个讲真相的好机会。他到我家后,见到我的身体这么好,很惊讶。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炼好了,已经几年都不吃药了,身体什么病都没有。在饭桌上,我边发正念,边和他讲大法的真相。他说,这么好,国家咋还不让炼呢?同时也谈到了天安门自焚等问题。他说,我管的三个监狱都有法轮功学员被关押,他们的道德素质都很好,就是反对共产党,送小册子被抓来的。这时我和丈夫从不同角度和他讲天安门自焚是江、罗搞的伪案,付玉斌杀人是不存在的,修炼人是不杀生的,法轮功对政权没有诉求,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你的是真相,让你退党是为了救你,在灾难来临时,能够保平安。听我们讲了之后,他说,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方面情况,请你给我也把党退了吧,我也要善待大法弟子。临走之时还向我们要了神韵光盘和大法书。

十年来,在我讲真相后,做三退的大约有六、七千人。他们从县长、局长、科长,到普通公务员,遍布各个机关;他们从种田的、卖菜的、开车的,到经商的,各行各业都有;他们当中有普通百姓,也有大学博士,还有军事院校教授……

十年来,自己在师父的呵护下,在三件事中升华,在风雨中走过了十年的修炼之路。以上是我的修炼体会,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