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真好 大法真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九八年得法修炼,应该是老弟子,但是由于常人心不去,带着观念、执著学法,心性没有得到根本的升华,所以自九九年邪恶迫害法轮功以后,一直处于魔难之中。我曾四次被关押在洗脑班,六次看守所,三次戒毒所,两次被关押在劳教所,多次被抄家。长期被迫害,又学不到法,心性得不到提高,法理又不清,真是觉的修炼太难了。

由于长期受迫害,也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和方方面面的伤害,致使家庭环境也很不好。本来家人就没有相信修炼的,在中共压力下更是抵触大法。特别是丈夫和婆家的人都不理解,甚至非常反对。就连同修们也不敢和我接触,提防着我。单位就更不用说了。面对这样的环境,我如何继续修炼下去?如何走正修炼路,使自己的心性真正升华上来?如何解体邪恶对我的干扰与迫害,从根本上改变修炼环境,也就成为摆在我面前的巨关巨难。

一、从根本上转变人认识大法这个观念

记的刚得法时,我读过《转法轮》,印象会很深,别人读错字我不用看书就知道,但是学的太“机械”,不会悟。《转法轮》中有这样一件事,“有一辆高级轿车在急转弯处把我们这位学员给撞了”“她说没事。当然,我们这个学员心性很高,不会给人家找麻烦。说没有事儿,可那轿车被撞進一个大坑去。”我就想我要撞汽车上心里也想没事。可是我也没撞过车,自己还想我咋就遇不到这样的事呢?结果是用人心局限了对大法内涵的领悟。师父在《转法轮》里还讲过一句话“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我就记住了,就等着撞车时好坏出自一念,却没想过任何事情都是这样的理。

我以前也学法,但是不会用大法衡量自己。这次我变化了一下,一边读一边对照,看看书上怎么说的,自己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不求速度,看多少是多少,不明白的就反复读,容易出问题的地方就背下来,这样找差距找不足。坚持这样学法我发现了许多问题,以前不明白的明白了,以前认为做的对的,坚持的对的,竟然许多都是错的。师父讲到的执著心几乎我都有,怎么会是这样呢?

我用心学法,看明慧周刊看同修们的修炼体会,特别是《人神一念》小册子,发现我的根本执著是:一直把自己当作人,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神,认识上一直停留在人认识大法这个层次上,没有从理性上升华。看大法书我一直认为那是一本大法书,而从没想过书中有无数的佛道神和师父的法身,那是宇宙大法,是谁也不配动的,是谁都动不了的;是大法保护众生,不是众生保护大法;是师父保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的生命,保护着我们的一切。长期受迫害是因为自己法理不清,关键时刻也不知道求师父,更想不起师父的话,完全把自己当作了人。通过不断学法对照自己的行为和一思一念,我终于明白了几年来一直不得其解的许许多多的问题,彻底转变了人认识大法这个观念。更认识到静心学法的重要。

二、放下怕心

由于长期受迫害,我产生了许多怕,怕被抓,怕被电,看见警车总觉的是来抓我的,楼下有车响我都要看看是干什么的,是不是监视我的,跟踪我的,还怕丈夫整天的耍脾气,掉脸子,动不动就打上了。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自己不仅是一个修炼的人,我已经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大法弟子早就达到了自身圆满的标准,只是为了救度众生、助师正法,仍然以常人的状态生活在人世间,应该是不在三界的生命,也不受三界的人理所束缚。那么中共邪党的法律,对我们没有制约作用,我们应该遵循的是师父的要求,走的应该是师父安排的路,是师父在主掌着一切。

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师父不承认的,我们大法弟子也不能承认,所以我们就要正念排斥邪恶生命及宇宙中旧势力因素利用世上的恶人、恶警、恶首对我们的干扰和迫害。这样清醒的认识自己与大法的法理,我就在发正念以前,经常这样想一想,清醒自己,坚定正念,然后发正念清除邪恶,发现效果很好,我的怕心越来越小,最后我发现几乎没有了。但是为了安全,应该经常采取一些很必要的安全措施。

我把自己的体会告诉其他怕心重的同修,和他们切磋,帮助他们提高心性,升华自己,达到整体提高,同修们也都表现出了不同的精進状态,都愿意参加集体活动了,我们经常在一起交流体会,互相促進。

三、知道向内找修自己了

以前之所以心性提高的慢,是因为总觉的自己没毛病,学法时总是习惯看别人,他人的毛病一下子就能看的很准。为了对同修负责给人家提出来,可同修还不接受,造成了许多的矛盾,苦恼了好长一段时间。

后来我读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弟子:师尊讲“旧势力想要它们所要的目地”究竟是怎么回事?““师:它们所要的目地就是它们要把宇宙在正法中恢复成没正法一样,还是它们那一套。还是它们的山,还是它们的水,还是它们的神,还是它们的状态。因为它们就是那样成就的,它们不想改变。它们想改变的是使那些表面形式变好。就象不纯净的衣服给它洗净,但是还是那件旧衣服,就说这个意思,但这形容不准确,只能这样说。它只想在原有的什么都不失去的基础上,通过它们的仔细的安排巧妙的溜过这一劫。那是做不到的。这就是它们要的。我一开始就否定了它们,不然的话,它们虽然不是想毁了这一切,但是却会毁了这一切。”看看自己许多时候就是这种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状态,才悟到自己已经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于是我想:不管别人改不改,发现问题就先找自己,先看自己,自己觉的对,也要看看自己哪里不符合法的标准,不再跟常人比,也不再跟同修比。就是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这样一做,我就发现环境全变了。同修之间矛盾少了也和气了,我说什么同修也不象以前那样不愿意听了。自己的容量也扩大了,能够包容别人了,即使同修有些做法不得当,我也不生气不反感了,而且能给对方坦诚的指出来,还能够善意的帮同修想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不象以前那样指责一通,挑剔一番。

有时同修做的不好,不顺我心的时候,我就不喜欢与他们接触了,其实自己犯过那么多的错误,走了那么多的弯路,师父都不嫌弃,我为什么就容不下同修犯错误呢?慈悲心哪里去了?我们毕竟都是在迷中修,谁能不犯错误呢?所以我就帮着把同修做的不好的做好,没完善好的完善好。还有当知道同修状态不好时,跟同修交流又有困难时,我就默默的发正念加持同修,清除干扰同修让同修精進不起来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很快我就会碰到同修,发现同修变了,状态好了。

我知道自己是在大法中了,真正走在神的路上了。

四、自己变了,家庭环境也变了

我天生性格豪放,说话声音高而响亮,又好说,又能干,在常人中我是一个要强要好的人,我一直没认识到自己的这一切所谓优点,在修炼中恰恰是很难去的执著,它已经形成了观念,反过来支配我。我丈夫好长一段时间不许我张嘴说话,只要我说话就跟我打架,我不知怎么办才好,我就只能忍着不说话,少说话,修口,同时给丈夫发正念,清除操控他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学法向内找,尝试着怎么样说话能让他接受,然后发现自己温和而又不带任何观念,声音低而又平和时对方才不反感,原来问题出在这里。师父在《精進要旨》中讲“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我不能只讲道理,语气、态度也得修,处处都要符合法的标准。于是我改掉了这个毛病,丈夫就好了。我给他讲真相也愿意听了。但是讲多了他就反感,他说我强加于他,我就注意少说,同时默默的给丈夫发正念。慢慢的我发现,只要我变,他就变,我变的越好,他就变的越好。

同时我还发现修炼不仅仅要向内找,还得找准找对执著效果才更好。一段时间,丈夫又开始跟我干上了,讲真相不爱听,后来我发现是我太急于表达自己要说的,急于争辩,我把这个心放下,丈夫说的不对,等他高兴了,我再告诉他问题在哪,怎样认识问题怎样解决问题更有效。丈夫有名利心,我比他行,他不高兴,总要处处表现比我强,尤其他在单位是领导,听惯了顺耳的话,不习惯听不同的声音,我得迁就着他,同时我也找自己,发现自己也有这样的毛病,我就改,结果丈夫就好了。再看自己,原来是有想走平坦的路的执著。

放下这些执著,在外面讲真相就容易了,几乎是讲一个,退一个。我明白了所有的关、难都是师父为提高我们而设的,心性提高了,救度众生的效果更好了。

丈夫已经开始学法了,孩子也学法了,婆家大姑姐、小姑子都学法了。我母亲也常看大法书,家属们都支持我学大法了,并且他们还都能帮我发资料。我带给他们小册子、光盘他们都愿意看,都说大法真好!

小姑子还告诉串门的大嫂念法轮大法好,大嫂得了肾结石没用手术就好了,大哥也得了胆结石,又念大法好,到医院做手术发现又没有结石了,夫妻二人高高兴兴的回家了,还专程到小姑子家表示感谢。

我娘家二姐做了肾切除手术,只有半个肾,插个导尿管排尿,身体非常虚弱,我就叫她念大法好。她四十多岁了没孩子,不仅身体好了还生了个胖小子,全家高兴的不得了,今年十月一刚好三周岁,小家伙又聪明,又懂事,十分可爱,而且学啥会啥。

五、讲真相救众生

讲真相救度众生是必须做的。通过学法,我首先认清了旧势力的目地、表现,分辨清楚邪恶的思维套路、语言伎俩,讲真相时把正确的思维理念讲给人。同时还得做到不急不躁,不气不恨,不能带个人恩怨,该说的说,不知道的就不能瞎说,处处要考虑大法的声誉和形像,不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把可救度的众生给救下来。只有修好自己救度众生的能力才会大。说一个讲真相的经历:

一次回家,乡亲们坐在房根下聊天,有的已经三退了,看我来了,打招呼问我:谁谁三退了,跳河死了,大法咋不保护他呀?一下把我问愣了,这个人还不到二十岁,怎么就跳河死了?我一下子就不知道咋讲了(其实他是偷人家摩托车被追赶到河边,无路可逃,跳到河里淹死的,我还不知道这事)。旁边还有一对老夫妻,大儿子是退伍军人,刚出了车祸,被撞死了,他生前太坏了,心术不正,还虐待父母,在村里没法混了,就去东北谋生,还没听过我讲的真相就没了,我很遗憾。这事是我刚听说的,就想说几句安慰老人的话,老人家还不知道大儿子已经死了,我想说的话又怕让对方不好接受。(他的二儿媳妇站在旁边,是看着人的,生怕有人说漏了嘴,老人家知道了受不了。)邻居二姨也在旁边,孙子离婚了,好不容易又娶了媳妇,结果又离婚了。二姨的两个儿子、儿媳妇都不认同大法,都没做三退,说了几次都不行。二姨的大儿媳妇也坐在这,她家曾因为盖房子与我二姐家发生口角,也曾跟我爸爸有过矛盾,还有其他的乡亲。一大群人都在这,我想讲真相,不知从何处讲起,回避又回避不了,这个场面真是很难把握,话不恰当会起反面效果。

我冷静片刻,心里发着正念,清楚的意识到:这是个考验,师父要的是讲真相救人。我就从万事皆有因讲起。无因不成果,善恶有报,行善者,必得善报,行恶者,必得恶果,今生不报来生报;我还给他们讲了修桥铺路的故事,不要只注重眼前得失,要行善修好;还讲了大法教人做好人的例子,大法保护好人,会赐福给好人,报应坏人。伤天害理、迫害大法的邪恶之徒最终逃脱不了上天的惩罚!脱离恶党,是明智之举,是自救之路。

我还通过离婚这件事讲了恶党的法律只是为了制裁别人的,是给有权有势的人服务的,是不讲良心、不讲道德的,离婚害人又害己。

大家听了,都说大法真是好。这法律制定的不好。二姨家大嫂也一改常态,也说我们都念大法好,让大法也保护着我们。

后来我又回家,大家都在房跟下乘凉,二姨家的大哥也在,我给大家讲真相,大哥没反感,也没再说“我就信邪党,死也跟邪党了”等不好的话,还愉快的接过我递给他的小册子,我知道这个生命有救了。二姨家的二哥、二嫂也三退了,他们说一定念大法好。回想起来一定是上次讲真相效果好,二姨和大嫂回家起的作用。

这让我懂得,讲真相救众生必须注重自己的修为,说话不能伤害人,真正慈悲善待众生,才会起到救人的作用。

六、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我每天都坚持到同修家去学法,人员虽少,也算是一个学法小组,其他同修偶尔也来学。现在我们是七点开始炼功,八点发正念然后学法,中途整点发正念,每天至少学一讲《转法轮》,有时学新经文和其他讲法。集体炼功后人就多了。

工作的成功看上去是我的成绩,可能也会有人认为那是我的成绩,可是只要是在大法中修炼的弟子,就会懂得那是大法威力的展现,实质都是师父做的。

记的有同修买了一台刻录机,问我放哪里,我只有尽快物色人选,刚好几个同修在一起要开小型交流会,我就想跟其中的一个同修谈,看能不能行,结果因为当时我说话不当,我物色的那个同修把交流会搅散了,自然也就没法再让这个同修做了。紧接着我们联系的外地同修来教我们安装小锅,接收新唐人电视台,同修们知道了都去看,我看到一个同修,我跟她一说就成了,同修说:这是师父安排,我正想找点事做。这是我帮助建立的第一个资料点。所以印象最深。

后来我们想上打印机,因为敢做资料的同修少,我就想买速度快的,能供应大家需要的,市里同修正想帮我们上一台速印机,一联系就成了。机子快,资料多,结果把同修们都带动起来了,不敢发资料的也敢发了,发的少的都多发了。

再后来,市里同修建议我们走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路,这样我们就换掉了大机子,改成了小机子。上小机子需要增添人手,需要电脑,需要技术指导,需要资金,在师父的安排下,我们克服了困难,都妥善解决了。

其他同修,也开创了多种多样的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形式:喷标语的、邮寄真相信的、手机发短信的、发光盘小册子的、集市上面对面发资料的、讲真相做三退的等等。我自己也建立了家庭资料点。

我们这同修虽然少,但是都在不同成度的向前走。我们的心里没有了敏感日。我们就是要走正师父安排的路。整体走正了,邪恶清除的效果好了,掉队的同修也开始走回来了。

在与同修们的接触中,对照同修我发现了自己许多的不足,容易急躁,爱抱怨,而且对有些同修容易形成观念,执著同修的执著,好说别人,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说话办事不给人留余地,还有不平衡的心理等等。我不断的放下自己这些不好的心,我发现自己实实在在的提高了,与此对应的是我看到自己的这些执著放下后,对我有意见、有看法、专挑我毛病的同修对我的意见和看法没有了,我们的这个整体更协调了。真的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

心性提高了,修炼变的简单容易了。我最深的感触是:修炼真好!大法真好!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一定学好法,一定珍惜时间,把没做好的方方面面都做好,救度好众生,完成师父交给我们的神圣使命!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