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洪愿 慈悲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感谢师尊和明慧给了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第六次网上心得交流的机会,能参加此盛会感到无比的荣耀和自豪。现在就把几年来自己和同修上农村讲真相的体会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们分享,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几年前,看明慧同修的文章,提到农村人口多,村民居住分散,农村大法弟子少,有很多偏僻地区看不到真相资料。想到农村有很多善良而又朴实的人因为看不到真相,将面临被淘汰的危险,深感作为大法弟子有这个责任,因此而萌发了要去农村发资料和讲真相的念头。

几天后,在一次小型法会上,乙同修主动问我是否愿意去农村发资料,我立即点头同意,从此开始了长期坚持不定期上农村讲真相的修炼历程。

一、不畏艰苦 持续传播真相

上农村讲真相,每次都是甲同修安排去的地方,我配合同修做。提前几天加强学法,清除自己思想中一切不正的念头,排除一切干扰,并为同去的同修清场,让大法弟子的空间场形成一个整体,清除这个整体里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让同修和自己都能正念正行,完成此次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针对要去的地方发正念,解体邪恶的干扰;清除阻碍世人得救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让有缘人都能明真相,生命能有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我们用最纯净的心态做真相资料、光盘,同时发出一念,让每一份真相资料、光盘发挥最大的作用,救度更多的众生。

除了安排此事的甲同修是当地人,我和乙同修都是城里人,对农村的情况不了解。农村居住分散,狗多,有时走很远才能看到几户人家。第一次上农村发资料,那晚我们走了一宿,从晚上七点到早上五点。

虽然邪恶干扰很大,但我们仍发了几百份真相资料:塞進门缝里,放在窗台上,搁在院子里醒目的地方等,让常人早晨一出门就能看见。刚开始做,心里还不是太稳,邪恶就开始干扰。表现形式就是做的过程中遇到常人出来,我为了躲避,摔了一跤,把腿都摔青了,但这并没有吓倒我,放下怕心后,就越做越顺利了。城市人从来没走过这么长的夜路,三个女大法弟子背着很沉的真相资料,在漆黑的夜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心里没有一点怕,因为我们知道自己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时时都在看护着我们。

有时遇到狗叫,我们就在心里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并在心里和狗对话,告诉它:我们是来救你家主人的,别叫,你记住“法轮大法好”,你也会有福份的。有时遇到常人出来,我们就回避一下,静静的发正念,等常人过去了,我们再继续做。在盘山路上遇到来往的车辆,我们就找个地方躱一下,不让司机看见,深更半夜的,三个女人在路上走,容易让人起疑,还得注意安全。有时发资料走散了,找不到同修,我们也不害怕,就坐下来发正念,加持同修,同时请师尊帮忙,尽快找到同修。穿惯了高跟鞋,突然改穿平跟鞋,又不停的走了一宿,真有点不适应,腿上的肌肉都僵硬了,但是大家谁都不说累,也不叫苦,一直坚持着把真相资料发完。

当坐上回城的大客车的时候,回头一想,我们居然走了十个小时,真是不可思议呀,这都是师尊加持弟子的结果呀!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们什么都做不了。谢谢师父!

除了第一次上农村发资料回来后腿疼,以后再上农村,我从来就没觉的累。我知道那一次师父给我拿掉了很多东西,自己不论是在心性上还是在身体上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谢谢师父!

有一次,我和甲同修上农村发资料,因为那天带的资料不多,到下半夜二、三点钟的时候就发完了。我俩在盘山路上走迷了路,看到一户人家亮着灯,就去问路。走到窗前,发现一位老爷子躺在床上,病的很厉害,老太太开开窗和我们说话。我对甲同修说,你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我帮你发正念。可是老太太一听说“大法”,马上表示反对,说“法轮功反对共产党”,还说她儿子去请大夫了,回来会报警的。看到这种情况,我和甲同修就离开了。

一路上我俩针对此事切磋:今天迷路不是偶然的,通过这个老太太的话,我们认识到:农村偏僻,看不到真相,人们只相信恶党的一面之词,头脑中装進大法不好的生命,面临的就是淘汰,这些生命不可怜吗?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责任重大啊,如果我们不救他们,这些生命真的就没有希望了。师父心急啊,农村广大的地区有那么多的人看不到真相,不管再苦再累,我们一定不能放弃他们,要常来,要抓紧救人啊!

有一次,我和甲同修、乙同修一起去农村发资料,下午出门的时候,天下小雨。我们搭了一辆出租车,在车上给司机做了三退,又给一个女乘客和她丈夫做了三退。当车走了一半路程的时候,雨越下越大。大家就在车上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

到了目地地,我们先吃晚饭,然后就找个旅馆住下,将真相资料都用塑封袋套上,防止资料被雨淋湿。我们等着雨停,可是雨却越下越大,还伴随着电闪雷鸣。一个闪电把我们房间的电灯给打坏了,不得已,我们又换了个房间。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想到师父就在身边,我们谁也没害怕,就在心里发正念。心想师父在帮我们清场呢,不会有问题。到了后半夜二点多钟,雨渐渐停了。我们下楼告诉店主:楼上闷热,又有蚊子,睡不着,雨停了,我们要上附近的亲戚家睡。那晚我们一直发到天亮,白天也发,直到把所有的资料全部发完。

上午发资料的时候,乙同修和我们走散了,甲同修去找她。甲同修走到有小卖部的地方,看到一个妇女拿着乙同修的包,将里面的真相资料掏出来,嘴里还大声说:“这些法轮功可真了不起,下这么大的雨,还来送资料,心真诚啊!”过去是大法弟子追着、撵着常人给他们讲真相,现在是常人主动出来找真相,看来形势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众生都在盼着、等着被救度呢!这是师父借常人的嘴在鼓励我们呢!大法弟子们快点出来吧,堂堂正正、大大方方的给常人讲真相。

甲同修一看这种情况,急忙走过去,问她怎么回事?那个妇女说在草丛里发现了这个包。这时小卖部的老板也走过来,拿了一些真相资料,甲同修就和他聊天,告诉他:法轮功是好的,又给他全家做了三退。甲同修把包和剩余的资料拿回来,我俩一起发正念加持乙同修,心想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

道边有一男一女在家门口装车,我俩走过去给他们做了三退。我转身往小本子上记名字的时候被那个女人发现了,问我记的什么,我翻开小本让她看,是《洪吟》诗,她放心了。不一会乙同修也安全返回了。原来乙同修在发资料的时候觉的干扰很大,就把包藏在草丛里,到苞米地里发正念去了。

那次回来我们总结了一个经验:

(一)、真相资料一定要用塑封袋套上,袋口封好。一是干净、整齐,二是遇到刮风、下雨也不会進水,不会将资料淋湿或弄脏。
(二)、尽量不要当着常人的面记三退名单,因为一般的常人都有怕心。

那天晚上下雨,减少了我们晚上发资料的时间,反倒使我们去掉了怕心,积累了白天发资料的经验,再加上不断学法,修炼提高,怕心越来越少,心性的容量也在不断扩大。就从那天开始,我们逐渐把晚上发资料改为白天发资料,以后又变成白天发资料的同时,遇到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再以后又变成白天上农民家里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上个月,我和甲同修、乙同修上农村讲真相、劝三退。到了那里,天下小雨,我们三人都没带伞,大家谁也没在意,不停的发着真相资料和光盘。走到村子最里头,往回返的时候,乙同修说:“前面那家人挺多的,咱们借着避雨到他家去讲真相吧!”我俩说:“好!”给他家四口人做了三退,出来的时候,雨越下越大,虽然那个地方我们是第一次去,但大法弟子做正事,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干扰。怎么回事呢?是否有我们自身的问题呢?大家开始向内找,乙同修说:“上午雨下的小,发现自己身上一点都没湿,知道是师父保护,渐渐起了欢喜心,所以被邪恶钻了空子。”看来我们时时都得向内找,不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然后我们又借着避雨到农家讲真相,很快又劝退了近十人。

午后我们来到一个小卖部买了些吃的,就给店老板和两个顾客讲起了真相。我和甲同修默默发正念,乙同修侃侃而谈,从正面讲起了法轮功,讲法轮功教人与人为善,是佛家的一法门,大法在世界的洪传形势,“自焚”是假的,“四·二五”是怎么回事,然后再讲到为什么要三退等等,两个顾客很认真的听着,还不断的提出问题,乙同修一一解答,两个顾客都同意做三退。

店老板是党员,虽然不反对法轮功,但也不肯三退,我说:“不管怎样,希望你能做一个好人,愿好人一生平安。”他说:“我肯定会做个好人。”

这时其中一个顾客问:“找‘小姐’好不好?”(后来知道他是个包工头,家里很有钱)我说当然不好了,他问为什么。我说:“做这种事对家庭和子女都是极大的伤害,而且还在败坏伦理、道德,是神不允许的,是在做坏事。”他听了,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你说的太对了。我也知道不好,想改,可是控制不住自己怎么办?”我说:“当你心里有不好的念头的时候,你就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起作用,神就会管你的。但是你必须意志坚定。”我又告诉他:“你就专心看神韵演出,也同样会去除不好的邪念,净化你的思想。经常看,你不好的思想念头就会越来越少。只要想改,神就会帮你。一定要改,一定要改啊!”

这时店老板大声说:“你们走吧!”想一想待了这么长时间,是该走了。出了小店,外面还在下雨。不久,我们坐上了去县城的常客。车一离开那个村子,雨就停了,怎么回事呢?

通过学法向内找,我发现:当知道起了欢喜心的时候,我们并没有马上就发正念,清除自己空间场中的欢喜心,解体邪恶的干扰与破坏,同时坚定这一念:大法弟子救人,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任何邪恶不得以任何理由進行干扰与破坏,谁动谁是罪。这样师父就会为我们做主,邪恶的干扰立刻就会烟消云散。而我们当时想的是:要借着避雨这种形式到农家去讲真相,实际上就是求下雨,要下雨。另外我在潜意识中还有一念:下雨我们也不怕,照样讲真相。有证实自我的心,好象这样就会显的我们有多了不起,实际上这一难就是自己人为求来的。

通过这件事让我明白:以后再讲真相,就根据当时、当地的情况,顺其自然的做,不要人为的给自己找理由,那样就会给自己、给救度众生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也会被邪恶钻空子。

因为我和甲同修都有工作,所以我们基本上都是利用周末或节假日上农村去讲真相、劝三退,有时二、三周去一次,有时一个月去一次,不论刮风下雨,春夏秋冬从没间断过。不论是政府官员、公安局的警察、记者、学校书记、校长、老师,村长、大队会计,还是一般党员干部,普通老百姓,我们都给他们做过三退。

有时本来打算去某地讲真相,结果司机却把我们拉到了另一个地方,我们也不执着,既然来了就是缘份,就在这里做。有时心态不好,有怕,或有执着想早点走的时候,怎么等就是不来车;当把心放下了,该救的人都救了,车马上就到。

春秋农忙的时候,我们就到地里讲。借着问路、喝水、方便到农民家里讲。期末考完试,我们就到学校给老师们讲。遇到有集市,我们就到集市上讲。只要有心,怎么做都行,都能把人救了。渴了,我们就上农家喝口自来水,或到小店里买一瓶矿泉水;饿了,我们就买一个面包或随便买点吃的垫垫饥;累了,就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歇歇脚。更多的时候是讲真相讲的忘记了渴,忘记了饿,也忘记了累。看到那么多的生命得救了,我们的心真是比蜜都甜呀!

二、正念救世人

有时同修有车,我们就四、五个人晚上开车去农村发真相资料。司机把车开到目地地,我们就两人一组下去发资料。约定大约多长时间回来,在哪儿等着。先回来的同修就在车上发正念,加持其他同修。这个地方发完了,再开车到另一个地方发。

有一天晚上,我和甲同修在发资料时被常人发现,三个人追着、喊着让我俩站住,我和甲同修一边走一边在心里不停的发正念。走到公路上,我迷失了方向,走向停车的反方向了。那三个人放弃了追赶甲同修,一路朝我追过来。我突然心生一念:我来发资料,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我怕什么!我要给他们讲真相。于是就停下来等他们。那三个人走过来问我:“你是干什么的?”我晃着手里的真相资料说:“我是来给你们送好东西的。”“你是法轮功吗?”“是呀。”其中一人说:“我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还以为你们是小偷呢!最近这地方老丢东西。我看看你都送些什么。”我把包打开,拿出一些小册子和光盘,给他们每人一份,其中一人说:“多给我几份。”我说:“这些资料都很珍贵,来之不易,你们看完再传给别人看,要珍惜呀。记住‘法轮大法好’,你们就会有福份的。”

这时附近的农家都亮起了灯,我感觉此地不宜久留,同修们还在等着我呢!就说了声“再见”离开了。回到车上,甲同修已经回来了,大家都在为我发正念,看到我安全返回,都很高兴。我把经过一说,同修们都为世人能明真相而高兴,感觉自己做的值。

这时我突然明白:这是师父将有缘人推到我跟前,我应该给那三人做三退,当时怎么就没想起来呢?现在明白:被常人发现为什么要走呢?为什么不能做到堂堂正正讲真相呢?心里还是有怕,怕被人发现了,怕被人举报,还有承认旧势力迫害的心,还有保护自己的私心。所以当时走,就是正念不足,出发点是为我为私的。当想到“我来发资料,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的时候,这个心是完全为他的,瞬间就把另外空间操控世人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解体了,世人明白的一面就会起主导作用。如果能進一步讲三退就更好,只是自己当时的心性还不到位,还不太敢做。也就是说慈悲心不够,容量不够,心性还需要進一步提高。

今年中国新年前,和甲同修定好了,要去农村讲真相。事先准备好了真相资料和光盘,又买了一些用中国结编的大“福”字,很喜庆。然后我们就到农家去送“福”字,借这个机会和人讲真相、劝三退,效果真的很不错,几乎是家家都退。

开始有人以为我们是卖“福”字的,要给我们钱,我说:“我们不要钱,我们是给你们送‘福’来了,只要你们全家都平平安安的幸福快乐,我们就高兴了,我们就觉的自己是做了好事了。我们就是希望好人一生平安。”常人听了这些话都很高兴,一边说“谢谢”,一边请我们進屋里坐。我们就和他们聊天,询问他们是否入过党、团、队,然后就讲三退的事。能接受的,就把真相资料留给他们,给他们护身符,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生命能有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

上午做的很顺利,很快就劝退了三十多人,有那明白真相的常人说,早就想学大法,问我们要大法书。甲同修把自己带的大法书留给他,我又记下了他的联系方式,告诉他要珍惜,看书时要注意的事项。到中午发完正念之后,情况却发生了变化,去了两、三家都不退,而且感觉自身的空间场不净,有干扰。

我俩简单的交流了一下,觉的在一个村子里这么挨家挨户的讲了两个小时,时间太长了,还得要注意安全,既然做不下去了,就不能强为,应该离开此地了。然后我们就到附近的村子把剩下的真相资料发完,开始往回走。

路上遇到一个人和我们坐一辆车,上车后我俩就给他讲真相、劝三退,结果他说我们是骗子、要报警。他问我俩:“你们说我会不会报警?”我笑着说:“你不会的。”我的本意是想继续劝善,可他却说:“你不是说我不会报警吗?我今天偏要做给你们看。”怎么会这样呢?

师父讲:“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其实,不论我回答“会”或“不会”,都是配合了邪恶的要求,承认了邪恶的安排。这时甲同修悄悄用手拍了我一下,我明白她在告诉我“不要说话”。一会儿那人又问:“你们俩想不想上派出所?”这时我俩谁也不说话,就在心里发正念:请师尊加持弟子,解体操控他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不让他对大法弟子犯罪,就是对他最大的慈悲。大法弟子救人,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任何邪恶不得干扰与迫害,谁动谁是罪。以后不论他再说什么,我俩都不动心,就在心里发正念。到县城下车的时候,他改变了主意,不再提报警的事,是因为操控他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被解体了。我俩又顺利坐上了返城的客车。

一上车,我俩就开始向内找,发现是因为做的太顺,无意中起了欢喜心;同时又起了干事心,想多做一些;最后同修怕回家晚了,丈夫不愿意,又起了着急的心;走之前想把带来的真相资料都发完,又起了完成任务的心。这些心已经不纯净了,是为我为私的,自然讲真相的效果就不好,所以才被邪恶钻了空子。

为什么会起欢喜心?是因为做事时的基点不正,出发点是为了证实自己,把事情能做好都看成是自己的功劳,认为自己有多了不起,而不是认为事情的成功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们的一切能力是师父给予的,我们就应该无条件的做好。做好是应该的,做不好才是不应该的。师父选择了我,我就应该无条件的把它做好。如果我不去做,师父就会选择别人去做,也同样会把它做好,甚至于会比我做的更好。

这一次的经历给我俩敲响了警钟,让我俩仔仔细细回忆我们去农村讲真相的经历,查找自己的不足。这时,我想起二零零七年的冬天,有一次,我和甲同修定好了要去农村讲真相,心想:去一次不容易,要多带些光盘。结果那晚我刻光盘刻到半夜三点多钟,最后把刻录机都烧坏了。那时已经有很强的做事心了,自己还意识不到。

之后我俩对上农村讲真相做了个简单的总结:

(一)、真相资料一定要用塑封袋套上,袋口封好。

(二)、先在一个地方发资料,让世人先了解真相,清除阻碍他们明白真相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隔一段时间再去此地讲真相、劝三退,效果比较好。

(三)、不执着劝退的人数,也不执着发资料的数量,能发多少就发多少,发不完就拿回来在市里发。

(四)、每次上农村讲真相和发资料,因为对当地情况不了解,而我们做的面积大,范围广,时间长,有时难免有人心冒出来,而有些人心又是不易察觉的。为避免被邪恶钻空子,出现安全问题,应该发挥整体的力量,就是请在家的同修帮助发正念。这样每次上农村,同修们有在家准备真相资料的,有刻录光盘的,有对资料進行包装的,有在家发正念的,有去农村讲真相和发资料的。大法弟子虽然分工不同,但都是在做一件事,重在参与,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最后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因为减少了去农村讲真相同修准备资料的时间,所以有更多的时间用来学法和发正念,也会使讲真相的效果越来越好。以后我们再去农村讲真相的时候一直是这样做的,效果真的很好。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我和甲同修、乙同修一起去一个小城镇讲真相。当给最后一个有缘人做完三退后,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了,返城的大客车早就没有了。甲同修建议找个旅馆住一宿,明天接着做。乙同修说:“现在奥运会期间,各旅馆查的很严,还要身份证,住在这不太安全,恐怕家人也不放心。还是回去吧,下次有机会再来。”我也想最好不在这住。结果三个人就叫了一辆返城的出租车回来了。

隔了几天,我见到甲同修,她说:“上次从农村回来,第二天我和乙同修就开始拉肚子,你也是吗?”“没有啊,我挺好的。”我问甲同修:“找到原因了吗?”甲同修说:“知道你没事,我就更敢肯定了,是因为我俩没做好。”原来事先她俩已经商量好了,要在那儿住一宿,第二天接着做,可是乙同修临时改变了主意,甲同修也没坚持。救度众生这么大的事,一旦定下来,师父就会给我们做方方面面的安排,让我们在合适的地方遇到合适的人救度他们,可是我们临时毁约了,这一切安排全都打乱了,就等于是欺骗了师父,是有罪的。过去古人都讲诚实、守信,答应了的事就一定要做到,讲一诺千金。其实为什么不守信?多数是遇到困难了,或利益受损失了,或觉的吃亏了,或有人心、有执着不肯放,才会造成毁约,其实这时正是去这些人心的好机会。因为没做好,被邪恶钻了空子,这次拉肚子就是给同修一个教训,让我们从中悟到,心性提高上来。这件事对我也是一个很大的触动,我想也应该好好找找自己。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做事拖拉,什么事情非得等到最后才能做完,一遇到困难就想打退堂鼓,惰性大,安逸心太重。这都是我当常人时养成的坏毛病,今后在这方面要注意归正自己。

有一次定好了第二天早上和甲同修上农村去讲真相,结果晚上十点左右单位领导发来短信,叫我明天给他去电话。想到明天要上农村讲真相,不方便打电话,又考虑到领导这么晚发短信一定有重要的事,我马上给领导打了个电话。领导说:“你改的电气图纸有问题,调试不出来,明天车间要发货,你明天和厂家联系一下。”我马上意识到这是自身有漏,被邪恶抓住了把柄,用来干扰大法弟子上农村讲真相救人。

我们每次去发资料、讲真相,都在大面积的清除邪恶、解体邪恶,世人越来越明白真相,所以邪恶非常惧怕,想方设法地進行干扰与破坏。怎么办?既然发愿明天去救度众生,定好的事不能改。可是常人的工作怎么办?不能因此而影响生产。我马上起身去单位,心想如果图纸有问题,我一定要在今天晚上解决,绝不能影响明天讲真相。到了单位,我把图纸调出来,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哪儿错了。那天邪恶干扰很厉害,我就觉的自己脑子发木,思路混乱,怎么也找不到错在什么地方。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眼睛也睁不开了,就想睡觉。头脑中还有一个声音说:不行的话,明天就别去了。这时,我突然清醒了,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干扰,就是为了不让我去讲真相。我马上坚定自己:明天我一定要去,请师尊加持弟子。然后我就发正念清除邪恶,头脑越来越清醒了。这时我再看样本和图纸,就越来越明白了,很快找到了错的地方把它改过来,又从新打印了一份,心想如果厂家要图纸,我就到外面发传真给她。到凌晨三点多钟,我带着图纸回到家中。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钟如约和甲同修坐上去农村的大客车,把事情和甲同修讲,请她帮我发正念,共同清除干扰。车开了,我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发正念。偶然间睁眼,突然发现天上怎么有两个太阳啊,然后我和甲同修都看到了另外空间的花,紫色的,旋转的,满天都是。甲同修说:“你克服了那么大的困难走出来,师父在鼓励你呢!”其实大法弟子每次做证实法的事情的时候,另外空间都是轰轰烈烈的,众神都在看着呢,而且还有天龙八部和正神在护法,所以我们一定要做好啊!

八点多我给厂家打电话,先向对方承认错误,她说:“发现图纸有错,已照原图改过来了,设备也调试好了,不需要图纸了。”然后,我又给单位领导打电话,告诉他: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我把手机电池取下,和同修安安心心讲真相,那一天一切都很顺利。

事后向内找,发现自己有很强的面子心,不让人说的心。当听到领导说图纸有错时,我的第一念就是“太丢人了”。心里还在想:不会有错吧!不敢承认这个事实。当意识到这是邪恶利用我自身的漏,干扰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时,我马上清醒了。想到大法弟子救人是第一位的,不能影响救人,我很自然的就放下了面子心。是我的错,我就承认,我就改,不给自己找任何可以开脱的理由。做好常人的工作也是证实法的一个方面,不能因为我工作上的失误,给常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因为坦然放下了面子心,心性提高上来了,功自然就长上来了,所以一切也都顺利了。

有一次,我和甲同修来到一个村子,走到一家门口,男主人在门口站着,好象在等人。甲同修進去方便,我正想和男主人讲真相,一个男的,手里拿着我发的神韵光盘走过来,大声质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往我家放这个东西?这是什么?”我说:“这是神韵晚会,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我们是给你送好东西来了。”“既然是好东西,为什么不進家?怕人吗?”“不是,我以为你们睡午觉了,怕打搅你们。”“你们是不是法轮功?”我说:“这样吧,我朋友在里头方便,等她出来我们就上你家放给你看,你就知道了。”然后我们四人就一起去他家,路上我觉的心里有点不太稳,就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另外空间阻碍世人明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心想:大法弟子救人,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任何邪恶不得干扰与迫害,谁动谁是罪。到了他家,我就开始放光盘。可放了半天,竟放不出来。女主人正在梳头,很不高兴的样子,一再质问我是干什么的,从哪儿来。我知道这是邪恶干扰,就在心里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不一会光盘放出来了。

这时甲同修也和另一个常人進来,大家一起看神韵演出。很快,常人就被神韵吸引住,这时,我们就讲真相:法轮功是修佛的,是佛家的一法门,是教人向善的。“自焚”是假的,“四·二五”是怎么回事等等。另一个常人也插嘴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原来他家有亲戚在炼。这时才知道:男主人本来想帮妻子染头,正好看见我放光盘,就追出来了。“不好意思,影响你了,我俩帮你染头啊?”女主人这时态度也变了,脸上也有了笑模样了,说:“不用,不用。”我俩接着讲三退,给男主人(党员)和他儿子(团员)退了,女主人什么也没入,我们就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有福份。我俩又给他们留了一些真相资料就出来了。

这时我才知道:在我進屋放光盘时,甲同修已在外边将师父讲法的光盘送给另一个常人。他说他们全家已经做了三退,他早就想学大法,但没有书。同修说:“我昨天晚上突然想起,可能会有常人想学大法,就把讲法光盘带来了,看来是师父点化,这光盘就是给他准备的。”我说:“我看他在门口站着,以为他在等人,原来他是在等咱俩呀!”只要有心想做,师父就会通过各种方式把有缘人送到跟前让我们救。

三、众生盼得救

有一次,我和甲同修来到一个小镇上,街道两边都是商店。我俩到一家超市,看到有几个人坐在里边聊天,谈算命的事。甲同修顺着他们的话题说:“是,有人算命算的很准。小的事情可以推算,大的事情也可以提前知道。有很多预言都讲到人有难,你们知道吗?”然后就讲抹兽记、劝三退的事。给其中三人做了三退。有一个人是党员,明白真相的他询问我俩的姓名,说将来真有难,躲过去了,要来感谢我们。我说:“你不用感谢我们,只要你好,我们就高兴了。”甲同修说:“你真想感谢,就感谢法轮功吧!”他说:“好!到时我就感谢法轮功!”

从超市出来,我悟到:讲真相就要堂堂正正,无须遮掩,要叫世人明白:是大法在救人,不是我们个人,也不是别的什么。我们是在证实大法,而不是在证实自己,这一点一定要摆正。以后给世人做完三退后,我们都要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

在一个杂货店里,给店老板和一个顾客做完三退后,我发现有一个小伙子站在一边,笑嘻嘻的听。我问他:“你上了几年学,入过什么?”店老板说:“他是个傻子,没念过书。”我看了看,觉的不象,就问他:“你真没念过书?”他点点头。我又问他:“家里有VCD或DVD机吗?可以看光盘吗?”他摇摇头。我说:“那你就记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会有福份的。”他点点头。甲同修说:“他是个傻子,别管他,快走吧!”

我俩来到对面的商店,给老板娘做完三退,甲同修刚把神韵光盘拿出来要送给老板娘,那个人称“傻子”的人不知何时跟过来,也伸手要光盘。我说:“你家不是不能看吗?”他说:“我拿到别人家去看。”甲同修就给了他一套。其实他一点都不傻,他明白的一面知道这个光盘有多珍贵。我笑着对甲同修说:“咱们再别叫人家‘傻子’了,我们喊人家‘傻子’都是在给人家德啊!”

这时我突然悟到:在讲真相时,对众生不能有分别心。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我们应该最大限度的放下一切常人的观念,放下一切常人心,对所有的众生都是抱着一颗慈悲的心,才不会拉下有缘人,才能够最大限度的完成我们的神圣使命。往往我们在讲真相时,都是用人心来判断:觉的这个善良,好度,那个不好度等等,人为的给救度众生带来了难度。所以我们只有学好法,向内找,最大限度的放下人心,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有一次,我和甲同修在小镇的一个超市里买食品时,给老板娘做了三退,可是刚出门,我就把老板娘的名字给忘了,怎么也想不起来。问甲同修,甲同修说:“是你退的,我没记她名字。”我想:人命关天的事,怎么能给忘了呢?世人已同意用做三退的名字绝对不能做假,再回去问,又觉的不太好意思。转念又一想:可能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就转身回去,对老板娘说:“这个老婆饼太好吃了,再买两个。”很自然的又问了一下她的名字。这时,一个妇女领着一个小姑娘和一个小男孩走進来。我俩站在那儿发完中午十二点正念,中年妇女主动和我们打招呼,我们就给她们讲三退,给她一家都退了。

过后心想:为什么会把名字忘了?不是偶然的。在这种时候看你怎么办。你能不能坦然放下面子心,做到“真”,真正为这个生命负责。同时师父要把有缘人推到跟前让我们救,该救的人还没救,师父不让走啊!谢谢师父!

有一次,我和甲同修做完真相,搭了一辆摩托往回赶,在车上我给司机做了三退,快到小镇的时候,下起了小雨,到了小镇,雨突然下大了,我俩一下车,赶快钻到旁边的一个食品店里避雨。走了一天还没吃饭呢,这时才觉的肚子饿。买点吃的吧,我和老板娘搭上了话,感觉此人非常的善良,就很想给她做三退,一问,她原来是信佛的。刚和她提三退的事,她就笑了,说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已经有好几个人和她提这个事了。我说:“那你退了没有?”她说:“不信这个,没退。”我就给她讲三退的道理,她好象是明白了,但还是有点怕。我不放弃,说:“你是信佛的,我们也是信佛的,都是与人为善的。信佛的人看到人有难了,一定会告诉人。不求你任何回报,不要你一分钱,不会对你有任何伤害,完全是为你好。我们就是想让好人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这样吧,给你起个名字叫‘平安’吧,用这个名给你退了,就算是我对你的祝福吧,一定会给你带来福份的。”感受到我是真心为她好,她终于点头同意了,还说了声“谢谢”。这时甲同修从外边跑進来说:“快走,来车了。”我出去一看,车就停在门口,雨也停了。

一上车,我俩不约而同都想到了:这场雨下的,好象就是为了让我進店给老板娘做三退,退完了,雨也停了,车也来了,看来此人缘份不浅。师父真是用心良苦啊!把有缘人推到我们跟前。如果我当时遇到困难放弃了,就白费师父一片苦心了。师父啊,您真是太慈悲了!

有一次,我和甲同修讲完真相,搭了一辆出租车往县城返,路上和司机聊天,知道他已经做了三退。这时遇到一个老爷子在道边等车,司机停下车,老爷子说:“五元钱,我就坐。”司机同意了,帮他把东西放到后备箱里。老爷子不会开车门,我帮他把车门打开,他坐在我旁边。司机一上车,就对我说:“你给他讲!”我和甲同修乐了,知道是师父点化,别拉下这个有缘人。我仔细一看,老爷子慈眉善目,笑眯眯的,一看就是个善良之人,人一点不糊涂。

我先向他了解情况,知道他上学时戴过红领巾,就问他知不知道三退保命、保平安的事,他说不知道。我告诉他:“中共在建政后,不断的搞政治运动,从斗地主、资本家到三反、五反、反击右倾翻案风、文化大革命、到六四、迫害法轮功,中国人死了八千万,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总和还多。现在腐败无法根治,人们为了钱什么都敢干。贵州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一块大石头,是天然形成的,上面写的是‘中国共产党亡’,是老天要灭中共。凡是入过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的人,都对天发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就是你把你的命交给它了,你就是它身体的一个分子、一个细胞,它做的任何事,你都有一份。如果你不退出,老天向它索人命债的时候,你就得替它还命。当你认识到它不好,想退出的时候,就是弃恶从善,起个小名、化名都可以,就把你身上共产党的印记给你抹掉了,从此你与它就再也没有关系了,老天就会保护你了,你就有福份了。大爷,您听明白了吗?”老爷子连连点头说:“明白,明白。”“那我就用您的小名帮您退了吧?”“好!”

甲同修听说他儿子在船上干活,就送给他几张护身符,让他告诉他儿子带在身上,经常默念“法轮大法好”,有福份。听说他家有VCD机,我又送给他一套神韵光盘。我说:“生在大法洪传之时,能得闻佛法,这个人都是有大福份的。这些光盘资料来之不易,一定要珍惜呀!”老爷子双手捧着光盘,连连点头说:“我明白,我明白。”我们上车时,司机说低于十元钱不拉,可这个老爷子只出五元钱,司机竟让他上车,看来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决不是人能说了算的,这老爷子还是挺有佛缘的。感谢慈悲的师父把有缘人送到跟前,真是太好了。

有一次我和甲同修搭车,要去一个偏僻地区讲真相,上车后,很快给司机做了三退,又给了他真相资料和神韵光盘,司机对大法印象很好。他说:“车油不多了,要到加油站加油,你们别着急,我一定给你们送到。”可是这一路一连经过了三个加油站都没加上油。我问司机:“你遇到过这种情况吗?”“没有。”我心想:如果加不上油,就到不了目地地,是邪恶的干扰呢,还是另有原因?我就对司机说:“加不上油,即使你真的把我们送到那儿,没有油,你怎么回来呀?这样,我俩下车吧,再搭别的车去,但是该给多少钱我们还给你多少钱,因为这不是你的错。”司机有点过意不去,说:“我把你俩送到前面的小镇,那里搭车方便。”

到了小镇,我俩又搭了一辆出租车,甲同修对司机说:“咱们还是挺有缘的,如果不是刚才那个司机车加不上油,我们也不会认识你。”甲同修很快给司机做了三退。到了目地地,司机把周围的村庄给我俩做了个简单的介绍就走了。甲同修突然对我说:“我知道为什么换车了。昨晚做梦,看到‘××’地名,我不知道有这个地方,问第一个司机,他也不知道。可是这个司机刚才提到了这个地方,咱俩就去那里吧!”到了那里发现我们来对了,那里确实很少见到真相资料。

有一次,我和甲同修来到一个村子,看到河边有两个妇女在洗衣服。我们就和她俩聊天。当讲到三退的时候,中年妇女知道我们是学大法的,马上就喊了句“法轮大法好”!原来她家有一个远房亲戚是学大法的。给她做了三退之后,听明白真相的老年妇女马上说:“我什么也没入,我家老头是党员,你们给我家老头也退了吧,我回去告诉他。”

看看表,快到十二点了,我俩找了个地方静静的发正念,然后又继续走。发现一家院子里有好多人,有洗鱼的,有切肉的,有收拾鸡的,好象家里有什么喜事。我说:“走,咱们去讲真相。”一進院门,我就大声说:“你们好啊!”其中一人说:“来宣传法轮功了,欢迎欢迎!”我一愣,心想:他怎么知道?一边往里走,一边说:“今天有什么喜事呀?”“是小孙子过百岁!”“恭喜恭喜!”“请屋里坐吧!”

進屋一看,几个妇女围在一起折豆角,其中一个女的竟是刚才在河边洗衣服的中年妇女。既然知道我们是学大法的,那就不用避讳了,我就和甲同修开始劝三退,给在场的人都退了。因为人多,有的常人害怕,我们就只给她本人退了。有明白真相,又能说通家人的,就帮其把家属也退了。看到墙上贴的“老毛头”照片,同修就悄悄的告诉女主人,等我们走了,把照片拿下来,销毁。女主人悄悄告诉同修,她一直想学大法,就是找不到大法弟子,问有没有大法书。甲同修把她家电话记下,告诉她我们下次给她带来。接着我们就发神韵光盘。在院子里干活的人也進来要,我们顺便也给他们退了。这下就退了十几人。

看看时间不早了,该做的都做了,就离开了这个村子。几周后,甲同修准备好大法书,教功光盘和MP4,我们又去了这个村子,送给女主人。为了不给新入门的同修增加不必要的麻烦,我们没在村子里发资料和讲真相,也没有惊动村民,送完就悄悄的走了,到别的地方讲真相去了。

有一次在一个村子里发神韵光盘,村子里的十字路口上老是有人。我和甲同修上山发中午十二点正念,下山后那里还有那么多人,怎么回事,是干扰吗?还是这些人是在等着听真相?我和甲同修决定过去看看。是村长和几个人坐在那里聊天。我们说是来问路的,正不知如何开口讲,其中一人就先谈起了法轮功,原来他家有亲属是学大法的。我们借机就讲起了三退,给在场的人都退了,又发给他们神韵光盘,让他们记住大法好,生命能有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当时正好有几个过路的,明白真相的人就说:“你也给他们光盘吧!”知道是师父点化,这些也都是有缘人,也给他们退了。这一下就退了十几人。我心里明白:众生都在等着得救呢,千万不要因为我们自身的执着不放而错过了有缘人。

又到另一个村子,这个村子我们以前来发过资料,看到有几人在打扑克,旁边还有一些人在观看。看到我俩来了,就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我笑着说:“你看我们象干什么的?”“我看你们象法轮功。”甲同修说:“法轮功好啊!”然后就讲真相,给在场的近十人全都退了,又送给他们神韵光盘。再往前走,又给遇到的七、八个人都退了。

前边一家是出租摩托车的。到了那家门口,甲同修去跟车主说话,他家的小狗撒着欢跑过来,我摆摆手,它乖乖的趴下……。这时甲同修说:“我做梦,说有很多小动物围着我,我不理它们,撵它们走。看来动物也应该度啊!也应该告诉它们‘大法好’啊!”车主把摩托车推出来,我们上了路,小狗站在道边送行。

坐车的时候,我给车主做了三退。以后我们又在道边搭了一辆小轿车,给司机退了。司机本来要收我俩每人十元钱,明白真相后说只要我们每人五元钱。司机问:“你俩挣的工资都用来做这事了吧,值得吗?”甲同修说:“值得呀!就象你,本来要收我俩每人十元钱,现在突然改收五元钱,为什么?没有人强迫你这样做,是你自己愿意。因为你认为你是在行善积德,是做好事,所以心里高兴。我们也是一样啊。”司机一听,笑了。

每次上农村,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早晨走,晚上赶回来,所有遇到的有缘人都不放过。一般回来,少则劝退二、三十人,多则劝退六、七十人,我们只是用心去做,尽量去做,不执着劝退的人数,也不执着发资料的数量,能发多少就发多少。每次能顺利回来,首先应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师父的加持、师父的慈悲呵护、师父的承受和巨大付出,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同时也要感谢在家同修的无私配合,这是整体协调、整体提高的结果。真心希望还没走出来的同修赶快走出来,加入到救度众生的行列,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希望更多有条件的同修都到农村去讲真相,不落下一个有缘人,了却师父的洪愿,救度更多的众生吧!

仅以此文颂赞师父和大法。个人层次所限,有不对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