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手机短信讲真相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世界各地的同修好!

今年新年期间,通过看《明慧周刊》中同修写的关于利用手机发短信讲真相的交流文章,我觉的这个办法真好,简单实用,也想试试,就买了手机和卡,并编辑了两条短信开始发送。可发了不到一百条就发不出去了,只好停下来,并开始给手机和网络发正念,大约一周后能发了,可发过六、七十条之后又发不出去了。因当时对这个项目还不太熟悉,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更不知道如何解决,畏难的心理一上来,就通过甲同修把手机转给了乙同修。

后来又陆续的看了一些关于手机短信编写与发送方面的交流文章,心里有了一些头绪,并听说乙同修发的挺好,我信心又起,于是在今年三月份又买了一部手机,便开始了这段利用手机短信传福音的修炼之路。

开始时这条路并不顺畅,收集来的短语大多是七十个字以内,有的只有二、三句话,我觉的太简短了,不能言尽其意,讲不明白。现在大多数手机都支持二百八十个字符的短信服务﹙但发出去一次是按四条短信收费﹚,为什么不最大限度的利用好这二百八十个字符把真相讲的更加明白、更加具体呢?于是我开始尝试自己编辑短信内容,这才发现真正想深入的做好一个项目并不容易,很需要时间和精力,更有对耐心和责任心的直接考验。

因每天要上班十一个小时左右,而且编辑短信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所以大多是在晚间下班后在家里编写,有时一个晚上只能编出一、二条短信,按键的拇指都有些僵硬了,可发不了几天就被屏蔽了,于是又赶紧再编辑新的短信。

开始时很被动,很觉受挫,但我真的不想放弃这个项目。师尊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讲到:“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发送真相短信不受地域、时间限制,覆盖面广,传递速度快,正符合了师尊的这一法理要求。而有的人也许真相资料不看,但收到短信出于好奇心也一定会看完,这样就大大增加了世人了解真相的机会,我决心一定要走好这条证实法之路。

当时的情况是,用手机发送真相短信这个项目在我区尚属空白,乙同修发的短信都是我编写的﹙现在乙同修也会自己编写了﹚,而后来陆续参与此项目的五、六位同修大多是老年弟子,连怎样发短信都是现学的,更不要说自己编写了,所以这个编辑短信的任务几乎就落在我一个人身上。那段时间感觉压力很大,有时间就坐那儿编写、修改,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不动,脖子、后背、手指都又酸又痛。编好经测试发送成功后,便赶紧找到那几位同修存到她们的手机上。刚存完一圈回来,发现某个短信又发不出去了。手机显示是发送成功,但对方收到的是不完整信息,关键部份全被屏蔽了,但资费照常收。

于是又从新修改,测试成功后再赶紧去帮同修把短信更新,不更新的话同修发出去白白浪费时间和资源,更耽误众生得救。就这样改来改去、跑来跑去,连做梦都是在编短信,感觉身心都很疲惫,有时甚至生出怨气……有同修提醒我先放一放,静心学学法,并帮我打印了《手机短信群发实用技术手册》。

通过不断的学法向内找,我意识到自己的做事心起来了,法学的少,心性不到位,怨心、怕麻烦的心、怕吃苦、急躁心等等全跑出来了。“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慈悲伟大的师尊为了救度我们这些迷失的生命,历尽了千难万险,而我承担这一点点压力就不想忍受,不愿付出,不肯吃苦,这是多大的私呀!这些不正是我要修去的东西吗?明晰法理后,心态改变了,智慧也在师尊的加持下源源而来。现在,已能如意的破除所谓“屏蔽”,再敏感的短信也能畅通无阻,即便偶尔“屏蔽”也能轻易破除,真切的感受到一切都是为法而来、为法而成,到最后为法所用。通过看《手机短信群发实用技术手册》,我又开阔了思路,开始从一些周报、小册子及周刊上摘录讲真相素材,经过编辑整合后,储存了十几条侧重点不同的真相短信,更加具有力度和针对性。

初期发短信主要是收集各类广告、报纸,上面有大量的手机号码,几乎每天都要发一、二百个。为了提高效率和避免发送过多被封卡,我又买了一部手机,并同时开通了十张卡,这样两部手机、十张卡、十几个短信轮番使用、发送,大大提高了发送速度,节省了时间。一般两部手机同时发送,一次开机二十五分钟可发送一百条左右,这样每天开机二到三次即可,即安全又快速,最大限度的避免了被封卡和由于同一短信过多发送易被屏蔽的干扰。后来,我把这个方法推荐给了甲同修。

今年六月份,在父亲的资助下我终于拥有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当时并没什么其它打算,就是想自己上明慧网。同修教会了我上网、下载及上传文件。我每天打开网页下载一些同修的交流文章。有一天,看到同修在一篇文章中写到:“大法弟子首先应该关注每天的迫害真相……”是呀!好几天过去了,我还从来没看过这方面的资讯呢!于是我第一次打开浏览“迫害真相”和“大陆综合消息”,当看到一个个迫害案例后面那一串串参与迫害人员的手机号码,当时就明白了经过一番波折买来的电脑是为何而来的,这一切都是师尊的巧妙安排啊。从那时至今,我开始全力针对那些参与迫害的警察及相关人员发劝善短信。

当然这期间也时时伴随着对我的心性的魔炼。首先抄写手机号就是一个很需要耐心的事情,几乎每天网上都登载大量的手机号,下载后一抄就是两个小时左右,有一天特别多,竟抄了四、五个小时,眼不停的看,手不停的写,枯燥而机械,对于我那急躁的性格真的是一种挑战。看着那一长串一长串好象总也抄不完的号码,有时真的有些望而却步,但我知道那不是我,那是惰性在魔我,是怕苦怕累的物质在干扰我。真念告诉我号码越多越好,同修们搜集来不容易,一个号码都不能落下。一个号码就是一条人命呀!何止一条人命?也许是无量众生的命呢!就这样日复一日,不觉中急躁已渐渐离我而去,取而代之的是沉稳与平和。

随着号码越来越多,我一个人发不过来,经过协调后,甲同修与我共同分担起了这份责任,我把抄写下的号码分给甲同修一部份,这样我可以多些时间编写新短信。给这些参与迫害的人员写短信与给普通世人写的就不能一样了,他们经常接触大法弟子,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也更方便看到,基本真相应该是听过、看过无数次了。参与迫害者多是在利益驱使下被邪恶利用,或麻木的执行所谓上级命令,针对这种情况我先后编辑了十几条劝他们审时度势的劝善短信。

开始时常常有人回信,大多是威胁谩骂的,有时刚刚打开手机,看到的就是一句恶毒的脏话,心里明白这里有我要修的东西,但偶尔还会有些动心。向内找,发现自己还有求名的心,愿听好听的,听到逆耳的还有怨恨心。

坐下来发正念,清除这些肮脏的执着心。再收到各种回信时,已能坦然处之,荣辱不惊。并本着慈悲心挑选各种角度的短信再给他们发送,有的就不再回信了,有的就一直骂,直到我不再给他发为止。这样的情况出现几次后,我觉的不太对劲。是不是我编写的短信有问题?我开始一条一条的用心阅读、品味,发现真的是我的问题:语气生硬,字里行间有点威胁人的味道,透着党文化气息,让人感受不到真善。这正是我那时修炼状态的体现呀!向内找后,我开始从新调整短信的词句、语气,每一个字都仔细斟酌,不带观念,不带怨恨,抱着一颗慈悲的、真的为他好、真的想救了他的心态,这样从新修改后的短信发出去,几乎就没有再收到过恶意回信,反而开始收到表示感谢和认同的回信。师尊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要使人发生变化、要能救了这个人,你就不能触动人的负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决问题,才能把那个人救了。”

有一次我以新闻快讯的形式,给一个地区参与迫害的法院人员发了一条短信,是“关于收集中共法庭系统迫害法轮功的罪证的公告。”其中有一个人回信问:能告诉我你是谁吗?明显的感觉到了迫害者的心虚和胆怯。我又给他连着回了几个讲真相和劝善的短信,他没再回信。但我想他至少不会再那么盲从于邪党了。其实他们都是被毒害最严重的众生,他们才是最可怜的生命,如果我们不去救他们,他们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现在,我和甲同修每天不间断的向全国各地参与迫害的人员发送劝善短信,为解体邪恶、制止迫害、唤醒更多人的良知在尽着自己应尽的责任。在此感谢明慧编辑部所有同修的辛苦付出,让我们能及时得到各地资讯,感谢本地同修的多方支持和经济上的援助,同时感谢大陆同修提供的珍贵信息。

写到这儿,师尊的一句法打入我脑中:“聚之成形,化之为粒。”(《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们所有的同修就是一个整体,整体配合力量大。散开之后又可独当一面,在助师正法这条路上各尽所能、各显神通,完成着自己的历史使命,兑现着自己的史前誓约。愿我们所有的同修共同精進,正念正行,助师正法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刻,救度更多的众生。

因层次有限,如有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所有的同修!

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