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刻刻溶于法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万分荣幸能在大法中修炼。虽经过风风雨雨走过坎坎坷坷,却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也更万分感激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即使再艰难仍时刻能感受沐浴着大法的洪恩。

记得我很小的时候,一天自己在院子里玩,看见一艘巨大的轮船在天空中缓慢的飘过来,能看见上面还有几个人,在经过头顶上空的时候,分明看到有一个人在看着我并向我伸出一只手,我也本能的向他伸出一只手,可是毕竟太高了,根本就够不到,我也只是默默的看着船缓缓的向天边飘去。当时只是奇怪:船怎么会在天上走?我怎么不能上去?

人既然出生为什么还要死亡?人活着到底为什么呢?直到大学毕业我也没有从书本上找到答案。直到无意中在九六年得到了《转法轮》这本宝书,我一下子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意义。每天开心的我逢人便说,原来人不只是简单的一生,人活着是要返本归真的。

我找到当地的炼功点,因为炼功点离家远,我就拿起录音机到家附近的公园找一块干净的地方炼功,而且来的人越来越多,新的炼功点就这样形成了。我每天都沐浴在大法修炼的喜悦中。

单位里分房子,领导找到我谈话说这个房子分给我,可是没几天一个同事(已经分给他过房子了)就频频带领着家人找领导为他的儿子要这个房子。最后领导又把房子分给他了。我什么都没有说。其他同事看不过去说我:“怎么那么傻呀!你怎么不找领导呀?”我说:“我是学法轮功的,我的师父教我要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他那么大年纪了,我还年轻,以后的机会多了。”同事说,“人人都炼法轮功就好了。”我每天都沐浴在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中,感受着自己悟到的法理在自己身上实践着,每天都能感到自己在大法中升华着。

这么好的大法,使那么多的修炼的人都在从内心改变着自己,提高着自己。可是邪党不知道感激大法给社会带来的道德回升,社会稳定,却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而疯狂镇压。

邪党恐怖的“七·二零”,爸爸和姐姐因为坚持修大法被绑架進看守所。我要去北京上访,可还没等去就被单位看了起来。单位书记每天都看守着我,丈夫的单位也不让他上班回家,让他专门给我“做工作”,说只要我说句“服从组织”就允许他去上班。我怀孕已经八个多月了,我说要休假,领导说哪怕孩子生在办公室也不给你假期。丈夫也没头没脸的打我,要我放弃修炼。可我一点也没觉的疼,丈夫却手疼的直打滚。

因为心中有法,我只觉的邪党闹的再凶也只是虚幻的假相,山崩海啸什么都动摇不了我对大法的正信,也奈何我不得,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着我。妈妈哭着打来电话告诉我说我爸爸和姐姐都不在家,我若再有什么事她就活不了了。我从小就听话,父母说什么是什么,从来也没有自己做过主,可是唯有修炼我要自己做主。因为我知道我今生就是为了得这个法。可是听着妈妈伤心的哭声。我的心动了,只是为了安慰妈妈别担心就说,“我能去哪呀?您放心吧,我没事。”嘴上是这样说,可是却真的被邪恶钻了情的空子,就更加利用自己执着的亲情来缠住我,加大加强这个执着。

直到二零零零年我终于如愿以偿走上了天安门打开了横幅。用切身的感受,真实的行动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转天我被恶警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妈妈带着我还吃奶的孩子来看守所找我。恶警疯狂的叫嚣“只要你写‘不炼了’就放你走”,我坚决不写。妈妈给我跪下,看我还不写就又给恶警所长跪下。我当时心里很难过,可是我更清醒法在我心里的位置。恶警所长没多久就出车祸被火车撞死了。

在看守所我满脑子里只装着“真善忍”的法理,时刻用大法要求自己。我对同室的犯人讲真相,有的犯人说等她出去了她也学大法。她们说,“我们知道了真相,你快出去给外面的人讲吧。里面就我们这几个人都知道真相了,你在这里多可惜呀。”我心里很清楚,这里根本就关不住我。我不该呆在这里的。

我绝食反迫害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我,我不是犯人没有犯罪。虽然绝食绝水可是我一点也不饿也不渴,而且精神非常好。在绝食的第九天,邪恶要给我残忍灌食的时候,恶警带着我的孩子来看我,我看着本来白白胖胖的孩子只这几天不见就突然清瘦清瘦的,尤其他用瘦瘦的颤抖的小手拿着一瓶奶往我嘴里放的时候,我的眼泪止不住了。我不想让年幼的孩子看见他妈妈被恶警野蛮灌食的情形。一下子又被情带动了,我喝了儿子放到我嘴里的奶,我知道恶警的阴谋得逞了。由于自己对亲情的执着而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被非法劳教了一年,被动的承受着邪恶的迫害,给自己修炼的路上蒙上了耻辱。

邪恶的迫害并没有因为我在二零零一年回家而结束。单位开除了我,我不服,我没有犯罪只是做好人,凭什么又劳教我又开除我?经过四个月的上访,单位改开除公职为调动工作,还是强行的给我调到了别的单位。不久,爸爸被邪恶迫害致死,姐姐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这个期间因为邪党的疯狂迫害,也曾修炼的丈夫被整的怕心很重放弃了修炼,并总是对我说在家炼可以,可是不能跟同修联系。

一天,有一同修从劳教所闯出后打电话要来找我。我去接她时就对她说:回家后我就说你是我的同事,你可别介意,我丈夫他胆小。她没有说什么。到家里后,正好有个邻居来串门,问她是谁,她就说她是某某某,因为炼法轮功被恶警绑架到劳教所迫害刚出来,她和我是在劳教所认识的,里面迫害大法弟子有多么多么的邪恶。她就给讲起了真相。我看到我丈夫的脸色一下子变的铁青,眼睛狠狠的瞪着我。我心里是又怕又敬佩,怕的是同修跟邻居讲真相,我丈夫肯定要跟我闹翻了;敬佩的是同修的堂堂正正,我怎么就做不到呢?

邻居走了,丈夫满眼充血铁青着脸狠狠的对我说:“赶快让她走,想找事是吗?”我不理他,我想:打架就打架,我也不能赶同修走。过了一会儿,同修静静的说:“我走了,我不想他犯罪。”我说:“你走了他就是真的犯罪了,因为他把大法弟子赶走了。”我陪同修走在大街上,心底一片凄凉,非常难过:去哪呢?我开始想我身边的同修谁那里能去。

走着想着,我猛然觉的就应该在我家——同修是来找我的,我要把同修推到哪里呢?我是一个大法弟子,难道我连一个正的安全的环境都不能给同修吗?我还配做大法弟子吗?想到这里。顿觉神清气爽,心里一下子亮堂了起来。我揽着同修的肩膀转过身说,“走,咱回家。大法是宇宙中最正的,作为大法弟子不能有一个正的场,那还配做大法弟子吗?”同修笑了说:“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你忘了咱俩在临分手的时候怎么互相嘱咐的吗?一定要思想中时时装满法!”我听了很惭愧,感到我愧对慈悲苦度我的恩师。

回家的路上,我感觉整个身心都被大法纯正的能量包容着。我们回到家打开门,丈夫立刻象换了一个人一样,眼神表情神态全变了。他歉意的对我说:“你俩就住那屋,可以多说说话,想吃什么饭我去做。”我心里明白,是大法的慈悲纯正的威力改变了他。其实开始的那一切假相都是我的心造成的,不是他的问题而是我的问题。如果当时他因赶走大法弟子而犯罪那也是我造成的,是我一直把自己人的不正的观念强加在他身上,我当初从劳教所一回来时就已经把他设定好了他会生气,还自己主动编谎话,所以一步一步的魔难其实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

同修说过几天她就出国,我说怎么可能?不是说劳教回来的要五年才能办出国手续呢吗?同修说那是他们说了算的吗?我一听对呀!我怎么把邪恶的话当回事了呢?不久后同修顺利的离开了邪恶肆虐的中国大陆。到了海外她说:“你也来吧,这里很需要人的。”我说,“我不去了,因为这里更需要人,我在这里还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如果我就这样走了,在这里我会有很多的遗憾的。我就在这里了,这里更需要我。”

师尊讲:“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通过专心学法,我越发的明白了,其实自己所遭受的一切魔难都是自己的心造成的。对亲情的执着、怕心还有很多不易察觉到的心,也正因为自己的这些不正的人心,才让旧势力钻了空子而遭受了不该被承认的迫害,也正因为这些不正的人心才真的会连累身边的人,甚至会毁掉他们。如果不是自己对情的执着,邪恶就无法利用、迫害家人。如果不是自己有人心被钻了空子,有的人也就不会被邪恶利用做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事而遭恶报。

仔细想来,很多时候很多矛盾都是自己不正的心招来的,为什么在邪恶面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可一到家人面前就含糊了。表面上是为了少给自己找麻烦,谎话张口就来了。这不也是在向邪恶低头了吗?承认迫害了吗?原来自己一直在犯这么大的错误。这不是在骗自己吗?越是这样说他管你管的越严,干扰越大,从而也造成了很多的麻烦和矛盾。自己还无形中撒了很多的谎。

当时并没有想到家人为什么会那样?只是在用自己的固有人的观念在衡量家人,或者用家人以前的状态观念固定了家人现在的状态,也从而又给自己设置着障碍。通过专心学法,师父一直谆谆嘱咐我们要“向内找”,当我不把向内找只停留在嘴上,我不再看家人的表现而真的看自己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是自己骨子里人的理太重了,而没有给大法应有的位置,没有把大法放在第一位,而是把家人的感受放在了第一位。

学《精進要旨》〈环境〉经文,发觉自己思想中并没有超脱出人的理,而还滞留在人中。真正的修炼人要一思一念都要用大法来要求自己,修炼人要同化大法的,不把大法放在第一位还算什么修炼人呀?怎么还是拽着常人的理不放呢?

当我找到了这个心,再做证实法的事的时候我不再遮遮掩掩了(当然和同修配合的事决不会说),而是坦然的堂堂正正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当真的这样做到的时候,环境变了。

一次他回家我正在打印真相币,他看了一点也没生气还惊讶的说,原来你还会这个呀?我同事就有这样的钱,和上面的字一模一样。有时候他看完真相资料也会拿些出去,回来后告诉我他发到哪里去了。同修来了,他也会坐在那里边听边说。有时候他会不声不响的找书看,回来告诉我有的炼功动作给忘了。我说咱家组成一个学法小组吧,先咱家人一起学。我切身体会到是大法的威力,当心真的在法上的时候,当心正念正的时候,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不是强为,而是大法的威力。

以前的单位在开除我的四个月期间把给我住的房子卖给了别人,当时并没有告诉我,而是几年之后才一纸诉状告到了法院,限期让我腾房。我想我还有对房子的执着吗?当初说分给我的,不给就不给了,我也没有动心,这么久了,难道我还有对房子的执着吗?(这个是后来给我住的房子)

买房人到处散播说我强占他的房子,并托我大学同学找我,同学劝我把房子腾出来,并表示很惊讶:“你怎么还占别人的房子呀?”我跟他讲真相,同学表示不可信:一个单位怎么会这样做事呢?我就想给他就给他吧,不要让人家说炼法轮功的不好,可又一想,是因为我炼法轮功邪恶才绑架了我,单位又开除又把房子给卖了,这是不是也是迫害呢?给他是不是认可了迫害?而不给到底有没有舍不下房子的心呢?会不会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影响?

苦苦思索,不知道该怎样做才是对,我就求师父:“师父啊!我一切都听师父的,是我的不求,不是我的我也不要。但凭师父做主。”可是一想,又深感惭愧,怎么什么都求师父啊?师父为众生操劳的还少吗?我是伟大恩师慈悲苦度的修炼了多年的大法弟子,是要在大法中正悟到无穷的法理、生出无限智慧的,怎么还总要让师父为我操心呢?应该能以法为师正信正悟正念正行的去堂堂正正的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的。

再深层的向内找发现,我给他房子他就说法轮功好了吗?他的表态是用经济收买来的吗?而我不给他,我能不能去掉为个人利益的心呢?能不能站在法的基点上,利用这个契机去给各个相关的部门和人员去讲清真相呢?和同修切磋交流,并整体配合,我开始上法院反诉。发现有人心,有为个人利益之心就去掉它,结果房子给谁都不重要,关键是利用这件事去讲真相,去证实法,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

我又开始了上访之路,跟单位、法院、政府、“六一零”、信访办,所有相关部门,能关联到的就去讲,跟他们讲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而给自己带来的身心变化,因修大法所遭受的迫害。恶党的粉饰太平表里不一所做的恶事。他们有的赞同,有的回避说,现在只能等法院审判结果了,我们无能为力。我说,其实我不需要你做什么,只是让你知道事实真相。

开庭时,原单位开了一张假证明说这个房子与原单位无关,一直都是买房人个人的,法院判我败诉。我想是哪里出了问题呢?一位正义律师得知了此事免费为我打官司,建议我继续上诉。我又上诉到中级人民法院,到那里和那里的法官讲真相,那个法官说,“我很同情你,我也相信你说的,可是在这个案件上法院重证据,你要拿出真的证据来。”

真的证据?我明白了我的问题在哪里。就在原单位。在我被开除又称“调离”时,领导对我说:“象你这样在单位兢兢业业的工作的人很难得的。我们也是很舍不得你离开这个单位,可是这都是上面的命令。我也真是不得已,有机会我一定再让你回来。哪天法轮功平反了,我召开全体大会当众向你道歉。”我想,既然走了就不回来了,所以心里一直有个结,就是不想再面对那里的人,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更别说跟那里的人讲真相了。找到这个心结后想:看来一定要去原单位了,可是这一步也真难迈,感觉心里总有一层东西在障碍着,是什么呢?往深找发现是逃避,遇到问题躲着、绕着走,不敢面对,越躲矛盾越多问题越大,躲来躲去躲到最后躲不过了,堆积到跟前了。以至越堆积越大,可是不过又不行。

劳教是被迫害,可是被单位开除不也是被迫害吗?回来一说被开除了为什么就承认了邪恶的迫害?就真的不去单位了?虽然也去上访了,可是却为什么就不能不承认它,就去堂堂正正的照样上班。不管结局如何,而是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去给同事讲真相呢?追根到底是因为情、怕心、要面子的心,而失去了救度那里人的最好的机会。后来也曾想被开除也是承认了迫害,应该去和那里的人讲真相,可是要面子的心、懒惰的心还是障碍着不想去,越拖心越重。现在官司找到头上来了,还不悟,还是绕了一大圈,仍然没有直接就去面对,所以问题就堆积到现在。

师尊说:“哪块碰到困难了不能躲着走,哪有问题哪就需要你们去解决、就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哪一旦出现问题,就是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不要躲开它,哪怕它表现的再邪恶。”(《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却总是抱着人心执着不放,那怎么能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呢?那怎么能担当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呢?

不愿去是谁不愿去呢?不都是常人的观念?作为真正的大法弟子就应该去做该做的呀!终于我突破了个人的障碍,而站在法上去看问题。堂堂正正的去了原单位。同事们看到我都非常的热情,问这问那,我正好给他们尽情的讲我该讲的。唯独领导看见我吓的就躲,他越躲我越天天去,谁在那就跟谁讲。最后只剩他一个,他也不躲了。我对他说:“你不要怕我,我没有带任何窃听的设备,所以你可以敞开心胸说话,我也只想听你的心里话。看你的良心还在不在。”“我修炼法轮功以来在单位的表现你也知道,你也看到了大法是怎么让人做好人的。(他曾看过《转法轮》也收到过真相)我现在来用亲身经历告诉你邪党是怎么迫害法轮功的,而你又是怎么协助的,也参与了迫害的。”

最后我说,“我不是来找你要房子的,我只要你开一个真实的证明,我就接着去打官司,随法官去判。”他歉意的说:“我知道我们以前对你做的不对,我也收到过你们的电话,我也明白了。可是再开证明我是开不了了,那不是我自己打自己的脸,说明前面那个就是假的了吗?你就让一步吧,提一个别的要求吧。”我想,你明白了就行了,本来我也没有期望官司的结果。我就说:“那这样吧,买房人也不容易,我俩平分吧,他若要房子就给我一半房款,若房子给我,我就给他一半房款,让他挑。”领导立刻高兴的说,“好,就这样办了,我一定尽快给你满意的答复。”

法官说,这个结果真是让人没有想到,看来你说的还真是真的。同学也说,一看这个结果那肯定是你以前说的都是真的了。我心里知道,一切都是法的威力。

这个案子虽然这样结了,可是在这个过程中,却暴露了我很多心出来,其中有很多做的不足的地方。当自己能时时在法上,正念足的时候,人就能接受真相,而当自己心态不稳,常人心、顾虑心重,正念不足的时候,自己说的都没有力量,人就更不能接受,甚至说不好听的。

在给一书记讲大法好的时候他也认可,可是一讲让他退党他就立刻勃然大怒,并说以后再也不准提这个话题。就是因为自己在准备劝他退党的时候,心里就衡量着他会是什么态度啊?他能接受吗?结果由于自己正念不足,他就真的被恶党邪灵控制着理智不清。

恰值那年的十月一日的前一天,一个朋友急忙打电话把我约出去说,“听公安局的人说要动你,说你太胆大了,敢劝退党劝到某书记的头上去了。赶快出去躲躲吧。”我听了心里也直扑通,回家的路上就想开了,这要上哪里躲去呀?要躲到什么时候啊?想了一路又转念一想,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即使我还有人心的不稳、执着,可是我是有师父在管的,我只会走我师父安排的路,以法为师修掉那些不好的心。这是决不容邪恶来逞凶的。

想到这里心里踏实了,回家照常学法、发正念。我想我再去找找那个书记,他怎么能做那样的事呢?那对他多不好啊?有一天早上正好就遇见他,可是他看见我之后,表情很尴尬,好象做了什么错事一样,立刻低着头急匆匆的就走了。我想是我不好,是自己心态不正,念不正才造成的他那样。自己一定要好好学法,加强正念,更有力的去做好讲真相的事,因为真正救人的是法。

不久后朋友打电话问我近况,我说挺好的。她很奇怪的说,“公安局的怎么会没找你呢?”我笑了说,“他们从来也没有说了算过。”我知道,一切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说了算。

我们地区一直协调不好,很散。同修见面也常说,怎么象一盘散沙,形不成整体呢?嘴上也经常说,要向内找要看自己要从自己做起。可是在向内找的时候,说的话感觉还是在找别人。

有个同修说,你当协调人吧。我说我可胜任不了,责任太重大了。我修的不好差距太大了。同修说,那你看看现在这个状况谁高兴,谁着急吧。我说:“协调人不是谁谁选出来就能胜任的,那是自己要有那个心愿,并且要有扎实的修炼基础,是修炼中自然而然形成的。当然也不能就都指着协调人,我们每个人都是协调人。都要承担起这份责任。”

我心里明白,我是怕有压力,怕承担,觉的自己差距太大,做不好,怕给大法造成损失。可是自己心里又也很着急,恨不得真的能承担起协调人的担子,能使这个地区协调好,同修们能配合好,共同提高,更多的救度这一方众生。

就在自己这样想了,并有这个愿望时,我发现会机缘巧遇好几位十来年没见面也联系不上了的同修,而这些同修又连着其他的同修。很自然的我们这一片就联系在了一起。我深深的悟到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们只要有这个愿望,其实真正这件事情是师父做的。想来,我们的一切事不都是这样吗?没有大法,我们能做什么呢?其实我们只是有这个愿望,其实不都是法的威力展现吗?不都是师父在做吗?

通过学师尊新发表的讲法,我更深的悟到救度众生的责任重大,这段历史是给我们的,我们要怎么助师正法?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的历史使命有多么重要!师尊赋予了我们多么大的荣耀!师尊有多么的珍惜我们和众生!那么我们的一思一念都要站在法上,真正的同化大法,只要时时溶于法中,就能展现大法的威力,才配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能救了众生。

修炼过程中还有很多不足,我一定要以法为师,同化大法,紧跟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不再辜负师尊慈悲苦度,要兑现史前誓愿,让慈悲伟大的师尊少一些操劳,多一些欣慰。

恭祝慈悲伟大的恩师中秋节快乐!

修炼中还有很多不足之处,个人层次所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