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后天观念,找回真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一、在师父的呵护下,度过空前的巨难

一九九七年初我终于得到梦寐以求的大法。我的身心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如获新生。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上,突然老辅导员纷纷被公安传讯,拉开了这场对法轮功和大法弟子的腥风血雨般的邪恶迫害的序幕。然而自己在师父的呵护下,没有丝毫的怯懦,心里非常坦然:师父教我做好人中的好人,没做伤天害理的事,半夜不怕鬼叫门。那时只想这是一场“严重误会”,起码应该相信我这个“忠诚党员”。事实并非如此。

九九年前在京進修期间,某同修约我交流时曾说,“你今后将面临一次重大魔难。”当时没在意,能有什么大的考验?没想到自己修炼不严肃,让邪恶钻了空子,被不修口的同修出卖,遭非法劳教两年。当时能做到处处为同修着想,要求释放其他同修,自己个人英雄主义视死如归,大包大揽,主动承担所有责任。由于对法在理性上还没有达到更深刻的理解,后天形成的为私为我的观念、尤其是党文化的毒害,又被人的投机、奸猾一面所左右,想在既不伤害大法、师父、同修的同时,又能减轻单位领导压力,减轻家属子女的思想负担,以“多写认识少谈事实”的方式得到早日解脱。其实在是与非、对与错、好与坏的选择中二者必居其一,没有第三选择。由于没有真正从法理上正念否定非法劳教迫害,产生了惧怕劳教的执著,配合单位极力解脱,反而求来了被非法劳教。这一跤摔得够惨了,由此而产生的负面影响太大了,各方面的损失也太大了,特别是对后来做好三件事,讲真相救度世人造成很大的障碍,直接影响了一方众生的救度!

被非法拘留和劳教期间,多亏师父的呵护,护法神的保护,在大法的强大威力下,邪恶不敢碰我一下,使我免遭了皮肉之苦,度过了那场巨难。当时我还未认清邪党的罪恶本质,人的一面感觉很委屈。幼稚的想到一个对其忠心耿耿的“优秀党员”,竟然被关在党的监牢里,一度想不通,甚至想以死唤醒当局和民众,证明大法、师父和他的弟子是无辜的。面对生死,我们是无执的。但是,自杀,那是杀生,这与师父的教导、法的原则相违背的。师父明确告诉弟子们不能杀生,也不能自杀。

在给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各处狱警和其他犯人讲真相的过程中,只要面对恶人恶警,不明真相的众生,师父就给我一正念,神的一面自会知道怎么去做。只要谁找我谈话,我都豁出来了,以一片善心待人,让对方明真相。拘留所的教导员专门找我谈话,让我畅所欲言。我抓住机会给他讲真相,他信道家学说,对我讲的没提出异议,只是善意的提醒我,对他讲的这些不要对他人讲。该所一位怀才不遇的狱警,为人正直,刚正不阿。他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方便,给予各方面的帮助和照顾。他逢人就讲,我所见到的炼法轮功的人,都是素质很高的好人,比我们的人(警察)有教养。他看到邪党十七大后依然无所作为,彻底失望了,和家人都“三退”了。看守所一位狱警专门约了一个时间把我叫去谈话。他开始听信谣言,说炼法轮功的人“自私”,不顾家人。我试探他:有很多事你不清楚,说少了你不明白,说多了你不好汇报。他说:你说你的,我心里有数。他半闭眼听我敞开讲了几个小时,最后以这句话结束了我们的谈话:“等你退休了,我到你家教你炼功。”他和我会心地笑了。他明真相后改变了对大法弟子的态度。一次女同修之间传递东西时不小心将东西扔到墙外菜地里,就是请他帮忙拾回来的。

在该所给其他犯罪嫌疑人讲真相中,连所谓的号长(原某单位处级领导)都要学法轮功,在法理的开导下,他从萎靡中振奋起来,人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明显变化。他们好几个跟着我炼功,听我讲真相。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从此号子里打骂声消失了,出现了尊老爱幼,相互帮助的氛围,大家为每个人分析案情,总结经验教训,为有冤屈的帮忙找律师,维护个人合法权益而改为轻判;有的冤枉的被释放。他们后悔要是早知道这些做人道理也就不会犯法了。有的在我离开时流下了感激的热泪。

两年的非法劳教,尤其是后来看了《九评共产党》才使我从现实和理论上真正认清了邪党的罪恶本质。

终于熬过了度日如年的两年魔难。这时想安逸的执著心冒了出来,准备在家这个避风港好好透透气,同时弥补弥补对家人的感情欠债。修炼的路上是不能停步的。随着学法、修炼、发正念、讲真相的抓紧,思想很快清晰起来,决定立即行动起来,做大法弟子该做的。邪恶钻空子,企图再次迫害我们夫妇,要我们去洗脑班。我们正念十足,绝不配合,坚决不去!如此大法显威力了,从此,邪恶消遁了。

师父的慈悲呵护增强了我们做好三件事的信心。我们平时每天坚持学法,正点发正念。大法书我先后手抄过四本,以便家人在特殊环境中不影响学法。出门在外讲真相、发资料、用真相币、购耗材、办其它证实法的事时,随时随地清除邪恶因素,发出一念,请师父加持,弟子所到之处邪恶全灭,恶人恶警看不见、听不见。这一念非常灵,修炼环境越来越宽松。好坏出自一念,人神一念间,人能把神怎么样?

二、在师父的点化下寻找“真正的自己”

“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这是后天形成的。如果这个东西时间长了,会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脑中,它会形成一个人的秉性。”“你自己是先天的自己,他是不变的。但人认识事物往往容易形成一种观念,而这种观念就不是自己。”(《转法轮(卷二)》〈佛性〉)

修炼十三年了,至今我还在继续辨别“真我”、“假我”,找回先天的“自己”。后天各种观念形成的非我这种物质,顽固的依附在一个人身上,覆盖先天本性,发挥不了正常的作用,从而左右着修炼人以至走错路办错事。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这后天的“假我”始终试图干扰、控制、阻碍着先天“自己”觉悟了的本性的再现。

自己过去在人中算是有点身份的人,摔了这一大跤,去掉了怕丢人现眼的执著,因为我不是做见不得人的事,是邪党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非法劳教,真相早晚会大白于天下。但是,现实的负面影响不可低估,由于不明真相的人还多,他们毕竟生活在常人世俗观念中,尤其有些人还在职,他认为还“端着邪党的饭碗”,惧怕整人的邪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与我们面子上过的去,不想与我们深接触,障碍着他们接受真相,这样无形中就影响了讲真相的效果。有些人经历的事多了,他们不在乎,对我们讲真相影响不大。不少人由于了解我,冲着我的人品,认可我们,“我知道你为人,肯定是为我好,你说咋办就咋办。”三两句话、一个电话就劝退了。有个地市级领导的夫人当我劝其三退时,她十分感激,你能对我说这些非同小可的话,说明没把我们当外人,不停的道谢,并同意三退。有个教授属于民主党派人士没等我说完,就举着右手宣誓,坚决退出共青团! 并要看大法书。一大学党委书记感谢我们为他全家人三退,并接受了真相资料和破网软件。一次在外地遇见市检察院副院长,我想这非偶然,于是将其叫在一旁,劝其三退,我说,在这里遇见你这不是偶然的,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这个党不行了,赶快远离它,不要让他给咱带灾,你和弟媳妇只要从内心同意三退就行了,其它事有人帮忙。他说,好好,谢谢,记得弟媳姓啥吧?(我说姓某)他不停的笑着说,你这家伙呀!言外之意你真胆大,真诚实。一次在街上遇到平时认识的“六一零”警察,相互交谈中,他充份认可我的人品,并流露出不当那种把事做绝了的恶警。我劝他善恶有报是天理,给自己要留退路。就在和他同行时遇到一位为人不错、比较熟悉的在职副局长,在我打招呼的同时,这位警察知趣的回避在一旁等我,我和那位副局长简单明了的说,难得一见,长话短说,你现在在台上要想到台下,看长远点,给自己留条后路,这个党你也看到了,这个党员帽子赶快摘掉,不要让它给咱带灾。你发自内心同意,我给你帮忙取帽子,他连声说,好好!有时间到家去聊。在“六一零”警察的眼皮底下,一个好人得救了。我当时没有任何后天观念,只想救人要紧。一位在外省武警部队任参谋长的与我在宴席上同为座上宾,这人在当地很有能耐,我说,你们日子也不好过,最苦最难的事都是你们冲在前,不过你当官的在后面。他说,是啊!现在社会治安这么乱,民怨很大,到处都不安宁,想退还退不了。我说先把党员皮退了,避灾免难。你们退休又不影响待遇,早退晚退都好说。他说,是、是。我接着给他讲了如何退党。其它事有我帮忙不用你管了,你只要从内心彻底否定自己在党旗下的宣誓就行了。不少在职领导就是这样被我劝退的。

我们夫妇俩长期配合默契,一个发正念,一个讲真相,绝大部份人劝退成功,除以上外,其他被劝退的各种人都有,有领导、有公务员、有教师、有医生、有演员、有工人,有我插队下乡时的大队长、有村支书、文书、有做生意的、有董事长、总经理、也有司机、打工的、挖煤的、拾破烂的,啥人都有。一次去边远山区亲戚家讲真相,当我们开口不久,那位八十多岁相信神佛的老太太,激动的说,啊呀,你们是观音传谕呀,救度世人来了。我带的《风雨天地行》光碟,他们连夜看了两遍。其实不少头脑清醒的当官者比一些忠厚老实人还容易劝退,因为前者知道的黑幕多,后者愚忠邪党,被邪党愚弄的昏了头。有的都公然不交党费,公开要求退党。但不相信神佛的存在,一边在骂邪党,一边却又不赞同我们这种方式为其退党;有的人老几辈受邪党迫害,反而极力维护邪党,未等你开口,先封住你的口,谁要说共产党不好我首先不答应。“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十二分严重,我觉的他们太可悲太可怜了,别人将他们卖了他们还在帮着数钱,也可见邪党的毒招之绝。

作为自己向内找,关键是我们讲真相时,有时正念不足,心态不对,自己带着强烈的执著,有时人熟了忘乎所以讲高了,有时时间紧环境不宜又讲不到位,尤其是越执著于亲情障碍越大,自己反而急的气的不行,在这种不溶洽的场中,双方都不愉快,效果肯定不佳。这方面教训也深刻。一次到三十多年没去的亲戚家讲真相,年老人很容易接受,一位长辈说,这九个字真好啊,不花一分钱,教你受益,那多好哇。共产党与天地人斗,不得好,(三字经)“天地人”是三才嘛。后天瞎了眼的老兄也十分认同大法,我就只顾给他讲真相,忽视了对其他几个亲友讲真相,一心想通过瞎眼的亲友眼睛复明来证实法的威力,于是不顾往返近二百里来回奔波,花了一百多元钱买录音磁带,四处寻找稀有的师父讲法录音母带,连夜连晚用了二十四、五个小时,好不容易录制好送去,手把手的教他如何将排放好顺序的磁带装進复读机里按哪个键播放,又如何将播放完了的磁带如何取出放在另一个排放位置,不至于拿错顺序,手工特制了一个两个格的盒子。他照我教的办法做了一遍又一遍,熟悉了,他如饥似渴的开始听师父讲法,第一天就连续听了七讲,他不停的说师父讲得好。于是,我将需要交代的事要注意的事项,身体将出现的反应都一一叮咛了,我才放心地告辞。但是后来听另一亲戚说,盲人的妹妹给他打电话说,我离开不久,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去盲人亲戚家,说不要听我的,是骗人的。亲戚问她,把你啥给骗了?她说那倒没有。我听后人心翻出来,心确实疼了。究竟是谁骗谁?邪党恶警骗人又害了一些人,分不清好坏,失去了机缘。看来是我真相没讲到位。我当时去了好几个亲戚家,顺着常人的执著,按着当地民俗,买了不少礼品,还送给了老人、困难学子零用钱,拒收了回赠的土产品。遵照大法对弟子的要求严格要求自己。这事对我后来讲真相影响很大。

我也向内找了找,是一颗什么心要我去掉啊?是为私为我的情——对亲情的执著。过去我这人太重感情,多愁善感,连常人中的老人都在提醒我,你太感情用事了,容易被人伤害。修炼了,这个隐藏的执着也该去去了。一定要分清大善与亲情的根本区别,跳不出这个亲情就修炼不出来。假若这个盲人与你无亲无故,你能这样对待吗?说明还有区别心要去掉。这位盲兄亲戚失去了师父讲法带和真相光碟,听不到师父讲法了,不久有一天说心里有点不舒服,没有痛苦的悄然离世。他三退了,他听到法了,九泉之下他会感谢大法给了他美好归宿。那些磁带光碟又不知会落入哪位有缘人手里从而使人得救。

最让人遗憾的是,一次在街上同时遇到两位多年不见的老熟人,一位自中共暴力夺权后就在街上当村干部的老太,一位弟媳现任街道办主任的老妇,由于当时偶遇在大街之上不太适合讲真相,天时地不利,对方说好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么年轻,我顺口就说,我这全靠炼功,其中老妇问炼啥功?我说,法轮功!对方马上翻脸,我不练!转身就走。我没来得及继续讲真相,两人可能由于各自身份问题,不得已去当地派出所报警了,于是派出所和街道办派人到处了解我的动向,师父慈悲呵护,最后不了了之。这次由于我没注意天时地利人和,时间地点不适宜,她们两个人在一块,而不是单独相遇交谈,说到常人这么敏感的话题,她们也做难,告也不是不告也不是。结果,不久害得她们遭受了恶报:老妇的丈夫命归黄泉,老太腿摔断,儿媳手摔断。借此机会我主动给街道办调查我的人讲真相,他说有人告了,不然谁吃多了没事找事,现在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实上是我没尽到救人的责任,无意中把人往下推。我应该理智的、智慧的讲,实践也证明,讲真相还是一对一效果最好,这样,对方少顾忌。他相信你,不一定信得过在场的第三者,这是邪党无情打击,残酷迫害给人留下的阴影。

一次路过一片墓地,从墓碑上看到不少熟悉的人离开了人世间,其中有个同龄人过去是某单位领导,他的名字跃入眼帘,不时的出现在脑中,离开那里后,还在不断的出现,我意识到他要我给他三退,但没有及时办理,晚上在睡梦中还在不断浮现,直到第二天给他在网上发表了三退声明,这才消失了。

一位过去当官的同事,当我一开口,他就说,我比你知道得多,共产党说你们是×教,共产党才是邪教!当时是零四年。这位同事无意中又提醒了我,自己要有电脑,想看什么看什么。而我当时出劳教所不久,还在等、靠、要资料,尽管在劳教所星星点点看到师父经文,但没看到的太多了。从而跟不上正法進程。急切想买电脑,自己能看、能做真相资料。然而来自内外阻力很大,自身后天的观念,误认为自己太招眼了,不安全。家属更害怕,你敢买,我给你扔到外面去。话虽这样说,凭什么我不能买电脑?凭什么我不能看明慧文章?这是我的自由,这是我的知情权,谁也无权剥夺!这几年耽误的要尽快补上,于是,先买些电脑书看看,再在亲戚、朋友的电脑上学习,等时机成熟一步到位。当在亲戚朋友的电脑上回到自己的家——明慧网站,见到没看过的师父讲法、经文和其他大法资料,如获至宝。于是如饥似渴的学法,全家人又重归到过去的修炼环境。但是不可能老在别人家电脑上麻烦他人。这样就水到渠成买下自己的电脑,在家尽情的遨游,下载大量的资料自己看,给同修看,给世人讲真相,同时给明慧投稿交流心得体会,给师父发贺卡,从一指禅打字开始,在师父的点化下,不知不觉的、硬是摸会了电脑,同时还去教同修学打印、刻录、转换音频、视频、安装加密双系统、装电子书资料、并多次去外地帮助组建家庭资料点,把要用的一切资料准备齐,用移动盘备份给资料点。甚至将教同修实习的空白光碟都准备上,把明慧制作的刻录打印教学碟留下供同修边学边练。

在边学边教的过程中从同修那里学到很多社会中学不到的东西,也有很多很多感人的事例。尤其是去教一位八十岁同修(老太太)如何上网,她已经会打印资料了,可资料是其他同修从网上下载,再用U盘送来,她为了减少其他同修的负担,自己学上网下载资料。她认真记下上网下载的每一步骤 ,如何找到设定密码的密盘,如何打开设定好的便携式火狐狸浏览器,再打开破网软件……这种一丝不苟的认真劲,感天动地!原以为自己年龄大了能学到这个样子就不错了,这一比我这年过花甲的小伙子也深感惭愧。

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有师父在有法在。只要心态好正念足,没有学不会、办不到的事,神奇事迹定会出现。当年,我学上网时,正着急如何上明慧网,这时正好发现只要你注册一个新QQ号,马上就会接收到同修发出的动态网、明慧网的链接。从我通过QQ得到同修发给的动态网、明慧网的链接开始,至今,从未中断过回明慧家。都是在师父的点化下,做出常人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看着看着连不上网,当你静下心来,一发正念,不知不觉就连上了。近期邪党封网那么厉害,谁也阻拦不了我们回自己的明慧家。那天动态网主页打不开,结果,从“技术反馈”栏,打开几个窗口,直到我办完网上要办的事,三退、下载周刊及有关资料。前几天为了发送全省大法弟子对师父中秋节的问候,网连上就是发不出去贺卡,我有点着急了,后来就发正念,没有大法弟子办不成的事,一定能发出对师父中秋节的恭贺之声,结果贺卡顺利的发给了明慧编辑部。

几年前一外地夫妇(同修),正急着半个多月上不了明慧网,我说你要发“正”——网页随着“念”字的发出被同时打开,他们回头看着我愣住了,大法真神奇呀!我不懂英文,有些英文软件,不知是啥意思,我多次就是凭感觉去点击,结果还弄对了,有时还不知道怎么一步一步过来的,若再从新来一遍我可能又不会了。

三、牢记师父的嘱托 实现史前宏愿

“形成的观念,会阻碍着、控制着你的一生。人的观念往往是自私以至更不好的,所以又会产生思想业力,人又被业力控制着。人是靠主元神主宰着,主元神麻痹被观念代替的时候,那么就是你无条件投降了,生命被这些东西左右了。”(《转法轮(卷二)》〈佛性〉)

后天形成的为私为我的观念一旦麻痹了主元神,就会左右着你,每遇到一件事,先冒出来一个不好的念头,企图控制你,桎梏你。尤其是生活在大陆经受过中共党文化毒害、经受过中共历次运动迫害的人,见风就是雨,谈运动色变,时刻想着如何自保,凡事从坏处着想,未曾行兵先寻败路。这一不好的念头阻碍、控制着我们的前半生。凡事都想着这个事要是这样不行,就那样……自己给自己先找到退路,即使失败了自己不至于承受不了这沉重打击,有心理准备,少受一点伤害。特别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加之邪党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肆无忌惮的对大法弟子進行惨绝人寰的迫害,更加深了这本来都十分难去的执著心——后天形成的为私为我的观念。似乎一些同修都长着一个挨打的像:大法弟子家不能有电脑,有电脑就会怀疑……,有电脑肯定是上禁网,上明慧网就会被……,有打印机肯定是印真相资料,还去发真相资料,发资料就会被……,全是被抓挨整的坏念头,这不挨整也会挨整,这是自己在求。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歹念也是有能量的,是自己形成的这个不好的场。前几年,在邪恶残酷迫害下,协调人纷纷被劳教,被监控,许多学员缺资料,资料点资料送不出去,找不到传资料的人,找了几个学员商量,都无法解决,没人敢接。有的就建议找一个家里穷困的学员传递资料,万一被抓了我们经济条件好的可以去照顾他家。我说还没做事就给安排了被抓,那怎么行啊。后来在师父的点化、安排下,偶然碰见俩学员,于是冒着很大的风险,勉强找了一个接资料的点。类似这种不好的念头麻痹了许多同修的主元神,而被后天的观念左右着。我了解许多学员完全可以上网,不说做资料,自己可以先看看明慧文章,跟上正法進程吧。却还在捧着金饭碗要饭吃。我不是指责谁,我是提醒同修你怀里抱着金饭碗不用,还要苦苦的找饭碗,要饭吃?当然主要责任在我没协调好,我后天的观念障碍着自己,同修家里有常人,在常人看来我曾被非法劳教过,要敬而远之。自己怕目标大有尾巴给别人找麻烦,除非同修邀请自己去。我也不能不管不顾自己和同修的安全。大家在这些问题上存在两种极端,一种是自己的主元神完全被为私为我的后天观念控制着,认为一动就会被抓,不敢出来讲真相证实法;一种是不管不顾自己和同修的安全,神神叨叨的、“光明正大”的在大白天挂大条幅讲真相而被抓。前者“被抓”,是自己想出来的;后者“被抓”,是自己做出来的。都是自己求来的。只能取中,“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才是我们要走的正路,路越来越窄,左右走偏半步都是不行的。

“不形成任何观念,看问题都有自己善良本性的见解,真正自己的见解,慈善主断这件事情。你自己越显露出自己的时候,你的思想越是高的,越是归真的,就越是带有你先天的善良本性境界。”(《转法轮(卷二)》〈佛性〉)

让我们一起记住师父这段语重心长的嘱咐,走好最后最后这段路,去救度更多更多的世人,以实现我们史前的宏愿。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