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门卫工作的方便条件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我的经历与千千万万中国大陆同修的经历非常相似,都经过了九九年以前的得法、洪法、集体学法、集体炼功、身体净化、道德回升、家庭和睦和九九年以后上访、关押、抄家、迫害等等,对大法的认识在“左一跤、右一跤”,跟头把式中的逐渐从感性升华到理性,从个人修炼状态逐渐溶入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伟大壮举之中。其中的酸、甜、苦、辣当时觉得再大的关和难,现在回过头看,和我们要完成的伟大历史使命来比,和救度众生的重任相比,真是什么也提不起来。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回报师恩。

用心学法 从压力之下走出来

二零零七年底,我在被非法关押一年半后再次从劳教所回到家中,因我没有向邪恶妥协,自己觉得自己象个凯旋归来的英雄一般。谁知等待我的却是一片凄凉:单位保卫科要监视我,工作没了着落,工资一分没有,儿子冷眼旁观,丈夫闹着离婚,父母、婆婆要与我断绝关系,哥哥、姐姐也摆起架势扬言要与我断绝关系,同修们那里也是褒、贬不一……。所有这些尽管出乎我的预料,但面对各方压力,我没有灰心丧气,我知道,灰心丧气是旧势力想要的,它们眼巴巴的等着把我拖下去。

我要求自己先静下心来多学法、多发正念,坚持每天炼功,坚持每天上明慧网看同修的交流文章,看各种修心、断欲、讲真相的小册子,渐渐的、渐渐的我明白了什么是感性、什么是理性,怎样走出个人修炼,怎样向内修、去执著,怎样否定旧势力……。

师父说:“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
学法、看明慧文章和同修们的帮助,使我明白了都是自己的人心招来的迫害,是自己的人心招来的警察和不明真相的人对大法犯罪,是自己的人心把众生推到了大法的对立面、推到了毁灭的边缘。在将来面对大审判的时候,能是一句“自己没责任、是邪恶在迫害我”就能了结的吗?

痛定思痛,我不再犹豫,当我升起救度众生这一念时,慈悲的师尊便巧妙的安排了我与各个领导见面的机会,我抓住与每个人见面谈话的机缘见缝插针,理智的告诉他们真相。尽管自己当时的正念不是很强,但是我想每次讲真相背后的连锁发酵效应也是巨大的。

圆容工作环境 讲真相救众生

很快,我被安排到社区做门卫工作。这个工作是别人梦寐以求的,上班一天一夜,休息三天三夜。这使我有更多的时间做好三件事。我利用业余时间走街串巷,抄记各商店手机号码,搜集自己和同修的亲朋好友的电话号码,利用电脑查公、检、法、派出所、律师、银行、学校等各单位的电话号码,汇集后转给发短信同修或发到海外,以便海外同修打真相电话用。我利用一切购物的机会使用真相币,并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我知道大法弟子放在哪儿都应该是最好的。我认真做好本职工作,搞好与领导、同事、业主们的关系,也注意处理好工作中的小事:门卫室缺少毛巾、肥皂、洗衣粉、铲子、抹布、时钟等等,我都从自己家拿来,方便大家使用;同事们不管谁需要调休,我都愉快的和他们换班。无论白天、晚上,无论遇到巡逻的、值班的、查岗的、替岗的等等,我都会告诉他们真相,他们明白真相后都退出了党、团、队。

门口修车、修鞋、修伞的,卖水果、烧饼、卖烤地瓜的,看车的、打扫卫生、拾荒的,送水的,搬家的,维修的,找人的,包括散步的等等,等等,只要能搭上话的,我都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和“三退”的讯息,大多数人都表示理解并同意“三退”。望着一个个得救的生命,我的胸中不断涌现出对师尊的感恩,救度众生的使命感使我在修炼的路上不敢懈怠,不断精進。

卖水果老人的三退故事

有一天,我遇到一位由远乡到此地批发水果的六十多岁的大姨。我问:“大姨,你年轻时入过党、团、队吗?”她说:“以前在生产队干活时积极,入过团。”我问:“那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接着给她讲了贵州出现的“中国共产党亡”的藏字石;《九评共产党》一书引起的退党大潮,目前(当时)已经有五千多万人“三退”了;讲了共产党暴力夺权后杀害八千万同胞,特别讲了九九年江泽民流氓集团栽赃陷害法轮功,数千人被迫害致死等。告诉她老天要找它算帐了。我说,“你赶快用小名退出来保命好吗?”没想到她说:“我不退,我还留着团闹革命呢。”我说:“大姨,你都六十多岁了,你还革谁的命呢?你给共产党干了一辈子,现在谁认得你?这大冷的天,就你这把年纪都该在家享福的,可你现在一天不出来卖水果你就得挨饿,共产党决不会心软送你一分钱,你可想好了,保命可是大事,不是闹着玩的,去年汶川大地震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人,都平安没事,你好好想想吧。”可任凭我怎么说,她就是不退。

我想,虽然她一时不退,但已经听到了我讲的真相,也许下一个同修再给她讲就水到渠成了。

隔了几天,我正坐在门卫室上班,就看见她大老远的冲我点头,我心里想:你又不退团,光想让我买水果。我就装看不见。谁知,她敲着窗户说:“我连着好几天都来,咋没找到你呢?你快买点水果帮我开开市吧!”我知道不能让自己的观念使她失去得救的机缘,于是我就一边挑水果一边拖延时间说:“大姨,那天我给你说的那事,你考虑的怎样了?起个化名快退团保命吧?”没想到她痛快的说:“我不用小名,我用真名退!”那一刻,我真是百感交集,唯有感谢师尊的无量慈悲。

门口修自行车的大叔,自我上班第一天起就劝其三退,历时半年之久,终于在大法的感召下退出了少先队,并且看《九评》、看神韵光盘、佩带大法真相护身符。

一位避雨的基督徒明白了真相后,临走时站在雨中,转过身来对我双手合十,一个劲的说谢谢。我说:“要谢,您就谢谢李大师吧!”

与同修配合更大范围讲真相救众生

当神韵晚会光盘出了后,甲同修把打印好盘面的光盘送来,由我自己刻录并散发。(编者注:可打印光盘建议先刻录再打印光盘封面,这样能保证刻录质量)几个月的时间内经我手发出了一千多套。最多时,一天散发一百多套。中间也穿插散发其它真相光盘。

一次从明慧网上看到介绍刻光敏真相印章的介绍,于是我在同修的帮助下,购买了光敏印章机,开始了刻印章证实法的路。那时,最大的问题是资金短缺,有时还没到月底,兜里已找不到一元钱,每个月都眼巴巴等着拿工资单,工资一入卡,即以最快速度取出交给乙同修,赶快上网邮购光敏印章和光敏专用印油。不长时间我们便刻了三百多个真相印章,转送到当地及周边县市同修手中,成为各种证实法真相资料中的一种。

网络邮购都须真名实姓,无论是精神上、体力上和财力上,乙同修的付出都是巨大的,而我和儿子(同修)只是起到微不足道的中间辅助作用。在此,我真诚的感谢技术同修在各方面给予我的支持和帮助。

后来与丙同修合作,制作、悬挂真相条幅,短时间内我们便制作、悬挂了三百多个真相条幅,遍及半个围城。在与丙同修的合作过程中,也是提高、修心最多的时候。

讲真相救众生中不忘修自己

第一次出去合作,因没有经验,悬挂条幅的质量不是很完美,但是配合的比较默契。后来根据同修在明慧网介绍的制作、悬挂条幅的经验,我们随时改進悬挂条幅的工具,条幅从制作到悬挂做的越来越完美。可是,这时同修间心性上的摩擦却越来越显著。丙同修坚持在人不知鬼不觉的乡间、地头悬挂条幅,说第二天农民下地干活就可看到,以保证个人安全;而我则认为有师在、有法在,在注意安全的前提下,只要对救度众生有力,在哪儿悬挂皆可。为了整体的力量更强大,我决定配合丙同修。

丙同修怕心很大,一路上看这个象跟踪的、那个象举报的,墙角一堆废料也认为是蹲坑的,嘴里还不住的埋怨我不理智。我真是不愿意再听她说下去了,便说道:“大姐呀,你咋没一点正念呢?我们不是有师、有法、有护法神吗?漫天的神都在瞧着我们呢,咱这样不叫神笑话吗?你这样叨叨没完,那挂的条幅也起不到救人的作用了,安全更没保障。咱把叨叨的心静下来添正念,默念正法口诀不行吗?”同修说:“你这人就这样,不理智还不让人说,动不动还拿师父的法压人,以后我不和你配合了。”二十里的路,同修叨叨了十几里。

我的心在蠢蠢欲动,有些不平静。但我感觉到自己不对头了,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我必须向内找了。其实丙同修算是较精進、也知向内修的一位。从丙同修的话语中我发现了自己表面冠冕堂皇,而内心深处潜在的不让人说、证实自己、瞧不起同修的种种人心。从丙同修的表现上我也发现了自己隐蔽很深很重的怕心。我不承认这些人心是我,我必须做到谁说都行。既然悟到了就要立即做到。我选择了闭口不说话,丙同修再说什么我也不动心,默念正法口诀清理所到之处和我们背后的邪恶干扰因素。在回家的路上,我默背师父的《洪吟二》〈正念正行〉和《洪吟》〈苦其心志〉。刚刚背完第二首《洪吟》,丙同修的唠叨神奇的嘎然而止。

前段时间,我与甲同修合作悬挂真相条幅和张贴真相不干胶。有了和丙同修合作的经验,与甲合作中,我就尽量把自己放到最低位置,做到只要对救度众生有利就放弃自己的主意无条件去配合。所以我们做到了配合默契,把每个真相条幅和不干胶高高悬挂、张贴在各个交通路口的树枝和电线杆上。一路走,一路贴、一路挂,不知不觉电动车已跑了四个小时,近百里路。

十月一日前几天,我与甲、乙两同修一起制作了两条长达五米的“法轮大法好”横幅和竖幅,悬挂在交通大桥和外环路居民楼的楼头上,极大的震慑了邪恶,惊醒世人。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借助师尊的威德与明慧网的力量,我的心性在不断的快速提升,家庭环境、工作环境、社会环境都在向良性方向转变,丈夫、儿子和父亲早已三退,婆婆也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哥哥、姐姐不听真相,我便在他们各家门上挂真相光盘,把他们的电话号码、家庭住址和邮编发给远方和海外同修,请同修们帮助写信、打电话讲真相,我想他们一定会很快醒悟的。

叩谢师尊!
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