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走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二零零二年正是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及大法弟子的时候,我见到本村及周边地区不少炼功人被抓、抄家、罚款,有的被迫害的妻离子散、流离失所。但他们仍在向众生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散发资料。有人说,这些信仰“真、善、忍”的,都是修佛修道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也只有他们才做的到。我是抱着得道的心有幸得大法的。修炼后,我身患的疾病消失了,从此,我坚定的走在大法修炼路上。

在今年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天下着小雨,我随身带一大包各种真相资料和《九评》,走了十几里山路来到偏远农村,進入村庄后就一家一户上门讲真相、散发资料,开始一切都很顺利。值的一提的是,有四、五个围桌打牌的农民,给他们讲了真相又发了资料,这些有缘人放下手中的牌不打了,都争相在传看着资料,我庆幸他们得救了。我继续将袋里剩下不多的资料逐家散发,当走到一家,见到一群青年人在打字牌,心想,这些人也是要被救度的人,于是我边讲边向他们发资料,突然一青年人站起来抓住我的手,我用力挣脱就走,这青年人再次抓住我的手并用猛力对着我胸部打了一拳,还用手机呼叫来了几个恶警,把我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对我全身上下進行搜查,我上身口袋里有八十多元钱,我默念请师父加持搜不着,恶警就是发现不了,搜到我的手机放在办公桌上,我乘恶警不备,将手机里的卡取了出来,以免影响同修及亲属的人身安全。恶警问我家住哪里,叫什么名,我都没配合他们的指使。当天下午被绑架到县公安局时,恶警问我:“你的资料是哪里来的?”我果断的说:“是救人用的。”恶警又问:“你为什么要发资料?”我说:“是救人。”恶警不再问了,然而我被绑架到了看守所。

到看守所后,邪恶又是上下搜身,可是我上身口袋里的钱还是没发现,我悟到只要自己正念正行,师父会时时看护着我。每到整点我就盘腿发正念,首先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念头,保持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再以强大念力清除邪恶的迫害。监房里每天早上由犹大领着大家念监规,我就背《论语》,然后干警按名册一个个点名,当点到我时,我就回答“出”,其意就是要走出去。干警在非法提审问话完了后,要我在笔录上签名,我看了后,首先写上“法轮大法好”,然后再签上名,干警看到我第一、二张笔录上写上“法轮大法好”,就不要我往下签字了,以后也没再找我提审了。

我所在的监房关押有三、四个各种犯罪的人(大多数是年轻人),不管他们犯什么罪,都是邪党统治下社会风气败坏造成的,都是受害者。我对他们讲法轮功修炼真善忍的法理,他们都愿意听,有的当即要我教功,或出狱后修炼大法。

监房里的人每晚都要轮流值班,每次轮到我时,我就向与我值班的人讲真相,他明白真相后,我就可以炼功或发正念,消除另外空间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的干扰。我还对同监犯人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这里不是好人呆的地方,我很快就会出去,因还有很多众生在等着我给他们讲真相得救。”他们都持怀疑目光看着我,我是坚定不移的。

進监房的第九个晚上,干警突然通知我释放了,我即说“是无条件释放”。当我堂堂正正走出监房时,我提出:“你们在哪里绑架我的就送我到哪里去。”那天晚上下着大雨,干警很为难的对我说:“请你在亲朋好友家住一宿嘛?”见他这个样子我也没坚持了,他们就用小车送我到亲戚家。在车上,恶警开着车问我:“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我说好处多着呢,简单的说,你诚心修炼法轮功,你身上的病都会好的,另外会在社会上处处做个好人,没有不良习惯,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们能做的到吗?我说你们干警今后要善待大法弟子就会有好报。说的他连连点头。

回家不久,我到派出所要回了我的手机,还到告发我的那户人家向他们讲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讲大法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唯独中共迫害法轮功,电视上尽是诬蔑、造假加害法轮功,你们可不要相信这些,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美好的未来,清除了因我被抓而在当地造成的负面影响。

在这次讲真相救度众生中,开始是自己起了欢喜心,让邪恶钻了空子,我進看守所六天后,我地同修才知道我散发资料被恶警绑架的事。因我家住农村,只一个人生活,儿女都不在身边,当同修营救我时,我已被释放了。

师父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我今后要多学法,学好法,重视个人修炼,做好三件事,稳健的走好修炼路,不辜负师尊的期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