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坚定正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八日】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八日下午,我与两名大法弟子去发年历,在只剩下十几张的时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此时正好走到某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都来抓我们。见此情景,我们高喊“法轮大法好”。一人走脱,我与另一名大法弟子甲被抓,在派出所我们不配合邪恶,第二天被劫持到市拘留所。甲同修经过七天的绝食抗议正念闯出拘留所。那一天正好是平安夜,下午办案单位匆匆忙忙来提讯我,提讯变成了我讲真相的场所。我知道旧势力在虎视眈眈看着我,师父也在看着我。

办案单位问我“九评”就是反党,我说:“九评”不是反党,是真实的把共产党所做的一切事写了出来。想必你也经过共产党的历次政治运动,你看一看是不是真实的。我告诉世人记住大法好,天灾人祸命自保,信不信是他的问题,是属于言论范畴,我并未触及任何法律法规,并且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的自由,信仰的自由,而这一切全被剥夺了。你今天想对我定罪,就是对我的政治迫害,欲加之罪后患无穷。当然这也是一次考问良知的事情。我记得迫害刚刚开始,沈阳前司法局局长看到一百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判劳教,他下去進行调查发现,这些人全是良家妇女,一点犯罪之举也没有。他把这些人全放回家了,他知道这份工作他干不了了,他的良知不能让他拿这份工资了,于是他辗转去了加拿大。也有人认为这是发财当官的机会到了,任长霞就是一例。任长霞从一个派出所的所长,一直提到市公安局局长。今天给这个判刑,明天给那个教养,结果汽车追尾,全车人就死她一人。她的丈夫卫春晓前段时间又被人害死在家中。

最后我说,你我同在一个区,为什么要效仿文革时期窝里斗呢?想必你的女儿比我也小不了多少,我上有高堂老母,家有丈夫、孩子,十年文革浩劫都被平反了,我们假如在美国,我们就是最亲的亲人,我们是同乡,讲了许多。最后他说,我说话挺有意思。他说这次来是告诉你预知教养。我没有被他所吓倒,我知道这只不过是一种假相,我会平安的,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法。

在这期间,我绝食八天,医生检查我身体全部正常,但我后背痛的已立不起来了,一睡就梦见警察抓我,我知道自己的空间场不干净,我想我不是来承受迫害来了,我是证实法救度众生来了。八天未闯出去,我知道邪恶还在继续迫害着我,于是我决定喝水,身体又迅速恢复了。我一发正念就是一小时,这期间我每天都喊“法轮大法好”,每一个来号里的人,经过我讲真相也都发自内心的喊“法轮大法好”。最后男号也传来“法轮大法好”的声音,每天早上都会听到世人喊“法轮大法好”。二十八日下雪,服刑人员十多人在楼下扫雪,我打开窗户,喊“法轮大法好”,他们说“好,好,好”。

十几天来,我俩共给三十多人退了党团队,邪恶既然迫害我,那我就正好利用它近距离除恶,一坐就是到天亮,管教问我你一宿也不睡啊。其实,号里的人看电视的时候我睡,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再起来发正念。

我知道我市的大法弟子也在全力以赴加持我。终于邪恶招架不住了,办案单位把电话提前打到拘留所,对我行政拘留十五天后,他们不再接我,可让我自己回来或通知家人来接。

我知道这一消息时,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内心无比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同时也感谢我市的同修十几天来不断的加持我,还有国外大法弟子的声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