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学法小组我和同修一起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二岁。得法后全身疾病不翼而飞。师父将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洗净,又给予我们人成神的一切东西,给予我们大法,指引我们修炼,用尽人间语言无法表达师父的浩荡佛恩。唯有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

我是从这个学校门走進那个学校门,从学生到教师,没离开过学校,时时在“党文化”中浸泡着。念书时,学习好,教书时表现好,课讲的好,学生评价好……,好象我永远都是“优秀者”。久而久之,养成了一种欢喜心、自以为是的心、妒嫉心、争斗心、显示心、虚荣心、好胜心、自私心等等许许多多的执著心。修炼了,就是要去掉这些执著心。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怎么去呢?

一、集体学法环境能促使我精進

我住在工厂家属区,我周围的同修,大多数年岁比较大,五十岁以上的人约占百分之九十。有的同修没上过学,有的同修只念几天书,文化程度比较低(当然了,真正修炼一切都会改变)。刚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我只炼动作不学法。只到学法组去一、二次,后来就不去了,我觉的跟她们没文化的人在一起学法,简直是浪费时间,我不用总是学,看一遍知道啥意思就行了……。后来回头一看,真可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把大法当成常人的理论了,还觉的自己了不起。多么强烈的显示心。根本就没有为那些没文化的同修着想,和同修共同提高的愿望。

大约在九七年开始大组学法,每天晚上学法三十~六十分钟,然后再炼静功。辅导员总是让我多念、多读,我心里更是美滋滋的,欢喜心、显示心、自以为是的心暴露无遗,自我感觉良好。在梦中师父多次点化我,我还不悟,又让我天目看到一本无边无际的翻开的天书,我才悟到了多学法的重要性。于是我们四个同修组织了学法小组,每天中午利用午休时间学法两小时,再交流切磋。学法多了,大法法理不断的开启我的智慧,悟到了要向内心去修,不断提高心性,去掉执著心才是真修的法理。我们比学比修,学法、背法、抄法。大法深深扎在我心里。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那我就想了,我的根就扎在师父那里了,谁也动不了我了。(悟的很浅白)。

我和辅导员经常在一起做一些大法的事,配合的很默契,我还负责给新学员教功。后来我们之间就发生矛盾了,明明是她不对,她硬是鸡蛋里挑骨头说我不对。强烈的妒嫉心、争斗心、显示心、求名心、自以为是的心,促使我心里愤愤不平,强忍着火不争辩,可心里就是不服气,总想背后和别人诉诉苦,我渐渐远离了她。当时的向内找也是表面的找而不是发自内心的。随着学法的深入,逐渐的提高了心性,我又能配合辅导员做大法的事了。

二、集体学法环境促使我为别人着想

九九年十月,我去北京想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想为师父说句公道话,被邪恶开除了。修炼环境变了,生活困难了,与以前截然相反了。听到的再也不是赞扬的话了,而是指责、讽刺、挖苦、取笑……,面对来自社会、家庭、单位等等诸多方面的压力,开始时感到心里不是滋味,有点“胯下受辱”的感觉,但是我没有气馁,没有退缩,坚信师父,坚定大法的心永远不会变!我能吃苦中之苦,我也能忍难忍之事。我要堂堂正正的修炼下去。

我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因为不上班,有时间学法了,我和同修们交流,恢复集体学法。因为这是师父留下来的修炼形式。在我家成立一个学法小组,有四个同修。他们三人比我大十到十七岁,其中两人不说普通话,我听不懂。开始学法的时候,真是耐着性子强迫自己学,两个小时念不完一讲法,丢字、加字、错字非常严重,其中一同修简直就是一边教一边念,一个字一个字念。我当时心情烦躁,又碍于面子不发火,有时忍不住也显示出不耐烦的样子,但是我看到他们那种认真学法、渴望学法的心态,火就熄了,也能包容理解他们了。要是以前,我早就声音高八度数落他们了,是大法改变了我自以为是的心。

那时,总是被外界形势干扰,一有风吹心就动,经常变更学法时间、地点,还以为这是智慧,其实是有怕心,正念不足。我们越来越体会到集体学法的重要,大家能互相切磋、交流,心性提高的快。这也是师父留下来的修炼形式,大家都组织起来不更好吗?

我们和同修交流组建学法小组的事,很多同修都说这是师父安排的修炼形式,师父没说取消集体学法,我们自己不能随便取消这种形式。有的同修干扰很大,家里不同意,甚至有同修或家属羞辱你(因为我被开除,工资取消)、指责你、指桑骂槐的骂你,赶你走等等,没有了赞扬。“就针对这些问题,让你的心在这个环境中去魔炼。”(《转法轮》)我有的时候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眼泪往心里流,觉的很委屈,大大的伤了我的“自尊心”。冷静下来还得向内找。是不是自己又象教育学生那样教训别人了?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对,伤害别人了?虚荣心,愿听表扬话的心,求名的心,急于做事,执著自我的心造成的恶果。遇到的苦恼正是提高心性,去执著心的好机会,还照样去组建学法小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陆续的组建了十几个学法小组,人数不多(三到十人)根据具体情况确定学法次数、时间、地点。每个学法小组找出一人每周在一起学法两小时,然后切磋交流。大家畅所欲言,需要整体协调配合的事(如近距离发正念,营救同修等等)组织小组同修参加。在实修当中,现在学法小组基本上比较稳定,什么年节,什么“敏感日”、什么“搜查”,大多都能正念对待了。而且学法也用心了,读法出现的错误少之又少了,也知道向内找做好三件事了。

三、集体学法环境能促使同修互相配合,整体提高

我周围老同修多,经常有同修出现严重病业状态,怎么办?比如同修甲修炼不精進,常人心多,被邪恶钻空子迫害,呼吸困难,不能躺下睡觉。我和她们学法小组(五人)交流这件事情,大家说的最多的是强调甲同修应如何如何否定旧势力迫害,应如何如何正念正行。我心里怨同修不精進,怨她们五个人没正念不向内找。同修甲学法少,正念不足,守不住心性去了医院,暂时得到缓解,过几天又犯了。同修甲因一个人生活,儿子在外地,丈夫去世了。我和她一个单位很了解她,我也抱怨她没正念,不争气。我和她情重,有共同语言,我看她难受的样子,我心里也难受,她看到我去了就哭了,我差一点和她抱头痛哭一场。师父点化我马上清醒理智了,我这样做不是承认了邪恶,加强了邪恶迫害吗,我会害了她,加重对她的迫害,立刻痛苦感消失了。冷静下来,我俩坦诚的交流一番,我也找到了我不愿意让人说的心,怕得罪别人不愿意指出别人的执著的心,实质上是保护自己的私心。我很内疚,常人情搅的我不关心同修,只顾自己做三件事,没有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那样对待。同修因被邪恶迫害到这种程度才知道。由于我们都提高了心性,在师父的加持下,小组同修发正念配合,她很快好起来了,努力做好三件事,坏事变成了好事,大家都提高上来了。

今年过年后,同修甲又出现同样病业状态,我听到后,真是又气又恨又心疼,脱口而出:“该!谁让她上常人那去溜达去了!”连说两遍。此时我完全变成了常人,话一出口知道错了,一边向内找一边去她家,怨同修甲没做好,怨学法小组没做好,其实自己没做好三件事,过年了,自己也懒惰了松懈了。我和甲同修又坦诚的進行了交流,心态祥和了,我没有了怨恨难过,同修也说出了难以启齿的执著心。可是同修甲好转不大,为什么?我继续向内找,师父的法理告诉我加大心的容量,放下自我,多为别人着想,对我身边所有的同修都一样对待,爱护他们就象爱护自己一样,真正的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一样,不是敷衍走过场给别人看,而是发自内心的和处在魔难中的同修共度难关,共同精進。我身边还有被病业不同程度干扰的,还有走不出来怕心严重的,还有不会向内去修的,还有不讲真相只炼动作发正念的等等,同样要伸出援手,帮助同修就是提高自己共同精進。我是师父的弟子,就应该这样做。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悟到了这些,学法小组的同修们都找到了自己的执著,整体提高了心性,共同学法发正念,共同否定了邪恶的迫害,师父呵护我们又前進了一步。整体升华上来,同修甲很快就好了,又投入到修炼中,做好三件事中去了。

四、集体学法环境促使同修比学比修多救人

师父在讲法中谆谆教导我们要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大法弟子的责任大,使命大,引申的意义大。只要能救人可利用常人的不同形式去做,不看职位高低,不看年龄大小……我们学法小组经常交流讲真相救人的事情。至于说发资料,挂条幅,贴标语,邮信等等我们都能很理智的做好,而且不敷衍,用心去做。就是面对陌生人讲真相,目前,有些同修还有人心、观念的障碍。

我们也是以小组的形式,上午学法,下午二、三个人一起出去讲真相,有的同修坚持面对面讲真相,当面送小册子,光碟,《九评》,真相护身符等,救度很多人,值得我好好学习。我和大我十一岁的老大姐一组,我们没有固定地点,开始出去的时候,先发正念,还有怕心,怕讲不好招惹是非没面子,怕这怕那的执著心,张口和陌生人说话总觉的不好意思,认为没修养,碰到认识的人再讲吧。可喜的是,师父每次都安排我们能遇到热心人或有缘人,多少年不见面想找都找不到的人,师父都能安排让她见到你,听闻大法真相,使我们增强了救人的信心。我还有分别心,挑选自认为比较好的,面善的人去讲。实修中我们发现,不能以貌取人,表面你看他善良,可他受邪恶毒害很深,表面你看是个不起眼的糟老头子,可他还是党员呢,你讲真相他愿意听,还三退,还说大法好。从实修中悟到,大法弟子要改变常人的观念,只有救人的份儿,没有挑人的份儿。我们还存在一个问题,讲真相中,这个人愿意听真相,三退的,我们又讲这个又讲那个,恨不得一股脑的把全部真相告诉他,心里还沾沾自喜,为他得救高兴;不听真相的不三退的,我们反而没有话说了。我们不断的反思自己,由原来的怨恨别人不听真相,不论好坏到惋惜别人不能得救,再后来觉的越反对大法不听真相越应该慈悲的和善的讲清真相,才能真正救了这个人,即使他暂时不接受,也埋下了善良的种子。慈悲心不是说出来的,表演出来的,是在实修过程中修出来的,有人的观念障碍,慈悲心就淡,就阻挡救度世人得救。

在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什么身份的人都能遇到,什么心态的人都能遇到,能不能被常人心带动?能不能放下自我,能不能为世人负责,能不能无怨无执?……能!我们一定能做到!因为我们有师父呵护,有大法指引。我们一定能修去执著,修出慈悲,救度更多众生。

总之,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每个学法小组在风风雨雨中才能稳定运行。同修们背法、抄法、学法,配合整体营救同修,发正念等等。现在很多老年同修都买了电脑上明慧(有的学法小组人人有电脑)坚定不移地走师父安排的路。我深深的体悟到一点,师父度人的艰辛,为正法的巨大付出,珍惜吧!正念正行,为众生,为自己负责。要说的话太多了,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