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 圆满把家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女弟子,今年五十七岁。本人没有什么文化,没有工作,子女多,家庭条件不好,特别是这十年的迫害,我四次被中共邪党绑架。全靠着师父的教诲、保护,摔摔打打的走到了今天。现在由同修代笔,向尊敬的师父呈上我的答卷。

我得法不久就发生了迫害,听到媒体的污蔑,看到世人的受毒害,我心如刀绞。我要维护大法,救度众生,助师正法,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二零零零年正月二十五,我们去北京为大法说句真话,一共是六人。清晨,我看到天空中有一条白色的大船,好壮观,好壮观!我知道:修大法这路走对了,今后无论碰到什么艰难困苦都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正是凭着对大法的坚信,对师父的坚信,由不理智到理智,由不成熟到成熟的走了过来,跟上了正法進程。

反迫害 讲真相 救世人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除了你个人的修炼之外,当前最大的事情就是讲清真相,因为它在直接的普度着众生,它直接的在挽救着未来的人,同时它体现出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伟大──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你们还在救度着众生。”(《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师父又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我按着师父教导开始了反迫害、讲真相、救世人。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那时候资料点经常遭到破坏,我们很难看到《明慧周刊》,师父的新经文都很难得到。我就用嘴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用自制不干胶去贴。有一次,我家附近有一家人家在办事,来往的人较多。我想让他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去贴不干胶真相。看到一个骑单车的人从我的身旁而过,我怕心出来了,把不干胶撕下来揣回了家,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把它烧掉了。刚烧完,看见这九个字一个一个的全部都飞上了天。当时,我就后悔了。

到凌晨四点,我又去贴,又看到一个骑单车的人从我的身旁而过,我想着“一正压百邪”的法,不动心的将真相做完。睡觉后,做了一个梦。梦见一辆黑车子追我,我无处躲藏,我就转身爬到车子上。他把我带到警察那里,我正念问警察:“为什么把我抓起来?真、善、忍不好吗?”警察无话可说。从此以后,怕心就少了许多。我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心性到位了,师父就把另外空的那个“怕”的物质拿掉了。

还有一次,我和同修出去做真相,被人发现并被追赶。我就求师父加持,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不让他犯罪。他真的不作声并停止追赶,我们平安回家了。睡觉后,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穿着黄袈裟飞出去,又飞回来立掌打坐。同修在底下喊着:“看她飞的多漂亮哦!”醒来后,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

我父亲去世多年了,有一天,我做梦梦见自己在家乡做真相救人。父亲连说了三遍:“不得了啦”,母亲问他:“怎么不得了?”他说:“现在要学佛法了!”我每贴上一张不干胶真相,就看见有数不清的人从泥塘里钻出来。醒来后,我悟到是要我到家乡去救人。第二天,我就和一个同修带了三百多份资料,把家乡方圆二十里做了个遍。

二零零三年,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女子跪在我面前,要我救她。醒来后想:我到什么地方去找她呢?第二天,我在立交桥下看到了一个女子站在那里,神情很忧虑,来了几趟车她也没上。我知道这就是我要救的人,赶忙上前问话,她不搭理。我就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一声不响的离开了。后来,我与同修做真相时,产生了间隔,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遭人诬告,被绑架到拘留所。几天后,又遇到了她,她因吸毒被抓進来。我就给她讲大法真相,劝她改邪归正。她完完全全的接受了。我庆幸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有一次,我在乡下做真相。无缘无故双膝跪在地上,我当时也没多想,抬头一看,天上好多仙女在飞。直到我把真相做完,脚一点都不痛、没事。回来后,睡在床上,想着发生的事,往外一看,看见一个房子大的法轮在转。我心里充满了感激,感激师父一直在呵护着弟子。

还有一次,我梦见弟弟象被抓到一个地方去了,一个人问:把这个人怎么办?其中一人说,这个人暂时不管。醒来后我悟到是要我去救那个地方的人。第二天,我就带了一百多份真相资料到那个地方去发放。后来弟弟从楼上掉下来,当时就昏过去了,后来也没有事。还有一次被压在车子底下也没事,因为他做了三退,保平安。

解体邪恶 营救同修

二零零四年以后,在我家组织了学法小组,同修们经常在一起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因我所在地一九九九年以前有几百人得法,迫害后,还有几十人坚持修炼,所以本地的正法形势也开创的比较好,我们形成了一个整体,我很自然的成了这片的协调人。如何协调好本地同修去解体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发挥整体的作用,正法形势把我推上了又一个台阶。

二零零八年三月,中共邪党为了保奥运,迫害在升级,我市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就有二十几人。我协调的这片有两人,除了保证讲真相救人外,我们还要营救同修。师父讲过“哪里有问题我们就上哪里去讲真相。”(《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的法理。我们就用这把钥匙去救人。我们到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国保大队去讲;到检察院、法院、“六一零”去讲;去贴去发真相资料;去写劝善信。让他们明白真相,用慈悲去救他们。

有一位同修在奥运期间被迫害致死,我们就动员家属去找有关单位和部门,让他们明白善恶有报,不要再充当迫害好人的历史罪人。另外空间的邪恶怕的要命,派了两车警察来把阵。还派了便衣、特务来照像。我们不为这些假相所动,邪恶来了就解体。全市还来了很多大法弟子正念加持,我们给同修写了追悼词,将悼念同修的不干胶真相贴遍了大街小巷,开了追悼会,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二零零九年,中共邪党为了六十年大庆,我市几个流离失所的同修被非法抓捕,大型资料点遭到了破坏。在这救人紧迫的时刻,我们没有灰心、按照法理向内找。找到了依赖心、怕心、懈怠的心、争斗心、妒嫉心、麻木心等各种执着心,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建立了多个家庭资料点,从新把真相资料、神韵光碟全面发放一遍。并组织同修到各个部门讲真相、要人、发正念等。

如:其中被非法抓捕的两位同修,被酷刑折磨几天几晚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不允许家人探视。我们就和家人一起到国保大队要人,到检察院、法院去控告、投诉。连检察院有正义感的人都说:“去告他们。”并同意让两位同修到医院检查伤情。这样我们几十位同修、家人分别和这两位同修见了面,了解了他们被迫害的详情并曝了光,我们做的不干胶真相贴遍了全城;并带着家人拿着控告书到省城各部门去讲真相,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同时,我们和被迫害同修在法理上切磋,向内找,否定旧势力对他们的迫害,加持了他们的正念。

走街串户劝三退

师父说:“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我们经常是二至三人一起出去讲真相,讲的讲,发正念的发正念,效果很好。有一次在路上碰到了四个小学生,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他们全退了。我就送他们护身符,少了一个,我就送给他一套神韵光碟,其他的孩子羡慕的说:“你最幸运!”

有个七十多岁的老婆婆在捡豆子,我们上前问她知道三退吗?她告诉我们她入过党,我们告诉她解除毒誓,她同意了。叫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耳朵有点背,我们大声的告诉她,她女儿在房里边听到了,就开始大声叫喊,我们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操控她的黑手烂鬼,不能让她犯罪。然后我们就平平安安的走了。

一天下午,我们三人又去讲真相。讲退了七人,后来看到一个骑摩托车的人在那里等人,我就上前说:“朋友,你好!你家有影碟机没有?”他回答有,我就送他一套神韵光碟、《风雨天地行》光碟,他非常高兴,连声说谢谢!

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站在路旁抽烟,我上前开句玩笑,老人笑了起来。我接着就问他在哪儿上班?他说在公安局,早退休了。我说:“你太幸运了。”他问“为什么?”我说:“没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并劝他三退,他很乐意的退了。

还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我和同修劝他三退时,给他讲了中共邪党迫害修炼人的真相。他给我们讲了一个他们家乡发生的故事:他说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有一个人把佛像劈开煮猪食,遭恶报死后转生成一只猪。被他儿子买回来喂,他儿媳妇在放猪食时认出了他,又把他儿子喊来认。一看真是他的父亲,俩人都很伤心,儿子就把猪养到死,用棺材葬了。老人讲完这个事后,很主动的把党退了。

我村的书记姓李,几次想给他讲真相都未讲成。有一次走亲家,我想让他在家等我,结果他真在家。我和他一讲,他很痛快的就退了。

我还有一个梦,有人请我帮她三退,她说她姓刘。第二天我真的就碰到了她,我俩同时在一家人家做客,我跟她讲三退的事,她同意,并告诉我她姓刘。

今年九月份的一天,我带着几套神韵光碟准备到法院去要人。走在路,看到一位风度翩翩的女子朝我笑,并主动说我穿的衣服很漂亮。我当时就知道这是有缘人,就直截了当劝三退。她说她信佛,我说那好,共产党是无神论。你到底信谁?她理所当然的选择退出了中共。而且我让她明白了大法真相,她连声道谢!

到法院又把一庭的一位女工作人员给三退了。一上午退了三人,面对面的送了七套神韵光碟。

在讲真相、劝三退也有不顺利的时候,我们就向内找。我们一定要以法为师,修好自己,用慈悲、用正念去救人,才能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由于层次所限,写的很零乱,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