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真善忍重塑心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小学教师。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后,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努力工作,用心育人,深得同事家长好评。我用了三年时间,把一个“双差班”变成了一个最优秀班,把八十多个“双差生”教成了人见人爱的“小天使”。孩子们的转变造成了巨大的社会效应,很多家长都知道了大法好。我的法宝就是“真、善、忍”。

“睁着眼跳崖”,我接了一个双差班

一个秋季学期开学的前一天,校长告诉我要我带四(一)班的语文课。这是一个“双差班”——成绩差,纪律差。全班学生的家长集体行动——炒老师。家长们对学校领导说:学校如果不换老师,他们的孩子就要集体转学。我早有耳闻。看到校长很为难的样子,我估计是别人都不愿接这个班。我想我是修大法的,师父教我们先考虑别人、吃苦当成乐,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他们这样一做,把整个厂的精神面貌全部带起来了,厂子经济效益也好了”,我悟到工作不能拈轻怕重,挑三拣四,我不得为学校想想吗?不得为家长想想吗?

我一口答应了,问带多长时间?校长试探着说:“带一学期吧。”我坚定的说:“让我带到毕业吧。只带一学期就换老师,对孩子教育不利,家长的意见就更大了。我也是做家长的,我也希望我的孩子遇到好老师,我一定会尽力带好的。”

校长如释重负,高兴极了。同事知道后说我真傻,“睁着眼跳崖”;一位领导婉言相劝,说我现在的专业轻车熟路,并且取得了较好的成绩,改教语文太可惜了,一切从头来,要吃很多苦。我笑着说:“不要紧的。”

什么办法都不行,急的掉眼泪

数学老师已近退休,正要打退堂鼓。她是个责任心很强的老师,教了一辈子书,她很不满意这些“关门弟子”,觉的他们毁了她一世英名。一看我和她合作就留下来了,打算重整河山。我校的惯例是数学老师当班主任,看她年老体衰,我索性当了班主任,请她给我当顾问。

这是怎样的一个班啊!教室里脏的象垃圾堆,踩在地面上粘脚,走廊地上大洼大洼的豆奶渍;全班八十三个学生有七十多人不做作业、不读书、不回答问题,没有一点点好习惯,嬉皮笑脸的;十几人偷东西,刚带的文具一眨眼没了,前任班主任的钱包也被偷走,在校外摊点偷东西,团伙作案,分工明确,已经全校有名了,难怪家长也不配合教育,天天来学校扯皮呢!教了十几年书,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学生。在進班那天我确实有点后悔:怎么办哪?如果我没接这个班那该多轻松啊!可我又想这些孩子真可怜,再不引上正路,一生就完了!一家就一个娃儿啊!

我第一次收作业时,全班只收了几本破破乱乱的作业本,象狗肉帐似的;我让没交作业的学生站起来,“呼啦啦”站了一大片,个个脸上带着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表情,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显然是身经百战、等着跟老师过招呢!

我只好强压怒火,将没写作业的人带到操场上罚他们跑步,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他们还是嘻嘻哈哈的。校长拦住我:跑步不要超过五圈,否则孩子晕倒了还找你麻烦。那一瞬间,我的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我背过身,对着院墙。“不要动心!”我提醒自己。我是大法弟子,大法能挽救他们。一念既出,我冷静下来,没再往前抢,而是在操场上给孩子们讲了一个“立木取信”的故事,告诉孩子们:说话要算数,每天都要按时完成作业。孩子们反而安静了。

“真、善、忍”才是真正的法宝

为了纠正学生的陋习,我经常请教数学老师和其它有经验的老师。她们的招法很多,孩子也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如:罚站、罚作业、不让吃饭、放学留下、写检讨;也有责骂讥讽的,也有打几下的,甚至有罚跪的,一般没出问题,没有明显伤痕,学校也睁只眼闭只眼,学生回去也不敢说,害怕再遭家长惩罚。更多老师将权力交给“小干部”。小干部可以吼骂,可以鞭打,可以罚作业、饿饭,老师省心,如出了问题可以推说小孩子不知轻重等等,有的干脆哄一个最坏最狠的学生“黑吃黑”以恶治恶,而学生早就被灌输“管你为你好”等观念,被打了也不敢吱声。这样一来,弊病就越来越多了:小干部成了校园暴力的执行者,可以胡作非为,也可以接受“贿赂”,“执法”随意性很大,可以罚抄100遍课文,也可以一笔勾销。有的“小干部”甚至是老师的“关系户”,把学校搞的乌七八糟,象个小社会。

我是大法弟子,不可以打人骂人,也不能以恶治恶。我记的师父讲过:“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别人心里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从,那么看不见时还会按着自己的意愿行事。”(《清醒》)我决心用“语气”“善心”和“道理”来正人心。

我搜集了很多正见网上的故事,分门别类,在一个大笔记本上记下故事的梗概。如:诚信,善良,宽容忍让,因果,廉洁,正直,不妒嫉,神仙故事,科学发现,史前文明……,经常翻看,遇到学生出现什么问题,我就拈来一个故事,通过故事讲道理,孩子又爱听,还回家讲给家长听,又明白了该怎么做,又不伤害孩子的自尊心。

孩子违纪了,我尽量站在孩子的角度,倾听他的心声,并诚心的找自己的原因和缺点。然后我们一起逐步改正。如不做作业,有时是没弄清楚新课,不会做;有时是语数作业太多,做不完;有时是基础差,失去信心;有时是贪玩忘了做……。我根据具体原因,一一引导,还告诉孩子们为什么要做作业,有效的学习方法,鼓励孩子们一定能学好。

我和孩子们成了好朋友,说悄悄话。每天放学孩子们不愿回家,愿意和我呆在一起。我们班变成了最好的班,同事都说我有“神奇的力量”。

当我做错了的时候,师父会巧妙的点化我。一次举行一个全校的大型活动,学生们在操场整队,我负责的六排学生都是“贵族班”的,平时就很娇惯,不听话,很难管理。马上要上场表演了,我们的队伍还没整理好。我气急败坏,刚好手里拿着一把雨伞,我就举起雨伞准备敲一下那个后排大声嚷嚷的学生,可是雨伞瞬间断成两截,我手里只握着一个伞柄,那一头掉到地上了,学生们都笑了,我也笑了:我们人把人的那点事看的很重,可是高层的觉者把德看的最重,师父不让我打人失德啊!还有一次上课时,我生气的穿过走廊,准备用书敲一下那两个不听课却说笑话正带劲的学生,还没等我冲过去,我的大腿外侧就重重的撞在课桌上,我马上悟到师父在阻止我打人。我猛醒,严格要求自己,象个真修弟子,因为自己的一举一动,一个眼神,都要代表大法的真相,要把”真、善、忍”的美好带给学生。

几个小故事

*第一堂作文课

学生最头疼写作文。原因有三:被“怕”障碍住了,不敢写;没掌握方法,不会写;党文化的影响,题目假大空,孩子无从下笔,不愿写。

我接班时,我们班的学生作文最多写三句话,还没有标点。一次上课听到“啾啾”的叫声,循声望去,发现了一只瑟瑟发抖的小斑鸠躲在学生的抽屉里。我心生怜悯:可怜的小斑鸠啊!一条小命马上就要被断送。孩子们,你们在犯杀生的大罪业啊!但我明白,说教不起作用,在当今大陆,受无神论毒害的人们谁知道杀生是在造业呢?

我让小斑鸠当主角。我把小斑鸠托在纸板上,送给孩子们看个仔细,让孩子们摸摸它柔软的绒毛,让小斑鸠无力的小红爪踩踩他们的手心。每个孩子都喜欢小斑鸠。小斑鸠却睁大惶恐的眼睛,绝望的叫着。我请孩子们静听小斑鸠的叫声,想想小斑鸠在说什么。有的说,小斑鸠喊妈妈,它害怕;有的说,小斑鸠要回家……。孩子们开始可怜小斑鸠了。小斑鸠从哪儿来的?孩子们说,花五毛钱从校门口的小贩手里买的,很多人都去买。小斑鸠将到哪里去?孩子们都说,过不了几天,它就会死掉。我们是爱小斑鸠的,可是我们害死了它。我在黑板上写“5角钱=一条命”,生命就这么不值钱吗?当时的情景对孩子们印象太深了。很多孩子没再买过小动物,他们也在谴责小贩为赚钱什么事都干。

我让孩子们把今天的所见、所闻、所感写在作文本上,自己想题目。这次作文写的最快最成功了。

后来,我陆陆续续的讲了植物是有感官的试验,还打开电脑让孩子们观看《水知道答案》中的图片,还讲了我的摩托车“小红龙”帮我送孩子的故事……。孩子们明白了万物皆有灵,应该爱惜,与自然界和谐相处。我们去春游,我班的孩子爱花不摘花,主动清扫垃圾,真令人感动。

*两根火腿肠

六年级春游时,食堂发早餐时多发了两根火腿肠。这两根火腿肠就静静的躺在讲台上,几个星期过去了,还没人拿走。

我举起这两根火腿肠,问:谁要吃?孩子们笑着摇头。有说,老师,你吃吧!

我的眼睛湿润了。我说,孩子们,这两根火腿肠是老师最好的奖状,证明我是最棒的老师;这两根火腿肠也是你们最好的奖状,证明你们是最诚实的学生!

很多孩子的眼里也闪着晶莹的泪光。因为这样的事在我接班前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别的班也根本不可能存在。

两年前,我接手时,我班有十二个孩子偷东西。他们偷了同学的早餐费,还偷了前任班主任的钱包,偷了早餐部的炸黄豆,还偷了门口小摊上的东西……

我接手的第二天,班上就有小孩的东西被偷了,还不止一个。我给孩子们讲一个聊斋故事《骂鸭》。大意是:王老五好吃懒做,偷张大爷的鸭蛋和鸭子吃,后来身上长出了鸭子毛,又痛又痒,谁也治不好,土地爷点化他找张大爷骂他,可张大爷偏不骂,还说骂人损德不行,王老五没办法只好自己承认错误,并敲锣游街示众改过自新,鸭毛才掉下来。孩子们觉的又神奇又有趣。

慢慢的我还讲了“乐羊子妻”、“孔子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吃嗟来之食”、“子罕以不贪为宝”的故事,用神传文化教育孩子懂得廉耻仁义道德。

我向孩子们描述“贞观之治”时“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太平盛世,孩子们充满了向往。经常问我:老师,什么时候才能敞着门睡大觉啊?我们家关了几层门都被小偷偷了呢!我总是鼓励他们,当我们人人都重德行善时,天下就真的太平了。

有两次早餐剩下的馒头我带给邻居了,我们同事总是这样大包大包的往家里拿。与法对照,马上我就发现做错了,这不是占小便宜吗?我在班会课上向孩子们认错道歉,并当场退赔现金充当班费。还自己贴钱买公用的扫帚拖把等等。

我不收家长的礼物,送来了一般都退回去,直接告诉家长:我是大法弟子,不能接受家长的礼物。也谢绝家长的吃请,更没有要求家长办事。实在推辞不下的,我按礼物的市场价算钱,买书给孩子们看,并告诉孩子们,这书是某某家长捐赠给我班“图书角”的。一来二去,家长都知道了,再也没人上门送礼了,也不用担心孩子被忽视。他们都说孩子这次碰上好老师了,再也不转学了,也不闹事了。

天长日久,润物无声。孩子们变的懂事了,不再拿人家东西了。

这两根火腿肠最后被我们的小干部退还食堂了。

班长小玉

刚接手时,有一天发早餐差两块蛋糕,估计是抬饭的学生偷吃了。有一个女孩子小玉主动让出自己的蛋糕。我表扬了她。发现她比别的孩子要知事些。她的爸爸是个包工头,从外地来我们这儿做生意。她确实很有人缘,能够忍让,能约束自己,被同学们推选为班长。班长尽职尽责。她领着一群小干部帮了我很多忙。

每周末下午放学时,我们的班干部们就要留下来开个会。选干部时,我就比较注重德行,不是偏重成绩和工作能力,更不是照顾关系。我也非常注意班干部的培养。我每次开会前都会讲一个切题的官员或皇帝的故事。如:从善如流的唐太宗、正气浩然的文天祥、精忠报国的岳飞、爱兵如子的李广……。我告诉孩子们,遇到问题先找自己哪里错了,再来解决问题。当然找到自己错了,问题也解决了。

我要求小干部们不打不骂,以理服人,以情动人,用制度管人。不能罚抄课文等简单机械的作业,也不能罚扫地等,这样会让学生厌恶学习和劳动,养成不爱学习和劳动的观念。我们的惩罚要求有一定的技巧,同时又能让学生认识错误,改正错误,警示他人。这个要求就很高了。我们的小干部会罚违纪的同学讲一个有相关教育意义的小故事或见闻或讲解一句名人名言,然后大家讨论,明辨是非。

我们的小干部能上能下,视工作成绩而定。有一年,我们采用全班轮流值日,一天一个值日班长,让每个学生得到锻炼,也让学生们体会当小干部的艰辛。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班干部也如我所望,有志有德有才。我们的小干部自身素质也提高的很快,心胸开阔,明白事理,责任心强,耐力持久,工作灵活,爱动脑筋,学习成绩提高也很快。一年后,老师感觉明显轻松了,小干部管理的很好,同学们也养成了良好的习惯。

小玉的协调能力很强,威信很高。凡是学校组织的集体活动,小玉总能带着同学们拿第一。可她小小年纪就遭遇不幸。她爸爸抛弃了妈妈,包养“二奶”,把她妈妈送回千里之外的老家,让她和哥哥在我们这儿读书。她每天上学、放学都要走十几里路,爸爸也不给钱坐公共汽车。每天与建筑工人一起吃大锅饭,唯一的娱乐——一台旧彩电也被“二奶”抱走了。我送女儿上早自习时常常用摩托车带她到学校,下午放学了又带她回家。嘱咐她不要跟着建筑工人到处跑,放假就在家看书或到我家来住。她经常来我家,象我的女儿一样。

她想妈妈。妈妈来看她和哥哥,风湿病犯了,也没钱治。妈妈不识字,也不会讲普通话,找不到工作。小玉恨“二奶”和爸爸。“二奶”每天出入麻将馆、歌舞厅、美容厅,一套衣服几百块,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她和哥哥、妈妈却象叫化子一样。而且,在这个女人的挑唆下,爸爸越来越坏了,可谁也挽回不了爸爸的心。伯伯打爸爸,要他跟那个女人断绝往来,好好养家,爸爸不听。小玉在作文里写了无数个“?”和“!”,她恨的咬牙切齿,多次想要报复他们。

我很同情小玉。可是,在当今大陆,这样的事比比皆是,国人道德沦丧如此。唯一可以挽救的,是把小玉领上正路,不要纠缠在这些龌龊事中。我经常在课余时间与她谈心,帮助她从巨难中走出。给她讲大法真相,让她用方言告诉妈妈真相——只有“真、善、忍”能挽救这个世界。给她讲邪党的邪恶,爸爸也是邪党的受害者,他在玩火自焚,必遭报应。不要用爸爸和那个女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自己总要坚守善良和正义,一定会有好的结果的。磨难是最好的学校,成就大事的人都先经受磨练……

小玉告诉我,她很相信善恶报应,她的堂兄十八、九岁,偷东西时跳车被轧死。她读初中时转回了老家,还给我打电话问好,我想她会做个好人的。

“法轮大法好”

孩子们很快就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了,因为我与其他老师都“不一样”。我更注意自己的修为,尽量象个大法弟子。每天早晨有经典诵读时间,同学们轮流读美文。好几次,他们把得到的《明慧周报》和真相小册子拿上去读,因为这些文章太好了。课间,他们也常常交流,还有的孩子公开佩戴大法真相护身符,以有亲属炼功而骄傲。

一天,思思双眼红红的问我:老师,如果一个人不会说话,我帮他念“大法好”,起不起作用呢?原来,她妈妈偷偷的(超计划生育)生了一个弟弟,可是弟弟的头被产钳夹出血了,送到省城医院的监护病房抢救呢。妈妈高血压,在本地医院躺着。一家人急的不得了。我说,你诚心诚意的念,你弟弟要有缘份,师父一定会救他的。过了几天,陈思笑嘻嘻的塞给我一大把喜糖,说弟弟和妈妈都回来了,都好了。

晨晨捂着腮帮子跟我说了两遍:老师,我得腮腺炎了。我说,让爸爸妈妈带你看医生吧。她说:他们都不管我。我念“法轮大法好”行不?行!行!孩子的悟性比我强。她上体育课坐在墙边念了整整一节课,好了,脸不肿,也不疼了。

唯有希希我最担心。这孩子,常常把楼道里的真相粘贴撕了。说了好几遍,他只是笑笑,不信。我常想,师父,给个机会让他相信吧。一次春游爬山,我和希希等五六个男生快爬到山顶了,突然,希希抱着肚子蹲在地上“哎哟哎哟”的叫,脸色苍白,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我扶着他说:希希啊,这儿荒郊野外的,也没医生和药,你又肚子疼。你相信我的话,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吧,我们师父会救你的。希希疼的不得了,这回他喊了,还大声喊,结果马上就吐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好了,脸色也红润了。这下他可相信了,再也不撕真相标语了,还看真相光碟呢!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苦心安排,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一次升旗仪式,我班的小方和思思被评上了“三好学生”,要上主席台领奖,可是副校长看到很多学生没戴红领巾很生气,说,没戴红领巾就不发奖。我们班的大多数学生都没戴。小方和思思想领奖又不敢上台,问我咋办?我悄悄的说,你们心里念“大法好”,大大方方的去领奖,副校长看不到你们没戴红领巾。她们果然领回了奖,说太神奇了。

《九评》发表后,我很着急,想劝孩子们退队,但又怕邪恶迫害。一连好多天,我都不敢讲。一天护送路队,小景突然问我;老师,你看过《九评》吗?我一惊,忙问她:你看过吗?她说:她还没弄清楚书上说的,但是她的干妈一定要她退出少先队,免得遭殃,她就退了,还把我班的文文退了。

我觉的很惭愧。我爱学生们,但是我自己的女儿早就退了,我却不敢跟学生们讲,这不就是保护自己的私心吗?于是决定这次班干部开会,我就跟他们讲。

开会前,我先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我想,孩子大了,从科学发现入手讲天灭中共吧。我打开教室里的电脑,用“百度”搜索“藏字石”的图片,给孩子们看。我还搜出“优昙婆罗花”的图片。我告诉孩子们,天要灭中共了,退出党团队才能保命。还跟他们道歉:因为害怕被迫害而迟迟没有告诉他们,我们一家早就退了。孩子们很爽快就取了化名退了队。最后珍珍说:谁也不要到外边瞎说,谁走漏了风声,说出了老师,就不饶谁,爸爸妈妈也不说。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带着一群孩子从一个窄窄的楼梯爬上地面来,其中有孩子在唧唧喳喳的说话,珍珍嘘了一声,孩子们不说话了。

班干部退队的时候,晓杰在教室里补作业。我跟她讲,但当时我的怕心一下起来了。晓杰没有答应,她要回去问妈妈,第二天,她说,妈妈不同意。我知道是我的一念挡住了她。

那一段时间,我每天多发正念。大陆网上总有可以讲三退的材料,小玉班长就搜给同学们看。有黑龙江一小学瞬间被淹死几百人的报道,还有七一那天中午十二点,蓟县财政局招待所饭堂突然倒塌,河南精细化工厂的员工坐船游水库,突然刮起七级大风,船翻了,党员干部被淹死几十人……慢慢的,我们班的孩子绝大多数退了队。后来读初中了,很多人拒绝入共青团。

学生保护我

一个周末,一位教师同修跑来告诉我,教育局发文件了,通报某地教师在讲台上讲大法真相劝三退被劳教了,各个学校都要调查情况。当时正值“苏家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刚曝光,可见邪恶的惧怕。

我和同修切磋:是不是我们有怕心?解体邪恶,不承认它们。同修走后,我悟到,讲清真相可以制止行恶。

周一班会时,我就讲给孩子们中共这惊天的罪恶。孩子们很震惊,很气愤。接着我又讲了一位正义教师讲真相救人被迫害的消息,我还告诉孩子们一些“610”和国安特务惯用的欺骗手段。有的孩子骂他们流氓。我上完课回家了。

第二天我一進教室,孩子们就围上来,七嘴八舌的说:老师,你是不是会算命啊?昨天副校长和主任就来找我们谈话,还要查看我们的语文笔记本。我笑了,问:那你们怎么回答的呢?思思说:副校长问你上课讲什么?我说,语文老师不就讲语文呗!对了,老师还要讲纪律和卫生,因为她是班主任。飞雄答曰:我们老师讲的都是书上的,照本宣科嘛!笔记本上也没查到什么。因为我平时将《洪吟》抄到黑板上,让他们看看,叫他们别抄,我怕小孩子到处放,对法不尊重,造业。

过了一周,副校长的新摩托车放在学校门口锁着,还有门卫看着,大白天的竟被偷走了,几分钟的时间,损失八千多元。小玉她们得知消息后,说:报应啊!

一封感谢信

因为我班变化很大,学校决定给我特别奖励。我推辞不下,给校长写了一封感谢信。我在信中写道:非常感谢校长对我的信任,给了我一个难得的机会,让我挑起这副重担。在中国大陆长达七年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和诬蔑诽谤中,您一如既往的支持我的工作。您的正义和善良必将给您和家人带来福报。我还要感谢我伟大的师父,是他教我”真、善、忍”,这是我带好这个班的“法宝”……

我的校长,的确不错。有一次别的学校举办邪恶的图片展,我就此事给校长讲真相。我还没说完,校长就说:那要不得,那不是害人家小伢吗!

我们班的故事太多太多。有一个学生写的作文还登上了明慧网。还有几个学生写过长篇。我想,在法正人间时,这些孩子肯定会走入大法修炼的。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