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

一、我的得法经历

在一九九六年冬季的某一天,我在单位的一个施工工地的临时宿舍里窗台上,看到一本书《法轮功》修订本,我就问我身边的一位工人师傅:“这本书怎么样?”这位我一直很尊敬的老师傅说:“人家说这个功很好,我也搞不准,你将来有时间好好研究研究,你要认为好我就炼。”我当时答应了这位工人师傅。

九七年大年过后,因工作上的原因,我有一段时间赋闲在家,想起那位工人师傅的话,就对家里人说,听说有法轮功的录像带,我想看一看。家人说:“我知道谁有,我给你借回来。”这样,家人给我借来了师父在大连的讲法录像。一连几天,当我看完师尊的讲法,我下决心要修炼大法。我就对家里人说,我从今天开始,要戒烟戒酒,修炼法轮功。我记得那一天是一九九七年四月一日。

于是我就找到附近的同修,请来了所有的大法书和炼功磁带。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天天去集体炼功点学功,坚持天天学法,按照炼功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大约半个月左右,我有几天象得了重感冒一样,非常难受,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从此以后我一身轻,身体非常舒服,困扰我多年的胃病也不翼而飞了,真正感受到上楼梯就象有人推,骑自行车就象有风吹这样的状态。

修炼前我抽烟喝酒都是很厉害的,抽烟一天两盒还多,在第一次看师父讲法录像的时候还一边看一边抽着烟,看着看着就觉的抽烟不是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第七讲才明白,原来是师父已经在管我了,感到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当时由于工作上的原因,我经常外出施工住集体宿舍,学法炼功的环境很差,但我努力坚持天天学法炼功,同时不只一次的体验到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九七年十一月的某一天,晚上睡觉在后半夜似睡非睡的状态下,感到大脑里象筛子眼儿一样的网状东西逐渐的越来越亮,然后一股热流从头顶下来通透全身,一连两次,身体非常舒服,我当时知道是师父在给我灌顶。

还有一次是九八年夏季的某一天,也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主意识進入了另外的空间,看到了另外空间世界里辉煌壮丽的景象,有亭台楼阁,清澈的河流,空气都是粉红色透明的,那里的人也非常漂亮。我记得我一会儿在天上飞,一会儿在地上走,过了很长时间,我想我得回去,回来的时候经过一个很高的粪堆,下了粪堆就回到了现实世界,睡醒过来。但我知道这不是梦,是师父让我看到了另外的空间,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后来经过学法逐渐的认识到,我的得法经过绝非偶然、悟到是师尊引导我得了法,我还感到好象师尊在我得法以前就已经管我了,比如说在得法前几个月的一天,我在公园里锻练身体,突然有一股力量把我向上提,力量非常大,好象要不控制就跑到天上去,我吓了一跳,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种状态后来又出现一次。学法后知道这就是通大周天状态。可当时我还没有学法轮功,怎么会通大周天呢?我悟到是师父当时就管我了。

当我的人生在滚滚红尘中迷茫沉浮的时候,我有幸得到了师尊大法,使我的人生从此有了全新意义,我唯有在实修中努力精進,才能不愧对这浩荡的师恩。

二、走出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打压,并没有动摇我修大法的决心与信心,但看到电视里整天都是对法轮功的抹黑宣传,心情沉重感到巨大的压力,此时应该怎么办?经过和同修交流我明确认识到:作为大法弟子,当大法受到迫害时,应该站出来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这时有几个同修因为坚持在原来集体炼功场地炼功,被非法抓捕,关在市看守所。就在同修被抓走的当天晚上九点多钟,在公园的一个角落里,聚集了二、三十个同修,大家商议着怎么办,最后大家决定去看守所要人,我们没有犯什么罪,不能随意被人迫害。大家决定明天就去。我也赞成这样做,并决定也去参加。

因为我们这里距市区有几十公里,于是第二天早上赶早班车,我们一共有十一个同修上了车,有几个同修虽然没有去,也赶来为我们送行。到了看守所,我们语气平和的向那里的人讲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关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不应该受到迫害,应该无条件释放。我记得当时接待我们的人态度很好,表示对我们同情,但他们说没权力放人,让我们到市里去申诉。于是我们来到市政府的信访办,我们又向接待人员说了在看守所说过的同样的话,最后他们给我们联系到市公安局政保科,说这事归他们处理。我们又来到公安局的政保科,和政保科科长也讲了同样的真相,但他说不能答应放人,我们就从各个角度继续深入的讲真相,谈了两个多小时,最后他说要把我们说的向上反映,也没有为难我们,我们平安的回到家。这一天我们虽然没有救出同修,但分别向邪恶执行迫害的部门讲了真相,也是非常有意义的。我在当天晚上炼功打坐时,感觉到身体象没有了一样,非常美妙,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状态。

在“七·二零”以后,我们地区就不断有同修去北京证实法,我也一直想着去不去北京,自己从内心里知道去北京证实法是对的,但走出这一步真是很难。当时对正法修炼法理认识不深,认为去北京一定被抓,还有可能失去工作,一想到失去在常人中十几年辛勤努力得来的一些东西,心里就不是滋味。再看看自己的家里,年老患病躺在床上的母亲,妻子从小就有心脏病,身体一直很差,正在复读准备高考的儿子,我一走出事了,他们怎么办哪?看着同修一批批的去了北京,我想去可走不出去,心里也很着急。在经过大量学法后认识到,我之所以走不出去的种种理由,不都是人心吗?不就是常人名利情这些东西吗?走不出去不就是放不下这些东西吗?现在大法蒙难,师尊被恶毒的攻击,大量同修被迫害,呆在家里能心安理得吗?我必须要放下执著的人心,坚定的走出去维护大法。即使我家人因为我走出去证实法吃一些苦,只要我在法上修的好,他们也会得到福报的。于是在九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我踏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路。在去车站的路上,感觉到象有人拖着我往前走,感受到了慈悲伟大师尊的加持与鼓励。

我是和另外两名同修一同去北京的,到北京下车后,用电话很快与当地同修取得联系,当地同修把我们接到位于北京近郊的一座新盖居民楼一户单元楼里,这是当地同修租用专门用来接待外地同修的。我们到这里时这里已经集聚了来自全国各地二十多名同修,一到这里感到好象到了家里一样温暖,感觉到有一个非常祥和的能量场。我们在这里早起炼功,然后半天时间学法,半天时间开小型法会交流切磋,在这里呆了四天时间,我感觉有很大提高,同修们那种从法中修出来的纯净的心态和无私无我、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境界象镜子一样照出我很多的执著和不足。

听当地同修讲,周围还有几个象这样供外地同修临时居住的地方,每个点上有两名同修负责照顾外地来的同修饮食起居,当然吃的很简单,都是买了一些现成的馒头、咸菜,睡的是地铺,听接待的同修讲,外地同修来了一批又一批,在这里住几天就到天安门去证实法,每批同修走的时候都要留下一些钱给以后来的同修用。

我们来到这里以后,就有广东湛江的同修提议去北京八达岭长城证实法,因为据他们说有两个湛江同修同时做梦梦到大雪天在长城上炼功,认为是师父点化去北京长城证实法。商量后大家都同意去,同时又联系了住在附近的外地同修,决定十二月十七日到八达岭长城炼功证实大法。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七日,是北京八达岭长城大雪后开放第一天,这一天八达岭长城上晴空万里,大地银装素裹,游人众多,中午时分,我们在八达岭长城最高处的炮台上,四周挂着鲜艳夺目的“法轮大法好”的大幅横幅,来自全国各地的七十三名大法弟子,站在“法轮大法好”横幅下的台阶下,排列整齐,缓慢优美的炼起了法轮大法五套功法,那一刻令天地震撼,众神瞩目,我感到无比的神圣、庄严,很多游人有幸看到了这壮观、殊胜的场面。

这一举动很快惊动了邪恶,当用一个小时时间炼完功后睁开眼睛,发现四周已经围满警察,有的同修向警察讲真相,恶警开始采取行动要把大家带走,大家就大声整齐的背法,背《论语》、《洪吟》。当天晚上我们被带到北京延庆看守所。

我一个人被带到一间牢房,在这个不大的牢房里挤着十几个犯人,犯人的头问我怎么進来的,我说炼法轮功受迫害到北京上访,他说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又祛病健身的种种好处,和我们无辜受到迫害。犯人的头说按规矩要搜身,用凉水浇你全身,但你跟别人不一样,我们不对你这样做,他问我多长时间没吃东西了,我说一整天了,他就拿出两个馒头给我吃,给我安排睡觉的地方,告诉别的犯人照顾我,以后几天我一直给他们讲真相。这个犯人头说:“听你一讲,我也想炼法轮功。”还和我要电话号,说将来要能出去,就找我学功。搞卫生干活的时候,他们都不用我干,他们对我很尊敬,其实是对大法的尊敬,是大法真相启发了他们的善念。

到这里的第二天,恶警把我找去问话。当时屋里有两个人,一个年轻点儿的一边做记录,一边问话,另一个人身材高大,一脸横肉,面对窗户站着,一声不吱。这个问话的人问我是谁组织我来北京的,我说没人组织,是我自愿来的,他对我的回答不满意,就一个劲儿的问,我就反复回答是我自愿来的。这时站在窗户边的人突然过来说:“不给你点儿厉害,你是不会说的。”接着抡起拳头照我脸上就是一下子,奇怪的是我脸上没什么太大感觉,我的身体也没有动,但是这个打我的人蹲在地上,抱着胳臂很痛苦的样子,那个年轻警察问他怎么了,他摆摆手说:“把他带回去吧。”回去后我想是师父在替我承受,保护了我,心里感到非常温暖、充实。

一星期后,我被驻京办送回我们当地拘留所,几天后无条件释放。

三、在法上归正、破除邪恶的迫害

九九年“七·二零”过后的某一天,一帮派出所警察来到我家,其中一个人拿一摞纸让我签字,我说我不签,一个好象负责的人说不签就算了,他们又让我交出大法书,我没有动,家里人就進里屋拿两本给他们,我也没有吱声。其实当时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行就拿两本打发他们走。他们走后,我和家人发现师父的法像就在那儿摆着,他们都应该看到却没有拿。我意识到发生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我作为大法弟子没有保护好大法书,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对不起师父和大法。

从北京回来单位就一直不给我开工资,也不给安排工作,半年后单位找我,说派我去一个工地做管理工作,并恢复工资。到了工地后,工地负责人说:“你得写一个不炼功的保证,才能允许在这里工作。”我当时写了一个只保证不在工作时间内炼功的保证,还认为自己并没有说不炼法轮功,算不了什么大事。

以上两件事的发生,是我有意无意的接受了迫害,不能从根本上否定迫害的结果,其根本原因是法理不清,有执著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在这以后,师父的讲法《导航》里的新讲法陆续发表,师父的法象指路明灯一样驱散迷雾照亮了我前進的路,使我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肩负的责任和使命,我决心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做好三件事,走正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

认识清楚自己问题后,同修帮我发表了严正声明,声明自己“七·二零”以来所有的不符合大法所说、所写、所做一切通通作废。由于以上两件事没有做好,邪恶抓到了继续迫害我理由,在二零零二年秋天强制把我带到洗脑班,進洗脑班我做到三点:1、坚持发正念,不断加大力度清除洗脑班的邪恶。2、向帮教人员讲真相。3、绝食反迫害。邪恶对我没有办法,就找到我家人劝我吃饭,并答应我可以不转化,半个月后洗脑班结束放我回家。我结束了绝食,但继续发正念和讲真相。半个月后洗脑班结束时邪恶还不甘心,让我写一个认识再走,我说:“不写,要写就写法轮大法的美好。”他们说:“你还是别写了。”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回了家。这一次我虽然闯了出来,但我意识到我还是没有完全彻底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反思自己还是有隐藏很深的怕心,其实就是没有真正的放下生死,我决心加强学法,强大自己的正念,破除邪恶一切迫害。

二零零三年春天,我与单位有偿解除劳动合同在家,有一天,社区主任让我到社区去一趟,说有事找我,我也没有多想就去了,到那一看有两个人在等我,一个是街道邪党书记,一个是派出所所长,他们说:你来了就别走了,我们要送你去省里参加“转化”学习班,他们还说:这是市“六一零”点名让你去的,我们没有到你家里带走你,是因为你在单位里当过领导,家属区的人都认识你,给你留点面子。我说:我今天是不会跟你们走的。他们说:你跟不跟我们走你能说了算吗?你不走我们就强制执行。

我说:“我能问你们几个问题吗?你们这几年办过许多法轮功的案子,和许多法轮功的学员打过交道,你们从自己的良心说话,这些人是坏人吗?你们也都知道他们都是好人,是真心做好人的人,对他们的打击迫害能是对的吗?打击善的不一定是恶的吗?你们在帮恶势力迫害好人。”他们说:“我们做这个工作,吃这碗饭也没办法。”我说:“你现在说没办法,将来有一天要偿还,且不说‘善恶有报’是天理,就说这几十年来左一次搞运动,右一次搞运动打击迫害了很多人,结果过后平反,迫害的都是好人,最后最倒霉的就是具体执行迫害的人,由他们来顶罪,比如‘文革’”的三种人。我说这些是为你们好,好好想想吧。”

这两个人一直静静听着,我又从大法的美好、对社会百利而无一害、洪传全世界、信仰自由等各个角度讲真相。他们听了半个多小时就出去了,在外面用手机打电话,打了半个多小时电话后進来说:“你不用去了,我们已经给你保下来了,你要是觉的这个功好就在家炼吧,你回去吧。”

从这次解除邪恶迫害后,一直到今天,我没有遇到大的干扰和麻烦。

四、以救度众生为基点 在做好三件事中成熟

几年以来,我坚持每天到街上对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我天生是内向性格,以前很少和不认识的人说话,所以刚开始讲的时候,感到难度很大,张不开嘴,憋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即使搭上话了,绕来绕去也说不到正题上。以前发真相资料时候比较多,虽然有时也有点压力,但只要没有怕心,发好正念,正念足一点,一般做的比较顺利,但面对面讲真相就不同了,做的好坏结果比较明显,这个人能不能得救,当时就知道。没把人救了,就是没讲好。

有一段时间,我觉得与其他同修相比做的很差,人家一天退好几个,我一天退不了一个。通过向内找,找到不少执著心:有完成任务的心,证实自我的心,爱面子的心等,随着逐渐去除人心,做的慢慢好起来。但我还是感到不理想。经过学法,在法上不断提高,认识到做不好主要是没有把基点放在救人上,对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伟大历史使命认识不足,没有救度众生的紧迫感。认识提高了有了明显效果,近两年来,每天出去讲真相二到三个小时,能退三、四人。当然有的时候多,有的时候少。

从二零零六开始,在同修的帮助下,开始组建家庭资料点,我也是从来没有摸过电脑,从零开始,现在基本上能上网下载、做各种真相资料、大法书、刻录光盘打印光盘等。在学的过程中,并没有感到有多大难度,我认为现在学习做大法资料非常容易,只要有同修帮助,不管年龄大小,文化高低作为大法弟子你想做就能学会,就看你有没有这颗心,因为多年来有这方面特长的同修,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从上网下载到打印制作都总结了成型的技术,现在学就是拿来现成的东西来用。当然了能做好真相资料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你只要正念强,在法上,就会得到师尊加持和开启智慧,许多困难就迎刃而解了。

我认为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同时做好非常重要,这也是一个大法弟子走向成熟的重要标志,为什么有的时候我们做证实法的事效果差,受到干扰,甚至受到迫害,造成损失,就是三件事没有同时做好。今年七月有一天,我打印护身符卡片,喷墨打印机突然卡纸,我处理不当烧坏了打印头,一下子损失了几百元钱,我浪费同修省吃俭用用来做资料的钱,心里很不是滋味。马上警惕起来向内找,找到一些执著心,但我认为最主要的还是没有静心学法,静心发正念,只顾做事,实际上那几天讲真相效果也很差,自己空间场不纯净,被邪恶钻了空子。

当然了三件事同时做好也不容易,特别是要做的事一多起来就容易安排不好时间,一般情况下我每天学法三小时以上,发正念十次左右(包括全球四个整点),有时做资料多了就影响了学法和发正念的时间和质量,现在多忙也要保证学法发正念时间,不行了就减少出去讲真相的次数,因为学不好法发不好正念讲真相效果就差,你出去再多也没有用。

十二年来的得法修炼历程,特别是十年正法修炼之路,所经历的、所感悟实在太多,由于写作能力有限,就想到哪儿写到哪儿,这是我第一次给法会写稿。因为我经常登陆明慧网看同修文章,受益匪浅。我想明慧网是靠大家共同维护的,我也要尽一份力,就努力的写了出来。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