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领我找到真神真道

在正法时期修炼的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

首先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合十问好!
向同修问好!

我是农村的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五月份得法。得法之前,我就开始寻找真神真道,各种宗教都学了,但总觉的不是我要找的。我为找不着真神真道而苦恼。

过了几年,有人给我介绍法轮功,我想我才不学呢,就抱着看看你们师父长啥样,把书接过来一翻。一翻书,看见师尊像怎么那么熟悉?就好象在哪见过似的。师尊又给我显现全是白光的形像在我眼前,然后又一点点的变成了师尊在《转法轮》中照片的形像落在上面。师尊的身体一下子就象吸铁石一样把我整个身心全吸進去,我一下子什么思想也没有了,好半天一点点又出来了。

当天,我把书请回来,把《转法轮》通读了一遍,看的我泪流满面,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真神真道。

我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是师尊的洪大慈悲与时时看护着弟子。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在人与神的选择中,我深深感到,坚信师父坚信法,大法使我闯过了一关又一关。真的没有语言形容我们的师尊有多么的伟大。

正法修炼之路

(一)進京证实大法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修炼道路一直是坎坷的,我三次進京证实大法,要说的是,只要你有证实大法这颗心,师尊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弟子,大法无所不能。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我第一次進京证实大法。我悟到:每一层次都有护法神,那么法在人间,不能一个天上的神到人间护法,我们大法弟子应该走出来证实法。我一直想進京证实大法,只是没有路费钱,好不容易积攒九十多元钱,我再也等不下去了,心想,能坐车到哪算哪,剩下的路,我步行進京证实大法。

来到火车站,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才七十多元钱。这样我坐上了火车,在火车上要身份证,乘警走到我跟前,也没要身份证,要检查火车票,打开一看,才发现买的车票是儿童票,半费七十多元钱。我这才知道是师尊帮了弟子,知道弟子车票钱不够。一路上我的泪水怎么也止不住的流,心里说:师父,我来晚了。

到了北京,我心里说:“师父,我上哪去证实法呀!”头脑里就闪出“天安门,天安排的门”。

这样我打一辆车,正好二十元到了天安门。在广场上,我喊了“法轮大法好”。过来一辆警车,恶警把我推進警车,车里还有几个同修,恶警不由分说就拳打脚踢,把我打的喘不过来气。当时我想起师父说的:“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澳大利亚法会讲法》)心想,死了就当圆满了。以后恶警就再也没打我。

我被关進监狱,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大片树林,树上有很多果子,有黄的,是熟透的,有绿的,是没熟的。人们都找熟透的,这些果子都有人看着,我上前摘了三个熟果子,第一个是罗汉果,第二个是菩萨果,第三个没看见写的是什么,看着这果子的神仙说:“你拿着这果子去换那边的果子,这果子上边写着什么换什么。”我醒来了。

我今天写出这些,就是想说,没有成熟的同修,快点成熟吧!师父就是等着还没有成熟的同修。

(二)做好资料协调工作

由于三次進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两次在家被绑架,这一年(二零零零年)没怎么在家呆。年末,我看到同修没有经文和真相资料,没有人出来做。市里同修联系上我,让我按时上市里把经文、明慧资料、真相资料拿回来,回来之后,想办法送到同修手中。

因为我当时怀孕了,骑自行车和走路很不方便。有时丈夫看我挺累的,出于心疼,也帮着往下送,一天两天,天长日久,丈夫害怕了。当时村里派人看着大法弟子,出入都很不方便。我对丈夫说,大法被迫害,大法弟子不做大法的事情谁做,不能天上来一个神来人间做吧!如果你不让我做,那我还上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丈夫一看我下定决心,也就不管我了。就这样,我开始做上了资料点的协调工作了。

由于当时的环境很紧张,有的同修的家庭环境没有开创出来,家人不让和别的同修联系,有时有新经文,我就想尽一切办法把经文送给同修,让同修早日看上经文。

有一个同修的家没有人敢去,他家人见了就骂。我想,不能因为他家人不让去,让同修看不到经文,于是我去他家,他妈看我是炼功的,就骂我。我给他妈讲了好长时间的真相,最后他妈说:“我知道你们是好人,害怕你们受迫害,才不让你们来。”

从同修家出来,天已经黑了,还没有月亮。道两边长的高高的玉米,什么也看不见,八里多的路就我一个人,我心里害怕极了。走着走着,发现身后边有车过来了,车灯可真亮,照的通亮,我急忙躲在一边让车过去,呆了一会儿,回头一看也没有车呀,这才明白了,是师尊保护着我呀。心里也就平静下来了,我背着师父的诗篇:“发心度众生 助师世间行 协吾转法轮 法成天地行”(《洪吟》<助法>)。每次送经文,我骑上自行车要送好几个外村。往返好多路,我都想办法送到同修手中。

开始我为几个乡镇的同修取资料,然后再送给他们,把几个乡镇的资料用车拉回来,就一个乡镇一个乡镇传下去。当初就想把经文、明慧文章、真相资料等传到同修手中,也没有多想,同修有事来找我,大家在一起在法上交流,解决一些问题,有地区开交流会通知我,我就去。

师尊说:“无论你们做什么,都没有去想自己是在为大法做什么、应该怎么样去为大法做、我怎么样能够为这个法做好,都把自己摆在大法当中,你就象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一样,无论干什么自己就应该那样做。”(《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我个人悟到,“自己就是大法当中的一员一个粒子,无论做什么事,只要大法需要,自己就应该去做,并且做好。”同修有事来找我,我都能去,就这样,不知不觉又成了协调人。

(三)溶于法中,在正法中升华

到了二零零一年,我又生下了一个小男孩,这样就感觉时间不够用了。上市里往回拿资料后,还要送资料。一个月四次《明慧周刊》,又要学法,又要发好正念,还得出去领着同修散发真相资料与讲真相。回到家中,带孩子,洗衣、做饭,干一些家务,当时感觉压力很大,想停下来,找另一个同修做,可又一想,师尊让我们做事先想到别人,我做有压力,就推给别人,别人做不也有压力吗,遇到困难就退缩,这哪象个大法弟子。可又怕做不好。

当天学法,师父就点化给了我。我悟到做事用心去做,就能做好。大法给了我力量,使我又坚定的走下去。

当一些同修等、靠、要时,市里大资料点出事了,很多同修被绑架。市里一个同修来找我,说有一车东西没地方放,让我马上找车拉回来。我马上答应了。我和另一个同修说了此事,同修也没车,于是同修上常人家借车,和他说拉真相资料,如果出事,后果一切我们负责。(当时觉的不应该说谎,如果出事,怕常人说我们骗他,告诉他真相,他还非常信任大法弟子。)那人把车借给了我们。

当时市里离我们七十多里路,市里二十四小时巡逻,还有防暴队也来了,气势汹汹。巡警车刚过去,晚上我们车就進来了,到了同修家里,我们商量一下,是现在走,还是起早走,同修家里的常人说:“起早走,混着赶集车就出城。”

我知道是师尊在点化,于是同修都决定起早走。这样就先休息一下吧,学学法。心里跟师父说:“我是一个女学员呀,我行吗?”师尊一句法马上出现脑海里。“释迦牟尼有十大弟子,目犍连就被他说成是神通第一。释迦牟尼还有女弟子,其中有一个叫莲花色的,也是神通第一。”(《转法轮》)我一下子悟到师尊把神通都给了我了,我怎么还用人心做事。发完十二点正念,大家说,休息一会儿吧,三点钟起床。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天上一个粒子、一个粒子的,一粒子就是一个大菩萨,无数的粒子,无数的大菩萨在天上挑水呢。起早一看天上怎么跟我做梦一样呀。我们把车开到藏东西的地方,把东西全装上了,满满装了一大车,刚把车开走,巡警就过来了,我们绕开巡警,混着赶集车顺利的出城了,大家才舒了一口气,顺利把东西拉回来了。

师尊讲:“所以,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是给未来创造历史,所以,每个人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都在主动的找工作去做,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我悟到得走出自己的路。于是在市里同修的帮助下,我们自己开始做资料了,我们用丝网刮真相,一面一面的刮,头一面还好刮,第二面就很费劲,我俩人一夜也就刮一千份,累的腰酸背痛。

我们分五个地方刮,也学会了刮条幅、不干胶。因为量很大,几个乡镇就几万份真相,怎么也刮不过来。我和同修商量,买一台油印机做资料,没电还能用手摇。在同修的帮助下买了一台油印机,那时候我就觉的很好了。

由于学法少,忙着做事,繁忙的工作,又要做资料,又要進货,又得协调,还得做家务和带孩子,还有常人的人际关系,还有同修的一些事。

我一天拿笔记下一件一件事,白天、晚上都感到身心疲惫,晚上睡觉都想着大法的事情。这对于学法来说,本身就是一定的干扰,学法也静不下来。学法时间放在晚上,每天晚上发完十二点正念学法到三点,炼功也跟不上。

忙种地、忙秋收,不管什么事,我也要把每周的《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做出来,我们这里的同修走出来的多,对资料的需求量大。可资料点还没达到遍地开花的成度。既要负责做资料,还要负担耗材的运送,还有资料的传递工作,过大年时要印很多真相资料,因为过年也没什么活了,世人有时间看真相了,别人忙着过年,我忙的是做真相资料。

后来静不下来学法,就抄法。当抄到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这些事情我们都要给理顺,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保证你在今后能够修炼,但必须是真正来学大法的。”(《转法轮》)胡思乱想的思想没有了,思想一下子静下来,身体也轻松了,脑子静止下来,是那样的清静。我知道是师尊帮助了我,泪水不自觉的流下来了,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过不去的。

二零零一年同修们出去发真相资料,有四名同修被绑架,同修们劝我躲一躲,我很坚定没有躲。过一段时间,又有几名同修被抓了,我想我不能走,我一走会给同修们闹的人心惶惶的,干扰救度众生呀,也会给被抓同修加难,我就坚定的学法和发正念。

师尊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里说:“作为大法弟子,坚定正念是绝不可动摇的,因为你们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后来听说同修的脸都被警察打变形了,也没有说出其他同修。

二零零二年,有一个同修挂条幅被绑架,邪恶骗同修的家人,“说出来一个就放人。”同修的家人把我说出来了,同修通知让我躲一躲。我想,我谁也不听,就听师父的,把心稳下来学法和发正念。正好《师父的新年问候》这篇经文下来了,师父说:“全世界大法弟子新年好!”“你们从魔难中、在救度世人中、在更加清醒与成熟中又走过了一年。剩下的路,用神的正念正行圆满你们的史前大愿吧!”“路漫漫已尽,雾迷迷渐散;正念显神威,回天不是盼。”我坐下来静心发正念,自己真感觉好象一个神在发正念,正念冲到整个宇宙,足足发了一个半小时正念,感觉一切邪恶全部解体,自身空间场天清体透。不一会儿,同修告诉说不用躲了。

在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我也不想躲了。有一同修来切磋,说邪恶要抓他,问我躲不躲。我告诉他坚定正念,不能躲。结果他没躲,被抓走了。我向内找,发现自己悟到的就容易强加给同修,造成损失。

同修遭到邪恶的迫害,过几天,我家亲属告诉我,他们接到通知,说今晚上这来,让我躲一躲。这时我就没了正念了,心想这位同修没让躲被邪恶抓走,遭受迫害,我还是躲一躲吧!

刚出家门,在路上就看见看管我的常人,问我干什么去?我说给孩子买饼干去,这样我就上别人家躲着去了。这个人找了一遍,问所有食杂店我去了没有,都说没看见,就上我家来了,问我的家人我去干什么去了,赶快给我找回来,否则就抓人。

家人去了一说,我知道这一躲错了,没了正念。我回家稳下心来还是学法和发正念吧!师尊讲:“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我悟到: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增强正念,一个神哪有被邪恶吓跑的,就是解体邪恶,到正点发正念,发了一宿正念。第二天有人上我家说,他们打了一宿,有一伙非抓我不可,有一伙不让抓,这样两伙打了一宿,不让抓我的人把让抓我的人打败了。我知道了,是我后来有了正念,师父保护了弟子。

真象师尊讲的那样,“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从中也悟到,邪恶就是想毁掉你的意志,摧毁掉大法弟子的正念,不给你立足之地,真的是正念很强就能走过来的。

有一次在梦中,上边有一群代表旧势力的佛、道、神,在我头上飞着追我,下面还有一个母猪,领着一些小猪追我,我奋力的在空中飞着,在空中边飞着边发正念、打立掌。刚开始立掌打的不直,打出的功缥缈,没有威力,灭不了上边的坏神,他们也发光打我,却打不着我,后来调整心态,心生慈悲,立掌直立,发出的光一下子就把上边的坏神给灭了。地上的一片猪追我,我念师尊的正法口诀,灭不了邪恶,后来心生慈悲,念“真、善、忍”,一下子都被灭尽。这样我才站在地上,这时,也从梦中醒来。

有一次,下午五点多钟,邪恶气势汹汹的来到我家,想绑架我,有三辆车,得有二十多人。有市里“六一零”的和乡镇政府、派出所和乡干部。我当时正念十足,没有一点惧怕,我问他们:“我修炼法轮大法有什么不好,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有什么错?今天你们来了,我问你们,我犯什么法了,我坐家炕上犯法了?”我一一指他们,一个个都说没犯法,我说:“没犯法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死也不跟你们去,我知道你们就是迫害好人,不让人家过好日子。”

我家有三个孩子,一边一个,中间是最小的,孩子也说,“看谁动我妈,我们和他拼命。”这样僵持了一会儿,一个“六一零”给上边打电话说,不敢抓,说怕孩子出事,这样都走了。

晚上丈夫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是一个金佛的形像在我家地方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只要是我家的地方一点不落的给清场,最后师尊站在我家的大门外看护着。

(四)建立炼功点和讲真相

在正法修炼中,不但自己要精進,还要帮助走不出来的同修共同提高。为了整体提高,我先到有炼功点的地区,看到他们整体提高的很快,想从新组建炼功点。就这么一想,师父就安排同修到我家来了,我跟他们把建炼功点的事说了一下,我和他们交流之后,定好了时间,去上有炼功点的同修那里交流交流。

怎么去呢,大冬天的打车还不行,后来跟有四轮车的同修协调好了,那天开车拉着一些同修到那里交流。通过交流之后,大家也认识到了炼功点的重要性,回来后,炼功点在各村也就成立起来了。

大家现在在一起学法、炼功已有几年了。经常在一起交流,大家提高的很快,没劝三退之前,大白天就挨家挨户讲大法好。现在整体劝三退,过年时,拿着对联,俩人一伙,挨家挨户讲三退,现在把我们附近所有村的三退劝了一遍,现在讲的是当时不在家或者没有退的,这就是整体的力量。如果没有同修的圆容,救度不了那么多众生,在此谢谢同修的配合。

(五)资料点遍地开花

我身心感到非常疲惫,没有时间学法和炼功,这时,想到了明慧网上提出的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说法。

资料点的同修、协调的同修都有这个体会,就是操心。不做资料、不做协调的同修,也想象不到他们的压力。我常想着师父为众生耗尽了一切,我为救度众生为什么不挑起担子来?自己尽了多少责任?

要想资料点遍地开花,自己首先得解决技术上的困难。我就和市里同修说学电脑技术。市里同修不赞同,认为我文化浅,学不会。当时觉的很难,就这样,也就放下来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还是觉的应该学电脑,在心里和师父说:“弟子学电脑,能不能学会,请师父点悟弟子。”师尊讲:“我不能和每个学员见面,特别是在中国大陆这种情况下,在学员见不到我的情况下,不能够说有事情都要来找师父,所以就只能是以法为师。而为了使大家能够修炼、能够提高上来,那么在这部法里,我已经把使人能够修炼提高上来的一切因素都贯穿在里面了。只要你去学,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够在法上去认识法,那就无所不能。”(《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晚上梦见学电脑,一步找一步。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走这条路。这样,我上外地学会了电脑技术,回来教同修。很多同修就障碍在技术上。资料点遍地开花了,当地同修都会了,随时就把技术教了,也不用找外地同修,学的同修也没有障碍了。如果每个同修都能上网,自己用的自己做,那整体就会往前迈一大步。

这几年来,在正法修炼中,的确经历太多太多的风风雨雨了,回忆着写下片段,用什么样的语言和方式也报答不了师父对弟子的慈悲苦度。

弟子再一次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