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坚定正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陕西宝鸡大法弟子,每次法会征文,我都想写出自己的修炼历程,但由于各方面原因都没有成行。这次法会征文我终于破除了各方阻力,写出了十多年来的修炼历程。与各位同修共同切磋,总结好的方面,暴露出修炼路上的不足,共同提高上来。我从五个方面写出我的修炼历程。

一、去北京证实法 真正从人中走出来

一九九九年七月,当电视诬蔑大法时,我震惊了,不行,我要去说真话。同年冬天我和同修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火车,在火车上我们继续学法,念经文,我感觉我当时升华的特别快,法理清晰,这是在家学法从没有的感觉。

当时天安门广场布满了便衣警察,我们被拉到了朝阳区派出所。那里面有很多学员,我看到警察体罚学员,打学员。当一个警察问我:“你也是来护法的,什么学历?”我说:“嗯,小学毕业。我们是来说真话的。我以前有好多病,炼法轮功好了,我们是学好的人。”

后来我们又被当地公安局接回,坐在车里,有一个警察问我:“你为啥要学法轮功?”车里很静,我说:“我以前心性不好,不准别人说我的坏话,和家里闹矛盾,打骂孩子,弄自己一身病,学功后。我处处为别人好,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现在没有病了。不贪小便宜,不闹矛盾。如果学功的人多了,连警察都不要了,人人自己管自己,我们有心法来约束。我们是修心性的,从心里不干坏事。师父要求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警察又说:“你觉得好,你就在家里偷偷炼,跑出来干啥?”我说:“人类说自己是猴子進化之说都能登上大雅之堂,我们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要偷偷炼?”

二、去当地“六一零”讲真相

一次,我和一同修去给当地“六一零”人员送劝善信。同修发正念,我开始讲。办公室的人打断我的话,一个劲的问我:“谁叫你来的,你说谁叫你来的?”我平静回答:“我不想来,谁给我多少钱,我都不会来的,因为我的两个小孩在家门口玩呢,没有人看管。我想来,没人叫来,我都要来。我是为了你好,我才来的。”

说这话时从我内心深处涌起一股酸楚,但我没有让眼泪流出来,可有点说不出话来,我便在心里念师父的法:“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精進要旨》〈清醒〉)本着这一念,我慈悲的给他讲了大法真相,也许我的真诚感动了他,他不时的深深的点点头。在这个办公室里我只把他看成是一个生命,一个需要救度的生命。我的衣服整洁、入时,落落大方,我从心里没有把他看成是什么不敢靠近的大官,只有一念为他好。我们走的时候他还把我们送出来。

三、铲除拦路虎

一次我们去外地近距离发正念,我有点犯难,在常人中我宁愿走路,都不愿坐汽车,晕车很厉害的。但近距离发正念是必行的。一上车,我就坐那低头发正念清理自身,最后同修说他们也给我发正念,发着发着,突然在我脑海里有一个微弱的、几乎不易觉察的一丝念头:拦路虎。一霎时,我回过神来,铲除拦路虎,铲除挡在我修炼面前的各种拦路虎。我集中念头, 正念纯真求师父加持,几分钟后,我头脑清醒,没有晕车的感觉。

我悟到:为什么在救度众生的路上有各种阻碍?可都是拦路虎在做怪,它想利用各种形式拖住我们精進的步伐。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有恩师的慈悲点化、呵护,有恩师教给我们的如意神通,拦路虎什么也不是,师父在《转法轮》里讲:“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转法轮》〈第三讲〉)

四、识破旧势力的安排 解体它

三年前,因工作需要我丈夫和一女的走很近。这女的我也知道她的人品,她时髦,生活不检点。有的人冷嘲热讽,也有同修提醒。说的多了,我也起了人心,心里很不是滋味,难受。对情的执著放大到影响我的修炼,做不好三件事,搅得我生活忙乱,没有时间学法炼功,有时心也静不下来。这下中了旧势力的圈套。那段时间我陷在常人中,在名利情中周旋。我感到身心的疲乏。但是我始终没有忘记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怎么把自己和她放在一个位置呢?她只不过是可怜的众生,而且是不听真相,不信大法的生命。当她的影子钻進我的思维,我就赶她,排斥她。她怎占据我的思维呢?我的思维是用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从一思一念上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给旧势力市场。

慈悲的师父经常点化我,在关键时刻我能用法理指导自己。在大法的佛恩浩荡中我渐渐的清醒、归正。那魔急眼了给了我一场突如其来考验。一次我走在街上,有一个算卦的拉着我说:你出力不讨好,你一生爱的人不爱你等。她说的话,把我的心一下变成巨石,心重、压抑,堵的慌。就在这时,师父的法在我脑中回荡。我对她说:“你知道法轮功真相吗?”她立即背过身去,把手伸在身后,边摇边说“走走走”。她坚决不听真相。走在我身边同修用常人话来安慰我,我便对同修说:“我的一生是师父给改变的,她能看得了吗?如果象她说的,也是旧势力安排的,我不承认,我现在是修炼的人,是师父改变的一生。”

我信师信法,坚定正念。情魔看我从情从跳出,而不甘心,又利用这一招来迫害我。识破旧势力安排,不承认它,我在心里发出坚定的一念:铲除压在我心里的邪恶败坏物质。我纯净思维集中,平稳,双目微闭数分钟后,“哗”那块巨石一下散掉了,那物质解体了。

我和同修在街上继续讲真相,救度有缘人,丝毫没受干扰。过了大半晌时间,在街上又和算卦女人相遇,她从我身边走过斜过白眼来看我,大概看这人击垮没有,旧势力真是尽力了。我想起《西游记》中有一段师徒过通天河的故事,上面来来往往的都是魔。那是假相,是干扰,是迫害。它就想让我们在修炼的路上分心,停止精進,休想。

“大法可正乾坤,当然就有其镇邪、灭乱、圆容、不败之法力。”(《精進要旨》〈定论〉)只有走正师父安排的路,才能让旧势力望而生畏。现在我丈夫也成为一名大法弟子,当然这和伟大师尊的慈悲点化,呵护是分不开的。

五、整体配合 营救同修

我们这里有两位同修讲真相被恶人举报,遭邪恶绑架。当我得知后马上通知身边的同修,又赶往另一协调人处。我过去只去过一次,路没记住。我一边找他的住处,一边请师父加持。天快黑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進门,看见另一协调人也来了,我们经过交流切磋,达成共识,站在法上,协调整体,营救同修。

在回来路上天已很黑了,我去被绑架同修的村庄,找到那里的协调人,我们同去那里的派出所近距离发正念,发完正念,天很晚了,没有回家的车了,连话吧都关门了,有一家诊所还开着,我進去给家打电话,让家人用摩托来接我。在我们往回赶的路上,碰到了我们片的同修一行几人拿手电筒前去发正念。我们在家的同修,在炼功点,针对那里的邪恶发正念。我还去了出事同修那里,和那里的负责人一起发正念,清理她们村子的邪恶因素,她说她很冷。我们一起悟法理,加强她的正念,发正念,清理被绑架同修的空间场,加持同修正念。在我最后一次去的第二天她遭邪恶绑架。

那时,我真的感到旧势力的邪恶,它阴森森的压下来,使我身体真的感觉很冷,我的后背经常“刷刷刷”一股股寒气下来,使我常常打冷颤, 发正念也是这样,那几天,邪气压得我真想呻吟, 同修在家高密度发正念,可我象得了病一样。一天,我在地里干活,边长长喘气,因地里那时缺人手,还不时请人帮忙,有一同修经过我地头,我赶快跑去,几乎是哭诉了我的状态。同修站在法上帮助我,让我去掉怕心。她回家给我发正念(这是她后来告诉我的),我立即感觉好多了。

几天后,协调人也遭绑架,我们感到压力很大, 但是我们都有坚定的一念,站在法上营救同修。有的接力近距离发正念,有的给相关当地恶人发真相信,曝光邪恶的,同时把每天二十四小时分成段,那个片几点至几点,这个片几点至几点,我们这里老学员多,所以晚上十二点至清晨六点发正念,由我们这片来做。其实是晚上八点到清晨六点,我们学员象往常一样,晚上来炼功点学法,每个整点发正念,发完十二点以后,往常我们就回家了。现在我们就躺在我们学法用的坐垫上,睡一小会,到正点我们互相叫醒,再发,每个整点都一样,一直到早晨六点以后,我们才各自回家。

由于我们内外配合的好,有两个月时间,同修相继回家。有一同修说,他身陷黑窝时在里面能感受到同修发过来的正念,能量很强,晚上每当邪恶审他时,把拳举起来说真想打你,但又放下了。同修知道,这是外面同修在加持他,使他做的很好,使邪恶的阴谋不能得逞。

要想写的还很多,由于时间关系,到此为止,如有不足请同修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