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缝插针讲真相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我浑身是病:偏头痛、眩晕症、胃炎、支气管炎、关节炎、腰痛……,修炼后病痛很快烟消云散。十多年修炼,虽历经坎坷,但心中充满了幸福与感动,慈悲的师父把我从地狱捞起洗净,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与纯净的心灵,并且为了让我兑现久远的誓约,一次次为我创造讲真相的机缘与条件,让我在救度世人的正法修炼路上不断前行。

二零零零年初,我从北京上访回来不到一个月,因散发真相资料又一次被非法关押,当时派出所拘留室里关押着七八个小青年(都是小偷),我想有缘见面总不是偶然的,我不能错过讲真相的机会。晚饭时,一天没吃东西的他们都喊饿,我掏钱让警察找人给他们买吃的,那批小青年很感动,边吃边谢我,我说:“不用谢我,我是修法轮功才这样做的,谢我师父吧!”随即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谈我们为什么被迫害,劝他们回去后也要按“真善忍”做个好人,警察在场也听着,没阻挡我。后在被拘留的十五天中,我按师父的要求,人在哪里就在哪里讲清真相,很快改变了同室关押的那些犯人。每天放风时我炼功,她们都给我挡着不让狱警看见,有的小青年还跟我背《洪吟》。一天一个关了三年的外地犯人跟我说:“大姐呀,我到期要回家了,没钱买车票。”我问她:“你是什么原因進来的?”她说她是人贩子。我告诉她:“你回去后千万不能再干那种事了。”她说:“以后我肯定不会再干了,出去后我也要炼法轮功。”

二零零零年底我被迫辞退工作后,很快找到了一个当营业员的新工作,这个工作虽然工资很低,但可以时时接触世人,有利于讲真相。两年中我一直见缝插针的讲真相,明白真相的世人有上千人。全市三十来个连锁店,每月我的营业额最高。期间领导还让我代表连锁店上了电视做产品广告,广告播出第二天,派出所户警找到我说:“昨晚在电视上看到你,真棒!”我说:“我们炼法轮功的人个个表现都很好。”

二零零一年,一次人武部长找我谈话,有610主任等参加,我提出两个要求:一是不许偷偷录音,二是要允许我畅所欲言,他们答应了。在我讲真相过程中,那位部长说:“你说法轮功好,为什么叫人破肚子找法轮呀?”我严肃的指正他:“你是部长,说话要负责任,你不要象电视放的‘天安门自焚’一样的随便诬陷诽谤,你找本大法书看看就明白真伪了。”他不吱声了。我问:“你看我会破肚子找法轮吗?”他说:“你不会。”“那就对了,一切都是造谣。”一个半小时谈话结束后,他客气的与我握手道别。

同一年因特殊情况我去了法院,那个办公室里有六个人,我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大约讲了二十分钟,一个年轻法官说:“你知道我们这是什么地方吗?”我说:“我知道,是法院,法院就更应该了解真相,才能秉公执法,我讲的都是实话。”只见他们在底下小声嘟噜着什么(那里前时刚非法判了几个同修的刑)。

后来我经常利用空隙时间找当地610主任讲真相,开始他不愿听,找我办过三次洗脑班也没用,他和派出所所长都说,这一片我的头最难磨。有一天,我发现大马路边广告栏里有很长一排诽谤大法的宣传,当即找到610主任要他撤下来。他说:“一般要放三个月。”我说:“从现在起三天也不行,你要不撤掉,我自己动手。”结果过不了两天去看,邪恶的诽谤宣传已换掉了。跟他打交道次数多了,他明白了真相,几年后的一天我碰到他,他告诉我他已退休了。我跟他讲“三退”的事,他说比我知道的多,我劝他退,他说:“好,那就帮我夫人与女儿也都化名退党吧。”我说帮她们退可以,但要本人同意才行,他说:“知道,谢谢你了。”

零三年秋天,有一天我去看望母亲回来,上了一辆中巴车,正巧售票员是我认识的人。她说:“大姐呀,你怎么越来越年轻了?”我告诉她:“我炼法轮功,原来好多病都好了,按真善忍做好人,又有好身体,这多好!可江泽民看有一亿多人炼法轮功就妒嫉,编出了‘天安门自焚’来欺骗老百姓……。”一问一答中,我不停的跟她讲真相,故意把声音提的很高,车上二十多人都在专注的听我讲。讲了大约二十五分钟,我准备下车时,她的丈夫正是那位驾驶员,他很舍不得的对我说:“大姐你讲的太好了,这是我从来都没听过的,我还想听。”我说:“那就下次再讲吧。”

又有一次我从母亲家回来上了一辆公交车,那车刚洗过,车座上大多有水,上来的乘客只好站着,于是,我用纸把座位上的水一一擦干,招呼大家坐下,他们不好意思的坐下了。一位四十来岁的男士挨着我坐下后说:“象你这样的人现在是没有了。”我说:“我炼法轮功,师父教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乘机开始讲大法真相,周围的乘客都在听,最后那男士说:“我自己开公司,想请你教我夫人炼炼功。”我说:“有机会我会去的。”

二零零五年有一天,我跟610人员讲真相,那个负责的对我说:“你说法轮功好,为什么政府还要定为邪教?”我说:“江泽民才是最大的邪教头子,它教出那么多贪官,陈××等高官偷的都是成千万上亿的,吃喝嫖赌,什么坏事都干,可我们炼法轮功的没有一个犯罪的,你说谁好?”他说:“我知道你们是好人,可是……。”他们自己都笑了。

零七年因特殊情况我换了居住地,我想恐怕也是师父的安排,是为了讲真相的需要。没几天派出所来了两个人,那户警说:“听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对!我炼法轮功。”他说:“不是政府不给炼吗?”我说:“是江泽民一人不给炼,它违法,我国刑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信仰是公民的权利,我是一个合法公民,我不违法,我们师父教我们社会上的一切犯罪的事一样都不能做,就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有个好思想好身体,这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不给炼?”她说:“照你说法轮功还是好功了?”我说:“对!是好功,只是你们不了解真相。”于是我又说了很多,临走时那两位警察说:“打扰你了。”我说:“没什么,你们以后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零八年大年初一,我去妹妹家做客,席间劝退了好几个人,下午回来等车时,大概过年缘故,四十分钟才等来了一辆车。当时我发出一念:今天要抢一个座位再让座,好给大家讲真相,请师父帮助我。车将到站还在开动时,拥挤的人群哄了上去,我一个人站在原地没动,结果车门就在我身前停下,我第一个上了车,找个座位坐下,不一会过道里已站满了人,前门進来一位五十来岁的女士扶着一位七八十岁的老大爷,我招呼老人这边有座位,他慢慢走到跟前坐下,连声说:“谢谢!谢谢!”我说不用谢,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似乎没听见,我有点尴尬,这时那位女士又说了一句:“谢谢你。”我连忙说:“这点小事不用谢,我是炼法轮功的。”她说:“不是不给炼吗?”这下接上了话题:“那是江泽民一人不给炼,它看有一亿多人炼功嫉妒……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我本来一身病现在全好了。”她说:“现在老百姓有病看不起啊。”我说:“是啊,可你们看江泽民带出的这些大干部,一贪就是上千万的,电视从来不放实的,搞假的‘天安门自焚’就是想转移老百姓对贪官不满的目光。”有个戴眼镜的男士插话说:“听说当年炼法轮功的人到北京没有一个干坏事的。”我说:“对!他们都是最好的人,都是共产党在造谣。当年对国家主席不也是安个罪名就打倒,它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现在国外有八十多个国家都炼法轮功,江泽民说不好,为什么那么多国家都炼啊?……”那次讲了不少,声音很大,车里数十人都在听。这时有人下车,我才发现我早乘过了头,从新转车时,心里乐滋滋的,又一批世人听到了真相。

零九年四月的一天,我去医院看望患病的同事,那天针灸室里连男医生有六人,那位同事说:“看你身体多好,比你实际年龄要小十岁。”我说:“是啊,看你现在这样,我就想起当年浑身是病的我,现在炼法轮功浑身轻松,病全好了。”那同事让我打坐给他们看看,我边打坐边告诉他们:“要按法轮大法‘真善忍’三字修心,再加上炼功才管用。”接着跟他们讲大法真相,从国内讲到国外。最后她说回家后要跟我炼功,随后让我把她家三个人都退了邪党。

我利用自己的技术摆过一年半的铺子,少收钱不收钱的,好利用更多机会讲真相劝三退,通过努力,明白真相的至少好几百人。为了讲真相救人,五年中我换过八个工作单位打工,那八个单位都是我主动辞职的,我视每个单位的不同情况讲真相,效果很好,许多人摆正了心念。一次一个私人小工厂聘我当主管,连老板加员工共二十多人,我去十多天他们都明白了真相,员工们都要跟我炼法轮功。工作不到一个月我决定告辞,因为我觉的师父还需要我找另外的有缘人讲真相。那位四十多岁的女老板无论如何舍不得我离开,最后还是没能留住我,几个月后女老板开车来接我回去,我谢绝了。

走过十多年正法修炼的风风雨雨,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不忘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闯过一关又一关,直走到了今天。法理让我明白,“救人是第一位的”,众生的得救是我们来时的最大心愿。当我心为别人、心在救人时,就会时时感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指点着、安排着,催促我利用一切时间一切机会讲清真相,去救度那些为法而来的世人,他们也是历尽魔难来到人间,其实也为法付出了很多很多,他们的众生也在期盼着他们的回归,他们的得救意味着对应空间无量众生的得救。明白这些法理后,我在任何环境中,无论在外吃饭、买菜、跑商店、走亲访友、打工,想的就是怎样讲清真相救他们。现在通过我的努力,明白真相的已有好几千人,但是我知道,与做的好的同修相比还差的很远。近几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学会了上网,天天看到明慧后更感到自己还需努力,走好最后的路,让恩师少操一份心,实现众生得救的大圆满。

在同修的鼓励、帮助下第一次写体会文章,写的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