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宁夏弟子的一点修炼记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宁夏回族自治区的一名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底得法。自拜读《转法轮》的第一天起,我就确立了人生的真正目标。一九九八年初,我的父母也与大法结缘,几天后,我的父亲就扔掉了几百度的老花镜,告别了几十年的药罐子,我母亲已有十多年的脸部痉挛也消失了。让我们做儿女的无比感动。

由于家庭的影响,我的心中对传统的东西推崇备至,总认为气功会带来奇迹。从一九九二年开始,我学练过好几种气功,有一次气冲头顶受不了半夜往医院急诊室跑。第一次见到《转法轮》,我是站着看完的。很快我将以前算命之类的书送给人,假气功的东西全部毁掉。

在我读完《转法轮》之后,梦境中的毒蛇就越来越小,越来越弱,最后就消失了。有一次,一只金色的大蛇逃离了我的视线,从半空里消失了,这时从天上来了几位天兵,跟传说的天将一样的打扮,他们不知从哪又逮住了金色大蛇,将它押走。就这样,困扰我好几年的毒蛇梦结束了,在这以前每晚在梦中与蛇苦战,毒蛇越打越多,越打越大,有时甚至是蛇山,怎么拼命还是逃不出蛇的海洋,有时都害怕睡觉。

刚开始我只有《转法轮》,没有其他书籍和音像资料,就只好每天盘腿看书。光是往上扳腿就花了好几天时间,腿扳上去就出一身汗。十多天后,盘大约半小时,腿自动就滑下来了,我就由大盘改为小盘后,解决了这个问题。一个冬天出来,我由已略显臃肿的身体变得年轻帅气,一身轻巧,走路生风。

一九九八年我正式参加集体学法炼功,第一天我双盘就坚持了四十五分钟,音乐停止时,我浑身发热。炼功过程中我清晰的看到在一个美丽的山谷口,有一座宏伟现代化的城市,建筑物都是白色的。刚看到时,我吃了一惊,景象很快就消失了,我才明白是天目看到的。整个一九九八年,我们学法小组早晨炼功,晚上学法炼功,身体的变化和心性的提高都在飞速的進行着。早晨炼功四点多起床,刚开始起不来,到时就有人敲门,喊你起床,可是起来后发现什么人也没有,没炼的家人什么都不知道。一交流,我们学法小组中的好几个人都是这情况,是师父喊我们的。

无比美好的时光一直持续到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大约在一九九九年五月份,有两个自称是宗教事务局工作人员的年轻人,向我调查炼法轮功的情况,我热情向他们介绍了大法及我和有关学员修炼后身体健康、道德标准提高的情况。我向他们极力的推荐大法,要他们有机会一定走進大法。他们当时都表示非常佩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各单位要求看电视,我看了几眼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便起身离开。下班后,邻居有位大叔看到我就说,电视上演了,你们师父如何……,我问他,“电视上演的你都信?”他说:“国家说的,为什么不信?”我说:“江××说现在中国人都达到小康水平了,你家达到了没?”他一时语塞。他的三个儿子无职业,都是啃老族。当时我心里在流血。晚上不能去炼功了,在床上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妻子好心的安慰我,并说这件事不用怕。

七月二十二日,警察把我们大约十几个人从单位里叫到派出所,我又碰到了五月份自称是宗教局工作人员的年轻人,他承认自己是公安局政保科的。邪党政法委书记带着市政府的所谓五个班子代表,宣读完邪党的禁令后,要求我们交出书籍,除一位大姐交了一本《转法轮》外,我们其他人都未交任何资料。当时这位大姐是炼功点负责人,为我们的学法小组建立,付出了不少心血。

邪恶的迫害一天天加重,恶警动不动半夜三更敲门,搞得家里人都不能安宁的休息。在巨大的压力下,我停止了炼功,书也看的越来越少。很快我的身体又臃肿起来,当时的情形真是度日如年。苦苦的思索中,我想历史上的修炼人花几世也不一定修成,我们修炼大法的可能也得有一段时间,我还年轻,先把常人的学历职称提高提高再说。我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糟糕,视力也下降了,家人逼我吃药。在邪党铺天盖地的造谣下,在常人不断的传谣中,我痛苦的思索着,吃药、治病,费用怎么解决?当今的中国,除了部队、政府、少数垄断企业外,有几人能進得起医院?就算你進得起医院,得了绝症哪个医院又能救得了你?谁能比我们的师父、比大法伟大呢?没有!我坦诚的告诉妻子,我不吃药,我会用此生的生命证实大法的伟大。

虽然我被动的承受着邪恶的迫害,那时没条件上网,我和外地同修的联系也中断了。慈悲的师父一直在梦里点化我,试举两例。有一次梦到半天空有一座笔直的褐色悬崖,深不见底。我和好多人在往上爬,爬的非常吃力。我距崖顶大约有二十多米,有人已经登上了崖顶,我回头往下看,一阵恐惧把我惊醒。我一旦停止修炼,掉下去将万劫不复。还有一次,大约在二零零五年初,梦见我和无数人争着往光亮的地方跑,前边平行开着好几个大门,跑过哪个门都行,守门人已在等着关门。过了大门天是亮着的,而大门那边,整个世界已在黑气的笼罩之下。

二零零六年初,我决心走回修炼的道路,以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为重。当时我就依稀的看到大穹中清亮了许多,无数窗户打开了,可能是那里的众生看到了希望的光芒。有一次打坐中,我清晰的看到无数的人群在朝我下拜,他们都是古代中国人的装束,我想可能是我世界里的众生吧。在这一年的夏天,一次在等车时,偶遇昔日同修,寒暄几句后,我们都知道了各自的情况,她激动的告诉我她在这个新的地方和同修联系上了,真相资料也挺全的。就这样我的修炼路走上了正轨。但是依靠别人传递资料,总感觉不太方便,想学破网技术但是没机会。这年夏天,碰到一个搞技术的外地同修,但他认为我电脑技术不过硬,没有传授我破网技术。

二零零七年初我以高分通过了职称考试,结束了我常人的学习生活。在一次外地同修送来的光盘中,我意外的得到了有关破网的所有软件,在网吧破网成功,见到了盼望已久的明慧网!从此我地的资料不再依靠外地,同修们收集的三退名单、电话及手机号码、邮箱等源源不断的发到大纪元、明慧网。在明慧网学习几天后,我的电脑技术突飞猛進,在常人中已算是内行了。

二零零八年以来我市和外地同修的交流更多了,来的这些同修,无论是高贵华丽的白领,还是衣着朴素的农民,她(他)们个个言词恳切,法理透彻,激励着我市每个同修的精進心。和同修联系多了,除了令大家喜悦的三退数字外,还有令同修心痛的大法弟子遭受邪恶绑架、非法判刑。银川市西夏区法院头天向社会公布透明电子屏,承诺向社会公开审理现场,第二天就秘判大法弟子;恶警绑架了大法弟子,勒索不到钱财就非法劳教。大法弟子不受邪恶影响,依然坚定的做着三件事。

我身边的亲人都已三退。我的同学大多都是政府部门负责人,有的甚至是高官,这些人自恃学有所成,胸有主见,中毒较深。但他们为我的年轻健康感到惊讶,为我对师父的尊重折服,也承认邪党腐败至极。我不会放弃对他们的救度。

想写的东西很多,但总觉的自己修的太差,不能和精進的同修相比。所以错过了前几期的法会交流。俗话说丑媳妇终得见公婆,何况对于万般辛劳的师父,做弟子的怎能不交一份答卷呢?!即使答得差,也得恭敬的交给师父。

再次向师父致敬!

向明慧编辑部的同修问好、向海外所有的同修致谢!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