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慈悲呵护使我在法理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我们一家三口是九六年得法的,大法修炼使我们身心得到了巨大的变化,我们万分庆幸能够得到大法,走上返本归真的回家之路。“七·二零”迫害发生后,我与丈夫相互表示: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失去什么,就是死,也决不放弃修炼大法。

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们都知道我炼法轮功,都知道法轮功好。他们说:你本来就是个好人,炼了法轮功后,就更好了。其实我知道,我“本来”那个好人,是与变得不好的人相比的好人,而修炼大法后,才是真正修炼“真、善、忍”、同化“真、善、忍”的好人。“四·二五”上访事件发生后,我向单位领导及主管部门递交了一份“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的书面陈述,明确告诉他们:修炼法轮功使我明白了生命存在的真实意义,我受益匪浅,不仅活得愉快,而且活得越来越明白。并讲述了我修炼大法后,主动反省自己,向单位财务上交了自己修炼前利用职位之便多吃多占公家物品折算的几百元钱,以表示我决心和修炼前的一切告别,从新走上一条新生之路。单位领导说:你炼功炼憨了,别说几百元钱,就你的职位,你就是请吃报销几千元都是很正常的事。也有领导说:怎么是炼功炼的呢?这是党对你教育的结果啊!我说:当然不是,党不也教育党员反腐倡廉吗?怎么越反越腐、越不廉了呢?大法修炼是直指人心,自束其心啊!

“七·二零”迫害发生后,各级领导和有关部门轮番找我谈话,并问我是要坚持炼法轮功还是当党员?我说:不用做工作了,我就是死也不会放弃大法修炼的,我知道要继续坚持修炼大法就是“劝其退党”,不用你们劝,我这就退!于是,我把“自愿退党”的申请交给了单位领导,支部大会也按自愿退党作了决议报上去,但上面说:这人太顽固了,不能按退党处理,要按除名处理。领导又按“上面”的意见找我谈话,给全体党员“做工作”,重新召开支部大会。我说:这不是强奸民意吗?都不尊重支部大会的意见了,还是民主集中制吗?回家给丈夫讲了,丈夫说:别管他按什么处理,不就是不当那个党员了嘛!于是,我被经过了撤销党内外职务、降低工资、行政记大过、党内除名、调换工作(从管理部门下到生产一线)等一系列的处分。我对单位书记说:几个月前,我才被评为报厅级表彰的优秀党员,奖金都还没花呢,这一下我就什么都不是了,我虽然没有经历过五十年代的反右运动,但我已经领略了为什么有的人睡一觉起来或上一趟厕所回来就成了“右派”的滋味了。(我后来才深刻认识到:这个党是越来越邪了,越来越残酷的镇压人民了!)

之后,我们一家经历了被非法监视居住、跟踪、盯梢、离家出走(为了抵制不去邪恶的洗脑班)、被非法劳教、劳改、开除等迫害,我始终未向邪恶低头,未向邪恶写过什么放弃大法、背叛师父、诬蔑大法、附和邪恶宣传的所谓“三书”。但是,十年的被迫害,我就有一年出走在外,五年被关在黑窝里,多不应该啊!(这是后来才认识到的)

第一次从看守所、劳教所回来,自己有一种英雄归来的感觉,觉的自己做得还不错,时值第一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召开,我投了稿,也发表了(现在来看,当时真是有一种不说怕别人不知道的感觉)。这次从黑窝回来,却感到一种失落:修了这么些年,怎么就被邪恶迫害了五年?别人都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却被关在黑窝里呢?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我用了近半年的时间在家中静心学法、发正念、看明慧、读《九评》。

渐渐的,思路有些清晰了:根本上是没学好法、学法不深,对否定旧势力、否定迫害的法理不清,不自觉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承认了迫害,在被迫害中“坚定”的走着个人修炼的路:去上访时做好了被关押的准备;离家出走时因邪恶到处找我们,甚至发了内部通缉,我们东躲西藏,有家也不能归,在这种情况下,我却想:干脆把我抓進去算了,死都不怕,还怕坐牢吗?结果,真的被抓、被劳教了;后来又被非法判刑时,丈夫说:我已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这不都是自己承认了迫害、自己求来迫害了吗?在劳教所,我血压高至120-200,流鼻血九个小时,被劳教所连夜送到省人民医院,医院一看就下了病危通知,警察把手机都递到我手上了,让我给家里人打电话,我却执意认为是过病业关,仍然“坚定”的不动心,失去了早日走出黑窝的机会;在监狱,我的血压又高至120-200,时有流鼻血、眼睛充血等症状,脚肿得鞋子都被撑大了,狱医给我又是验血、验小便,又做肾功能检查,我仍“坚定”的说,我没有病,这都是被迫害的,又一次失去了早日走出黑窝的机会。在黑窝里,我还对警察和犯人们讲;唐僧西天取经九九八十一难,少一难都不行,我们的法这么大,这点难算什么?我被抓时也是不配合警察的,也是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到看守所的,怎么还是被邪恶迫害呢?我也知道要否定旧势力、否定迫害,可怎么还被邪恶一次又一次的迫害呢?

今年七月,《明慧周刊》一同修的文章《仅仅“坚定”是不够的》就象是说我一样,帮助我進一步理清了头绪,使我看到了自己这“坚定”后面的欢喜心、显示心、争斗心、自以为是、证实自我的心等等,这不都是为私为我的表现吗?师父说:“修炼是严肃的,我叫你们修成的是神,同时能证实法,才把大法传给你们,给予你们从未有过的永远的荣耀。不是为了叫你们单纯在反迫害中成为常人的英雄呀,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中证实法,从而走向神。”(《师父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而我却在法理不清的情况下,在邪恶的破坏性的所谓检验大法中,“坦然”面对迫害,实际是承认了迫害,不自觉的走了为我为私的个人修炼的路,符合了旧势力的险恶安排,这不是师父要的。

我为自己以前没学好法,没有修好而感到懊悔、愧疚,甚至产生了自卑……。我深深的领会到了师父为什么每次讲法都要我们学法、学法、学好法,这是修炼的根本啊!我一定要认真学好法!我开始背法、背《转法轮》。一天,背到师父讲释迦牟尼在整个四十九年的传法当中,也是在不断的提高着自己。“他每提高一个层次的时候,回头一看自己刚刚讲过的法都不对了。再提高之后,他发现讲过的法又不对了。等他再提高,他发现刚刚讲过的法又不对了。”(《转法轮》),我突然泪流满面,不禁大哭起来:师父啊,弟子明白了,我不能停留在懊悔和愧疚中,修炼就是一个不断修正自己、不断提高升华的过程,过去了的是修炼中的过程,重要的是今后要真正学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才不愧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同时,我也深深的认识到,心性是修出来的,不是学得来的。同样都喊“法轮大法好”,可心性高低不一样,对法理的体悟不一样;同样在被迫害中反迫害,可认识问题的基点有差异:在正法修炼的基点上彻底否定旧势力、否定迫害,心系众生,助师正法,才是新宇宙无私无我的为他的大法弟子的境界;反之,还是脱不出旧宇宙为私为我的理念。大法修炼与历史上的任何修炼无论是形式上、还是内涵上、甚至是思想意识上都有着本质的区别。旧势力为了达到检验大法的目地,在历史上的方方面面都做了安排,就连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没放过,也做了它们想要的安排,然而,这一切都不是师父想要的,都是旧势力强加给师父和大法的。我们必须真正溶入正法中,才能不断的清除思想中那些旧的观念,直到让旧势力的安排与因素没有可待的地方,才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及其一切,才能从根本上同化大法,才能让我们的一思一念符合修炼人的标准,才能让我们的一思一念真正放射出大法造就的伟大觉者的光芒,我们能够做到,邪恶自然解体。

“坚定”是个人修炼和被迫害中必备的一个基础,但没有对大法修炼的“坚定”,就不能从魔难中走过来。仅仅“坚定”是不够的,正法的要求在不断的升华,越到最后要求越高。我们必须清楚的认识到正法修炼的内涵:“助师与救度众生、证实法才是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的真正目地”(《曼哈顿讲法》),摆正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关系,真正跟上正法進程,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否定迫害,解体迫害,完成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自己的史前誓愿。

以上一点体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