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师父说学法,我就学法、学法,师父说救人,我就救人、救人。就这样在师父的指引下,我跟头把式的走过来了,走到了今天。回忆自己走过的路,我的体会是:不做修炼的“门外汉”,要做救度众生和世人的一员。

一、不做修炼的“门外汉”

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得法的。得法前,自己一身病,山南海北走了一圈也没得到真传,一身病也没祛。直到看见《转法轮》,才知道这才是真正度人的法,但很长时间只注重炼,不知什么是修,怎么样修。师父让学法,我就学法、学法,有时间就念,象完成任务似的,还告诉别人:能念两讲就别念一讲,很少想怎么修自己。在家里还象得法前那样与老伴争争斗斗的,不符合自己口味的,一听就炸,总想弄个对错,争个高低。每天炼功就白炼了。后来自己有所收敛,但还时有发生,嘴上不说了,心里还是不舒服,很压抑。

师父在《转法轮》里多次讲到怎样向内找、提高心性的法,我就是做不到,可见在修炼中还是个徘徊在外的“门外汉”。老伴说:你没進入状态。女儿说:你在喊口号……。这些话使我警醒:我是在修佛呀!修炼是严肃的,在我头脑中这些却都很淡泊,主要原因是学法不入心,为学法而学法。一遇到具体事,人的念占上风,真的是不会修啊!

现在遇到问题我能找自己了,也会找自己了,每次找到自己的问题就豁然开朗,心情舒畅,真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通过找自己也知道怎样学法了,怎么修了。“找自己”是一个法宝,这是千真万确的。认认真真的学法,老老实实的修自己那颗心,时时刻刻想着自己是个炼功人,才能跟着师父走回家!

二、要做救众生的一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送女儿到南方一个城市去工作,在火车上就听到了诬陷、诽谤法轮功的宣传,那些谣言太离谱了,真是让人难过。

当时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信,凭着亲身经历和受益,无论中共邪党怎样造谣、诬陷,我对大法丝毫不怀疑不动摇。“真、善、忍”没有错,法轮大法绝对是高德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就这坚定的一念,我走到哪里都讲大法的好,中共邪党的错。老百姓大部份认同大法,反对迫害。

我到街上看到一个书亭里有一本污蔑法轮功的书,我就对老板说:“不要卖这烂书了,将来会反过来的!”老板说:“我以前卖过《转法轮》。”我说:“你卖《转法轮》是积功德,你卖这烂书会造大业的。”

在南方的亲戚家,我看到很多邪党欺骗世人的谎言。但我了解法轮功,坚信师父,我在其中又是受益者,对于这些谎言,只有去澄清的份。我开始逢人就讲真正的法轮功是什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错在哪里。那时还没有讲真相的说法,但我就觉的应该去说,不能让师父蒙冤,不能让大法被践踏,不能让不明真相的世人上当受骗。对常人社会来说,“真、善、忍”是做人的准则,是这个社会真正稳定的基石,也是民族复兴的希望。当时基于这样的想法,我才有勇气、有胆量去讲法轮功的真相。

由于一开始我就经常向世人讲大法的美好,中共邪党迫害的邪恶,为以后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后来师父一系列讲法给我指明了方向:学好法、证实法、讲真相、发正念、救度众生。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和其它讲真相等资料都让我更加明确了大法弟子应该怎样做才能更好的证实法、救度众生。每期的《明慧周刊》和《明慧周报》我几乎都一字不落的阅读,这是我与同修交流的一个平台,同修的修炼鼓舞着我,激励着我去做应该做的事,修去修炼人不该留的东西。在这里我要谢谢明慧网的所有同修,谢谢为明慧投稿的所有同修,也谢谢所有为我们送来大法资料的大陆同修。如果不是师父的细心呵护,如果没有同修的帮助,我很难走过来,更没有这样的机会与同修交流了。

在讲真相、救众生的过程中,我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前面讲过了,没有顾虑心,什么也不怕,对什么人都讲,时时讲、处处讲,把“真、善、忍”的美好讲给遇到的每一个人,向世人揭穿中共邪党的一切邪恶谎言,世人明白了真相,就不会人云亦云,被邪党毒害,也不会对大法犯罪了。

第二阶段试着讲,由于中共邪党竭尽一切邪恶之能事迫害大法弟子,当时我就有一念:不能進监狱,要在更大的范围内面向众生讲真相。但也因此起了防“坏人”之心。遇到人我就试探着讲,觉的这人职业、身份、品行还可以,就给他讲,从法轮功的洪传一直讲到后来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弟子,有人还想知道更多,就向我要资料、要《转法轮》,我就带上资料和大法书去讲,讲到天安门自焚,我就给他们念《转法轮》中“杀生”那一节。这样既揭露诬陷大法的谎言又证明了师父讲的法是最正的。有的人听完把《转法轮》请回家。

在公园里我给一位四十多岁的人讲真相,他失业在家,勉强维持生活,他又抽烟又喝酒,每次见到他都酒气冲天的,他对法轮功很感兴趣。有一次,我正给他讲真相,来了一个人,张口就不让我讲,还恐吓、威胁我,当时我很冷静,一方面指出他的行为违背了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权利,一方面告诉他“真善忍”没有错,这是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他不听,还连喊带叫的。这时围上来很多人,我就把“真、善、忍”每个字的意思讲给大家,告诉他们这就是法轮大法,是法轮功修炼者的信仰。那个人见人们都听我讲,就嘟哝着溜走了。这时有人说他是某个社区主任,还有的人善意的劝我赶快回家。

后来那个听我讲真相的失业工人,在我这请了《转法轮》。几年后我再见到他时我都认不出他了,他见我就说:“我得谢谢你呀,读了你送我的《转法轮》,烟和酒都戒了。”我说:“你该谢谢我们师父,是大法救了你!”他开心的笑了。我仔细再看他,真的变了,干净利落,脸也有光泽了。倘若邪党不迫害法轮功,相信还会有更多的人走入大法修炼。

我每天买菜都经过一个执勤点,有个保安小伙子经常一个人在那守着,我见他面善就跟他讲真相。他是从教科书上看到污蔑法轮功的内容,我告诉他这是邪党为迫害法轮功捏造出来的。“真、善、忍”才是法轮功的修炼原则。他明白了真相说:“原来是这样,等我找到别的工作就不干这个了!”我告诉他要善待大法弟子,他点头应允。当我劝他三退时,他毫不犹豫的报上自己的真名,退出邪党的团队。我把《九评》送给他,同时又给了一些其它资料,他都接受并说谢谢。我从心底感到高兴:这个生命真的得救了!

我讲真相劝三退时,接触最多的是年轻人,特别是大学生,他们有的利用休息时间打工,在街上发广告,这是向他们讲真相发《九评》的最好机会。他们几乎百分之九十九接受,大部份都能用真名三退。

有一次在百货商场门前,遇到一个要去北京读研究生的女大学生。知道她读文科,我就建议她读读《九评》,当时我手里没有,因为我正好是在那里等同修拿资料的。我就在那里给她讲大法真相,并劝她退出了党、团、队,后来她拿到《九评》,高兴的与我告别,还说自己看完后要送给教政治的老师看。我们谈话时得知她的政治老师对大法有正确的看法,也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的学生。

在街上遇到发广告的年轻人,我就不失时机的给他们讲真相,送《九评》、劝三退,有知道三退的当时就报名退出邪党组织,多时有五、六个人都退了。我有时送护身符,让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还让他们把福音也告诉给他们的亲朋好友,能得到福报,危难时还可救命。他们都会说谢谢奶奶!

今年春天,我到一个公园去讲真相,遇到三位大学生,得知他们快毕业了,工作还没着落,心里急。我一边安慰他们一边问他们知道三退吗?其中一男孩说:“我是从纸币上看到的,我得到三张纸币,上面都写着‘天灭中共,三退保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舍不得花,留着做纪念。”看来他把真相币上的内容都记住了。我说:“你能得到真相纸币这是你的福份,也是你的缘份,你退了吗?”他说:“怎么退呀?上哪退呀?中学时入的团,小学时入的队。”我说:“不用找组织退,向天退就行,我也可以帮你们,把名字告诉我就可以了。”他们把名字告诉我,我就给每个人发一个护身符还给两本小册子。遗憾的是没有《九评》送给他们,只是简单讲了讲《九评》的内容,让他们以后有机会就看看。

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我深深的感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有的同修说你讲真相做的好,退的人多,我常常觉的汗颜——如果没有同修给我送来师父讲法和真相资料,我就没有这些让人明白真相的最直接的资料送人,同时我讲的每一句话也都来源于师父的讲法和这些真相资料。如果没有《九评》,我对这个邪党的本质也认识不清,怎么谈的上去给世人和众生讲真相?其实在讲真相中,我只是一个信息的传递者,把同修送给我的好东西送给世人和众生。如果没有同修去发真相资料、去使用真相纸币,我就不能那么顺利的讲真相、劝三退了。想到那些被构陷的同修,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常人根本不知道真相,又听信了邪党的谎言,倘若知道一点大法真相,他们很可能就不会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我能救下一个人都是我们这个整体的配合啊,凡参与的同修,无论做什么项目,人人有份,缺一不可,如果没有大家的配合,要救下一个人太难了。一个对大法、对师父一无所知的人,又听信了邪党的谎言,是很难救度的。我也遇到过这种人,对大法一无所知,邪党的谎言却知道不少,讲了半天还是不信,也不退。而那些看过资料的,特别是看过《九评》的,信神的程度深。劝他们三退、告诉他们念九字吉言那就是举手之劳,真是一走一过就把他们救了。

我在这里真心的为明慧网的同修,为大陆资料点的同修,为那些默默的发真相资料的同修感到骄傲和自豪。没有你们的铺垫,没有你们的付出,仅凭我一个人是救不了那么多人的,是我们整体配合的结果。

三、救人要慈悲心,不要分别心

由于我起了防“坏人”之心,就有了分别心,怕自己受到伤害,救众生时有选择的去做,那些对法轮功说三道四的、对师父不尊重的、对邪党抱幻想的、还有那些既得利益者,处在迫害大法弟子岗位上的……都是我尽力躲着走的人。由于我的分别心,使很多有缘人与大法真相擦身而过,包括我身边的亲人。由于我的这颗心,使这部份人拒绝听我讲真相,我也就任他们去了。有时心想:等着淘汰吧!

看了二零零九年神韵光盘,《不要让我为你遗憾》这首歌使我很受触动。我让老伴把歌谱记下来,多次反复播放这首歌,现在我已经会唱了。从那以后,每遇到不听真相的人,我就说:“不要让我为你遗憾。”有时甚至唱给他听。有一个年轻女孩就是听完这首歌退出团、队的。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读了师父这段讲法,我从心里找自己,分别心是个大错,我找到了救不了这部份人的根本原因。首先是我这颗分别心促成的,最主要是自己没有慈悲心才瞻前顾后、挑来选去,才被常人心所带动,不去救他们的。就在我左右为难、不知所措时,师父的讲法又打开了我的心结,引导我从迷蒙中走出来,走正路。

二零零九年神韵光盘的大量制作与发放,是慈悲伟大的师父领我们救度众生与世人的又一举措,也是在弥补我救不了这部份人的一个缺憾。我把同修制作的神韵光盘大部份都发给了这些人,令人欣慰的是大部份人都能接受,我相信那些不听真相能看光盘的人一定能得救,那是师父对众生和世人的慈悲,那是神的呼唤啊!

我坚信在以后的救人中,无论怎样难,有师在有法在,放下自我,与同修一起去救度更多的有缘人是能做到的,也是应该做到的。我也坚信在救度众生和世人的过程中,我和我的同修也一定能修出慈悲心来。在此,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一路走来的同修!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