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路救人是给师父最好的答卷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我今年七十二岁,得法前患有严重的肝病,肾病和肺病。其中的哪一种病都能要了我的命。九三年末,又不得不将左肾摘除了,那种挣扎在死亡线上“生不如死”的感觉真是痛苦极了,我觉的自己活不了多久了。然而就在我处于无望绝境的时候,九六年,先得法的亲家热心的给我送来了一本《转法轮》

小时候因我家的成份是地主,后来被邪党清算的“房无一间、地无一垅”。所以我只上了一年多学就不上了,认字不多,也不太会写字,可当我捧起《转法轮》看时,却都能认下来。没学几页我就懊悔自己:“这么好的法我怎么这么晚才得到啊!”其实在九四年时,亲家母就曾告诉我师父要来延吉办讲法班,可当时因家里做生意需要人就没去,为此我后悔了好几年。当年学法的时候就有流泪的状态,一流流了一年多,结果发现把自己的一双老花眼给洗亮了,这以后谁看到我都说我眼睛特别有神。而且得法后我身体上所有毛病都在不知不觉中好了,真的就象师父法中讲的那样,“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保证是这样的。”(《转法轮》)

从法中我明白这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让我好好修炼的。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开启了我的智慧,把我一步步领上了生命的归途,我对师父的感恩已无法用语言表达,知道只有走好、走正这条返本归真之路,才不愧对师父为弟子所做的一切。下面借明慧心得交流会的机会,向师父汇报一下从九九年“七·二零”至今,弟子的部份修炼情况。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突然向大法发难,什么莫须有的罪名都往大法身上扣,往我们伟大的师父身上扣,真象天要塌下来一样。当时我就想: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法被诬陷真是天大的冤枉,作为在大法中受益的弟子,我要出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于是我就与几名同修买票去了长春。结果还没到信访办就被抓起来了,邪党根本就不让你有说话的机会。当时我的心态很好,一点也没有怕,就是堂堂正正的向抓我们的人讲“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是政府搞错了”,最后他们把我们送回了家。

回家后,想到大法、师父都在蒙冤,我真坐不住啊,我就开始在亲戚朋友中、或到大街上去讲:“大法是冤枉的,我那么多病师父没要我一分钱,都给我治好了,我的命都是我师父给的,电视报纸上演的写的全是假的。”结果本就不大的小镇上的人很快就都认识我了。后来听说其它地方的同修写真相条幅出去贴,我就觉的这办法好,我也开始写。虽说我没念过几天书不太会写字,可这次标语条幅那字儿写的我都惊讶,我知道我做对了,师父加持我呢!带着写好的真相条幅我与另一流离失所的同修一起把整个村子都贴满了,后半夜才回家。还剩了一些放在同修的衣服仓里,结果被别人发现,等第二次出去贴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告发,派出所便强行到家把我劫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就是对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不要干坏事,法轮大法是正法,讲我修炼前后的真实故事。他们没有打我,三天后正念回家。

零一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发表后,我从外地带回家。还没有给同修送去,便被派出所把我叫去。那时还不懂完全不配合邪恶,只知道要堂堂正正的做好人,我谁都不怕,便去了。在派出所我遇到了一个熟人,那人知道我来的缘由后叫我回去,我心想我还真有事做便转身就回家了,我刚把新讲法给大家送去,下午“六一零”的恶警便强行将我从家中拉到了一个敬老院。我一看不对劲儿,就大声喊:“你们为什么把我拉到这里来?我学大法做好人我没有错。”一直喊,喊累了就跟他们讲真相,到了晚上我也不進屋,后来他们强行把我往小二楼上拉。在走廊里,我遇到了单位书记,那人开口就骂师父。我当即断喝:“你闭嘴!”后来才知道这是市“六一零”在办洗脑班。由于我不配合,第二天他们就把我送到看守所欲迫害我十九天。可是我想:“我不能待在这儿,我得出去。”结果第二天我就出现了高血压症状,他们怕担责任就把我送回了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保护弟子。

我有一个表弟在外省,是公安局的,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曾把好几名大法弟子送進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我知道后就去舅舅家给表弟讲真相、劝善,告诉他不要参与迫害,那会遭报的。由于讲真相打下了基础,三退大潮到来后,他们都三退了,并且再也没有参与迫害。

那是零三年时外出,邪恶非常猖獗,车站道口都设卡,逼众生对大法犯罪。当时自己正念不够强,就选择坐直达方便的汽车。结果开车前二分钟,突然有一恶人上车来,逼着车上所有的人骂大法骂师父。当时坐车的人基本都是民工,在恶人的威逼下这些可怜的众生便都屈从了。恶人走到我面前让我骂,我说:“我一个老太太出门讨个吉利,我骂人干啥?”看我不配合就让我跟他走,慢慢起身时我对车上的人们说了一句话。“你们全错了”。走到车门口一看车下面全是人,我就喊开了,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大法是正法!”天安门事件是假的,是陷害。十二岁的小姑娘喉咙割开还能讲话,唱歌,全是骗人……等等。结果我被恶人带到了站前派出所,不管带我到哪儿,我都一路讲真相、不配合、不讲姓名、不报住址,最后他们翻包时发现了我的身份证,没办法我只好告诉了我们镇派出所。后来来人把我接回去后交给了单位,我又在单位给他们讲真相当天他们就放我回家了,真的是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呀!

零三年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当地的真相资料供不应求,于是我和另一同修商量买回了一个一体机。后来因为同修家庭关系没处理好,本人还有怕心无法继续做下去。于是我就想到师父讲过没有偶然的事情,那我就自己做。没有文化的我,面对崭新的机器只能着急的求师父加持:“请师尊给我开智慧,我要做大法真相资料,我的生命都是师父给的。我不怕,再难我也要做,什么记性不好,年岁大,那是对常人而言。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什么也难不住我。”奇迹发生了,慢慢的我能看懂说明书了,接着又学会操作机器了,这样我开始自己打印真相资料供给当地同修,为当地反迫害,救度众生尽了应尽的义务。后来我在师父的安排下遇到了上网做资料的同修,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复制等小资料点应掌握的技能,由于不会打字同修还给我安了一个手写软件,这样我就可以独立上网发表三退声明了。看看我这点儿文化,看看我这双老手,还能熟练的握着鼠标做这么神圣的事情,要不是师父给开智开慧,那是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我只是有这个愿望而已,其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啊! 我悟到在修炼的路上,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正行,一切都能做好,什么奇迹都会发生,弟子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给了我全新的生命,给了我超常的智慧。

一次坐车去外地买耗材时,大客车竟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儿的地方出了故障。司机发动了几次也没将车发动起来。这时我便在心里求师父:“弟子在做大法事,师父一定让车开起来的。”然后我又告诉司机、车长和几个乘客,让他们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求大法师父帮忙,这车一定能开起来的。因停车后来又上来几个人,其中一人说:“××党不让炼,你还在车上宣传?”我说不让炼是××党错了,大法是好的,是正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造谣,是害人的……等等,讲了很多真相可那人就是不听。这时有人说对面来了一辆车,坐那个车走吧。车上所有的人都没有下车,只有那人下了车。他下车后我便大声喊:“全体乘客你们心里都求我师父帮忙,这车一定会开起来,一直开到终点站。”我话音刚落,这车真的就启动起来了,真的一直开到了终点站。后来我又遇到了这位车长,车长对我说:“是车的排气管漏了一个眼,能开到终点站真是奇迹。”发生在我身边的奇迹还很多,其实大法修炼每天都会有奇迹发生,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

师父让做好三件事,我就全力去做,大法的事就是我生命中最大的事,劝三退、遇到有缘人从不落下,已记不清劝退了多少人。我深知这一切都是师父加持的结果,否则我一个七十多岁的人,哪有这个本事,做这么神圣的事儿,我深感大法弟子是全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我知道在这正法最后的时刻,更要珍惜时间多救人,救更多的生命。

在个人修炼上我还有很多人心和执著,特别是不让人说,一说就炸,还有发正念时倒掌、犯困等。我一定会修掉它们,尽快提高上来,让师父少一份操心,多一份欣慰。只有走正自己的路,救度更多的众生,才是给师尊的最好答卷。

谢谢师父的救度!

双手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