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八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现在想想,当时师尊真是从地狱中把我捞起。我从小到大几乎每天都在父母的争吵,甚至大打出手中度日;得法前我身体很不好,严重的神经衰弱、肺炎、习惯性便秘和脑神经痛等多种疾病把我折磨的苦不堪言;曾经的感情严重受挫令我痛不欲生。我常和先生说,要不是学法,我真的死几个来回了。大法给予我太多太多,健康的身体,健康的心灵,聪明的才智,幸福的家庭……,我发誓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坚修到底,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今天借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召开之际,主要和同修们交流一下我在讲真相方面的心得体会。

邪恶迫害初期,真是不懂的如何讲真相,更不懂的发正念。一天,远在千里之外的同修姐姐,给我寄来了很多不干胶,还有一张真相光盘——《风雨天地行》。我如获至宝。一夜之间政法一条街到处是真相标语:“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句句是我的心声。第二天警车疯狂的到处乱窜,同事都说警察疯了吧?瞎折腾啥呢?只有我心里明白,现在知道当时有欢喜心。我一口气看完《风雨天地行》,觉的这实在是揭露邪恶的利器,之后我便想方设法给同事、邻居、亲友看,效果很好。

只要去做,师父和大法就会为我们开启智慧。很快我可以自己做真相资料,不干胶,印章,光盘,纸质资料甚至有时拿笔直接写,各种形式随意使用,电线杆,通告板,光滑的树干,墙壁,电话亭到处可以油印和张贴不干胶,车筐,窗台,防盗门到处是放置资料的好地方,而且法学的好,心态稳,正念足时,效果就好,不干胶可以存很久,资料起的作用也大,反之不好。

面对面讲真相也是我救度众生的主要形式。

我是一名教师,工作当中会接触很多学生,一次我一个学生病了,当时我工作特别忙,而且正在准备一个重要的考试。但我还是一直在医院陪他,直到家长从外地赶来,把他接回家。他们一家都很感激我,在他们临走前,我把光盘借给了他,后来得知他回来后还把光盘传给同班同学看,这个同学一直讲是我救了他的命。

我是在二零零三年开始大面积针对整班集体公开讲真相的。最初,一个外地同修和我一起配合讲了三个班,一个发正念,一个讲,效果出奇的好。后来我就一个人讲,有时一次可以同时面对近八十人讲,我主要是站在第三方角度去引导学生,并结合自己亲人遭受的残酷迫害,这在学生看来就特别可信,因为每个班的学生一接触我,就会觉的这个老师人好,真心为学生着想,他们也都愿意和我说心里话。我告诉他们,古人云: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而且传道是第一位的。我告诉他们在自己一生中遇到这么大一件事,如果我们知道的和真实情况完全相反,那多遗憾哪!我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大法遭受到的迫害,大法的洪传,善恶必报的天理和实例,有一个班同学在毕业前告诉我,他们班班长下课后挨个同学通知,谁敢出卖老师,全班同学都不会放过他,真为这些孩子感到高兴!有时,当我讲完亲人的遭遇,很多同学都在流泪,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乐天派,为人热情,爱帮助别人,却没有想到我内心有那么多的苦难!有一次,其他班同学专门跑来求我要听我的课,说别的老师讲课她听不懂,我知道是来得救的。还有一次,下课后,一个同学哭着跟我说,怎么才能帮助我的亲人,还告诉我她的父亲是警察,不知他是否干了伤天害理的事,我就告诉她如何帮助她的父亲了解真相。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评》横空出世,我就开始利用一切机会劝三退,有很多学生已经陆续退出邪恶组织。有了神韵光盘后,我就在讲完课后,利用一些时间给同学放一些节目,一次可能太投入了,下课了才发现班级里多了几个陌生的面孔,这几个同学还以为我是上艺术课的,觉的舞蹈太美了就不由自主進来了,我就趁机给他们讲了真相,感谢师尊的苦心安排。

只要有救人的愿望,师父就会不断的把有缘人引领到你的面前。几年前,突然有一天,接到一个电话,是失去联系多年的一个大学同学打来的,说他费尽周折才找到了我,邀请我参加大学同学聚会,我立即意识到是师父安排我去救度众生的,马上表示一定参加。同学们,包括我们上两届的部份学长,还有很多家属,从全国各地赶到北京,一见到我,才知道我那时正怀着八个月的身孕,他们都很感动,我事先没告诉他们我怀孕的事,怕他们担心就不让我去了,什么都阻挡不了我救度众生的脚步,我给他们每个人都带去了《九评》和《风雨天地行》,并告诉他们这是我这些年看到的最好的碟片,大家都欣然接受,后来通过進一步讲真相,已有部份三退,同学大部份在邪党严密控制的单位工作,如果不是师父的巧妙安排,他们真的不会有得救的机会。

还有一次,同门同学聚会,那段时间我特别忙,但一想着那些等待救度的生命,毅然前往。说来很巧,我和另外一名同学一起请客,很多师弟师妹是我毕业后入学的,连面都没见过,也不知最后能去多少人,那天同修找来两台笔记本帮我刻盘,刻了二十三张神韵后突然无法继续了,再一看时间,必须得出发了,后来才发现加上给出租车司机的数量刚刚好,我向他们介绍了光盘的部份内容,告诉他们这是我特意为他们准备的礼物,临别时我将光盘一一送给他们,他们都很期待,表示回去一定好好欣赏,其中有一个师妹说她第二天就离校了,多有缘哪。

通过学法,我悟到平时我们遇到的所有人都是有缘人,我就走到哪里讲真相讲到哪里,菜市场里的人几乎都被我讲遍了,经常会遇到人家多找我钱的事,我就还给他们,趁机讲大法的美好,讲三退,也经常花真相币,多大面额的都有,甚至很多一百元的。一次,一个人和一个卖水果的大姐发生了争执,那个大姐已经给便宜了,那人还要少给钱,大姐生气坚决不卖给她,并指着我大声对她说:“她是某某市最好的人。”我平时很少有时间逛街,除非实在需要,怀孕时,肚子大的原来的衣服都太紧了,我就去找一个同修陪我去买衣服,中午找到她之前一路刚好把不干胶贴完了,又和路人讲了真相,后来我就和她挨家讲,她之前从不敢面对面讲,发现我讲的如此轻松和自然,就开始配合我,整条街就差两家店没去了,这时同修该上班了,我就自己讲,直到讲完最后一家才买到合适的衣服,而且这家效果最好,老板夫妻,一个店员,一个打听事情的,还有两个顾客,慈悲的师尊,真是不想落下一个人哪!

我的孩子小,工作又很忙,所有家务有都得我一个人做,近两年很少有时间专门去讲真相,但只要学好法,有救人的心,什么都不耽误,做常人事的过程中,接触的人就是有缘人,办公室,食堂,接送孩子的路上,孩子的幼儿园,火车,汽车,出租车,公园,超市,家里到处都是讲真相的好地方。而且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世人也越来越清醒了,明白的一面都强烈的渴望得救,看看明白真相后,一张张满意的笑脸,真替他们高兴。

讲真相的过程是救度众生的过程,也是修心提高自己的过程。渐渐发现自己的很多执着心,怕心,欢喜心,做事心,争斗心,爱面子心,分别心,坚决无条件的去掉它们。比如,我以前很长一段时间对来我家的陌生人讲真相时,只是从侧面讲大法的美好和洪传,以及遭受的迫害,也讲天灭中共,但从不提帮他们“三退”的事,也没有明确想过为什么。后来有一次,一个小伙子来帮我家装电器,当时我就想今天一定要把他劝退,他一進屋就掏出自带鞋套带上,给他倒水也不喝,给墙钻孔时还特意用塑料袋将灰尘接住,我就说你人很不错,和以前来我家干活的人不太一样,我们聊了很多,大法的美好,邪党的罪恶,最后活干完了,水到渠成,我就跟他说“天灭中共”和“三退”的事,他说他从来没听说过,回去问问同事。我就说,你人这么好我可得帮你退了,保平安啊!这等于不花一分钱买一份声明的保险,咱老百姓不就图平安吗?很多人悄悄退了,但为自保不一定愿意告诉别人,我担心我不帮你你就没机会了,但一定要你同意才行。他很感动,自己很郑重起了个化名,走出大门还不停的说:“谢谢”。以前那是怕心在作祟,真心为他人着想时,一切都那么简单,其实我们也就是动动嘴、跑跑腿,这一切多是师父在做。

还有一次,在一家服装店讲真相,店里的人都非常认可,这时又来了两位顾客,其中一人说:“法轮功就应该抓!”我说凭什么?做好人有什么错?那人又说:“公安局抓就一定是坏人!”估计她应该是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我当时动了气,但并没有意识到,我就不理她,继续和旁边的人讲,还特别讲了很多迫害者遭恶报的例子,后来和同修提及此事,还说,吓也要把她吓死,看她以后敢做坏事!现在想想,多么强烈的争斗心哪,没慈悲的去想她有多可怜,不想着挽救她,还要吓死她,当时还觉的是没有怕心,悟性太差了,感谢这次交流会,让我意识到此问题,不是写稿早忘了。我给一个朋友讲真相,她后来告诉我,她有一整套精装大法书籍,但从来没看过,听我介绍才知道大法这么好,表示回去一定要看,但也同时提醒我,千万别给某某讲三退的事,她会有很不好的想法的。联想到我曾多次给那个同事讲过真相,也确实好象听不進去,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遇到那个同事不自觉就说常人事,后来经过学法啊,才突破,结果短短十几分钟就顺利退了,这也是师尊在鼓励我去掉分别心。

讲真相的过程也是全世界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过程。有时突然需要大量资料,又无法完成时,同修总是无条件的配合我,默默的帮我准备,从不推脱。我去监狱看亲人,同修默默为我发正念。有一次去超市给小孩买袜子,两个店员向我推荐某品牌,说在央视做广告的,我说这我可不敢买了,我就顺势给他们讲真相,后来其中一人说,她哥是军队的,曾接到真相电话,她嫂子让他哥赶紧挂了怕家里电话有人监听,没想到这些都是真的,我回去告诉他们。还有一次在出租车上给司机讲真相,司机说刚才有人跟他说了,但他没听明白。我说完他彻底明白了,其实很多同修虽然不认识,但真象接力一样,我们就是这样每天默契的整体配合着,这也告诉我们讲真相不必求结果,有时表面没多大效果,也决不气馁,师父一定会安排其他同修继续完成。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