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情 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十一月有幸得大法的学员,十几年的修炼路走的很艰难,离师父的要求还相差很远。但是看到了明慧网上的文章,鼓励同修都拿起笔来,贵在参与,我认识到参加法会同时也是个修心的过程。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前,修炼的环境比较宽松,我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每天多学法,并参加集体炼功和洪法活动,几乎从未间断。同修间比学比修,共同精進,溶于法中,为以后的正法时期修炼打下了基础。

在邪党迫害大法的严峻形势下,铺天盖地的谎言挡不住我正法的進程。几次上北京证实法,给各级政府和民众讲清真相,写信、张贴真相标语。迫害初期我曾被恶党三次非法关進看守所,一次非法关進洗脑班,我都能做到正念闯关,堂堂正正地走出魔窟。

但是修炼的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一场突如其来的魔难,降临到我面前,我丈夫的突然离世,使整个家庭的负担落在了我身上,孩子那年正好又考上了大学,在外上学需要花销很多。以前总感到有丈夫在我身边,干什么都有个依靠,我的依赖心很强。他虽然不修炼,但在那黑暗的日子里,我如果有了什么过不去的难关,回家后能和他述说,他还可以给我拿主意,再苦再累我也不怕。可是他的突然去世,特别是在邪党疯狂迫害的时期,真是晴天霹雳,象塌下了半个天,使我修炼的路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从那以后,我证实法的路更加困难了,那段时间我带着沉痛悲伤的心情给别人讲真相,特别是亲戚朋友,有的就直接说:“你还救我们呀,你先救救你自己吧……”我感到我的自尊心受挫,很没有面子,说出来的话没有了能量。许多人还故意躲开,嘲笑我。

我们当地有个风俗就是家里人过世后一年不能串门,别人也不愿意去你家。再加上邪党对我的监控,功友也很少来往了。从来没有过的寂寞和孤独感,每到逢年过节,看到人家都是全家人热热闹闹的在一起,我家里孤独一人寂静的象个庙,有时邻居家里传过来的欢笑声更是刺耳。特别是当我身体出现病业状态,望着那漫长的夜,躺在床上无助时的心情更可想而知。真是“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很多人说,看你都成这样了还炼什么功呀?成个家好好过日子吧。那段时间里我心情沉重,是修下去还是做一个常人?

我开始静下心来学法、背法。经过深刻的反思内找,找到了是我的心太多、情太重、依赖心强、从魔窟正念走出来后产生了欢喜心、被邪恶旧势力钻了空子,旧势力妄想用间隔和所谓的考验,来削弱我修炼的意志,多么危险啊!

师父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师父用巨大的承受换来的时间延续,为我们承受了多少?我对得起师父吗?对得起自己天体的众生吗?

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从新振作起来,把发正念的时间加长,破除旧势力的间隔。主动找到同修交流,成立了学法小组。我开始学电脑,把生活中省吃俭用下来的钱,建立了家庭资料点。还记得每次打开明慧网时的心情,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激动和亲切,看到明慧网上的文章经常被感动的泪流满面,对我帮助很大。

我们地区会电脑的不多,有的同修先后出事了,我更感到责任的重大。虽然我年龄大,有些花眼了,学电脑吃力,可是很多时候都是师父给我开启智慧,每当遇到难关,就想起师父的话,“难行能行”。记得我第一次学会打字,打了四个小时才打出来三行字,可是没有点保存,不小心删掉了,就是那样我已经感到很欣慰了。学会以后又教会了其他的同修,现在我们地区的家庭资料点已经遍地开花。

以前我都是把电话号码发送到国外,自己有怕心不敢打,让国外同修往国内打电话讲真相,费时又费钱,现在我认识到了,那样大的私心,会给国外同修增加负担。我们学法小组看到明慧网上关于用手机讲真相的文章,又钻研了怎样注意安全事项。现在能针对我市的各个部门,政府机关、学校、公检法,锁住某个目标直接打电话、发短信。对震慑邪恶救度众生,起到了很明显的效果。

师父每次讲法中都要求我们多救人,我按照师父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的要求,走出去找世人面对面讲真相,很多的人不仅明白了真相,还要书要光碟看,使几十人走進了大法修炼,我把以前珍藏的几十本《转法轮》,因书不够还有我的手抄本、和师父讲法磁带,全部都送给了有缘人得了大法。通过面对面的讲真相,使上千人得救,退出了邪党的党、团、队组织。

现在我周围的环境已经好多了,亲朋好友对我的态度转变了,不管是走到哪里,街坊邻居、单位同事都热情地跟我打招呼,交朋友,说:“修法轮大法的人都是好样的!”我认识到了环境是修出来的,是大法弟子开创的,修炼是严肃的,旧势力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邪恶就怕我们大法弟子连成一体,不能掉以轻心。同修之间产生了矛盾,要自己向内找,修自己,才能破除旧势力的间隔。

师父要我们多救人,每当我看到茫茫人海时,心中都是有一种负罪感,感到还没有完成使命。师父说现在的时间“值千金,值万金”(《芝加哥市法会讲法》),今后我更要努力做好,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多救人,不辜负师尊的期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