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事看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三日】这几天,不修炼的丈夫和婆母总是吵架,昨晚甚至开始动武,一生从不服输高高在上的婆母,竟然动手打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其实,他们之间不为什么,仅是一件很小很小的家务事,只是执拗的婆母硬要按她的办,而一向倔强的丈夫却强行要按他的办,彼此都认为自己的主意好,两个人说不到一块,就凶吵起来,最后气的婆母跑到自己屋里数念着大哭大闹,家里象死了人般。

面对此景,我不但没有向内找:为什么让自己看到这件事,是不是自己也有“强加别人服从自己”的党文化因素和人心,反而产生幸灾乐祸的心理:这次婆母终于为自己出了一口气!不由的眼前浮现出平时丈夫强迫自己服从他意见时那一幕幕凶相,苦于当时拧不过他,再说修炼人不和常人一般见识,我就一直忍气吞声到现在,而今,终于有人帮我出气了,那真是大快人心啊!

孰不知,慈悲的师父对我的这种强烈执着看的十分真切,为了点化我,让我当晚做了一个恶梦,甚至惊出一身冷汗:我在一户人家的房上走,当我要下梯子的时候,和梯子相连的房角却突然出现一个塌陷的黑洞,我一步就迈过去了,正在我庆幸自己没被陷下去的时候,但不知怎么回事,好象有什么机关似的,自己却双手死死拽着快要倒塌的房角,双脚悬空着快要摔下去了,而且房子的下面有许多粪便,很肮脏。松手跳吧,就会跳進粪坑,使劲上吧,又怕把房角拽倒,我上下为难着,可最后还是松开手跳了下去,这一跳,把我也惊醒了:联系到修炼我悟到,由于我的执着心迟迟不去,我已经从修炼的某个层次掉下来了!这是多么严重的问题!这已经不仅仅是看到家人吵架自己幸灾乐祸的表面问题了!

我用正念深挖自己隐藏很深的人心,却惊奇的发现,我把自己的一颗颗人心包裹了一层层的外衣,比如:安逸心,长时间不炼功是求安逸造成的,而“怕冷”是它的第一层外衣,“照顾生病的孩子睡眠不足”是它的第二层外衣,“学法比炼功更重要”是它的第三层外衣,“也许别的同修也没怎么重视炼功呢”是它的第四层外衣。求安逸,是修炼人的大忌,我却把它们包裹的严严实实,一层又一层,生怕暴露出来,这是多么不符合大法啊!又是多么对不起苦度我们的师尊啊!

再比如:丧志,由于有大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国殇日前夕孩子突然精神失常,一闹就是两个月,这两个月严重的动摇着我修炼到底的意志,我同样把“丧志”包裹的严严实实,“求师父无济于事”是它的第一层外衣,“连自己孩子都救不了,何谈救众生”是它的第二层外衣,“学法发正念都做了,依然不行”是它的第三层外衣,“总在向内找,否定旧势力安排,还是不管用”是它的第四层外衣。我后来发现,这一个又一个不好的念头,一件又一件外衣原来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并不是我的真实想法,当我悟到时,师父就安排相关同修帮我,再加上师父的化解,孩子终于一夜之间就好了!

在修炼中,不要因为是小事就忽略不管,任何一件事背后都有它存在的因缘,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希望大家能吸取我的教训,多在修心上下功夫,还要更加精進,广救众生,兑现自己的誓约。

修炼无小事,一切看似无关紧要的小事也许就是酿成大祸的根源,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就是这个道理。

我终于看到了自己的修炼是多么差劲!同修们都在用各种方式讲真相救众生,而自己还蜗居在家迟迟不肯走出来,为了个人的那点事忙忙活活,心思根本没放在救度众生上。多么惭愧和痛悔自己啊!

师父的最新讲法句句都是在说自己啊:“你从修炼那天开始,人生的路不是改变成修炼的路了吗?你碰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吗?你不是走在神的路上吗?你真的认为耳朵听的是好听的、大法弟子都顺着你的心讲话你才愿意修炼、你才能提高吗?那些一气之下不学法、不炼功的是与谁斗气?神?师父?还是你自己?一时过不去是可以理解的,长时间过不去的就是严重的违约与不干正法中应该承担的那部份,就会影响总体進程,这在神来看就是最严重的。”(《致欧洲法会》)

是啊,自己的所做所为真的是很不好。为了尽快弥补自己的过失,必须赶快精進起来,从松懈丧志的阴影中走出来,投入到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做一个大法弟子所做的,不要再给自己留下深深遗憾,更不要辜负师父的期望和众生的期盼。

自己层次所悟,不妥之处还望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