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使我真正挺起腰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二零零九年十月七日早饭后,我抓紧时间给同修写的法会交流稿打字,刚刚打完第一篇稿,站起身想活动一下,腰突然疼痛起来。我马上意识到这是邪恶对我的迫害,要彻底否定它。同时脑子里还冒出这样一个念头:邪恶迫害是冲着法会交流稿来的,截稿日期到了腰自然就好了。当时也感到这个念头不正,但没有及时发正念解体它。修炼前我曾有过腰疼的毛病,修炼后也出现过类似的消业状态,但几天就过去了。可这次腰疼来势较猛,疼的我站着坐不下,坐着站不起来,整天弓着腰,动一下就钻心的疼,而且连着全身。当时离截稿日期只有三天了,时间相当紧迫。我忍着剧痛坚持打字,直到十月十日子夜十二点,我才把最后一篇稿打完,此时我坐在椅子上已经站不起来了。

让我始料不及的是,截稿日期过了,我的腰非但没有好起来,反倒加重了,持续了十多天不见好。我警觉起来,心想:自己到底有什么漏让旧势力抓住了把柄,一连迫害了这么多天不放手呢?在和同修交流中,同修指出:你当时发出的那一念就是承认了迫害,所以邪恶就没完没了的迫害你。仔细想想,同修说的也有道理。当初腰疼的时候,认为邪恶是利用腰疼阻止我打稿,截稿日期一过,我不打稿了,腰就不会疼了。做证实法的事就得需要邪恶迫害吗?这不正是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一贯借口吗?大法弟子天天都在证实法,邪恶就得天天迫害吗?就是因为自己的念头不正,客观上承认了迫害,腰疼才长时间不好。除此之外,自己在证实法中肯定有漏,让邪恶抓住了把柄,否则旧势力是不敢如此下狠手的。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决不能承认旧势力安排的这场邪恶迫害,必须全盘否定它。但否定邪恶迫害并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够否定得了的,“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只有无条件的向内找,把邪恶迫害的根本原因——人心找出来,修掉它,迫害自然就会解体。

于是,我静下心来向内找,看看自己近年来在证实法中存在着哪些人心,其中哪一颗人心是主要的。找来找去,终于找到了障碍自己证实法的主要人心,那就是维护自我的心,当然还有其它的人心,如怨心、疑心等。这些人心自二零零九年五月中旬以来,在自己证实法中全都暴露出来。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是师尊的华诞暨世界法轮大法日。为了庆祝这个盛大的节日,事先我和个别同修作了协调,决定在五月十三日举行一次小型庆祝法会,参与人员以我协调的三个学法小组成员为主,人数限定在二十几个。不料法会召开时,一下子竟来了五十多人。法会开的比较成功,气氛相当热烈,与会同修纷纷表达了自己对师尊、对大法的感恩,决心加倍做好三件事,努力学好法,多救人、多抢人,圆满随师还。谁知过后第三天,我意外的听到了负面反映:个别同修认为开法会事先没跟本地总协调人打招呼,脱离了整体,还说开法会向师父法像磕头,是搞宗教。听了这些反映,自己心里不咋舒服,认为这些话都是本地总协调人借别人的嘴说出来的,是出于妒嫉。心想谁愿说啥说啥,自己该咋做咋做,没有向内找自己的人心,失去了一次提高自己的机会。

大约二十多天后,我又组织了一次小型学法交流会,参与人员除本片三个学法小组成员外,另外邀请了相邻学法小组的同修,总共二十几个人。这次法会开的也很成功。与会同修都谈了自己学法修心、讲真相救人的心得体会,比学比修,达到了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目地。由于与会人数得到严格控制,我想这次法会就不会受到指责了。谁知刚刚开过法会不久,就听到了刺耳的反馈声音:本地主要协调人说自己组织了一个全县范围的大型法会,会前向全县各乡、镇发了通知,是严重的脱离整体行为。听到这样的指责,自己没有抓住机会认真向内找自己,而是停留在事情表面的对与错上思维,疑心、怨心全出来了。非但如此,维护自我的心出来了,不自觉的产生了消极情绪,心想:以后这样的法会就别搞了,以免招惹是非。

七月末的一天,我所在的学法小组A同修打来电话,让我马上去一趟。A同修家有个资料点,是学法小组几名同修捐资筹建的,由A同修负责运作,专门为本片三个学法小组的同修提供《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我来到A同修家,A同修情绪激动的告诉我,说昨天本地总协调人来到她家,看到了刚刚做完的几本大法书,认为质量存在严重问题。A同修不服,当时就争执起来。A同修说做不好你就把电脑和打印机拉走吧。总协调人说那就拉走吧。我看看这几本刚做完的大法书,确实存在问题。此时怨心、疑心和愤愤不平的心都出来了:一是埋怨总协调人不该撇开来解决问题,是不是不让我做这片的协调工作啊?二是埋怨A同修太执著自我了,做大法书不该随意做,现在弄出问题了,咋办?由于自己遇到问题没有向内找,把同修当面镜子反观自己,真正在矛盾中提高上来,结果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A同修还对自己产生了看法。这件事使自己的消极情绪加重了,心想:既然总协调人不想让我做这片的协调工作,A同修做事又回避我,那以后这片的协调工作就别做了,省得两边都对自己有看法,静下心来修好自己就行了。从此我很少出头露面,这片的协调工作基本撂下不管了。两个多月过去了,我的修炼状态一直没有改变,直到出现腰疼这种病业反映。当我找到维护自我这颗人心后,认识到:维护自我,怕自己受到伤害,根子在于一个“私”字,这是一切旧宇宙生命的根本特点。而新宇宙是为他的,大法弟子只有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生命,才有可能到新宇宙中去;只有放下自我,挖掉“私”根,时时把大法摆在首位,才能真正成就一名新宇宙的保卫者。认识到位了,腰立马不疼了,完全挺起来了。

紧接着,师父的新经文《致欧洲法会》发表了,自己学习后真象被重锤猛击了一下,内心产生极大震撼,回顾自己大半年来走过的路,真是感到后怕:由于自己心性关长期过不去,总是向外找,向外求,向外看,自己应该承担的那部份也不做了,这不等于不修了吗?这不等于是和神、师父及真正的自我斗气吗?这不就是严重的违约吗?这不就会影响总体正法進程吗?我惊醒了,决心挺起腰来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完成正法中自己应该承担的那部份。不久前,我把本片三个学法小组的同修召集在一起,学习师父的新经文《致欧洲法会》,畅谈各自的学法体会。我带头发言,把上文自己学法向内找的体会讲出来。同修们也都积极发言,谈自己学法向内找的体会。法会开的实在,效果挺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