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坚定不移的信师信法才能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在信师信法这个问题上,我是这样理解的:那就是坚定不移的、不折不扣的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用真、善、忍的伟大法理来衡量与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师父时时在心中、处处有师在,时刻知道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时刻不忘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肩负的历史使命。努力做好三件大事,不辜负师尊的无限厚望。

一、修好自己,圆容好家庭与周围的环境,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基点与基石,是师父为我们开辟不脱离世俗修炼的一个重要环境,也是我们完成使命救度众生的起点与基点,是我们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展现大法的美好的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环境。但在圆容家庭的问题上,我做的不好,而且重重的摔了一个大跟头。

在零八年十一月中旬的一天,我妻子(常人)突然脑血管碎裂,大脑深度出血,四肢不能动弹,昏迷不醒送去医院抢救。对于这件事情的出现,由于当初学法不深,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同修的提醒,在学法中我静下心来认真的向内找,才真正意识到这件事情的出现,正是自己在修炼上出了问题。细找起来,是自己在平时对家人讲真相时的力度不够,用心不到位,没把家人当作众生来对待,没有用强大的善念去感化她。在证实法中,作为一个大法徒没有把大法的美好、从自己身上向家人与世人展现出来,让家人与世人明白真相,支持大法与大法弟子而被救度。是自己修炼中有了大漏,从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造成对亲人身体的严重迫害。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是旧势力在间接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在住医院时,我花费大量的时间来照顾她,对我做三件事造成了严重的干扰。找到问题后,我立刻请慈悲的师父帮助我与加持我,请师父在我修炼中,在圆容好家庭的这个问题上,再给我一次弥补过失的机会,使自己的修炼过程中不落下一个无法挽回的遗憾。

妻子很快脱离了生命危险,是大慈大悲的师父保住了我妻子的生命。多险啦!妻子在经过这件事情后,由于同修们的关心,同修们经常前来探望她,她同时也在同修们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慈悲之后,改变了以前对大法的抵触情绪,自己也做了三退。身体渐渐的在恢复,也能自理了很多生活方面的事情。感谢伟大的师尊给了我这个弥补过失的机会,我决心今后在家庭与周围环境的圆容上,努力去做好它。

二、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正行,恶人避之、邪恶遁形

我是一个做资料的同修,零七年下半年、我们地区连续出现了学法点和资料点的同修集体被绑架事件。大量的耗材与设备被邪恶抢劫一空,损失惨重。一时间,在一些同修的心中形成了不同程度的害怕与畏惧之心,在整体上也出现了一些波动。在耗材的组织与存放中,我也是其中的参与者(因我那里也存放了不少的耗材)。同修被抓这件事情被暴露,国安特务知道后我也受到了牵连,国安特务在我们单位每层楼里都布下了监视的眼线。国安找到了我们局的领导,层层布置,并且还安排我们科室经理来监视我,要求我们经理每天上午、下午两次向国安汇报我的行踪。

这时同修建议我转移耗材,此时在我心里开始有些波动了:想把家里的设备转移,同时把存放在其它地方的耗材也转走。我反复思量这样做,是否符合大法的要求。这时师父的法一下子打進我的脑海中“好坏出自人的一念”,“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在心中反复默念着师父的这几句话,实感惭愧。同时心中顿然升起了对师父的无比敬意,感觉自己沐浴在师尊的洪大慈悲之中。此时师父的法又浮现在我的脑中“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一股热流在心中涌动、通遍全身,觉的师父在我身边、是师父给了我力量。我即兴赋词一首:《助师行》——“苍穹垠无限,助师来世间,中原一站,世世追寻等待,只为今朝了却洪愿。万魔阻、阴鬼拦,天地一色日昏然。大法存心志不变,随师志更坚!九剑在手,讲真相,救众生,消恶急。万魔一念斩,坏神烂鬼寒!除恶震邪众生救,春光黎明在眼前。待到他日圆满时,一院奇花跃九天。”身体中顿觉每个细胞、每个粒子都在涌动着,我流下了激动的泪水。真正感到我们大法弟子才真正是这宇宙中唯我独尊的主人!一切烂鬼、人间小丑统统被我们大法弟子踏在脚下。

我想,我们在世间证实法中一切设备都是我们除恶震邪的利器,是我们完成历史使命、救度众生的重要法器。大法弟子人在法器在,怎么能随风摆动?心坚下来了!不知几时,监控的眼线不见了,紧张的气氛没了,周围环境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与祥和。我感谢师尊,深深的感到:心中只要有师在有法在,就没有过不去的坎、没有冲不过去的关,只要做真修弟子师父就在看护着与保护着我们。

在零九年初,我们地区在耗材的问题上,也出现了严重的安全问题,在同修中也曾产生过不小的波动。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心中没有被怕心所带动,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的又走过来了。这一切正是师父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伟大法理的真实展现。

三、向“内找”是法宝

几年前我们单位因工作需要增加几位临时职工,我想顺便为在生活上有困难的同修,解决一下生活上的实际问题,这是慈悲的师父安排的机缘。我们几个同修能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小集体、小环境,能在修炼中相互促進、相互提高,真是件大好的事情,心里很是高兴。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愉悦的心情没了,换来的是我们科室里的同事们的极度不满,他们经常在我耳边说起她们工作中的事,总是觉的她们在工作中,不负责任,敷衍了事,特别是卫生极差(的确是这样)。以前是顾客充盈,而今却是门庭冷落。小偷时时光顾,数月之间、被盗将近十来次之多。我的心顿时起了波澜,对同修的埋怨之心油然而生,开始对同修毫无顾忌的横加指责。当着背着同修的面,甚至在别的同修面前都在指责同修的不是,心中愤愤不平,说长道短的,认为是同修把环境搞砸了。指责同修不象一个修炼的人,给大法与大法弟子抹了黑,两只眼睛硬是直盯在同修身上不放。

今年国殇日期间,在与同修们学法中,同修再三提醒我向内找,找自己。于是我又放下心来,认真的做了几年以来的回顾,从新审视着自己,用师父的法来对照自己,从而才发现自己一个严重的问题,在对待同修的问题上,是自己善心与慈悲心不够所至。是自己心性上有了问题,我认识到同修虽然有错,但她们毕竟是一个在大法中修炼的人。是师父的弟子,是师父在安排着与看护着她们。是师父的信任才把同修送到自己的身边,我们有缘同修一部大法,是同修、是功友。当同修有困难时则应善心去帮助,当同修有错时应该善意的去提醒同修改正错误而共同提高。这才不辜负师父的期望。而不应是怨这怨那、说长道短横加指责,没有谁给了我这个权力,是我错了。当问题出现时把自己当成了局外人,认为这是同修的错而向外去找了,从根本上忽视了我们是一个小整体。

我進一步的认识到:同修的错说不定正是自己的错哩。我象剥洋葱头那样,一层一层的向内剥,一层一层的向内找。终于又发现了同修对工作的不负责任、懒惰,也正是由于自己在变异的社会中,在人浮于事的潮流中,人人都在顺流而下懒散混事,我也随波逐流了。我与同事们相比,我的工作态度虽然比他们好些、负责一些,但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怎能与滑下来的道德与变异观念来相比呢?同时发现与同修之间所产生的间隔,是由于自己的怨心造成的。严重的间隔就使我们这个小集体的空间场变的不纯净了,从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把不好物质渗進来了。这正是小偷乘机而入的根本原因,这才是数月以来被小偷盗窃近十来次的根本原因。

向内找找到这里,我又進一步的认识到:不管同修再怎么不好,这都是表面的暂时的,而不能两眼总是盯在同修的弱点上不放,而要看同修的长处。当同修有错时则应用强大的善心与慈悲去关心与帮助同修,以同修的不足作为镜子,找出自己的不足修去它,这才配称“同修”二字。在此我对“同修”二字的含意有了新的理解,同修是同修,即共同修炼,共同精進之意了。

四、讲真相中因人而异,迅速找到对方的心结所在,循循诱导打开心结,这样才能让众生明白真相,才能真正的使众生得到救度。

我是这样讲真相的,下面略举一个例子。有一天我们单位里来了一位客人,听他介绍他是从长春来的,我主动的与他搭话,我说:你们长春人真有福哩。他说为什么?我说长春有个法轮大法的师父,你知道吗?我们真羡慕你有缘生在法轮大法师父的家乡。随即他发话了:你们法轮功什么退团退党退队的,尽和共产党对着干。在说话中同时知道了他曾是一名教师。我立刻意识到他的症结所在:是从小接受邪党党文化的教育受骗的结果,其邪党的流毒中毒太深了。我一句驳斥他的话都没有,我就从共产邪党的老祖宗巴黎流氓起义、延安整风、三反、五反、文革、六四学潮说起,不加任何评判观点,只作罗列事实、简述事要,让他参与進来评判共产邪党的邪。他问为什么要退党、团、队?我简要几句从《圣经启示录》、平塘藏字石说起,告诉他并非是我们法轮功参与政治,是共产恶党在历史上干了很多的坏事,是上天要灭中共邪党。我们大法弟子是慈悲于人,不愿看到无辜的世人为恶党作殉葬品,是在救世人于水火。愿世人都平安吉祥,这是大法弟子的心愿。就这样很快的打开了他的心结,使他真正的明白了真相而得到救度。当看到又一个生命得到救度,心里无比的欣慰。由衷的感激师父洪大慈悲,感激大法的伟大与神圣。

上述是自己的一点粗浅的认识,请同修指正!

向伟大慈悲的师尊合十!
向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