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难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好!

我是九九年一月一日才真正走入修炼,以前看过《转法轮》。当时看完书后,一下明白了这是本修神的书,可是一转念,修炼那是人家的事,咱不行。这思想业的干扰一下就是半年。这期间,我的心脏病、血压高、中耳炎、扁桃体炎等等一齐来了,吃药、打针都不好使,打吊瓶还打不進,没办法,这才又想起法轮功。我去了炼功点。那时晚上六点三十分学法,八点打坐。可一到八点我就往家跑,回家看电视剧,一连跑了八天,不好意思跑了。这天八点打坐,我单盘,音乐一响,我脑子里一下空了,感觉身后是一座大庙,庙前一片柏树,我在柏树林中打坐,感到心胸广阔,特别美妙。从那以后,我再不跑了。当知道师父给每个人下了法轮,我更是每天认真看书学法炼功,从没落过。身上的病不知啥时都好了。

在“四·二五”到“七·二零”之间,特别是看师父讲法,就感到小腹部位法轮在转,好象裤子都撑起来了。正是因为有这些真实的感受,“七·二零”邪恶的迫害开始后我不相信那些造谣诬陷,也没有被吓倒。但毕竟我才修炼半年,我悟到,正因我修炼时间短,师父怕我掉下去,才让我有这些感受,增加我的信心。感谢师尊的呵护和加持。

我用什么方式救度众生

开始的时候,因我认为自己修炼时间短,谁能把我怎样呢?所以没怕心。记的七月二十三日,我家所在的街道派出所让我们去办班,其实是看着不让上北京。一天上午,所长找人把我叫到他办公室谈谈。这样我就把法轮功教人怎样做好人,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我为什么炼法轮功、炼功后思想道德的转变等等都说了。他说他有心脏病,我说你们不是收了一些书吗?你找几本拿回家看看。后来不多日子,这个所长被调到乡下某个地方当所长去了,那个地方没有炼功的。我想这可能是因他明白了真相,不想参与迫害,师父就帮助他改变了环境。

和老百姓讲真相,基本上我都是面对面的讲。在面对面讲真相时,经常会暴露出自己对邪党的气恨心,这样对方就不爱听,有的还说要向派出所告我。回家向内找,找到自己的气恨心,争斗心,再出去讲时就注意,慢慢改正。

那时资料很少,我就自己做,用水粉纸裁成十公分高,十一公分宽,中间一折变四个面,封面做上花样,里面两面写上短句或诗的格式把大法的洪传,大法的美好,大法遭迫害,百姓要用良知辨别不要上当等四个方面的内容全写上,封底写上记住大法好得福报的内容。做的少时自己用,做多了就给同修一些。

在二零零五年春,开始做《九评》了,我们这里大资料点忙不过来,想找人成立家庭资料点,减轻大资料点的压力。有同修说我家庭条件比较合适。可我有怕心,一下没敢答应。回家就考虑开了,是师父叫干吗?如果是师父叫干,怎么也得干啊,反复考虑,也往最坏处想过,但是想到岳飞三十几岁风波亭遇难,想到师父的苦度,心一横,就答应了。但内心还有为私的一面。因为刚开始劝 “三退”,世人不那么明白,不好退,碰了很多钉子,觉得做资料也一样救人。

可真正要做成一件事也不容易。本来和丈夫商量,他说他不管,当真要把东西往家拿时他翻脸了,就是不让,怎么说也不行。最后我想这事我得坚持,说:“我告诉你,你说了不算,我明天就搬回来,只要不耽误你吃饭,其它你管不着。” 虽然我没守住心性,态度有些不好,可他看我动真的,反倒软下来了。这样我的家庭资料点建起来了。

在资料点运转当中,我发现自己的急躁心,马虎心,浮躁心,还有显示心,还都很重,如果不是做资料,这些心是很难暴露出来的。由此我明白了为什么师父提倡家庭资料点遍地开花,除了小范围做资料比较安全,还因为这是修心的好方法。这些年中我也全仗师父的呵护和加持才走过来。二零零五年到二零零七年上半年,那时活很多,那时丈夫上班中午单位管饭,我中午时间充足,可以多干活。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开始,丈夫单位食堂改为承包,中午又得回家吃饭了,而这时随着资料点的增多,我承担的资料的活也相对少了。这都是师父的安排。

二零零六年秋,我们这一片好几个市区的大资料点一齐出事,并牵扯了很多个家庭资料点,一片红色恐怖。为了保住我的法器,我把它们全送到老家保存。回来我就认真背法,并向内找自己这两年做资料中有没有不在法上的问题。真相资料从来都是从明慧网下载,其它网的东西从来不用。那时同修爱要合订本的新经文,有的一要就是十几本,开始我都做了,后来想不对,用合订当然省事,学法时不用一本一本找,可是这要开了头,光做这合订本都做不完,其它资料咋办?做资料的同修也要学法炼功啊,所以再要的时候,我就提议:除了新得法的学员、被非法劳教回来的学员,或家被抄过的学员外,其他人请使用已经有的单行本,保证做资料同修的学法时间。

我悟到做资料,特别是做《九评共产党》心里害怕,这是邪党暴政造成的观念,悟到后,马上觉得身体上有一层东西就象被撕下来一样轻松。再做什么都很坦然。

除了供同修所用的资料外,我自己根据不同的资料加上《九评》用广告纸包好,再用纸盒装好(一盒通常都装两套),到公共汽车站等车点找乡下人,请他们捎给他们村委会书记和村长。再用同样的包装方式把“重塑心灵”及类似的资料加《九评》也是一盒两份,找上学的学生捎给校长和班主任。后来追踪,凡是我知道的学校,都捎到了。另外我自己上街、买菜同样也带点资料,劝退了的再给份资料或神韵光盘带回家看。对于那些说没有影碟机的,也给一份,让他们拿到别人家看,这样能有更多人看。

我的家人和亲朋好友,能找到的都劝退了。

在我们村,有两家和我家有冤仇,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心化解了仇恨。第一家住在我们前街,她家后窗对着我妈家街门。在农村吃大锅饭时,我父亲在生产队当保管,一次分小麦,少加了一个五十斤的秤砣,少称了五十斤麦子,其实当天就补给了。就为这事,她经常在后窗对着我们骂,久而久之两家就结下了仇。前年,她突然到我妈家说要炼功,我就给了她一本《转法轮》,给她讲了真相,并给她退出了团、队组织。现在在看书,没炼功。

另一家,是我村的老干部,很霸道。在我上高中时,他就托人做媒让我跟他儿子,没成,他就打击报复。七十年代的一个冬天,全村妇女都在家钉地毯,他却让我妈上山和男劳力去整大寨田。我毕业就叫我去修水库,离家四、五十里地,腿磕瘸了还得在水库干。在七四年,选拔工农兵大学生,公社书记告诉我有我,可他家教育局有人,给搅和了。这个气能小吗?也是前年,他得肺积水,挺可怜。我和母亲说,师父告诉咱修炼人没敌人,你去看看某某吧,给他讲讲真相。开始母亲不去,后来还是去了。过了些日子我也去了,我说是我师父叫我来看你,接着我把所有的真相全部给他讲了,他都听進去了。最后说到“三退”,可能还没有真正明白真相,所以不肯退出邪党。尽管没退,但他很高兴,逢人就说,三十八年的冤仇解开了。

在讲真相劝“三退”中,有缘的,有成见的,我都在大法修出的慈悲中善解了冤缘,事例很多,不能都说,同修也都能遇到。

我学会了向内找

由于学法半年就赶上“七·二零”,个人修炼时间短,我在心性修炼方面还很欠缺。遇到什么矛盾只能就事论事看自己哪里做错了,但出错的原因,什么心促成的,就不会找了。在二零零三年,一个同修被劳教回来后,和另一同修说,我希望她立着進去躺着出来。我听后心里不平。好长时间心里一直作梗,怎么炼功人能冤枉人呢?再说她应该当我的面说,可是她和其他同修去说,由同修传给我。我只好忍吧。后来我想,肯定我还是有错,错在哪呢?找啊找啊,找到了,就是平时该同修常常凭她的想当然说话,对此我很反感,心里一直有看法,有嫌弃同修的心,自己的场有不好的物质传过去了。找到自己不够慈悲的心,心里就平和了。从那以后,我知道怎么向内找了。

我母亲也炼功,可是不精進,经常看电视,师父各地讲法她不看,其实是对大法似信非信。这几年我常嫌她不精進。零九年四月的一天,我回老家又见她在看电视。回来后,我想,不能总怨她,我们村就她一人学大法,连个伴都没有,八十一岁的老人这样已经不错了。找找自己吧,我把母亲当同修了吗?各地讲法我也没引导她看哪,周刊也很少给她,怎么能只怨她呢?其实我就把她当妈,只要她身体健康,别拖累我就行。这是多么大的私心,实际上心性可能还赶不上她呢。自己不是在挡着她走师父给她安排的路吗?想到这吓了一跳,这不也在变相犯罪吗?第二天,我就把各地讲法一、二、三、四送回家,和她说:“妈,我平日硬嫌你不精進,其实都是我不好。”我把向内找到的东西和她说了一遍,又说:“各地讲法还是看看吧,电视还是少看点。”她马上说:“书我看,电视我不看了,尽播广告。”过了四五天,再回家看她,她说,师父说象她这样不对,得走出去。我问她想怎么办?她说要到邻村学法小组学法。现在老太太状态很好。是我向内找改变了母亲的修炼状态。

在二零零七年夏天的一天早晨,我想起晚上做过的那个梦不怎么样,好象与儿子有关,拿起电话刚要给儿子(在南方)打电话,又一想,不对,梦算什么,没准是勾我母子情的,没打,放下了。可还是不放心,又拿起电话,又放下,三次拿起又放下,心一放,有师父呢,不管他。后来把这件事就忘了。一个月后,那是最热的一天,我想问问儿子那边热不热,儿子告诉我,他遇到一件事,说他打了执勤的警察。说一条小道不准停摩托车,他和那警察一块走,可那警察拉车笛,儿子认为是叫他,就下车了,警察问他有证吗?说有证,给警察看了,警察又说这道不准停车知道吗?说知道,警察说停车罚二百元钱,儿子说:是你拉笛叫我,警察说拉错了,非罚款不可,这样打起来了。事后,他舅子找人费事才了结了。我一听问儿子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他说一个月前。我悟到,那个梦和这件事很可能是旧势力安排的,如果我那天动心了,结果可能不是这样,是因为我心放下了,师父给化解了。

还有一次,同修在一起学法之前,协调人甲说,下面乡镇来了个外地同修,没有书,她要去送本书,叫我和她一起去,我说送本书怎么还用俩人?她说叫我熟悉熟悉道。我说干什么还得熟悉道?她说她的摩托车跑一趟耗油多。我没同意去,一会协调人乙来了,是甲告诉乙我不去。乙说去就是配合整体,不去就是执着自我。我一下被咽住了。我嘴上没说什么心里不平,为此还三天没静下心学法,越想越不平:俩协调人说不清一件事,还强迫人家执行,你的摩托车耗油,可我是骑自行车啊。我知道我要提高心性了,要向内找,可心里还是剜心透骨的想不开,难受。但是我还是强迫自己静心学法,心翻上来,就发正念压下去,多次反复,最后好了。执着自我的心,以前就知道,只是没去干净。还有个心,就是执着人的对错,挑别人的不是。找到后,心平气和了。

以前,我爱看动态网左面的新闻,其实是有执着邪党倒台的时间。一年多来,我的电脑不是缺这就是缺那,表面看,是技术同修装系统装的不全,其实是自己的心促成的。现在,我不爱看动态网新闻了,电脑全好了。

尽管遇到事我能向内找了,但是还把握不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因为思想业力大,前几年我都分不清真我和假我。自己还有个大缺点:不让人说。前些日子,我也悟到了为什么师父把韩信受辱胯下、要有大忍之心这一段写在《转法轮》中的最后。我再次体验到了师父的苦心。师恩难报。

以后,我一定多学法,学好法,扎扎实实的修自己的心,在一思一念上下功夫,彻底去掉不爱叫人说的坏习惯,扩大容量,并去掉显示心,妒嫉心,安逸心,做好三件事。让师父少一份操劳,多一份欣慰。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如有不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