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徒随师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

一、错失良机,悔已晚矣

一九九四年,师尊来武汉办学习班时,就有一个一起玩的街坊跟我说:“武汉来了一位大师在办班,班里班外都是人,这个大气功师可不一般,有的已经跟了几个班了。”(当时没有悟到是师尊在点化我。)我听了之后,心想:现在什么都是假的,没有什么是真的,我不相信(这些)。因此错失了与师尊亲见的缘份。

后来,我因为身体不好,有高血压,肩周炎,眼睛失明(要戴很高度数的眼镜才能看见)等而学了其它的气功。我学的这个气功与法轮功挨在一起,法轮功辅导员向我介绍大法的美好时,我还是没有相信,还是不悟。看见学员坐在地上打坐,还想他(她)们坐在地上坐都会坐病。在思想中好象认为他们还有点傻。又一次错过了师尊安排得法的缘份。

二、“活着就是找这本书”

一九九五年九月,我在老年大学上学。十月份的时候,有一位同学向我介绍一本书,并说:“我们师父再到哪里办班我都去,我学了这个功,全身的病都好了。”我听了之后,想想我自己身上的病,说:“是什么样的书,借给我看看。”同学便把书借给了我。我看了一遍就放不下了,心想:这就是我要找的,我活着就是找这本书。之后连续看了两遍,把书还给了同学。并向同学说:“你这书在哪买的,帮我买一本。”过了几天,同学就把书给了我。我把宝书带回家后,日夜看书,非常精進。当时对食欲也放淡了,一天到晚不停的学法。刚开始还不好意思到炼功点炼功。随着学法的深入,心想:我法都学了,师父说的都是真的,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放下这颗心后走進了炼功点。

三、大法遭诽谤,進京鸣冤

九九年七月,“山雨欲来风满楼”。中共利用广播,电台,报纸,电视等一切宣传机器诬陷大法,诽谤师父,假新闻到处都是,大街小巷无处不在。作为得法的我们心里非常难受。一天有一同修给了我一张纸条,让去省委。我马上通知了我们这一块的同修到省委上访。次日早上我们就去了,到了下午的时候,街道办事处的人把我们弄去问话,结果我什么都没说,到了十二点才回家。第三天早上五点,四五个人来敲我的门。我说,你们来这么多人干什么,我又不怕你们。之后又把我弄去问话。一直到晚上十点左右,问也没问出什么名堂,儿子他们也在外面等着接我回去。问我话的人说:“你好狠啦,害别人都喂蚊子。”(可能是想钻我善的空子。)我说,你让他们都回去,我一个人在这里,你们也都回去。后来他们下班也让我回家了。第四天五、六点钟又把我弄去问话。问是谁叫你去的省委?我只说是别人放了一张纸条到我家门口,我也不知是谁,看完把纸条就撕了。他说,你撕了干嘛?我说,我咋这傻,我看完了不撕了还留着交给你们不成。他们无言以对,这天一直把我关到黑才放回家。

过了几天,居委会的人给我捎信,说是要把我弄去洗脑班。我心想,我又没干什么坏事,我修大法没有错。我说,我先换套衣服,去就去。刚换完衣服,就来了几个人把我弄走了。到了那关了几个月,要我转化,我没有转化,要我签字,我没签。我说,世上的人都不炼了我也炼。后来他们找我的一个熟人签的字,就把我放了。

回家后听说有的同修已经去北京上访了。我学法也不安心,实在按捺不住,只身一人去了北京。刚到北京,人生地不熟的。后来碰到北京的同修来接来自全国各地進京护法的同修,我终于和同修有了联系。刚开始我们在一间小屋里切磋,交流。各地的同修初次见面就象亲人一样,大家都把彼此的修炼情况交流了一遍。因为来的人很多,各地的同修都在陆续進京,我们交流完了后,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

处处盘查!我们还没到天安门就被驻京办的人打电话让区里的人接回当地。不久我又想去北京,有人跟我说,北京的雪下的齐腰深了,你还去北京干什么。我心想雪下的齐腰深那火车怎么开呢?我只要我师父知道我在雪地里滚两滚也是证实法了。当时是穿的一双布鞋,直接晚上就上了進京的火车。一下车,布鞋都被浸湿了。到处都是警察,各个大小街道布满了。我们白天在郊区交流,晚上在同修家。当时家家盘问,只要有居民把房子租给法轮功学员的都得罚钱,扰的民不安宁。后来我们被当地警察抓到驻京办事处。

我四次進京上访,邪恶以此为由,判我劳教一年,一進去要我背监规,我说我不识字,也没有犯罪,不背也不会背。在劳教所我的血压很高,干部劝我吃药,我也不吃,他们想尽办法转化我,我不放弃信仰,他们没办法就软硬兼施,我也不理会他们。那年过年,劳教所为了粉饰太平,每桌做了十八样菜,我说不吃,因为我修炼后一直是吃素,干警要单独给我单独做菜,我说我听师父的,不给别人添麻烦,有什么吃什么。在劳教所里环境一点点被我正过来了,每天劳动拆纱,我是没有任务的,拆多少是多少,拆纱可以用夹子,上厕所我可以不打报告,报告由包夹的人替我打。一年满期,我也没有转化。在出所前,他们却把我送到医院检查身体,透视,心电图,还抽了满满一管子血要化验,化了一百五十元检查费,当时我没有多想深想,我血压220时,不上医院检查,此时,快满期了来这一遭,我认为他们是为了钱而做,前不久我看了关于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新闻光碟,使我不寒而栗,莫非他们也不怀好意。从劳教所出来没几个月,街道送我到洗脑班迫害,目地也是为了转化我。我说:你们转化我是叫我去死,犹大逼,工作人员也逼,师父说:“朝闻道,夕可死”(《精進要旨》〈溶于法中〉),我想我死也不放弃信仰的。他们怕出生命危险,马上叫居委会接回家,交给我亲人。我又一次放下生死闯关,虽然采取的方法不可效仿,但是我走过来了。

四、无私收留同修,建立学法组

我一个人独住,房子不大不小,几年来由于邪恶迫害,每年都有其它地区流离失所的学员暂住,几年来有几十名。我们这一地区没有一个固定的学法组,每天,谁来就跟谁一起学《转法轮》,没有固定时间,我居住地是市中心,南来北往的学员多,有时我不在家,和学员错过了,我怕学员跑空路,就把门钥匙挂在门外的布袋中,让学员不跑空路,有落脚的地方。现在,已经在我家成立了一个固定学法组,学完后,大家一起切磋,小组里学员,比学比修,有时一起结伴讲真相,劝三退,救世人。有一次,我过病业关,又拉又吐,儿子和他的朋友来看我,其中有一名是我们这儿的管片警察,现已调任别处来向我辞行,我不记恨他以前对我怎样,劝他退党保平安,有一个美好未来,他点头同意,一个生命得救了。

五、救度众生,兑现誓约

我每天学完一讲法后,与同修一起出门讲真相救众生,发真相小册子,贴真相不干胶,面对面发神韵光碟,用真相纸币。我已经六十多岁,有一个老年证,乘车不要钱,有时,我乘车就是为与人结缘讲真相,劝三退。首先,与我同座的乘客拉家常,找讲真相的切入点,有一次问到坐我旁边的乘客是部队的人,是党员,我讲大法真相他很愿退党。我一天不出门讲真相心里不好受,一天不退几个人,那天就象白过了一天。生命与众生的命相连。儿子们来看我,我说你把你们的好朋友带来,听我给他们讲真相救他们办三退,带来的是最好的礼物,是做了天下最善的事。家里有红白喜事,我会利用此机会把有缘人讲退,有不讲退不罢休的决心,家族几百人都劝退了,也相信大法好。我与那些做得好的学员有一定差距,我会努力缩小差距,努力做好三件事,兑现誓约,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