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没有过不去的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二零零六年春的一天,家人被非法抓捕,恶警入室抢劫,当时我没在家,知道消息后,也没多想就马上通知同修发正念。到了同修家,发正念也静不下来。又到了另一同修家,看着同修无奈的神情,我知道不能在他家呆了,大约晚上九点钟,骑上车子,无目地的往前骑,心想师父我怎么办哪?

这时师父的两首诗《怕啥》和《师徒恩》打到了脑子里,顿时心异常的平稳,觉得什么事也没有了,是啊,我是大法弟子,谁也不配来管我呀。我马上决定回家。

当我進家时,儿子说他们(恶警)刚走。这一次我区三位同修被非法抓捕,大家怕心很重。有同修劝我躲避一段时间,我没采纳,还有那么多的事需要做,虽然我有没做好的地方,只要信师信法就不会有事,我不能走。再者,我走了,孩子怎么办?不理解的家人会更加不理解,救度他们会更难。流离失所是旧势力安排的路,我坚决不要。

设备没了,资料断了,怎么办?总不能这样下去呀,第三天找到了别处的同修,帮我们解决了资料问题。就这样我片的真相资料没有断档。

家人被抓,我得去要人,硬着头皮去了分局,国保大队长是个女的,很凶,不但不听我说,还威胁我:“你家那么多东西,你不可能不参与,看你孩子挺可爱的,就没动你。”我知道不是它不动我,是我否定旧势力的一念,师父给我化解了这一切。由于家人屡次遭受迫害,加之家里的常人受中共邪党的造谣宣传、恐吓,对大法很抵触,我没有把这事告诉他们。心里苦哇,感到压力非常大。同修也不敢上我家来了,我觉得这些人怎么都这样?要知道我这时多么需要来人和我从法理上切磋呀,埋怨同修的心在膨胀,不知不觉中我在往外求,也知道不对,可就是去不掉,心里更苦。有时怨起家人简直就是恨他,恨他不听我的。营救亲人也是抱着很不纯净的心、求结果的心在做,半年的时间没有一点起色,反而被诬判重刑。直到这时我还没有静下心来找自己,只是表面上在检讨自己有漏的地方,并没有从根上深挖自己。

直到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发表,我才静下心来深挖自己。找到了一堆人心——对同修:怨同修的心、很少替别人考虑、认为谁都没有我做的多、高高在上证实自我,看不到别人的优点,看到的全是缺点。对家人更是认为比他高、比他修的好、强加他、什么事都往他身上加、很少考虑他的感受,致使他没时间学法,被魔干扰而不能自拔,最后被旧势力的黑手迫害。发现了这些我真是痛彻心肺,原来问题竟是在我身上,我还在找别人的毛病。修炼是多么的严肃。这么多年我是在修吗?

找到了问题的所在,我从新审视自己,从此把自己放在了最低处,老老实实的严格要求自己,背《转法轮》,一遍、两遍、三遍,就这样我发现和同修的隔阂越来越小了,不再怨他们不理我。对丈夫的怨越来越淡,心态越来越稳,不再强调自己做的事有多重要。并且发现每个同修都有许多我所不具备的优点,大家都在努力做着三件事,只是方式不同。

由于家人被迫害,我片同修在生活上给我们母子极大的关怀,帮我闯过了难关,孩子的事大姨全包了,意欲给我腾出更多的时间做大法的事,吃的用的送到家。开始我还能用法来衡量,不愿意接受,只是告诉他们不能这样做,没有从法理上真正认识到不对。渐渐的就有些心安理得了,甚至认为不比丈夫在家时难,心中不时掠过一丝欢喜,自己也没察觉。这时旧势力的黑手突然对我身体迫害。一天夜里十二点发完正念,躺下准备睡觉,就觉得身体不会动了,嘴也不会动了,但大脑非常清醒。我知道这是邪恶的迫害,在心里喊师父救我(因嘴不会动),同时发正念:解体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烂鬼。大约十几分钟,身体才能动了。第二天嗓子不能出声了。

修炼的人没有偶然的事情,我有师父保护,黑手烂鬼怎么能迫害得了我?当静下心深挖自己,找到了很深的对利的执着,这就是邪恶迫害我的最大借口。马上用法归正自己,同时发正念解体邪恶,并将同修花在我母子身上的钱如数拿出来用于买耗材。通过这件事同修们都找到了自己不在法上的地方,认识到了用人情做事的危险,并把常人认为的好当作了好,常人认为的坏当作了坏。我也从被邪恶迫害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没有给法造成更大的损失。真是危险之极呀,希望这件事能给有类似情况的同修以警示。

就在家人被非法关入监狱的时候,师父《彻底解体邪恶》的经文发表,同修们切磋,解体劳教所、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刻不容缓。决定家属去监狱要人。开始时我一个人去,同修们配合发正念。后来就是一同去,我去要人,同修们近距离发正念。三年多的时间,我们几乎每月去一次。一次次,结果有好有坏,当我们心态纯正,抱着一颗救人的心去时,效果就好,警察就能静心听我们讲。当我们没有足够的重视,人心太重时,多数是不让见。无论结果好坏,我们每次都能找到自己不在法上的地方,我们通过学法不断的归正自己,对恶人的恨心越来越少,救人的心越来越强。感到控制人的邪恶越来越少,从警察的神情上就可以看的出来。

开始时就是抱着要亲人快出来的心,真相也在讲,争斗心很强,对警察就是没善心,结果不让见人。第二次找到了他们的领导,他手下的人很凶,当时怕心很重,我边发正念,边求师父加持。和他讲我家人是怎样得法修炼的,讲我们怎么从法中受益,濒临破碎的家庭因为修大法而重归于好,长期不适的身体变得一身轻。最后他说:“法轮功好,是吧?”结果第三次见到了家人。后来又是多次不让见。而且一负责的警察恶狠狠的说:“这地方就不允许你来。”就认为邪恶太坏。找自己也没起多大作用,觉得很苦。这种状态大约持续了一年,师父可能看我修的太苦了,有一天,大脑中好象有一个声音说:你为什么总和他们敌对,用一颗平和的心去面对他们。我立刻明白了这种状态持续的根源。我没有善心,不慈悲呀。当时就感到那块争斗很强的顽石被师父给拿掉了。从此以后,那里的环境有了很大的变化,警察不恶了,讲真相时他们也能互动了,警察真的认为我们是好人。因为人本性的一面是明白的。他们作恶确实是背后的邪恶操控干的,他们是更可怜的众生。

十几年的修炼中,每次闯过的难关,在法中的升华,无不饱含着师父的慈悲呵护,弟子唯有精進,才不辱使命,唯有精進,才不负众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