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十三载 步步师呵护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回忆一下自己十几年的修炼过程,师尊无时无刻不在身边看护着我,并且给我展现了很多神迹。神迹的背后,是师父的洪大慈悲,让我永生难忘,生命的永远也感激不尽。

妈妈的神奇变化 我得法的契机

一九九六年时我已大学毕业在北京工作,三月份妈妈打来电话,说她和爸爸在公园想找一个好的功法祛病健身,后来看到炼法轮功的人最多,也就开始炼法轮功。炼后感觉非常好,想给我寄本书过来。我当时刚参加工作不久,忙于各种事情,就告诉她说不用寄了,等我下次回去看他们时再说。谁知这一等就是半年。期间妈妈又多次跟我提到法轮功的好处,我还是没在意,只是想你们觉的好就炼吧。

十一放假几天,我回老家看望父母,一進门就感觉家里好象一切都变了,但还没想明白哪变了。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是妈妈变了。妈妈原来体弱多病,吃药是家常便饭。从小失去父母使她性格孤僻,还常受人欺负。所以每次我回家见到她时,不是看到她在床上养病,就是见了我就滔滔不绝的向我诉说心中的委屈和不平,搞的我心理负担很重。

而这次,我進了家门看见她在缝纫机上做活,我放下包坐到她身边的沙发上,发现她脸上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安详。妈妈只是问了问我的生活、工作情况,然后就在那安静的干活,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我还真有点不习惯了。我告诉她,这次又从北京给你带来什么什么药来了,妈妈笑了:“以后可别再买什么药了,我的病已经全好了。”

这下我可不是一般的惊奇了,想想,还有比年迈父母的身体健康更让人操心的事情吗?接下来我顺理成章的看到了《转法轮》这本书,震撼至极,生生世世等待的不就是这个吗?!回想得法的那一刻,妈妈的神奇变化就是师父给我展现的第一个神迹。

个人修炼阶段 师父的慈悲点化

刚得法时我欢喜心很强,年轻气盛,很想精進,但其实不太知道怎么去修。师父就经常借用他人之口来点化我,有时悟的到是点化,执著太强时有时还悟不到。

记的有一次在北京西单图书大厦前炼功弘法,当时来了一个人,和我讲了一些很不讲理的话,我很生气,但当时一下子又想不起来怎么回答他,就不理他了。那人还缠着问我:“和我说话你高兴吗?”我如实回答:“不高兴。”他竟然笑了一下,说:“那你就好好修吧!”

他离开后,我还愣在那里,半天才反应过来,是师父在借他的嘴点化我不应该生气,修炼人不论遇到什么情况都应该慈悲祥和呀!因为受不得委屈、爱生气是我一个很大的执著,到现在都还没去干净呢,所以师父特意点出来叫我修。

修炼前我鼻腔里有一块鼻粘膜干燥的厉害,每晚都得使用润滑油,否则那个地方就会破裂出血。修炼后感觉不干了,就不再使用润滑油,也没事。可有一天,鼻子突然出血了,虽然不多,可勾起了我对以前那块爱出血鼻粘膜的记忆,我不禁想,今天是那个老地方出血了吗?我拿起镜子对着鼻子想看那个地方,但却老看不清。我不甘心,把所有的灯打开,还继续看。这时妈妈突然走進来,对我说:“别看了,再看不就是放不下了吗?”我当时就愣住了,因为我一直是自己在房间里,妈妈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显然是师父在提醒我:修炼人的身体都是师父净化过的,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呢?

因为我以前对炼功不是很重视,所以身体上的感受很少,但还是记的有两次师父的鼓励。一个是我第一次炼打坐时,腿单盘着还翘了老高,但两只手刚一开始加持,就象放电一样,热乎乎的,感觉能量很强,可后来炼功就不再有这种感觉了。还有一次,半梦半醒之间,感觉法轮在前额飞速的转动,比电风扇还快,还发出嗡嗡的响声,然后又在胸口转,最后在小腹又有法轮转起来,持续了十多分钟。

遭受迫害中 师父的慈悲呵护

迫害开始,邪恶的谎言没动摇我的正信,我开始利用各种方式讲真相。但由于个人修炼中强烈的求圆满的心和色心没有去掉,成了旧势力因素迫害我的借口,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劳教了一年。其实这两颗心师父都有过点化,但当时的执著太强大加上业力的阻碍,对师父的点化不明白,意识不到。

师父曾借不修炼的弟弟的嘴问我:“要是没有圆满这回事,你还修不修?”我当时没意识到这是师父让我去掉有求和执著圆满后的幸福这颗心,而是想,他不相信修炼,修炼当然能圆满,怎么会没有呢?强烈的色欲之心使我的悟性受到严重干扰,让我一直认为只有做了出轨的事才算有色心,而对自己的色念一直放任,希望异性欣赏、呵护,对异性的轻佻言语还洋洋自得,对梦中的色关也不在乎。

直到被抓進劳教所,也没意识到自己这些漏,还以为是对自己是否坚定的考验。当时觉的自己对法的坚定是没问题的,什么也动摇不了我对佛法真理的信仰,但劳教所超出想象的严酷环境使从小娇生惯养的我承受到了极限,让我每天都觉的生不如死,也忘记了其实修炼人是师父在看护着呢。

直到有一天做了一个梦。我平时很少做和修炼有关的梦,那天晚上,耳边响着师父的声音,告诉我“百炼成钢”。

醒来后立刻觉的心的容量好象扩大了,不再有那种压抑得不行了的感觉。随后几天,班里又新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阿姨同修,她就象师父安排来帮我的一样,句句话都能给我启示,使我在那样一个险恶的地方也渐渐体会到了由于自己心态摆正而带来的环境改善。

后来,班里一个吸毒的女孩开始跟我学法,师父也开始管她。班长不但支持她炼,甚至在她有时犯一些坏毛病的时候还提醒她:“既然学了法轮功就好好做,不能再象以前那样了。”

落入深渊前 师父的挽救

刚進劳教所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坚定的走过来一段时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再加上当时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被迫害的真正原因:求心和色心,所以旧势力因素的迫害力度逐渐加大,我开始承受不住了,寻求解脱。看到很多人在所谓“转化”后好象很自在,就想听听邪悟言论到底是怎么回事。而那种断章取义、偷梁换柱和逻辑混淆的歪理邪说是无孔不入的,自己稍微产生一个念头想听,它就拼命往你的大脑里灌。我第一次听,觉的简直是胡说八道,不可理喻,但一遍,两遍,三遍……听的遍数多了,就开始觉的有些话好象有点道理。

我清楚的记得,当我开始出现动摇的第二天早晨,劳教所的队长带着我们几个人去打水,在路上突然觉的起了一阵大雾,然后一个和我穿着一样劳教服的同修,大约四十来岁的一个中年妇女,来到我身边,对着我的耳朵说:“你一定要保持清醒啊!”我当时首先吓了一跳,因为劳教所规定在排队外出时是绝对不能说话的,但我当时太想知道答案了,再加上大雾的掩护,我急忙问她:“那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转化了呢?”她回答:“这是宇宙中一个最大的迷。”

我听后愣了一下,还想再多问她几句,却发现周围一点雾气都没有了,再一看自己前后,并没有刚才见到的那个同修,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队长还在监视着我们这几个人。我事后意识到,那一幕是师父演化出来挽救我的,不让我走入歧途。

可当时我还不懂师父讲的法理,也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根本执著,最后还是糊涂了。但当我决定写悔过书时,还是觉的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忍不住嚎啕痛哭了几个小时。当时我人的一面还奇怪呢,既然是更高层次的认识,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痛彻心肺的感觉呢?其实是生命明白的一面看到了事情的真相,看到自己是怎样被毁掉了。

犯了这样的大罪后,师父也没有放弃我,还在保护我。我出劳教所回到单位后,单位领导坚决不让我去做所谓的帮教工作,使我免于造下更大的罪业;师父法身又多次精心安排让我看到师父后期的讲法,每次我都有触动,但还没有完全清醒。直到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出了旧势力的来源和特点后,我才真正明白。

回归正途中 师父的呵护与承受

回归之始,旧势力因素百般干扰。首先是吓唬我,经常有人打电话告诉我说谁谁又被抓了,亲朋好友也会警告“难道还想進监狱吗?”而且思想中也第一次出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那种情况:“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这时师父反复在我脑中打入让我背法的想法,我每天努力背法,排除干扰,渐渐稳住了心。

旧势力因素看到干扰没奏效,就在身体上对我下手。我在一次出差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反应。白天工作时还能勉强支撑着,晚上只要一踏進自己的房间,马上就不行了。胸口象有万斤的巨石压着,难受的死去活来,还咳嗽吐血,整夜的睡不了觉。

第四天时,觉的自己好象快不行了,就求师父:“师父,救救我吧,我实在受不了了!”隐约感觉师父让我学法,随手翻到《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时,看到师父说:“人做了什么都得承担,不要以为自己是被动的,或者是信口开河,或者是在压力面前才说的、才干的,或被邪恶所操纵的,不管这些,这都不能成为理由。”

我一下子明白了,这是在还自己邪悟时造下的罪业啊!那时谤师谤法的事情都做过,造下的罪业如山如天,真是死了都还不了啊!刚从邪悟状态明白过来的时候我虽然也悔恨莫及,但这一次更深刻的体会到自己做的错事多么可怕。我趴在床上痛哭着,不知哭了多久,最后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后,一切奇迹般的都好了,再也不难受了。当然我知道,我只是承受了自己所造罪业的一点点,剩下的师父替我承受了。其实象我这样犯过大罪的学员,第二次生命都是师父给的,否则后果太可怕了。

现在我意识到,如果当时自己已经找到了被迫害的原因,并且决心修去那个执著,旧势力因素也不敢再往死里整我们,师父也不允许。但我当时虽然已经找到了自己求圆满求上层次的私心,可还没意识到被迫害和色心之间的关系,因为那次出差时自己有利用性别优势让异性为自己办事方便的想法,走的不正被邪恶因素抓到了迫害的借口。后来直到师父二零零六年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讲到邪悟和色心不去的关系后,我才意识到自己这颗肮脏的色心,但真正去掉这颗心又用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

证实法中 师父的引导与鼓励

从新走上修炼路不久,单位就给每个职工家里都安装了宽带上网。但由于网络封锁,国外的网站上不去。一天我在电子邮箱里收到一封学员发的真相邮件,其中有一个上动态网的地址,上去后我下载了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从此以后可以上明慧网了。

那天刚上明慧网,发现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就赶紧叫在厨房做饭的妈妈过来看。妈妈边走过来边说,“什么事?我正往大锅里接水呢,等接好了烧上再说。”我说师父有新经文了。妈妈一听赶紧过来看,我想新经文不长,先看一遍水也不会接满,那个锅很大。可我们俩看了一遍还想看,一口气看了四、五遍,看完还交流了一会,早把接水的事忘了。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妈妈突然说:“糟了,水管还开着呢,厨房要发水了!”我俩急忙跑过去,惊奇的发现水龙头还在哗哗的流着,可锅里的水还没满呢,才接了一半。我对妈妈说:“是师父看我们学经文认真,帮我们把水从另外空间流走了,是鼓励我们呢!”妈妈啧啧称奇,接一锅水两分钟就满了,二十分钟肯定厨房全淹了。事情虽小,可真是神迹!

在师父讲的证实法的三件事中,学法炼功和发正念这两件我恢复后一直坚持的很好,但在讲真相上一开始怕心还是很重。進过劳教所的学员,容易认为自己被抓的原因是因为做了证实法讲真相的事。

通过学习师父后期的讲法,我意识到,被迫害是因为自己有执著被钻了空子,如果真是抱着维护大法、救度众生的纯正心态,邪恶因素是不敢迫害的,师父也不允许。

开始时我主要是面对面讲真相,后来,有位同修来找我,带给我一些制作精美的真相材料,而且每当我差不多发完的时候,她就会再带来一包。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安排,让我们每个弟子都能在证实法的路上相互配合、做的更好。

再后来又有一个同修给我一些真相光盘,我看后发现光盘的信息量更大,就想多要一些去发,但向那位学员要了两次她都没有给我。我就和另一个同修抱怨这位同修,那位同修乐了:“怎么又忘了向内找了?这是师父提醒你应该自己做光盘,不要总依赖别的同修呵!”我这才意识到,明慧网一直提倡家庭资料点,讲遍地开花,我的条件完全具备,为什么不自己做呢?就这样,我也建立了个小小资料点,开始制作真相光盘。

就这样,在师父的一步步引导下,我开始走在自己证实法的路上。我衷心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争气的弟子依然不离不弃。我今后一定奋起直追,弥补自己曾经造成的损失,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