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中的几件趣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修炼自有苦中乐,风雨兼程步不停。下面把我在大法修炼中经历的几件趣事和体悟写出来,和同修交流。

一片红光

1996年5月,我早起到公园遛弯,看到有不少练功点,有各种功法功派的人在练功。心想我也练一种功吧,但心里拿不准选什么功法。就这样转了好几天,终于被一片红光吸引住了。

在公园东北方的一片银杏林中,横幅和功法介绍的红布在晨曦的辉映下一片红光,微微闪烁,一派祥瑞之气,十分祥和,十分美妙,引人注目。我走过去一看是法轮功炼功点。经过辅导员介绍,又看了功法简介,我觉得不错,于是决定试一试。记得是5月13日那天早晨,我在学了几天动功后,开始学打坐炼第五套功法,刚一坐下,手一结印,立刻感觉小腹里面一阵阵发热,舒服美妙至极。教我动作的小刘辅导员告诉我:这是你得了法轮了!

随后,我读了《转法轮》第三讲才知道,“我们的炼功场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炼功场都好,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得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炼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

当时怎么就能看到一片红光呢?对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好长时间,起初觉得是条幅红布在阳光照射下反射出的红光,但细想不对,其它许多练功点都挂有条幅,有的挂的更多更大,为什么就没有红光?是啊,别的功点也挂红布,为什么就没有红光呢?更何况挂在银杏树林里,哪有那么强的反光呢?我悟到,是师父看到我有一颗修炼的心,指引我得法,使我看到一片红光在这个空间的显现。

从那一天起,我就坚持到公园去炼功,不论刮风下雨,从不间断(下雨就在公园亭子里炼)。直到1999年7.20,记得那几天早晨,我们炼功点四周,站满了公安便衣和政府官员,有些在对着我们指指点点。但我们毫不畏惧,气定神闲,照常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炼下来,整个炼功场上的大法弟子都表现得很神圣。

自从修炼法轮功后,人特别有精神,身体状况有了极大改观。以前虽说没有什么大病,但好长时间处于所谓的亚健康状态,失眠、颈椎炎、鼻炎、尿晕症等毛病时有发生。炼功后,各种毛病一扫而光,烟也戒了,酒也不喝了。随着不断学法,心灵和身体都得到了净化,不断升华。今天回想起来,十三年过去了,但那一片红光仍然清晰地铭刻在心。

七彩脚掌

“七彩脚掌”,是我在炼第五套功法,双盘打坐时,自己双脚脚掌上出现的一种奇妙的现象。

双盘是我修炼中的一大难关。开始学打坐、炼双盘,坚持不了一分钟就得把腿拿下来,而且疼痛难忍,只好接着单盘。眼看着别人随着炼功音乐双盘入定,我却拿不上右腿来。拿上来了,又呆不住,上面的右腿老往下掉。后来,我干脆就用带子绑上,不往下掉了,又疼痛难忍,心中反复背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咬牙坚持。随着学法炼功,双盘时间一分一秒地往上增加。三个月后,能盘半个小时;半年时,能坚持45分钟;一年后,达到一个小时。大约到1998年春天,几乎就能双盘两个小时了。

当能盘半个小时的时候,脚掌有时出现发青发紫现象。师尊讲:“禅定中修炼要长期盘腿,腿一盘又疼又麻,时间一长,开始闹心,闹得很厉害。劳其筋骨,苦其心志,身体不舒服,心也不舒服。有些人盘腿怕疼,拿下来了,不想坚持。有些人盘腿时间稍微长一点,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来,白炼。一盘腿疼了,赶快活动活动完了再盘,我们看这就不起作用。因为在他腿疼的时候,我们看到黑色物质在往他腿上攻。”(《转法轮》)我知道脚掌发青发紫,这是在消业,消业是好事。

随着盘腿时间加长,入静也比较好。因为打坐时都是闭着眼睛的,所以脚掌发生七彩变化的情形,是在一次疼痛难忍往下拿脚时,才发现的。经过几次观察:双盘到半个多小时的时候,脚掌开始微微变色,先是赤橙黄,慢慢变为青蓝紫,中间亦显亦不显的有绿色。总体看来是赤橙黄绿青蓝紫。大约在蓝紫色上停留20分钟左右,又渐渐地往回变,紫蓝青绿黄橙赤,最后恢复原状,呈现略带粉红的肉色。这种现象,左脚比较明显,右脚不常出现。这种七彩变化,我在今年还发现过一次。

以上说的是七彩依次出现的情景。此外,还有一种七彩在一个脚掌上同时并存的情形:在脚掌中央偏内侧(有时在脚心处),有一椭圆形区域内呈现赤橙黄,而在其它部份则是青蓝紫色。交界处,似有绿色,赤橙黄绿青蓝紫同时出现。

记得刚发现这种现象时,我十分好奇,慢慢就放淡了。今天写出来,是因为这一现象启示我想到:我们身体的变化,在这个空间就表现的如此丰富多彩,在另外空间不知会是多么的惊心动魄、壮丽殊胜啊!只是我们在常人中修炼,不能理解看到的种种奇妙现象,不能很好的体悟苦中之乐,有趣而不自知罢了。

镜片碎了

一天晚上,我从外面回到家里,一摘眼镜,突然滑落到地上,赶忙拣起来,左边的镜片没有了,而右眼镜片丝毫无损。再一看地上,有一片细碎四散的玻璃小颗粒。当时我想这可怎么办?天都这么晚了,上哪里去配呢?没有眼镜,明天怎么去上班呀?这时,我无奈拿着眼镜,本能地戴上,往镜子里一照,立刻呈现出一种滑稽可笑的景象:我的左眼四周只有一个空框,而右眼隔着厚厚的镜片,很不对称。加上又是变色镜片,更显得滑稽可笑!看到这一景象,自己也扑哧一声笑了。

就在自己笑的时候,我突然惊奇的发现:自己没戴镜片的左眼反而比戴镜片的右眼还看的更清楚!我顺手拿起一本书,还是左眼比右眼看的清。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戴眼镜比戴眼镜视力强?可我是戴了30多年眼镜的老近视啊!我从高中起,就开始近视,随着读书越来越多,近视越来越严重,镜片度数也越来越高。怎么会一下子就恢复正常了呢?接下来,我摘了戴,戴了摘,反复对比。事实就是事实,结果告诉我:自己的眼睛已经恢复正常,真的不用戴眼镜了。

当我渐渐地静下来,忽然明白了,这是师尊又一次给我净化了身体。尽管十几年来师尊曾无数次给我净化身体,但我从没有想过会把眼睛净化恢复。当时我真想跑到街上去喊:太神奇了!法轮大法简直太神奇了!当然,我没有上街去喊,而是代之以更理智、更精心地去做好三件事,把自己发自肺腑的心声写在纸币上,编成短信,告诉世人。

从那以后,我就不再依赖眼镜了。尽管我在平时还喜欢戴着一副眼镜,但那只是一副平光变色镜,没有任何度数。直到今天,回忆起当时那种一只眼有镜片、一只眼没有镜片的怪怪的样子,还禁不住会自己发笑。

“您装网线吗?”

去年,我家搬到比较偏僻的市郊。这里,宽带网线不很普遍,一时不能够上网。我想尽快把网线接上。真是无巧不成书,正当我想法办这件事的时候,我的隔壁邻居突然找我,他问:“你是刚搬来的吧?”“是啊。您找我有什么事?”“没事,没事。我只是想问一下,您要不要装宽带?”原来,他刚和电讯公司联系好,准备拉一条3兆的宽带网线,他说:“如果您要装的话,咱们合伙一起拉,这样会节约些。”

结果,他出面张罗,第三天就把网线拉过来了。我一看网线拉的这么及时,又便宜很多钱,还不费我什么事,别提当时心里有多高兴了。

这一高兴不要紧,立刻发生了一件惊险的事情:在从邻居家往我家拉线的时候,人家要帮我搞,我说不用不用,这点小事我能干。话音还没落,我刚踩上圆桌的脚还没有站稳,圆桌倾斜,我整个人后脑勺朝下,被重重的甩到地板上。搁个常人,这一下可能就得摔个好歹。但我起来,看看哪儿也没摔坏,只是头皮有点麻,丝毫无损,真是有惊无险!于是,又接着把网线布好。

但这一跤,确实把我给彻底摔清醒了。正念正行,是师尊讲法中反反复复强调的一个根本问题。心正,就要从心里把自己当作一个真修弟子;心正,就要时时事事处处用真善忍这个唯一标准来衡量自己;心正,就不能患得患失。大法弟子,特别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思一念都必须符合法的要求。我个人体悟,这一要求是刚性的,甚至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也必须如此,并不会因为我们做大法的事,而降低标准。师父说:“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时会脱离法的力量,就会显的孤立无助。即使是做大法的事,也得符合法,否则就没有法的力量。”(《曼哈顿讲法》)

明慧网上同修文章,对此也多有同感共识。而偏离法、失却正念、甚至邪悟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导致惨痛教训,这类例子也多的足以令我们清醒了。

“秦”还是“泰”?

一次我去买日用品,交给一位年轻的女服务员一张十元的真相币。她把这10元钱往收款的抽屉一放。就在这时,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这张纸币突然自己翻过身来,写有真相字的一面冲上。她一看,立刻从新拿起来,并且大声读出来。

这张真相币是我用手书写的,上面共有20个字:“古有亡秦碑,今有亡共石;天要灭中共,退党可保命”,用的是隶书体,比较工整。可是,这个年轻人竟然把“秦”字念成了“泰”。她不懂什么是亡“泰”碑,因其不理解,而一脸茫然。

当时,我发正念,并把这张纸币拿过来,帮她纠正,又从新念了一遍。念的过程中,我发现不能光怪人家读错了这个字。对常人,特别是文化偏低的年轻人来说,这个字确实写得不是很清晰,因此很容易使人误读。

这件事过后,我按照师尊教导的“向内找”,体悟到:1.讲真相不能讲太高,这一点表现在方方面面。我编写的这条真相短话,尽管当时自认为很有水平,其实实际效果并不理想。师尊通过这个年轻的服务员的话提醒了我;2.纸币流通面广,在真相币短语编写上,要特别注意通俗易懂;3.在书写真相币时必须正念十足,工整规范。

条幅笑了

去年8月,单位要制作两个横幅,领导让我给确定一下内容。我悟到,这也是洪法的一次好机会。我在构思内容时,就在其中一个条幅的词句中嵌入了“真”、“善”、“忍”三个字,而另一条幅则按常规内容设计。经领导审查通过后,到广告公司订做。

两个条幅,同等字数,同等大小,同时张挂在一个开放式的长廊两旁,位置相对。结果奇迹出现了:未含真善忍字样的条幅仅挂了40天就被风雨给损坏了,掉下来,撤掉了。而含有真善忍三个字的那个条幅,却整整在风吹雨打日晒中,张挂到今年的8月初,算起来足足有350多天!而且颜色不褪,完好如初。在近一年的风雨冲刷洗礼中,我看到真善忍三个字在闪闪发光。

更为有趣的是:每天我上班时,几乎都会看到,这个条幅在微风吹动中,中间形成两道浅浅的横纹,很像是人的嘴角向上翘起的样子,分明是在对我微笑呢!

条幅笑了,条幅真的笑了。自己亲身经历的这件事,引起我心灵的极大的震撼,引发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深深的思考和追索。试想一下:一个普通的布制条幅,因为印上了真善忍这三个字,其生命就可以极大地延长,超出另一个条幅9倍之多。如果一个人的脑海中印上这三个字,会是怎样呢?师尊告诉我们:“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

在长期寂寞的修炼过程中,我常常回味起亲历的一些趣事奇事,以上写出来的只是其中几例。我是锁着修的,十三年来,我感到师尊就在我身边,时时在呵护着我,不断的在点醒自己,启悟自己,升华着自己的境界。作为一名弟子,时时事事处处都要冲破自己亿万年来形成的常人愚见框框。自己许多方面还做得很不够,须要今后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