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从人中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七二零之前我家是学法点,因我不认识字和大家一起学法,很快自己能把《转法轮》全部通读下来,学起法来就更方便了,也更精進了。七二零以后,我也和大家一样去北京证实法,打横幅,在北京东城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七天。十年来,在当地证实法,挂条幅、发传单、贴不干胶、面对面讲真相、办三退,一路走过来了。

今天我所讲的主要是希望老年弟子能以我为鉴,少走弯路,遇到问题时不要用人念,而应用神念去思维去处理问题,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真正的从人中走出来。

那是二零零五年,我身边有老年弟子相继去世,就不由的想起自己:七十多岁的人了,家里儿女多,又没了老伴,自己没有工作无养老金,不能等我走了给儿女们留下矛盾因素,我就对家中的财产做了公证、立了遗嘱。其实这已不在法上,不是一个修炼人的思想行为了(当时我还没有悟到自己这一念不在法上)。

没过多长时间,突然有一天头痛的很厉害,而且一天比一天严重,简直就要过不下去了。眼看快过大年,儿女们都过来过年,(因自己独居)所以他们都知道了。这样一下可就闹翻了天:我三女儿修炼,说不是“病”不用去医院,其他女儿们说:“妈都病成这样了还不是病?”非送医院不可。我也坚持不去医院,可我又痛的心烦气躁。二女儿挑动老儿子和他三姐吵起来,“咱妈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我动心了,想:就朝着我一个人来吧,不能给大法抹黑,说‘有病不让上医院’。到医院做任何检查都正常,就是头痛,医生说是疱疹,输了几天液也没好。我说你们看什么都正常,没病回去吧。他们还要再输几天,我坚持一定要回家。年也没过好,女儿们都陪着,花了不少钱,病也没好,他们就把我接回家。回家头还是痛的厉害,儿子偷着把西瓜和药搅拌成水给我喝,我说:“这瓜怎么这么苦呀,不好喝。”他说:“你嘴苦,喝了吧。”以后再给我喝我不喝了。

其实在没去医院之前,头痛的一天比一天厉害时我已悟到立遗嘱不对了。我就大喊老师我错了,我不够大法弟子标准,遇到事就用人念不用神念,修的不扎实。师父在《精進要旨》〈警言〉中讲:“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是啊,别说圆满,要不是师尊的呵护、师父的点化,出现这么大的一个漏,旧势力抓住了把柄往下使劲拖你,是很危险的。虽然这次走过来了,可我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很悬哪,折磨了好几个月才过去了,爬起来接着修吧。

过了一段时间事儿又来了。突然有一天我老伴儿前妻的儿女来和我商量,要起他爸爸的坟和他们的妈妈并骨。我一听就急了,没同意:他们并骨了,我怎么办?嫉妒的不行。儿女们也没敢办这事,就都走了。过后,我想这也不对呀。修炼人将成为神、佛的,怎么还嫉妒起死人来了?再说他已经过世多年了,我和他的夫妻之缘早已了结。我怎么这么自私,这么执著,遇事第一念就先想自己,不想别人,遇事不考虑别人。这几个儿女还比较孝顺,来和我商量,我不同意也没敢去办,人家要不听你的,你不同意我们也并了,你还干没招。人家尊重你才和你商量,否则,人家背地里并了骨你不也是干生气。再说了,自己是个修炼人,修成就走了,怎么能执著这些东西?这不是大法弟子所思所行呀。

总是遇事就是人的理,放不下人的执着,愧对师尊,愧对大法弟子称号。还不接受上次教训,怎么修呀?我赶快把儿女们都叫来,同意他们给爸妈并骨。儿女们高兴的把这事办了,我也心里宽松了许多。虽然后来悟到了,可毕竟又出了个大漏,旧势力又狠狠的迫害我——咳喘的厉害,又几天睡不了觉干什么都很费劲,反映出很严重的病业现象,咳喘了好长时间才好。这真是人为的又增加了一难。是师父又一次点化和呵护才闯过这一关。

师父在《转法轮》讲:“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

我看到有些老年弟子比较容易出现“病业”状态,自己又悟不到错在什么地方,那个状态老不好,结果就过世了。给大法带来损失,也使很多弟子很困惑:这位老弟子很精進呀,三件事做的很好,也去了北京证实法,怎么还……?通过我自己这两次的“病业”状态,我明白了很多。有些执著在逐渐的往下放,有些自己觉的放下了很多。修炼真的不能只看外在表现,人内心的思想活动别人看不到,只有自己,师父,还有旧势力看的到。所以对于老年弟子来说,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真是太重要了。修炼是严肃的,也是很不容易的。人的执着太强盛了真的太危险了。象我们七、八十岁的人,还总抱着人的理不放,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生命進程有多长,所以不够大法标准就很危险。

我今天讲出来是告诉老年同修千万不要象我一样,一定要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在法上修炼,少走弯路。我们老年同修没有那个时间再延误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