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病业状态 从法上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我于一九九五年九月走上修炼法轮大法之路。修炼前疾病缠身,从头到脚,从内科到外科,只有肺和肝没病,其它器官都有病。什么心脏病、乳腺增生、萎缩性胃炎、胆萎缩、结肠炎、盆腔炎、膀胱炎、双肾结石、双肾积水、颈椎骨质增生、腰椎骨质增生、胯关节、膝关节疼痛等等。每一样病痛,都使我难以承受。我跑遍了省城各大医院,每次都是挂专家的号就诊。十多年来,我年年看病,多次住院、多方治疗,各大医院、专家开的各类药点滴、口服,效果仍不明显。我和丈夫的工资几乎都用于医药费,家里的生活也很拮据。病魔得我难以胜任工作和料理家务照顾孩子,苦不堪言的样子真是在死亡线上挣扎,时常向丈夫交代后事。就在我对生活失去信心,呼天天不应、唤地地不灵时,一同事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借给我《法轮功(修订本)》。我一口气读完,如梦方醒,啊,性命双修的佛家修炼功法,真是太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我有救了!我要把我这一百多斤交给老师,(那时还不知叫师父)交给这部法。就这一念,从此我就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从没有怀疑和动摇过。我的病也就神奇的全好了,十多年不用再吃一片药。五十多岁的我走路生风。下面就修炼的不同时期谈谈我从病业状态中在法上的升华,来证实法轮大法的神奇。

一、中风、口歪眼斜症状:三天恢复正常

在个人修炼时期,就在我修炼两个多月的一天,九五年十一月十三日,炼功感觉闭不上嘴,直流口水,照镜子一看,啊!嘴歪了。当时我也没紧张,也不害怕,只是想师父说的可真准,把以前的病返出来,从根上去掉。因我在十几岁时睡觉受了风,得了口歪眼斜的中风病,母亲带我找了驰名的老中医,针灸了二十多天好了。现在正是给我把这个病返出来了,从根上去掉。我坚信师父没有去医院。可一天比一天重,口歪的不能刷牙喝水、吃饭漏饭,眼也斜了,看东西不得劲儿。正赶上我家的亲戚来我家,他的嘴也有些歪,他说:“我这都住了一年的院才好到这样。”丈夫着急了催我也快去医院。说这是脸上的事,不象肚子里忍了别人看不见,这脸上时间长了不好办。我坚定的告诉他没事,癌症病人修大法都好了,我脸上这点事算什么?可一晃十天了,仍不见好转,我也真是没着急,还和同修显示说:“你看师父把我小时候得的口歪眼斜病返出来了,都十天了,我也没上医院。”同修立刻指责我说:“得了,你别觉的做的挺好,还是你的心没放下,不然早好了。”同修严厉的指责,我顿时恍然大悟,是师父借她的嘴在点化我,是啊,是我的心没放下,因我无论到单位还是回家,一進屋就是照镜子,用手推挤着看还差多少,这不就是没放下心吗?师父讲:“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转法轮》)悟到了是心没有放下,回家不照镜子了,心真的放下了。就在当天晚上炼功时,脸上就出现了在穴位上针灸的哆哆哆的感觉,十七日早晨就彻底好了,吃饭、喝水什么都正常了。真正把心放下了,中风症状三天就神奇的消失了。消业过程中我悟到了,信师信法的同时还要把心放下。

二、髌骨粉碎性骨折:第二天能行走能双盘

在正法时期,也就是在二零零二年三月的一天早上,我去厨房的凉台淘米做饭,由于凉台头一天晚上刷了,早上结了一层儿冰,我穿的是塑料拖鞋,一下子就滑倒了,坐在地上,右腿支出,左腿膝盖着地,崴过去了,只见左腿膝盖骨头象食指一样长支出来了。我当时也没有害怕,想到没事!叫丈夫过来,他和弟弟把我扶到床上,我把毛裤脱下来,左腿膝盖支出象食指一样长的骨头竖着,眼看就要把皮捅破了,膝盖其它骨头也七上八下的,膝盖下的小腿骨头也塌下了。丈夫和弟弟看到此景脸都吓白了,立即抬我要上医院。我坚定的告诉他们没事,今天我就让你们看大法的神奇,看大法的威力!面对膝盖骨头七上八下的、站着的、塌下的,我马上想到师父说过人体是个小宇宙。那么膝盖每一块骨头都是一份子、一粒子。正法时期你就是正法的一份子、一粒子,不能出现这不正确的状态。大法弟子的手是有能量的,于是我就张开右手把这些突出的骨头按回去了,这时腿才能放平。接下来腿一点儿一点儿红肿的就象纸篓口那么粗。找来两个同修发正念。看着这条腿,我想到铁拐李不也修成了吗?什么情况都不能动摇我修炼!念头刚一闪,我马上悟到这不是正念,我修的是宇宙的大法,主佛是我的师父,怎么能和铁拐李比?这不是正念,立刻清除。有师父、有大法我一定能走路,能炼功。正法时期不走路怎么能行?这是邪恶对我的干扰,肉身的迫害,决不认可。弟弟劝说:“你自己把骨头按回去了,也不知道是否对上,找接骨的大夫给接上,不住院不也行吗?”我说:“不行,常人的接骨大夫,每天给病人整骨,那带着病业的手怎么能让他摸我的骨头?绝对不行!”又有同修说:“那不找常人的骨科大夫,咱们找同修骨科大夫”。我同样回绝说:“有师父,为什么要找同修骨科大夫呢?不行。”丈夫以为我不能下地,不能上班了,就和我单位的领导请假。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前来看我,看我的腿整个都是血点子,肿的那么粗,要求用车拉我马上去医院。一领导他曾在部队当过军医,他明白这是髌骨粉碎性骨折,必须马上去医院,现在充血这样,严重的后果不堪想象。我谢绝领导和同事的好意,告诉他们没事的,我照常能上班的。好歹把他们劝走了。到了晚上,又有同修来看我,劝说:“家里有常人,你还是去医院吧,出了问题免得常人说三道四的,这也是维护法。”我便和同修切磋:“我不是这样悟的。正因为维护法才不用去医院,医院是给常人开的,到了那里就要按常人的方法治疗,拍片子、手术、能否治好还不知道,那可都是给常人留话把儿。我是大法弟子,大法神奇,我一定会走路的!这才是维护法和证实法。”我又给他们讲了在个人修炼时期,一同修早晨骑车上班,被汽车撞到头部,流了一大滩血,围观人都吓的以为没救了。抬到医院时,头肿的就象农村打井的柳斗一样大了,医生都摇头,可他很清醒,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没事,不用住院,就回家了,二十二天全好了的事例。我这腿算什么!我发正念时,看见观音菩萨横着飘飘而来,意思是要给我治腿,我随口就说不用你,我有师父。她就走了。睡觉时,往左翻身可以,往右就不行,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说能翻就能翻过来,真是正念一出,照样能翻身。

第二天,多年没有看到的同修突然打来电话,丈夫说我腿摔了不能下地了,同修听后,八点多就赶来看我,我们就一同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一直到十点,我就能下地走了,虽说腿还肿着,可我走到方厅坐在沙发上还能双盘。在场的家人和同修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接下来,我就去厨房做饭,焖上米饭,炒了六个菜。

我仍和往日一样,学法、炼功、发正念、料理家务,既然能走,就上班吧,可我上班车有些打鼓儿,同修鼓励我大法弟子都能上天,还不能上班车?我马上悟到“对,我能上!”念一正,上车也真的无所谓了。领导和同事们看到我上班来了,惊奇的点头、赞叹,一领导还个别和我说,姐你上班是来证实大法的神奇!我说对!单位的工作很忙,我原在一楼办公,现要搬到二楼,我又忙着楼上楼下搬东西,又要处理日常的工作。下班回家腿肿的更粗了,象根大木头,我只好换条散腿裤子。这回不光是紫血点子,又上来一块一块青的,就好象泼上钢笔水似的。我没有在乎它什么样,照常学法、发正念。虽说肿,可我照样坚持双盘发正念。同修来了也就一起学法,一起发正念。我炼功不间断,炼功时感觉到法轮在腿上转,膝盖骨在出汗,觉的汗珠象拇指盖那么大。虽然能走,但也觉的腿发木,累,愿意拖着走,在班上,同修看到我拖拉着走,就严厉的斥责我:“你这样走路就别来上班了,你别给大法丢脸!”同修的斥责我马上醒悟,是啊,别忘了我是大法弟子,要堂堂正正的,一瘸一瘸的这哪是大法弟子的形像。念一正真就能正常的好好走,也不疼。可是回到家里就又愿意拖着走,丈夫又不理解了,呵斥我:“不是大法神奇吗?你怎么又瘸了?”听到丈夫的呵斥,我有些心酸,觉的我摔成这样,无论单位的工作,还是家里做饭、洗衣、跪着擦地、去市场买菜、去外地办事,什么都没有耽误,你当丈夫的不知道心疼我还这样说。我的心一横,我是大法弟子,决不能给大法抹黑!师父是看我心性的提高。我在问自己,上班能好好正常走,回家为什么就不能?难道上班时是装啊?上班时是大法弟子,回家就不是了?好好走!心性提高了,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外面都能正常的走路。家里的亲人也都不断的打来电话,催我去医院,怕有后患。我告诉他们我已经上班了,没事的。接下来我的腿就一天比一天消,真是一天一个样,膝盖能见到皮肤本色了,其它部位紫、青、也都消失了。大约是在第九天,我去市场买菜,路过拖老所,看见一位出租司机,腿打着链子坐在外面晒太阳,看到他痛苦的样子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告诉我出车祸,大腿部位骨折,已做了两次手术了,第一次接短了,两个腿不一般长又取出钢板,做第二次手术,到现在已经一年半了,还在打着软链子,拄拐。听了他的讲述,我感到自己修大法多么幸福,我给他讲了我膝盖骨折的经历,向他介绍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与神奇。

好象是在第十多天的一个晚上,我坐在床上,突然感觉膝盖部位有人用两只手在对骨头,钻眼儿似的,还有响声,我数着一、二、三、四、五、共计十二下,还有用右手托的感觉。我当时激动的流下了眼泪,我明白了,前一段时间是师父看护着我,几乎不怎么疼,在考验我,现在是师父在给我正骨。紧接着就眼看着膝盖骨卡、卡的,咕咚咕咚的响,然后再整个腿抻的蹦直,再放松。就这样反复半个多小时,家人看了都觉的神奇,我就向他证实法。这就是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不用动手不用动脚就可以做常人动手动脚做不来的事情。从那以后,腿每天都调整,时间还不断增长,再后来除了走路以外,总是调整。我想这是证实法的好机会,活生生的让人们看到大法的神奇,于是在单位我就给同事们看,因隔着裤子都能看到腿的骨头在动,还有响声。同事们说是挺神奇的,咱们的腿怎么不能这样式的动呢?我又到同事家,同修家,亲朋好友家,给他们看,一同事的爱人一边看一边摸我的膝盖,是啊,这还热乎呢。按理说这摔坏了应该是冰凉的。接着她给我讲了她看到一个骨折手术的,疼的出汗床单都拧出水来。大法真是太神奇了。记的有一天我发正念,清清楚楚看到一条腿穿着花裤子,黑鞋,放在一边。我悟到了这是师父给我拿掉了一条业力的腿。在我炼功时有时感到莲花的蔓缠着这条腿。

尽管我都很正常的走路,但上床时,还要用手搬一下脚。也就是在二十几天吧,一同修来我家,我坐在沙发上腿着地正学腿摔的事,突然就象有老雕叼车一样把这个腿叼起来了,起,起,一下就抬平了,我们都看呆了,家人马上拿个小墩子要放在我腿下,我说不用,拿走。慢慢的腿又放下了,来回两次,从那以后,我的腿就什么都正常了。

虽然用这条腿的事例证实了法,但毕竟是我摔了个大跟头,要从中悟道啊,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找到自己由于二零零一年末,進京正法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五十多天,回家后,有了怕心,走出去讲真相不够;家里凉台一些纸盒箱、米袋都印有红色恶龙,没能及时清理。当然也还有业力 的存在,但我悟到,就是有业力那也不是在家里养着消业,正法时期,是在走出去、讲真相、证实法中业力得到转化。不走出去怎么能行呢?如今,我走在正法的路上,做三件事无论走多远这条腿都不累,(有时出去发正念要走二十多里)可不走出去做三件事这条腿就不舒服。

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在病业状态中,无论怎样难都不能放松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证实法,不能离开同修在一起的环境,不能忘记我是大法弟子。

三、牙、腹腔、心脏、乳腺病态:瞬间消失

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大法弟子都在忙着做好三件事,可是不同形式的干扰也较多见,零七年的十一月,我牙疼的不行,满口牙都松动,凉的、酸的、甜的都不行还好说,可疼起来心都发颤,和它对话也不行,当时我想,正法时期,你这样不正、干扰我,那我就拔掉你!找了牙科大夫先后拔掉二十四颗牙。只剩下几颗用来连带假牙。好在是冬天戴口罩,没太耽误做三件事。可就在零八年的四月吧,仅有的这几颗真牙又疼起来,又是难以忍受。但这回我悟到了,我不能再人为的拔掉了。人体是个小宇宙,那么每颗牙也许是代表着一个天体,一个星系,它的疼痛,说明它那里需要正法了。而人为的拔掉了,那不就是杀生,毁了这个天体,这个星系吗?在人体这个小宇宙,我是主,那里需要正法,我有责任。于是我就调动牙,一起发正念清理所在空间的不正的因素。这时师父的“世上洒甘露”(《洪吟二》〈香莲〉)诗句打入我脑中,顿时我满口充满了唾液。牙也就瞬间不疼了,以后稍有不适,师父这句诗句就显现出来,又是满口唾液,不适的症状立即消失。从此牙再也没有出现不正确状态,它所担负的天体也好,星系也好归正了。

零八年的六月,由于一位同修病业状态反映很激烈,我和同修去和她切磋、发正念。回来后,心里一直在想,三件事这么急,可我地区一些同修而且是老弟子,出现很重的病业状态,怎么能快一点的突破呢?我的腹部也已有好长一段时间出现不正确状态,特别不舒服。就在一个星期天早上,我炼功时,师父的“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这句法打入我脑中,我似乎一下子悟到了“疼痛,难受”的概念也不应该有了。因疼痛,难受的根源是“病”。有“病”这个概念在我们炼功人,大法弟子中早已经没有了,那么“疼痛,难受”的概念也相应的应该没有了。你觉的疼啊,难受啊,认可了疼啊,难受啊,那根子上不就是认同了有病了? 认同了有病不就在这一个问题上是常人了吗?是常人,师父怎么管你呀?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中说过:“你一提“病”这个字,我就不愿听。”那么出现的这种症状又是怎么回事呢?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说过:“宇宙中任何物质,包括弥漫在整个宇宙当中的所有物质都是灵体,都是有思想的,都是宇宙法在不同层次中的存在形态。”我悟到了人体既然是个小宇宙,那么每一个器官就代表着一个天体或是一个星系,一个世界,那里面的物质在另外空间看都是灵体,那就都是众生。啊,我明白了,在正法时期,它们以各种不同的症状反映到你的身体中,是来找你得以救度,同化法的。我们不是救度众生吗?不仅有人世间的还有另外空间的。这时师父;“慈悲看世界 方从迷中醒”(《洪吟》〈圆满功成〉)的诗句又打入我的脑中。我又是恍然大悟。我就对我腹部说:“我是主,你们既然主动来了,就是和我有因缘关系,宇宙在正法你们在正法中,得以救度同化法,是最幸运的,从今后,你们就和我一起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说到这里我腹部什么不适的症状都没有了。他们似乎真的听懂了。晚上同修来我家学法时,我把悟到的体会讲给她听,然后我说咱俩开始学法吧,读《转法轮》第一讲,刚开始读,我就好象看见在腹部有很多人,其中有一个人好象挤着找座位。在这以后,有几次腹部也有丝丝拉拉的感觉,我想这又是来要救度的。那就一起学法炼功吧!从此后,我腹部什么不适的症状都没有了。这里的生命得救了。

前两天,我想要擦玻璃,心脏和乳腺部位就象往出剜似的,连续一下,又一下的。我紧皱眉头,咬住牙挺住,可我马上悟到在这个体系当中又有要救度的,它反映到人体就是以这种方式来,人家来了要救度的,可你这是啥表情啊?我们炼功时,师父不是让我们面带祥和之意吗?于是我转变面目情感,面带祥和。瞬间,象往出剜似的症状没有了。一百二十平方房间的窗户我一个下午就擦完了。

总之,我在修炼的不同时期,身体反映出的不同症状,在师父的“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法理的点悟下,得以突破,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啊!

点滴体悟,不当之处,诚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