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消业关中爬起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前些天,刚刚進入冬季的北方迎来了首次大范围的气温骤降,许多人感冒发烧,我也出现了发烧、浑身乏力、嘴里溃疡的症状,以为和每次一样消点业过去就完事了,可退烧后忽然在自己下身出现了许多小红包,而且在大腿根的两侧也出现了许多又扁又红的大包,小腿肚上也有一小块这种情况,简直是奇痒难忍,不挠还行,越挠越痒,饭吃不好,连觉也睡不着了,怕心也来了,觉的自己实在承受不住了想到了去医院,结果到医院大夫说是过敏了,开了一盒药膏。回来就开始抹了药膏,过了两天可还是不见效果,仍旧特别痒。我更急了,这时忽然想到那个大夫说我是可能用过什么药才导致过敏的,可偏偏就这几个地方过敏呢?他的话提醒我想起前些天由于在我下身有一小块皮炎症状很长时间了没好,就去医院开了一些药水抹,由于药水多我就连周围附近每次都抹了,小腿肚那块也是一小点点结果抹了一大片,后来感觉马上就抹好了,那些地方不就是这次起大包发痒的地方吗?

我这次终于清醒了,我问我自己还是大法弟子吗?我还信师信法吗?我明白了就是我没有正念啊,没有正念哪有正行?可怎么这么没正念呢?我突然想到还是我学法学的太少了而且没入心学啊,于是我捧起《转法轮》,每天坚持学一讲,同时药膏也不抹了。回想这几年,尤其最近一段时间,我学法越来越少,而且还不能静心,看书看着看着就想别的了,总是溜号,有时一个星期也学不了一讲,总是忙常人那些事,遇到事时把师父的法也忘了,把向内找也忘了,我这就是第一关没过去那第二关接上来加在一起,所以难就更大了。

随着不断的学法,我终于清醒了,正念也在不断的加强。看到师父说:“什么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转法轮》)通过短短几天静心大量的学法,我找到了自己的一大堆执著心,第一个就是求安逸心,由于这个心被魔钻了空子,越舒服越想舒服,就更放大了此心,在不知不觉中就松懈了下来,学法的时间不能保证,越学越少就越来越不入心,回过来看看自己的行为真的惭愧,居然下滑到这种程度!另外我还有很严重的自私心,因为有私心才会有安逸心,只想自己过好日子而不管别人,这个私心正是修炼人要修去的啊,我们不是要修成“无私无我”的吗?我怎么就不想想那些被迫害在狱中受苦的昔日同修们呢?他(她)们在里面是多么的艰苦,简直是度日如年啊,而我在相对宽松的环境下想到的却只是自己,为何只是别人在付出呢?想到这些我真的很难受……

通过不断学法我找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我也悟到学法一定要静下心来,千万不能抱着有求之心,哪怕一点点也不行,那也什么都得不到的,只有无求而自得,其实这方面的法理师父也强调过很多次了,但我发现有时自己不知不觉中就起“求心”,其实应该绝对的无求而学法,我一定要把这有求之心彻底去掉。另外,我还有很重的色欲之心、妒忌心、虚荣心,这都是我应该去掉的执著。再有,我也悟到学法的时候千万不能躺着或靠着点什么,发正念也是如此,因为如果我们不敬师敬法,那么法就不会展现给我们内涵,那还是等于白学了。其实懒惰的表现还是求安逸心造成的。正象有同修提醒的可不要看轻了这个求安逸心,它可是引发诸多执著的根源,是毁掉修炼人的慢性杀手。其实,造成不爱学法的根源就是求安逸心、私心,也有业力的干扰等,炼功人都要突破这些的,而且必须要突破的。正因为我学法少,所以信师信法才会大打折扣。

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我身上所有不正确的状态都没了,我的身体又一切恢复了正常,我从病业关中爬起来了,但是给我的教训是深刻的,是我的不争气,不精進让邪恶钻了空子,是大法再一次让我清醒了,是师父再一次净化了我。

写了以上很浅显之见,感觉有点乱,也觉的和精進的同修们相差的太远了,但我想曝光自己的不足也是在解体它们,也想给象我一样整天忙着常人事的中青年同修们提个醒,不要因生活的压力而陷在常人之中,导致松懈了精進的意志,很容易被邪恶钻空子的。同时希望能给那些正在过病业关的同修们带来正念,大家一定要无求的学法、静心的学法、大量的学法、恭敬的学法、认真的学法,这样就没有我们闯不过去的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