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演变过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追查国际近日发表的〈一目击者披露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经过〉中,有正义感的辽宁公安披露了他亲身经历的活摘器官案件,在公安局外,一个宾馆的后院,包了十个房间,对女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长时间的刑讯逼供,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了两名军医,在女法轮功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于沈阳陆军总院活摘器官。

这个证词印证了《“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报告中阐述的:「中共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经历了一个过程。从1999年开始至今的零星个案发展到2001年底的大规模活摘器官,其中大规模活摘从2003-2006年进入高峰期。」

中共潜规则:不禁止的就是可以干的

活摘器官的开始并非是一个从上到下的政策,中共的党文化造就了一个特殊的名词“中国特色”,这涵盖了经济、政治、社会、司法等各个领域,对于这套系统了解的人都熟悉一个中共体系的潜规则,不是等上边告诉你能干什么,而是上边不禁止的就是默许可以干的。

死刑犯的器官被盗用,目前连中共官方都急于承认,目的是洗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责。明慧网2001年2月1日报道,江泽民宣称,打死打伤法轮功成员不必负任何法律责任,「打死也白打」,中共高层曾有指示,如有法轮功成员被严刑逼供致死,「打死也算自杀」!在这个阶段,上边的规定当然不是明文提倡活摘器官,但是已经不禁止把人打死了,把奄奄一息的法轮功学员当死刑犯对待,活摘器官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司法系统和医院配合摘器官在中国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只是换了一个对象而已,运作系统都是现成的。

辽宁公安证词中,提到了活摘在沈阳陆军总院进行,而且摘了心脏,心脏血管被剪断离体后的体外存活时间是4个小时左右(最多不超过6小时),因此现场很可能有另一例换心手术在邻近的手术室内等待,以便最快的完成心脏手术。心脏移植手术中,受体一般要开胸等待,在动静脉内插管进行体外循环,供体心脏到医院则开始移除受体心脏,植入供体心脏,以减少等待时间,防止心脏死亡。因此,刑场上的死刑犯拿来做心脏移植非常不适合,高风险(不能保证打枪后还有心跳)、需要运输(拖长时间)、时间难以协调(要确保开胸手术和行刑同步)。

而证词中提到,对女法轮功学员的刑讯逼供已有一个月,也就是说,在刑讯开始时,就已经把这位学员作为潜在供体对待,一旦适合的受体出现,就择期送手术。移植前,供体和受体要配血型、交叉配型、组织配型和群体反应抗体(PRA)。这些检查需要时间和医院和公安的协调配合。这些告诉我们,这起案件中的活摘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把法轮功学员视为潜在可活摘对象,经过评估和计划才发生的。

军队主导:活摘器官产业化

2003-2006年,中国出现了器官移植史上绝无仅有的市场,超短的器官等待时间,供出口的高质量器官,昂贵的费用,器官移植成暴利行业,中国成为全球器官移植旅游中心,这些「中国特色」现象同时出现,其原因正是军方主导的集中营、中心配型、大规模活摘的运作模式,活摘器官从零星个案为主进入了规模化,产业化。《三联生活周刊》2004年报道,短短几年间,数万海外病人赴华移植器官,掀起了“器官移植旅游”。该文章描述了器官移植旅游的盛况:“除了韩国人外,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注:又称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还有来自日本、马来西亚、埃及、巴基斯坦、印度、沙特阿拉伯、阿曼和港澳台等亚洲近20个国家和地区的患者前来就诊。在该医院4楼,经常可以看到围着头巾,穿着长袍的阿拉伯人,病区中心的咖啡厅俨然成了‘国际会议俱乐部’,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人在此交流看病心得。”

军队系统有独立的后勤系统、武装保卫、交通运输、情报保密、医疗设施,作为军委主席的江泽民握有军权,党指挥枪,通过吃国家财政的军队接管了器官移植,如同国企的运作模式,垄断行业,垄断资源,利用军队的运作和效率把器官移植产业化。《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4月报导,“中国98%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卫生部系统”,暗指的就是军队对移植的主导,地方的卫生部系统正在丧失对器官来源的控制。值得注意的是,器官移植从零星个案走向产业化不过是活摘器官的运作变化,中共体制内上下通过活摘器官追逐利益的出发点是一致的,为了防止罪行败露而保密的出发点也是一致的。集中营同时满足了大规模活摘器官的来源,也满足了高度封闭,容易保密的要求,同时集中营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来源就是各地的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也间接满足了地方谋利的需要,成为了活摘器官的主要设施。

地方跟进:活摘器官普遍化

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沈阳召开的2004年全国器官移植学术会议上明确表示:器官移植领域处于无序竞争状态,“全国一共有600多家医院、1700名医生开展器官移植手术,太多了!”

面对移植器官的巨大利润,地方也不甘于被军队垄断,纷纷上马,在这个大市场里分一杯羹,同时,因为只有军队医院做移植太过露骨,地方医院作为门市部进行零售业务更有利于军队把持货源在地下批发,看上去合理多了。但是地方的保密程度显然不如军队,所以更多的证据纷纷从地方浮出水面,全国各地的医生和联系人在电话里纷纷承认有来自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些录音提供了确凿的间接证据,涉及23个省市自治区。

2007年起,面对国际上的压力和指控,中共开始掩盖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对外宣称对混乱的器官移植市场的大力整顿,出台移植条例,器官移植医院也从600多家缩减到160多家。

人世间有正义也有邪恶,但这个大舞台决对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中共倒行逆施,众叛亲离。中共长期以来制造的红色恐怖已全面崩溃,真相即将大白,越来越多的证据将浮出。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曝光,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真相,正义力量就在集结,就在制止活摘法轮功学员的暴行与这场迫害